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44章:对双方都好

这尼玛……,一场战争死了三百多万人,任谁听了都会瞬间头皮发麻!
罗马的人口一直不多,最多的时候也就将近两千万。要是单算公民数量则是更少,死上个一万人都像是在流心口血一样,要是死上三十万公民罗马还能不能继续存在下去都是未知数。
那一刻,议会殿里面绝大多数人都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惊。
消息是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传回来,他们愿意相信作为使节的人不敢胡说八道,必然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那样就很恐怖了。
“那么……”海伦娜忍不住又问:“天使刚才说消灭了伪燕国,能告知那场战争死了多少人吗?”
“直接死于灭国之战的人约有二十余万。”王猛当时还是刘彦的贴身秘书郎,能够观看到战争伤亡数字:“间接死于战争的人口,不太好计算。”
有一点王猛是没有说的,与羯族的灭族之战中,双方死于战场的士兵是绝对的少数,种族相杀的死亡人数占了其中的绝对多数,光是汉人百姓就死了好几十万,羯族、羌族、氐族和杂胡死掉的非士兵人数更多,双方士兵的阵亡数量只占了其中的二十万左右。
后面,羯族的心气彻彻底底地被击碎,可是事关种族存亡还是让羯人不轻易投降,一场灭族战争打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结果是但凡汉境内眼眸为碧眼的人都彻底倒了霉,看见一个绝对是被逮住一个。
那一场灭族之战异常血腥,冉闵又在汉军体系中首开坑杀的举动,那是几百年再也没有出现的举动,还是一次就坑杀数十万人,一开始还只是坑杀羯人,后面是谁反抗坑杀谁,也彻底让冉闵在史书上狠狠地留下了一笔。
灭燕之战,慕容燕国的军队抵抗坚决,很不幸的是首次尝到了火器的恐怖,再来是汉军带着一再胜利的高昂时期而来,死在战场上的慕容燕军才会那么多,汉军的伤亡数字也才那么少。
“相比起我们这边的战争,遥远东方的战争更为……残酷。”海伦娜原本是想用‘血腥’的遣词,她有见过死人,数十上百人就觉得好恐怖了,很难想象自己看到数十万死人会不会发疯,忍不住问道:“赛里斯是野蛮人之国吗?”
王猛用锐利地眼神看向海伦娜,一字一顿地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此句出自数百年前。”
有很多书籍都用过差不多意思的遣词用字,用得最多的是《左传》和《尚书正义》,只是这两本书都被认为是“假书”。
这里的“假书”说的是后人冒用先人的名义或名气自己写的,像是孔颖达拿出《尚书正义》的时候,说的是在家里面翻找出来,可《尚书正义》里面的内容并没有被其余典籍引用过,这个就显得极度不正常。
再来说《左传》,其实《左传》就是一本“故事会”,用一个又一个故事来讲述想要传播的思想,上古先贤有没有发生过那些事迹谁也不清楚,用故事来传播美好思想的本身就是政治正确。
有点纳闷的是,卧冰求鲤的那孩子孝顺是孝顺了,就是脑袋有点不好使,怎么不干脆将冰砸碎,用体温融化冰得用多少时间,自己成冰了都。
还有另一个孟母三迁的故事,背景是这一家子的生活很困顿,可竟然还能一再搬家,每次都还能有房子住。为了让孩子有个好的成长环境是每一个为人父母的心愿,但一定要考虑自身的经济状况,要不然每次都得是遇到好心人,不是送房子,就是不收房租。
另外还有一个凿壁借光的故事,得说的是老兄,挖墙壁是不对的,隔壁得亏是住着大老爷们,要是住着女人,哪怕不是美女,构成偷窥罪了哇!
“中国?”海伦娜见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一直没说话,自己却有了无穷的好奇心:“赛里斯的正式国号,是中国吗?”
“大汉,你们的翻译是汉帝国。”王猛其实是想回答‘中央之国’,问题是没那个必要:“赛里斯是您身上所穿布料的名称,不是本使的国度国号。”
中国这个名称在很早的时候就出现了,中国一词最早见于西周初年的青铜器“何尊”铭文中的“余其宅兹中国,自之辟民”。而汉语中的“中国”一词,最早指西周京畿地区,后演变为黄河流域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地区,中国以外则称为四夷,所谓“天子有道,守在四夷”。简单的说,中国是居天地之中者曰中国,四夷是居天地之偏者。
“就好像天使称呼罗马为大秦那样?”海伦娜微微歪着脑袋,懵懵懂懂地说:“你们国号是大汉,对外自称中国也是其中的一个名字。”
呃,并不是那样,一般诸夏自称中国是带着骄傲的情绪,只差明明白白地说“除了中国之外,其余都是渣渣”,才不是另外的一种国号自称,更不是国家名字的简称。这种情绪一直被流传下去,只是意境一再改变,有一点没有变化的是,世界上只有中国和外国。
王猛含蓄地笑着,表示不想回答海伦娜那种错误又令人尴尬的问题。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终于又重新讲话,却是召唤海伦娜回到高台。后面他又说了些什么,一直站在通道边上的尤利安走向王猛。
王猛猜测是海伦娜问了太多不适合的问题,显得有那么点靠谱,翻译工作要交换给绝对会靠谱一些的尤利安。他还能有另外一个猜测,海伦娜的这次亮相只是一次预演,后面必然还能多次再看见这位罗马公主。
尤利安出来之后,站定了就向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执礼,随后又向在场的罗马议员们行礼,最后才对王猛说:“接下来将由我来完成翻译工作。”
相比起说汉语带着口音的海伦娜,尤利安的汉语说起来十分标准。
尤利安肯定是搞到了那一套拼音注释表,并且很认真地学习。
海伦娜估计是属于那种看了没学会,以口语形式在对话中的学习方式。
换了翻译,气氛也随着改变,没有罗马议员再瞎哗哗,只存在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说,王猛回答或是提问,尤利安进行翻译。
一开始的话题不过是互相了解汉国与罗马,少不了有那些一听就觉得虚伪的外交词令,类如什么仰慕已久,两国领导人互相神交,希望两国友谊天长地久,共创美好未来,吧啦吧啦一大堆。
“彼得大主教将会由教会进行惩罚,他将会被剥离大主教的身份,不允许再信仰‘主’。”尤利安是在翻译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的话:“除了那些惩罚,他还将会被开出高达一千枚的罚金,同时严禁参加政治活动。”
王猛听懂了,就算是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也无法亲自处罚彼得大主教,只能是对基1督1教进行施压。他理所当然认为那个处罚太轻了,不说因为彼得的愚蠢爆发了战斗,致使整个君士坦丁堡出现混乱,还导致到两大强国发生血腥纠纷,凌迟处死一点都不为过,痛快点一刀砍掉胖脑袋,或是进行绞死,后两者都算是便宜彼得了。
“我接下来的这一句话暂时不用进行翻译。”王猛斟酌一下,开口说道:“我是不是能够理解为,大秦的君主已经对宗1教失去控制和制约?”
尤利安一个愣神,他本身就是‘主’的羔羊,花了钱还成为基1督1教的圣子,不过基1督1教的圣子和圣女老实说真的有点多,但凡舍得花钱谁都能得到圣子或是圣女的身份,一些基1督1教想要拉入伙的大贵族子女也会得到圣子或是圣女的称号。
必须说的是,尤利安对‘主’的信仰还是很虔诚的。他不知道王猛清不清楚自己对信仰的态度,听了只感觉到尴尬和怪异,一时间只顾着怔怔出神。
“那么,大汉的国书是不是要分为两份,一份递给你们的君主,另一份递给基1督1教的‘主’?”王猛对基1督1教不熟,还以为‘主’是某个活人:“如果是的话,本使什么时候能够见到那一位‘主’?”
尤利安很想说,如果王猛愿意改变信仰的话,他愿意助王猛来个对着心脏的一剑之刺,过程会流血和痛苦,能不能见到主也不清楚,但死是死定了。
王猛见尤利安依然愣神,皱着眉头说道:“果然‘主’比奥古斯都尊贵吗?本使能见到奥古斯都,见不到那一位‘主’。”
现在王猛只有一个烦恼,甭管汉国对那位“主”该是什么样的应对方式,见不到也就无法沟通。
“其实……天使可以试一试用烧的方式?”尤利安很不确定地说:“说不定‘主’能在天国收到?”
这一下换王猛愣神,反应过来终于知道那位“主”只存在于天国,也就是活人压根就见不到,似乎能不能死了之后进入天国也是未知数。他纳闷的是,原来罗马这边也有“烧”的习俗,不过不一定能被“主”收到是什么梗?
“本使明白了,总主教既是‘主’在现世的代言人。”王猛用着‘心疼’的目光看了一眼高台上一脸迷惑的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让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觉得莫名其妙。他重新看向尤利安,说道:“真是令人惊讶和难以置信,你们的君主不掌握神权。”
那么说也不对,其实不管是在哪里,哪一个国家或是民族,皇权和神权只存在一种现象,不是皇权压制神权从而使统治者也掌握神权,就是神权压制皇权导致宗教控制国家,看得是谁更有手腕和能力。差别是君王亲自下场,神灵不亲自下场也没得亲自下场,神灵存不存在还是一个搞不清楚的事情,当然是由代言人来做事。
“为了回报您的善意,我愿意透露一些事情。”王猛的话让尤利安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在大汉,天子不但是众生之主,亦是掌御众神,是至高无上之存在。”,他也就点到即止。
尤利安看到是真的用心在学汉语,完全听明白了王猛要表达的意思,刹那间双眼瞪大,眼睛不止是发亮,都快射出激光了。
比较神奇的是,就算是汉国使节团没来,王猛没有说那些话,历史上尤利安成为罗马的奥古斯都之后,也是竭力掌控基1督1教,成为了皇权和神权的双持有者,并且按照自己的意愿对罗马进行了多项改革,搞出了保护信仰平等的措施。
但尤利安只是当了一年八个月的奥古斯都就逝世,成了君士坦丁王朝的最后一任奥古斯都,君士坦丁王朝是被瓦伦提尼安王朝所取代。
短暂的交谈,尤利安却是觉得收获无比之大,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对王猛的好感瞬间爆棚,同时对‘主’的虔诚急速降低。
都有意掌握神权了,尤利安就必须抛弃虔诚,要不然以后怎么动手嘛!
事情有点脱离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的掌控,他对抛下自己与汉使愉快交谈的尤利安本来就不满,现在恶感更是无限上升,后面忍耐着极度的不愉快,大声说了一些什么话,最后是臭着一张脸离开。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的离开让议会殿又陷入了“嗡嗡嗡”的喧哗之中,众多等着在利益上分一杯羹的议员大吼大叫,本来觉得事不关己的议员没看成戏也是极度的不愉快。
王猛其实有点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等待被尤利安送出议会殿,到了被安排的休息场所,都还在纳闷事情怎么有点虎头蛇尾。
“现在是最好的结果。”尤利安现在不是罗马的掌权者,会为罗马着想,更多是看重自己手掌罗马至高无上权力的利益。他觉得交好汉国就是目前的首要:“奥古斯都打乱了所有的步骤,时间过得越长,热度就越低。”
王猛内心里是松了口气,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太火爆了一些,交涉必然充满了火药味,让事态冷却一下是真的对汉国一方有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