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42章:请你们战死在这里

包括王猛和蔡勉等人并没有被解除武装,佩剑依然悬挂在腰间,士兵手里本来拿的是什么武器还是什么武器。
斗阿是留在了西城区,那边的交战尽管已经停止,可是汉军还控制着西城门,甚至已经对码头完成了控制。
汉人一直控制城门不是什么好事,斗阿得到王猛的示意,让将城门的控制权转交给罗马人,同时码头也要重新交给罗马人。
汉军将西城门和码头的控制权都重新还给了罗马人,对船只的控制权却是没有放弃。他们还在码头的区域设立了自己的警戒区,从城内退出来的汉军返回了船上,另外一批没有进城的汉军是在划出来的地盘进行警戒。
说到底王猛真不是来对罗马宣战的,发生厮杀真的是一场意外,罗马人保持了克制,汉人在牢牢控制城门就有点不像话。
原因?这里是君士坦丁堡,距离汉国有数万里路途,汉人只来了三千左右,虽说是男人和女人都能拿起武器,可真正的战兵也仅是一千七百不到,再加上两千左右的波斯人,战力拢共也就五千左右。
君士坦丁堡有三万驻军,还是罗马人的精锐近卫军团,城内还有六七万的罗马人,甚至是数量更多的奴隶之类,猜测是能武装起五六万人,是汉人和波斯人的十倍以上,更不用说周边全是罗马人的地盘,罗马人只要愿意还能调遣来源源不断的援军。
要是罗马人真的下定决定,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能将汉人包括那些波斯士兵歼灭在君士坦丁堡,继续控制城门也仅是在罗马人要动手时有点意义,使罗马人多流一些血,还表达出了汉人的胆怯。
王猛笃定罗马人会继续动手,却不是军队的大规模交战,应该是邀请汉人这边选出勇士去参加竞技场的角斗,以此来争回面子的同时来打压汉人的气焰。
只要罗马人提起,汉人绝对不会拒绝参加竞技场角斗,任何一名汉人都深知到了异国他乡表现得怯弱,要不然就要任人鱼肉。
汉人不愿意去无理由地蛮横,也不会任意地受到欺凌。要是在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时候,有了异族入主中原的历史摆在前面,便算是血溅五步也要表现出汉人该有的气概,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软弱的民族必定遭遇不幸,干不过也应该发出自己的呐喊,用血性来告诉异族汉人绝对不好惹。
“天使笃定大秦人的高层接下来会做什么,我们继续控制船只也是在进行表态。”斗阿并没有上船,他待在码头的控制区内:“我们需要警惕的是普通的大秦人。”
黄霑恭敬应了声“诺!”,他们刚才已经驱逐了几批罗马人,后面是罗马士兵过来排成一个警戒线,阻止另外的罗马人继续靠近,一切都表明至少是罗马高层没有让态势失控的意愿。
王猛等人已经进入到君士坦丁堡的内城。
所谓的内城其实就是宫城,一样是有建设内城墙,还有多个城门。内城的城墙的规模没有外城的城墙高和厚,单从外观来看却是要比外城墙新的多,走进内城之后看到的是一片空旷的广场,远处才能看到建筑物。
整个广场是铺着砖石,有一些模样各异的雕塑,人类半身像的雕塑居多,动物雕塑的数量偏少一些,更有连人带马一块用巨石或是什么弄成的雕像,它们被有分布地摆着。
从城门处开始,有罗马士兵站在两侧,大概是每两米相隔站立一个罗马士兵,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尽头的阶梯。
他们这一支队伍就是走在由罗马士兵站岗区隔出来的通道,每一次迈步都能响起靴底与砖石的磕碰声,声音在广场中回荡。
通道的尽头有阶梯,远远看去像是用大理石铺成,上面是一座占地很广的建筑物,看模样有着很浓烈的希腊宫殿色彩。
事实上那的确就是一座宫殿,远远就能看到耸立的粗大圆柱,它的内部有几层不太好说,单从外表看去大的承重柱一直通到屋顶,使人能后深切地感受到建筑的宏伟以及高大,产生一种自己十分渺小的既视感。
大概是花了十分钟左右,众人用正常迈步的速度才抵达阶梯,尤利安示意众人稍微等一等,自己却是迈步走上阶梯进入宫殿。
“非壮丽无以重威,果然如此。”
蔡勉说的是萧何曾经对刘邦说过的一句名言,全句是‘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夫天子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意思就是皇室就该有皇室的威严,没有比建造华丽且雄伟的建筑物更能使人一看心怀敬畏,那么无论怎么盖宫城,反正建筑物就一定要看上去高大,高大到使人站在旁边一眼就觉得自己异常渺小。
汉国在盖新的长安城,因为是从一无所有开始建设,规划的时候不但是划出了合理的城内街道,连带对官方和民间的建筑物都有硬性的要求。民间房屋的要求就是整齐,可不能是随意地那一栋这一栋,使得看上去就是杂乱无章的混乱。官方的建筑物则是要求雄伟和壮丽,使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官府机构。
“新长安的任何一座宫阙比当前这个宫殿更有威严,便是承重柱也要比它们粗大。”王猛在根本性问题上很注意:“君士坦丁堡有十万人口,新长安的人口将会超过百万。”
到目前为止,新长安的常住人口其实只有二十七万,绝大部分就是各郡县的富户,又集中了整个汉国的勋贵阶层。
那些富户并不是被强制迁到新长安,是他们认为生活在帝都会有更多的机会,不管是发财还是当官的机会。
勋贵居住帝都则是必然,他们才不会远离国家的政治中心,要不然哪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知道消息也会是延迟的信息,很多时候信息的延迟对勋贵将会是十分致命的。
根据刘彦的指示,后面参与修建新长安的人都有资格购买房产,钱财要是不够可以向官府申请无息贷款,然后分为多少年限还清,但一户只能申请一次,并且只用于购置房屋。
有无息贷款的便利,愿意成为新长安居民的百姓数量激增,一旦贷款真的启动,新长安的常住人口很快就会突破五十万,但这也仅是将偌大的长安城填了个十之三四,还能再容纳至少一百万人。
在诸夏那边,一座城市的人口超过百万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事实上汉初时期的临淄人口早就突破百万,而作为行政中心的西汉长安最多的时候也就是五十万左右。到东汉时期,洛阳的人口则是突破百万,与之同样是百万人口级别的城市还是临淄。两晋时期人口超过百万的就是建康,建康人口最多的时候可是超过二百三十万。
临淄底子深厚是管仲的遗泽,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如雨等一些成语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专门用来形容临淄的盛况,不过一切的辉煌都是随着东汉皇朝的倒塌而成为历史,要是历史没有被刘彦所改变,临淄得还是到近现代才又突破百万人口。
罗马人统治下的君士坦丁堡,人口最多的时候也仅是接近百万,不过很快又从八十五万常住人口急速减少到十五万(君士坦丁堡战役)。要是历史没有出现偏差的话,君士坦丁堡在二十年之内就会增加到二十五万,并一直维持到巴格达变成一座接近百万人口的城市,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才再次得到缓慢地增涨,也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君士坦丁堡的常住人口到二十五万就封顶了。
进入宫殿的尤利安重新出现了,他看到王猛之后是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说道:“天使,请随我来。”
王猛从尤利安的笑容里面已经能察觉接下来会出幺蛾子,似乎还比尤利安所说的小状况严重一些。他微笑着颔首,转头对蔡勉说:“等一下不管是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进来。一旦罗马人有什么不利的举动,请你们战死在这一片广场。”
蔡勉下意识就深呼吸一口气,庄重地对王猛行礼,然后用自己坚定的眼神给予回复,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
尤利安是一字不落地全听到了,结果是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僵硬,想要说些什么又没有开口。
王猛缓慢且稳健地踏上阶梯,踩着磨砂的大理石一步一个台阶,上了顶处又回头看了一眼包括蔡勉在内的所有汉人,他们保持着行礼致意的姿态。
“这里是我们的议院。”尤利安压低了声音:“奥古斯都和众位议员已经在里面。等一下……一些议员说话可能会很不好听,请天使保持克制。”
“不,我并不会克制。”王猛强硬地说:“本使代表的是天子,八荒六合,天上地下,宇宙洪荒,没人可以对天子不敬!”
尤利安苦笑了一下,该说的还是会说:“那么请天使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后面就是一连串的苦笑。
王猛还是愿意等一等的,而这一次尤利安也没有让他等多久。
尤利安从里面出来,无声地对王猛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他们上了台阶之后需要走一段距离才是宫殿的大门,门边两侧站立着手持短矛的罗马士兵,开门和关门也是由这些罗马士兵在做。
大门被打开,从门外向内看去,能够看到是一条颇为幽深的通道,没有足够的光线使通道有些昏暗,里面传出来“嗡嗡”的声音,不是里面养了蜜蜂,是有太多人的说话形成的吵杂声。
王猛走在昏暗的通道里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两侧站岗的罗马士兵,他出了通道一眼看去,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分别坐在一个半环形阶梯座位,从上到下皆是坐满了人。
除了半环形的阶梯座椅之外,看去还能看到二层到四层,那边也是一道道的阶梯座椅,同时也是坐满了人。
罗马的议员多少年来还是没有改变装扮,一身白色的长裙(袍?),肩上要么是披着红色的布绶带,要么是披着紫色的绶带。其实绶带是以紫色显得高贵一些,红色则是普通,演变到现在甚至都出现了黄色和其余颜色的绶带。
王猛的出现让现场突兀地安静了下来,随后就是像发生什么爆炸那样,又出现了轰然的喧哗声,音量之大使人产生耳鸣,甚至会怀疑屋顶会不会被掀翻。
半环形座椅的正对面是一个高台,那里最显眼的就是一张显得稍微大一些的宝座,还是靠背上顶方弄了一个金光闪闪十字架的宝座,两边的副手则是做得很像是展翅的雄鹰,靠背也雕刻着鹰首,只是那十字架太突兀了,导致很像是被十字架镇压了的雄鹰。
除了那一张宝座之外,还有四个相对小一些的座位。这四个座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说有只是铺了一些动物的皮草,除此没有其它。
尤利安是停在通道出口处,他看着王猛没有停止脚步,身形稳健而又铿锵地迈步,直至走到正中央才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一阵“嘟嘟嘟”的小号声被吹响,喧哗声慢慢地停止,只留下了小号吹响的声音。
小号停止之后,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那里是另外的一个通道,当前走出的是一名身穿白色丝绸长袍的中年人,他空着两只手,肩上没有什么绶带,倒是脑袋上戴着一顶王冠,他就是罗马现任的奥古斯都君士坦提乌斯二世。
紧跟君士坦提乌斯身边的人,有三名女性,其中一名中年少妇该是他的妻子,另外两名女性看上去年轻一些,三个罗马女性都是穿着合身的丝绸长裙,展现出了绝美的身材。
除了女性之外,又有两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小伙子,也不知道是君士坦提乌斯的子嗣还是隔脉的血亲。另外的一些人,看上去是贴身侍卫之类。
罗马的统治者任何场合都带着侍卫从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被刺杀就成为惯例了,谁也不想成为第二个手掌最高权力,却是被匕首刺成筛子的倒霉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