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41章:并不算完

罗马的西方,汉国在东方,两国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陆地的中间还相隔着数个国家,其中就有波斯萨珊这么一个雄踞中亚和西亚、中东的帝国级国家。
在目前的情况中,不管是汉国还是罗马,双方都不会选择与对方开启国战,哪怕是会产生冲突也会克制在局部,更多的将会是小范围的竞争。
按照罗马人的意愿,他们更加愿意与汉国进行修好,尤其是汉国已经掌握了从遥远东方到遥远西方海路,那更是要尽力地交好,不为别的,单单是海上贸易就将为两国产生出无数的利益,可以让非常多的人吃得流油。
不过,罗马人是想和汉人交好,但不代表他们会无下限地进行忍让,比如君士坦丁堡的这一场厮杀,并不会因为王猛答应尤利安一块去见君士坦提乌斯而结束,可以是在街头继续打下去,也能是以其它形式继续。
“波斯人必须付出代价。”尤利安对波斯萨珊的恶感相当强烈,那是他的封地位置首先决定的事情:“请天使理解。”
“波斯人并不归于本使管辖。”王猛傻了才替波斯人拿主意,他还得说:“他们是保护本使而来,参加也是为了保护本使的战斗,本使有责任给予庇护。”
尤利安对于王猛先甩锅后面又严词要保护的表态蹙眉了:“这里是君士坦丁堡,我们的都城。”
“大秦人在大汉得到了保护,他们只要不触犯大汉律法也没有人会去歧视。你们的使节团到大汉受到了隆重的接待,没人喊打喊打,更没有任何人宣告大秦皇帝的死刑。”王猛停下迈步的双腿看着尤利安,问道:“传闻基1督1教是大秦的国教,他们某种程度能够代表大秦,那么彼得大主教的态度是不是大秦的态度?”
“就如同你们不是赛里斯人而是汉人那样,我们是罗马人而不是大秦人。”尤利安这一刻无比痛恨彼得大主教,问题是本着自己是信徒的关系,还是要对基1督1教进行维护:“某些程度上基1督1教的确是能代表罗马,但彼得大主教无法代表罗马,能代表罗马意志的只有奥古斯都。彼得大主教同样无法代表整个基1督1教,他只能代表自己。”
王猛对尤利安的外交辞令不置可否,一场厮杀下来,汉国的意志已经得到展现,同时也让罗马人知道了汉人的不好惹,除非是真的要开战,还在步步紧逼只是获得更多的政治筹码。
整个城市还处于混乱状态,一直没有看到影子的君士坦丁堡驻军其实早已经出动,却不是向着西城区主街道而去,是前往其余区域镇压混乱。从这一点能够看到君士坦提乌斯保持着最大的克制,要不然君士坦丁堡驻军大批加入到与汉军的厮杀,后面双方估计都不好下台。
“我用最大的努力学习了你们的语言,与我相同努力的罗马贵族非常多。”尤利安看到王猛脸部表情变得柔和,诚恳地说:“彼得大主教的错误让我们双方都付出了流血的代价,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一次错误的误会并不会让罗马与大汉变成生死仇敌,相反我们的关系会因为这一次流血变得更加紧密,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利益。”
王猛径直问道:“扬言要杀死我国天子的彼得大主教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很抱歉我无法给予你最终的答案。”尤利安的确不能在这一件事情上做主,他说:“奥古斯都会与总主教进行沟通,会有什么样的结论需要总主教与各大主教开会做出决定。”
“是吗?大秦的神权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连你们的皇帝都不能进行干涉?”王猛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挑拨离间:“像这种国中之国的现象,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尤利安有些词语没有听过,却是能够大概了解意思。他无法进行反驳,目前罗马的国中之国太多了,各大贵族的封地,相当多族裔的自治,基1督1教的势力范围尽管零散却是最为庞大的一个势力。
两人在前迈步,身后是跟着汉军士兵和罗马士兵。
汉军是轻甲步兵和具装重步兵列成两排,他们行走的位置是在左侧。
罗马士兵看打扮全是重甲士兵,他们也是成为两个纵队行走在右侧。
这一支队伍要前往的位置是内城,一路上看到的就是一片混乱和满是狼藉,街道上倒卧着死尸和伤者,不少房屋的房门被破坏,连带房屋内也是杂乱得很。
有君士坦丁堡的驻军在为他们开路,遭遇到持械的人,是罗马人就进行驱逐,不是罗马人则是干掉或是俘虏。
尤利安的脸色非常难看,多次看向王猛欲言又止。
这一场本来不应该发生的战斗显露了君士坦丁堡的脆弱,一国的首都竟然会因为局部的拼杀导致全城皆乱,是不是说明至少君士坦提乌斯的统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稳固。同时,罗马人像极了十足的没有安全感,又显现出了罗马整体的虚弱状态。
“西塞罗从赛里斯写了很多的信件回来,令我们从描述中知道赛里斯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尤利安见王猛继续称呼罗马为大秦,那也就继续称呼汉国为赛里斯:“赛里斯驱除了胡蛮,将残暴的胡蛮进行灭族,重新恢复了正统赛里斯人对那一片大陆的统治。”
王猛没有吭声,仅是点点头,示意尤利安继续。
“毫无疑问,同样是赛里斯人,可是贵国的天子带着北方赛里斯人组成的军队十分轻易就消灭了南方赛里斯篡位者建立的国家。”尤利安用非常不明白的表情问道:“赛里斯刚刚恢复统一,西塞罗说赛里斯内部民生凋零,可是赛里斯不但向南进行扩张,也向北和西北进行了扩张,甚至出兵信度,你们是怎么维持庞大军队的后勤?”
“大汉拥有将近五百万的奴隶,还有数量不低于一百四十万的仆从国劳力。”王猛笑了笑,他知道罗马人拥有的奴隶可比汉人多得多,可罗马人使用奴隶的方式并不正确:“大汉一直维持不低于一百万的军队,但并不是每支军队都是野战部队,有着相当数量的徭役兵。”
汉国在编的一百万部队之中只有不到二十万是常备军,其余就是徭役兵的性质,比如负责戍卫的郡县兵和负责生产的屯田兵。徭役兵其实就是义务兵,与现代不同的是在籍的汉家男儿,他们每一年都需要服役至少三个月,每一个人什么时候服役和结束服役都不一致,也就让在编部队的数量看上去那么庞大。
“多少?!一百万的军队?”尤利安看样子是被吓到了,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又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猛,满脸的不可思议:“赛里斯维持一百万人的军队,还在不断向外用兵,西塞罗所说赛里斯民生凋零是假的?”
罗马一个军团普遍是两千人,军团数量最多的时候是在赛维鲁当奥古斯都的时期,也就是在赛维鲁当奥古斯都的时候罗马彻底地解决了宿敌帕提亚帝国,可是在赛维鲁要再接再厉解决日耳曼这一个敌人的时候却是因为叛乱被杀,再随后罗马自己不断发生叛乱,开始了军官皇帝执政时代。
塞维斯当政时期有四十八个罗马军团,可是那个时候每个罗马军团最低编制是六千人,编制大一些的罗马军团在八千五百人到一万之间,取每个罗马军团的最低在编人员数值也将近三十万在编士兵。而这个已经是历代罗马王朝中军队最庞大的一个,并且没有算进那些附庸种族的炮灰。
尤利安尽管被流放,可是他回到君士坦丁堡之后又迅速进入到国家决策层,很清楚君士坦提乌斯统治下的罗马有多少军团番号,不算贵族私军的话是有六十七个,但每个罗马军团也就是两千人到两千五百人,也就是说属于国家编制的士兵大约有十五万左右。
想要成为罗马的士兵,公民是其基础之一,但并不是当兵之后才是公民,实际上父辈只要是公民子嗣也是公民,同时平民只要得到推荐或是经过考核也能参军,平民参军服役多少年或是立下什么功劳之后也会转变成为公民。
尤利安私底下有算过,要是最大程度地征召公民的话,罗马能够组建出一百六十个左右的军团,可这也就是三十二万左右的军队数量,再加上一些附庸种族的炮灰部队,罗马能够掌握的军队顶破天也就五十万。他还更加清楚一点,就算是将贵族的私军算进去,至多也就是将五十万军队的数量增加到七十万左右,反正是离一百万士兵的数量还挺远。
“冒昧地问一句……”尤利安并没有把握王猛会回答,甚至就算王猛愿意回答,说出来的答案也觉得只能当做参考:“如果贵国天子认为有必要扩编,赛里斯最多能武装出多少军队?”
“两百万,三百万,四百万……”王猛轻笑着不断念出数量,后面却是反问:“有意义吗?”
尤利安懂了,只要汉国的天子愿意,任何一名汉人都会响应号召,那是王猛在表达汉国天子深得民望。他还知道王猛为什么会问有没有意义,能武装出多少士兵看的是国力,武装起来之后的后勤提供才是限制。
两人一路聊天,双方从对方那里都得到了足够的信息,却是没人保证那些信息的真实性,但这一次谈话也是相当的有意义。
到了内城的城门处,王猛被告知最多只能选择十名士兵跟随,其余的士兵需要停留在这一边,侍从最多也只能携带二十名。
“本使需要解下佩剑吗?”王猛一边问着,一边解开士兵携带的一口箱子,从里面拿出了符节,就是能代表天子的一种节杖,还拿出了一个布囊,从布囊里面挑出了一件披风:“如果能第一时间见到贵国的奥古斯都,本使需要一点时间进行必要的准备。”
王猛会这么问,是汉国那边哪怕是有使节团过去,可是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得到天子的谒见。那些使节需要先去鸿胪馆学习礼仪,就算使节都学会了,可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天子也是未知数。
“是的,奥古斯都已经在等待。”尤利安是努力学了汉语,可是关于汉国还是无比的陌生:“有什么问题吗?”
“并没有。”王猛才不会将内心的意外表现在脸上:“那我会尽快做好准备。”
其实王猛已经在怀疑罗马的实力,是一场战斗就让罗马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乱起来,也是过来之后竟然能够立刻见到奥古斯都给予的判断。他前往波斯萨珊,抵达泰西封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见到沙普尔二世,是先被安排住所好好地休息了五天,也接受了波斯人的礼仪老师教导,甚至还了解了波斯人的历史,足足又等了十天才得到沙普尔二世的接见。
一国的首脑,尤其是越强大的国家,首脑哪里是那么好见。只有一些弹丸小国的首脑才没有矜持,也是想矜持都矜持不起来,别说是一个强国的外交官,就算是他国富豪也是分分钟想见就见。
王猛已经将该穿戴的穿在身上,与之前稍有不同的是多了一条绣有王室图腾的披风,胸前也多了一些布袋,同时也是手持天子节。
那些布袋可不止是布袋那么简单,里面其实是装着一些特殊意义的东西,例如一些苻牌,又有军苻,同时还有香草以及一些汉国的花草(已经干枯),每一样都有着代表的特殊意义。
所谓的天子节就是一杆节杖,顶端是一个三叉戟,又有一些动物的皮草以及尾巴、翎羽之类,还挂上了铃铛。
“奥古斯都非常重视与赛里斯的友情。”尤利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可是又偏偏没摸到关键处,掩饰了自己的困惑:“当然了,发生了令人不愉快的误会,等一下可能会出现一些小状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