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46章:如痴如狂

人若是太蠢的话,就算是有再好的家世和背景,也绝对难以在高位上坐稳,甚至是坐得越高,下场也肯定越惨。
王猛对尤利安的好感根本不加掩饰,甚至被安排了休憩的庄园之后,还命人送了几口箱子前往尤利安的庄园,一下子就让时刻注意汉国使节团动静的那些达官贵人知道了一点,那就是尤利安不知道干了什么竟然得到了汉国使节的友谊。
此时此刻的尤利安却是异常烦恼,不是因为王猛送来了两箱丝绸和蜀锦,也不是那一套看着精美的瓷器和那一罐闻着怪怪的干草叶子(茶叶),他烦恼的是送来请帖和串门的人着实太多。
“丝绸?噢,是的,的确是送来了丝绸。”尤利安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半躺在一张充满罗马特色的躺椅之上,半斜着身躯在女1奴的伺候下吃着葡萄,咽下去之后才接着说:“一共有二十匹的丝绸。还有一种摸着柔软颜色鲜艳的布匹,听说是叫蜀锦,专门产于汉帝国的西南疆域,价格比丝绸还高。”
罗马人……至少是罗马贵族,接待客人的时候很讲究,需要专门举办一场舞会,少不了一些穿着暴露的舞娘(妓1女),还要安排女1奴和男1奴在场,兴致来了也不用拉着想要交配的对象去别的屋子,只需要找个地方戴上面具,就那么当场的嘿咻开了。
安排女1奴很正常,男1奴的存在是为了服务女客人。同时,有些特别癖好的男贵族也喜欢和男1奴交配,还是攻守兼备换着来的那种。
大庭广众下交配在罗马人看来压根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就是持久力不能太短,一些贵族很喜欢当着众人交配炫耀自己的持久,要是持久力短的话也没人愿意去丢那个脸,结果是春1药在罗马的贵族圈里很有市场,每年都要有那么几个贵族因为吃1春1药纵1欲过度死翘翘的荒唐事。
尤利安也干过当众和女1奴交配的事情,应该说每一个罗马的男贵族都有过相同的经历,他们真的就将这事认为是正常的事情,就算是男贵族有携带妻子赴宴,也是照常与女1奴交配无误,甚至是男贵族的妻子也被允许和男1奴来一场交配,就是特么不能内1射。
很荒唐?要是早个上一两百年,贵族女性与男1奴交配的确是一件既是荒唐又是丢脸的事情,问题是罗马自从解决掉帕提亚帝国之后,抢劫了偌大个帕提亚帝国的财富,又终于解决了战斗数百年之久的仇敌,谁都膨胀了起来。
没有致命的外敌,再加上突然间就那么富得流油,享乐之风肯定就盛行起来,还不换着方法找乐子,自然是怎么刺激就怎么来。
得说的是,诸夏那边其实也没有好到哪去,就算是礼义廉耻已经深入民族思想,可千万不要以为在性那方面就真的保守。
在上古先秦时期,讲求的是性1开放,男欢女爱的时候,不管是在哪里就能来上一发,孔子之所以能够降世,就是他父亲与母亲在野地里来了兴致地一发,他的父亲当时已经垂垂老矣,母亲却是非常年轻,那是无视了年龄差距的爱情。
到了周礼被极度强调的年代,男男女女只要两情相悦也能随时随地地来上一发,有趣的是不管是哪个阶层的人都认为那样很正确,是关乎到人伦大道的至理,谁阻拦就是没有人性,只是想来一发的男女压根不希望有观众。
喜欢有观众的时候交配是属于贵族的特有情趣,无遮拦大会在贵族圈里有段时间十分流行,不过他们的交配对象绝不是自己的妻子,一般是女姬或侍女。同时,作为男性的他们自己可以放纵,自己的妻子却是必须守身如玉,这一点与罗马人是有区别的。
到后面,诸夏那边对女性的限制越来越多,男性不管已婚还是未婚依然可以放纵,女性只有在未婚前能够与喜欢的对象来上一发,但要是嫁人之后的话,女性就只专属自己的丈夫了。
在肉1欲那么一件事情上,现如今的罗马和汉国都十分的开放,差别是罗马这边的开放不限制男女和身份高低,汉国那边身份越高就会越自制。
在汉国的民间,目前的交配权是掌握在女性身上,也就是说未婚女性想来一发尽情随意,她们这么回归自然本性不是被谁灌输思想,是自古以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真实的情况是,上古先秦一直到两晋时期,那层膜并不被刻意重视,尤其是以西汉和东汉的女性最为随意。最特别的例子就是刘邦的正牌妻子吕雉的妹妹吕媭。
吕媭可是正大光明地脚踩两只船,一边与卢绾处对象,一边没耽误和强壮的樊哙在肉体上获得欢愉,后面还是吕雉拍板才结束这一段三角恋情,吕雉让吕媭赶紧选择一人作为丈夫。
那个时候樊哙和卢绾一样是刘邦的左右臂膀,两个男人的身份并没有太大的差距,吕媭所选择的丈夫是能够从肉体上获得更多愉快的樊哙。
女性那么地开放,男人竟然能受得了?老哥,那不是说女性突然间那么开放,是自古以来就那么开放,只能说是生长环境使大家都习惯了,压根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既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难道不是?
所以了,罗马男女喜欢当众交配也是正常事,只不过来到尤利安这边的客人现在并没有兴致,相比起肉1欲他们现在更关注的是利益。
白瞎了尤利安特意花了大价钱请来的那批舞女,里面任何一个都是君士坦丁堡能数得上号的头牌,出场费最少也是两个金币起,最贵的其中一个甚至要十个金币。
女人是舞女和家族女1奴,男1奴的来源则是训练角斗士的一些家族。他们的穿着异常地……美艳?他们刻意地穿戴了护腕和战靴,小腿上也绑着铁板,穿的是一条三角裤衩,胯下就是一团的涨起,浑身都是流线型的腱子肉,被抹了橄榄油之后更显强壮男性的阳刚。
现在会有人的目光在舞女、女1奴和男1奴的身上,不过也是习惯性地欣赏,就算是要干点什么爱做的事,也不是现在。
既然众人没有那个肉1欲的兴致,尤利安只能在食物方面下功夫,按照罗马贵族的习俗,务必在物资方面做到宾至如归。
罗马人的食物还是非常丰富的,与他们所占有的疆域有直接关系,尤其是罗马的疆域辽阔,时区的分布就更广。他们最大的自豪就是,帝国的北边一片冰寒,帝国的南边却是酷热无比,东部的麦田刚刚得到收获,西部的新苗却是刚刚种下。
尤利安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在众位客人的热情之下,还是得拿出丝绸和蜀锦来展示。
罗马人对丝绸并不陌生,他们早在几百年前就接触到了丝绸,就是数量上太少,价钱却是无比的惊人。
早些时候的罗马人根本不知道丝绸是谁制造,他们得到的丝绸已经不知道是被转手了几次,谁都在叠加利润,可不就变得惊死人的贵。
有那么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笑话的说法,罗马人之所以与波斯人死磕,是罗马人有那么一天终于知道丝绸来自比波斯人更东边的一个国家,好死不死的是波斯人竟然切断了商路致使丝绸无法被贩卖到罗马,为了丝绸罗马人吼着“就是干”,战争一打就是数百年。
波斯人可没想过要切断丝绸贸易,他们能够从中获取巨大的利益,转售的丝绸越多就越赚,毛病了才切断贸易。其实波斯人是给匈奴人背了黑锅,他们也知道自己背了锅,一度都咬牙切齿想要参与到攻击匈奴的战争中去。
不过,还没有等波斯人付之行动的时候,远方传来了“明犯强汉虽远必诛”的吼声,陈汤带着西域众小弟将丝绸之路上的北匈奴单于郅支给解决了。
北匈奴的郅支单于被弄死,迎来的是一片欢呼,丝绸之路过境的各国终于又能愉快地躺着数钱。
事实也是这样,要不然陈汤哪怕是能从各国借兵,鉴于西汉帝国的声威赫赫各国是不敢不借,问题是绝不会砸锅卖铁不计成本地听从命令,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们也渴望干掉郅支,好能愉快地继续收丝绸过路费。
波斯人知道丝绸之路重新开启的时候也是举国欢呼,就是丝绸之路的重新开启对帕提亚来说着实是太晚了一些。
当时丝绸之路的断绝对帕提亚帝国的影响异常致命,就是他们无法再从丝绸之路获取到滔天的财富,国家财政是处于破产状态,没钱了谁都开心不起来,内部的矛盾也会被无限放大,中央就成了背锅侠,不但罗马人嗷嗷叫想弄死,内部的波斯各大贵族也是盼着王朝赶紧地完蛋,然后帕提亚帝国就轰然倒塌了。
在目前的历史阶段,由于诸夏那边出现蛮族入侵的情况,丝绸之路实际上也是断绝了很久。也就是说,不管是波斯人、罗马人还是什么人,他们已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获取新的丝绸。
讲一个笑话,王猛等汉人来到了君士坦丁堡,他们能看见一些罗马人身穿丝绸,那件用丝绸做成的衣袍,年纪可能比穿戴者都要大,是爸爸的爷爷的爸爸的……穿过,一代又一代费了老大的劲保存下来,平时非至关重要场合绝不拿出来。
那些有收藏的罗马人现在之所以肯拿出来只有一个理由,盼星星盼月亮,不知道多少老年罗马人临死的那一刻都念念不忘拿到新的一定要烧了送过去,祖祖辈辈一直盼的事情成了现实,更夸张的是生产丝绸的人亲自来到了罗马。这一下是不是能够想买多少丝绸就买多少,肯定够当代的罗马人给自己的祖先烧了送过去的?
丝绸与蜀锦被挂在架子上进行展示,宾客们用着看待初恋的目光注视着,很突然地发现蜀锦更加绚丽,与之相比丝绸显得黯淡无光。
没有其它什么原因,丝绸依然光滑,被强烈的光线一照还能看到恋恋不忘的光晕,可特么蜀锦竟然在强烈的光线下光芒万丈,几乎是要闪瞎众人的狗眼。
“哎妈呀,哎哎哎……我滴妈呀!”
“眼睛,我滴眼睛!”
“已瞎……,已瞎!”
这一刻,请分别用东北腔、山东腔、河南腔由上到下一读。
蜀锦其实就是一个泛称,它的历史惊人的悠久,春秋战国乃至于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并且款式和制造方法也多到吓人的地步,应该算是诸夏多种布料工艺中最为绚丽的一款,是从制造工艺到处理方式的绚丽。
王猛携带的蜀锦其实是产自临淄,带过来的唯一目标正是为了闪瞎罗马人的狗眼,因此是定制的款式,怎么绚丽就怎么来。
尤利安的家臣很会挑,挂在架子上选的是大量银丝绣上神兽图案的那一款,也不知道是不是恶搞还给弄上了镀了金的铃铛,不但能够闪瞎罗马人的狗眼,风吹动着挂在架子上的蜀锦还想着悦耳的铃铛声。
神兽就真的是神兽,是诸夏认为祥瑞的麒麟,由于是银丝线所纹,看去就是一头银光闪闪的麒麟,周边再有火红的花纹,看去就是一头浴火中的银麒麟。
铃铛有许多,里面用来敲动发出声响的是珍珠。众多的铃铛构成了一只金乌的图形,结果是蜀锦上的整体图案看着像是金乌在火烧银麒麟。
惊呼之后,花园里面满满都是粗重的喘息声,谁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每一个人的眼眸里面充满了据为己有的渴望。
“五千枚金币!它将属于卡西乌斯家族!”
“痴人做梦吧!它上面的材料就不止五千枚金币!”
“两万枚金币!”
“滚一边去,我出五万枚金币,它将被收藏在马克西姆家族!”
客人自己大声竞价和谩骂,尤利安完全没有说话的机会。他这一刻很想知道王猛都是送了什么样的礼物,类似眼前的这一件有多少。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