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37章:特么上当了!

君士坦丁堡作为一座都城仅有三十二年的时间,在成为都城之前它是一座坐落在海岸边的贸易城市。
因为直接通海的关系,又是处在东西方的交汇点之处,商人们很愿意来到君士坦丁堡做生意,给予了这座城市非凡的繁荣,也让它成为一座东西方文明结晶的城市。
来到欧罗巴的汉人是第一次看到正儿八经的城墙,还是用砖石砌起来的高耸城墙,他们之前看到的城市大半没有城墙,就算是有也是低矮的夯土墙,或者干脆就是一道栏栅构成的防御圈。
谁都知道栏栅防护圈顶多也就是防一防野兽,有军队进攻的话栏栅只是能起到很轻微的阻拦效果,不用什么攻城器械去毁坏,单纯依靠士兵推也能推到,它的功用也就比篱笆墙强上那么一点点,偏偏不管是波斯萨珊境内还是希腊半岛,绝大多数的城市仅是有栏栅围栏。
“海面这边的城墙不是最高的,听说海峡闸道那边的城墙达到五十米,北边和东边的城墙更是有五十八米。”蔡勉赞叹地说:“城墙的基座是采用巨石,上面用泥土和碎石作为核心再砌上砖石,能抵御投石车不断的轰击十天而不倒塌。”
众人是在海面的船上,由于足够靠近城墙,人想要看到城墙上面的旗帜得昂着头,倒是更能承托出城墙的宏伟和高耸。
这一个码头的船只已经在被驱离,干这活的是来自君士坦丁堡的城防军。等待码头上的船只被驱赶干净,就是汉国使节团登岸的时候。
“另外的几个小国也派来了人。”马鲁斯乌坛西斯对这个似乎非常不满:“简直就像是窃贼一样!”
“另外那些共治者呢?”蔡勉好奇地问:“他们有派来人吗?”
马鲁斯乌坛西斯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奇怪,有十足的得意,又有很强的笑意。
所谓的共治者其实就是君士坦提乌斯的对手,那就是君士坦丁二世和君士坦斯一世,他们三人正为了唯一的奥古斯都名号打生打死。
罗马陷入内战,可他们的内战又显得非常诡异,例如无论是谁都不会轻易地屠城,然后是都在交战也没有断绝往来。
君士坦丁二世的势力范围就是后世的西班牙、法国、德国(部分)、瑞士,他有着三个不是那么靠谱的小弟,他们是法兰克、勃艮第和阿勒曼尼。
三个君士坦丁二世败亡之前,法兰克、勃艮第和阿勒曼尼其实就和君士坦提乌斯一直在眉来眼去,后面更是直接成了君士坦提乌斯的附庸国。上一次君士坦提乌斯派遣使节团前往汉国,三国的使节团就随行了。
君士坦斯一世的势力范围就是罗马人的发家之地意大利,又与君士坦提乌斯共同制约希腊半岛。
汉人这边的消息严重落后,罗马人也没有向汉人进行透露,实际上君士坦丁二世和君士坦斯一世已经先后死亡。
君士坦丁一世的死是发生在十一年前了,他率兵入侵君士坦斯一世的势力范围,遭到君士坦斯一世的奋力抵抗,那一次成为他最后一次率军出击,兵败之后被杀。
君士坦斯一世则是死在自己的部下手里,不过也是自己找死信错了人。
马格努斯马格嫩提乌斯反叛杀死君士坦斯一世,没等马格努斯马格嫩提乌斯整合属于君士坦斯一世的力量,君士坦提乌斯率军杀到,马格努斯马格嫩提乌斯兵败被杀之后,君士坦提乌斯并没有立刻吞并原先属于君士坦斯一世的地盘,是采取了分治。
也就是说,目前的罗马实际上是已经再一次归于一统,但这些知道的波斯人没讲,当事人自己也从未提起。
其实汉国只要想清楚为什么只有君士坦提乌斯派遣使节团就会晃过神来,毕竟罗马真要是还处在内战之中,其余两个势力才不会眼睁睁看着君士坦提乌斯寻求新的盟友,哪怕是不跳出来竞争,也该是竭尽全力搅黄才对。
另外一点,罗马出现的第二个王室成员也就尤利安一人,尤利安所代表的埃及部分与君士坦提乌斯根本没有敌意,甚至都能统一号令地行动。
不过这一些事情罗马人也瞒不了多久了,罗马人之所以瞒着也是在试探和考验汉国,比如汉国会不会寻求与君士坦提乌斯的敌人合作之类。
还不知道罗马已经归于一统的汉人,他们没有来得及多想什么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小号声,同时码头上也多了很多身穿僧侣袍子的人。
那并不是僧侣,其实是来自基1督1教的神职人员,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手里扛着十字架高高地举起。这个十字架很美观,表层好像是镀了金,又给装镶了宝石,阳光照射之下简直就是金灿灿又异光闪闪。
神职人员的袍子大体是白色为主,似乎是根据阶级的不同有着不一样颜色的边角镶边,同时袍子上的图案和颜色也各不相同。他们的脑袋上还会戴着一个小圆帽,还是特地斜着来戴,令人怀疑动作大一些是不是小圆帽会掉下去。
汉人不明所以的时候,一阵美声很突兀地出现,听着应该是在唱什么赞歌。
“主的仆人简直就是无处不在。”马库斯马卡有着明显地排斥:“他们就不会放过任何重要的场合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赞歌是由数十人来合唱,听声音是男女皆有,他们连头都笼罩在斗篷里面,每个人都是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位置,唱到高亢处身躯就是一颤一颤。
整齐的脚步声混合了进来,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小伙子率先骑马出现,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绸长袍,头上戴着橄榄桂冠,是在仆人的伺候中下了马向码头位置走来。
“尤利安……”马鲁斯乌坛西斯看上去颇为激动:“奥古斯都派尤利安前来迎接,真是隆重到令人惊讶的领路人。”
王猛和蔡勉在瞬间完成对视,他们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惊讶。
在汉人的信息中,尤利安是君士坦提乌斯的一个盟友,他统治着埃及以及非洲的一片大陆,是罗马所有共治者中势力不弱的一位。
盟友也就只是盟友罢了,双方的统治者绝对不会轻易到对方的都城,更别说接受指派去干什么活。
察觉到不对劲的王猛和蔡勉并没有什么异动,不管罗马人的政治格局是怎么样,也不管是来了什么重要的罗马人,他们深知除非是罗马要与汉国爆发战争,不然绝对没人敢于伤害。
身穿红色战袍又是一身重甲的罗马士兵开始大股出现,他们一样都是有着骚包的披风,到来之后就在周围形成警戒线,同时以站岗模式在街道上每隔两米就留下一人,形成一条由士兵挡住街道两边的警戒线。
王猛等人上了码头之后,向街道看去惊讶地发现铺上了红色地毯,一直延伸到视线所看不到的远方拐角。
周围围观的人非常多,他们在尤利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在欢呼,喊叫着尤利安的名字。尤利安则是频繁地向围观的人招手致意,迎来了更大的欢呼声。
“来自远方的朋友……”尤利安笑得非常好看,对着王猛伸出了自己的右臂:“欢迎你们的到来。”
王猛知道罗马人的礼节,就是右手互握,但握的不是手掌,是小手臂。这个礼节似乎还有什么背后故事?
尤利安是用汉语在进行问候,说的汉语听上去很纯正,并没有听着怪异的口音。他后面却是用罗马语说话,由马库斯马卡翻译,说的是他只会那么一句,并且还练了很久。
汉国与罗马的距离实在是遥远到不像话,汉人对罗马非常陌生,但多少是知晓罗马人的一些制度,比如皇帝叫奥古斯都,罗马人也会任命凯撒,凯撒既是罗马的副帝,还能拥有多名的凯撒。
如果王猛的没有听错的话,刚才马库斯马卡就是称呼尤利安为凯撒,那么前来迎接自己等人的尤利安就是罗马的凯撒之一?
然而并不是那样,实际上尤利安才刚刚结束流放,之前是待在卡帕多奇亚(属于土耳其)的马塞鲁,一年之前才恢复贵族身份。他也不是罗马的凯撒之一,是君士坦提乌斯透露过要册封凯撒的消息,底下的人也就称之为凯撒。
尤利安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叫加卢斯,加卢斯才是罗马的凯撒之一,另外还有两名凯撒,都是君士坦提乌斯同辈兄弟(堂兄)的子嗣,分管欧罗巴和非洲部分的罗马疆域。
“不,我还不是凯撒。”尤利安听到王猛也称呼为凯撒不敢在这种外交上面马虎,否认之后却是又说:“我会在今年与海伦娜结婚,之后才会被任命为凯撒。”
王猛瞬间就听出了言外之意,也就是说尤利安被君士坦提乌斯所忌惮,需要亲上加亲之后才能得到信任。
海伦娜是君士坦提乌斯的妹妹,然后尤利安是君士坦提乌斯的侄子,要是尤利安娶了海伦娜,那么尤利安就成了既是君士坦提乌斯的侄子也是妹夫,关系还真的是有够乱的,但这就是罗马王室的特色了。
在罗马的历史上,王室近亲结婚的事情非常频繁,比如亲哥哥娶了亲妹妹,又或是亲姐姐嫁给了亲弟弟,甚至都出现过生父娶自己亲生女儿的事情,他们管这个叫保持血统的纯正,然后生出了一大堆的畸形儿或是智障出来。
历史上罗马王室近亲结婚哪怕不是畸形儿或是智障,可近亲结婚生出来的孩子也都带有先天疾病,比如一部叫《天国王朝》的电影,里面的耶路撒冷之王鲍德温四世就属于近亲的产物,他自小就有很严重的皮肤病,一生被皮肤病所折磨,后面也是死于皮肤严重发炎。(这部电影极度推荐去看一看)
“也可能娶的不是海伦娜。”尤利安嘴角勾了一下,耸了耸肩旁,笑着说:“如果贵国的天子愿意与罗马联姻的话。”
王猛表情不变,内心却是留意了下来。他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比如去泰西封的时候,波斯萨珊的沙普尔二世就派人试探过,后面沙普尔二世更是亲自出动,谈的就是与汉国的联姻,可以是波斯萨珊嫁出公主,这个公主可以是沙普尔二世的女儿也能是妹妹,以达到两国成为血亲之国。
当时,王猛给的回复是需要回国进行请示,才能给予正式的回复。沙普尔二世做事非常直接,是挑选出最漂亮的妹妹和女儿,以游玩的名义乘船前往汉国。
“海伦娜非常漂亮,是君士坦丁堡最美丽的花朵。”尤利安并肩与王猛一起走在红毯之上,一直表现出健谈的模样:“她不但漂亮,还是一位十分博学的女学者和艺术家。”
当然了,尤利安和王猛的交谈是在马库斯马卡的翻译之下进行,一路上是有说有笑,直至到了城门处。
离得很远的时候,众人已经看到城门被特意地进行装点,少不了一些橄榄枝叶和一些彩缎,他们稍微离得近一些的时候,城墙上已经撒气了花瓣,“嘟嘟嘟”的小号声音也是没有断绝。
“我的封地在埃及和尼科美底亚、卡帕多奇亚,主要是小亚细亚为主。”尤利安看到王猛相对明显地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说道:“有一件事情天使需要知道一下,罗马现在并不处在分裂时期。”
王猛一下子就停止了脚步,他这一停也让整个队伍停了下来。
“很明显,波斯人也没有告知贵国?”尤利安笑得非常阳光,说出来的话却有些阴测测:“波斯人一直都不是合格的盟友,他们的小心思太多,实力与之野心从来不成匹配。”
的确,波斯人肯定知道罗马恢复了统一,可一直以来都没有向汉国提起,甚至是在某些方向上误导汉国。
罗马人自己也没有提,可是汉国一点怪罪或是埋怨罗马人的地方都没有。毕竟汉人没问,罗马人又为什么要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