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47章:尤利安的奋斗

尤利安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卖出去。
不是不想卖,有人已经出到十万枚金币的高价,有限其实还是非常希望能够卖出去,但能开得起高价的人身后都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卖了不能取悦一人,倒是得罪了相当多的人。
十万枚金币在罗马能干什么?大概是能武装起两个军团,并维持两个军团包括军饷和物资两年左右。
武装一个罗马军团并不简单,首先要能够生产或有渠道获取足够数量的军械和甲胄。
早期的时候,罗马人参军是自带武器和甲胄,后面才是两手空空地去。这一点与诸夏那边的上古先秦时期一样,同时一样的是诸夏后面也进行了改革,就是诸夏两种制度来来回回地换,罗马则是将士兵参军获取军械的制度维持下去。
罗马的短剑,便宜一些的几十枚铜币就能买到,问题是别奢望能有什么质量。能够拿得出手的短剑一柄的起价是两个银币,以武器的锋锐和结实,再到美观等等,价格几乎是没有上限。
罗马的一套甲胄,包括头盔、面甲、胸甲、护肩、裙甲、护腕、护膝、小腿护具、战靴,就算是质量最差的皮革款式起价也是需要至少一枚金币,要是当下最为流行的‘皮皮虾套装’就是起价五枚金币到上不封顶。
所谓的“皮皮虾套装”其实就是多层款式的金属板甲,以西方比较熟练的锻造工艺制作出大小不一的铁板,用镶或是扣、钉、绑的方式将铁板一层层地链接起来,内部用皮革和布料制作得相对柔软一些,外面就是层层相扣的金属板甲,单从外观来看就真的很像是皮皮虾。
得说一句天大的实话,罗马的“皮皮虾套装”正面防护力十分强,不但能够有效地防御远程的箭矢,对近战的刺和砍也有着惊人的防御力,甚至是面对钝击也有良好的防御效果。
想要高效弄死身穿“皮皮虾套装”的罗马士兵,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利刃攻击甲胄的缝隙处,或是用重武器……如狼牙棒、长斧等这些武器,去攻击罗马士兵的头部,不是要敲出脑浆来,是对着相对脆弱的颈椎而去。
一整套“皮皮虾套装”的重量大约是在四十斤左右,罗马步兵还有一面大盾的标配,大盾重量约是八斤,那么光是防具就达到五十斤左右。西方历史也就一再强调一点,吹嘘罗马人的耐力和体力。
以当今的现实情况为例子,同样是板甲款式的汉军具装重步兵,他们的一套甲胄重量约是三十五斤,可并不止是身穿一套重甲,里面还有两层防护,一套为锁子甲,另一套是皮革甲,甚至会至少穿三层的丝绸衣裳。这么下来,甲胄包括盾牌或是武器,整体负重不低于五十五斤,甚至更多。
诸夏那边另一些款式的甲胄,也就是鳞甲或扎甲类型的那些款式,重量远比板甲更重,一样作为具装重步兵的话,负重将近七十斤左右,问题是防护力真没比板甲强到哪去,就是在防箭矢上超过板甲。
钱财在罗马非常重要,尤利安对于财富的追求一点不会比任何人少。小范围内的竞价不但无法使利益最大化,并且也容易得罪人,他想出了另一个办法,就是广发请帖,要开一场盛大的竞拍活动。
王猛等汉国使节团的高层也收到请帖,他们对竞拍其实不陌生,就是还没搞清楚罗马人的竞拍是什么样的流程。
诸夏很久以前就存在竞拍模式,但并不是让有兴趣的人聚在一起喊价,是各自写下价格,由卖家去总览竞争者各自的出价。很多时候其实不是价高者得,卖家是会选择卖给地位最高的人,而不是去卖给出钱最多的人。这个也是诸夏的特色之一,有钱不如有权。
汉国使节团对于送出去的礼物被拿出来竞拍,是一种不愉快的态度。
“虽是西方霸主,行为却是蛮夷无疑。”斗阿对罗马是一点好感皆无,相比起来会比较喜欢波斯萨珊一些:“与之相较,相貌与我们完全差异的波斯人更懂礼节。”
“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大汉与大秦相隔何止千里。”蔡勉对罗马和波斯萨珊都没什么好感,要说敌意倒是对波斯萨珊多一些,那是波斯萨珊离汉国比较近:“他要搞竞拍,倒是对大汉有助益。”
在诸夏谁都干不出将别人送的礼物拿出来卖的事情,尤其是刚刚得到礼物不久的时候。就如同收到礼物的人,他们不会当着送礼的人拆开看看是什么礼物那样,一致被认为是一件极度不礼貌的事情。
其余的地方可就不是那样,例如在罗马人这边,收礼者当着送礼者的人拆开礼物反而是一种礼节,也是给送礼者一个炫耀的机会。他们甚至可以在上一刻收到礼物,下一刻将礼物卖出去。送礼者不会因为礼物被卖有什么想法,是觉得既然送了,那礼物就归于别人,别人的东西怎么处理无从干涉。
当然了,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总是存在相同,类如对自己很重要的人送礼,不管再落魄也不会将那件礼物卖出去,是不管礼物贵不贵重都会极度的珍惜。
尤利安选择的竞拍场所并不是在自己的庄园或是其中的一处产业,他特地去见了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经过沟通取得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的同意,竞拍选择在君士坦丁堡最大的竞技场,介时不但有盛大的展览,还会有角斗表演赛。
竞技场可不是只存在让人血腥拼杀的场地,其实还有必要的大厅之类的设施,一般情况下罗马贵族就是现在大厅来一场“趴体”之类的活动,吃饱、喝足再加上玩够了,再去观看血腥的角斗表演。
尤利安相当聪明,他见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的时候,是携带了那一张展示过的蜀锦,也就是“金乌烧麒麟”的那一匹。他清楚地知道一点,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不喜欢甚至是厌恶自己,那么一张别人开价十万枚金币多的礼物送过去,是不是能让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对自己改观?
在罗马有一个现实情况,那就是……没什么是钱不能解决的事情,要是没有解决那件事情只因为花的钱不够多!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已经不止一次听人说过“金乌烧麒麟”的蜀锦是何等的宝贝,因为马克西姆家族开价十万枚金币尤利安都没有卖,那一匹蜀锦慢慢在传言中成了无价的珍宝。
尤利安将这样的珍宝送给了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换回的是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的“龙颜大悦”。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破天荒地为自己流放尤利安而感到后悔,还表示未来必将给予尤利安补偿,更是当场拍板会增加封地,只不过新选的封地依然是在小亚细亚。
尤利安得到的实际好处远不止那些,一直与之不对付的同父异母兄弟加卢斯先是写了信过去问候,后面甚至是两人关系恶劣之后加卢斯第一次踏进了尤利安住宅的门槛。
“你一定还有类似‘金乌烧麒麟’的宝物吧?”加卢斯之前已经硬撑着与尤利安东拉西扯聊了有一会,实在忍不下去也就开门见山:“他是奥古斯都,我是凯撒,你为什么没有表示?”
尤利安是一点诧异都没有,他同样是罗马人,清楚罗马人……尤其是罗马贵族都是什么样的货色,讨要礼物什么的还是轻的,直接动手抢也不是罗马贵族干不出来的事情。
“我亲爱的哥哥,你当然会得到礼物。”尤利安已经亲自清点过王猛送的礼物,以罗马人的审美观来讲,那些礼物都是宝物。他送给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换回了道歉还有封地,就问加卢斯:“那么……亲爱的哥哥会给予什么回礼?”
“同盟。”加卢斯自己的封地并不多,产业则是压根不可能拿来送,要是有现钱也不至于过来:“你的敌人将会是我的敌人,我的敌人也将会是你的敌人。我们是兄弟,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关系,那件礼物将成为见证。”
刚刚结束流放没有多久的尤利安的确是需要盟友,为此他在流放期间想尽办法又花了不少钱成了基1督1教众多圣子里面的其中一个,提早结束流放的确也有基1督1教的一份帮助。
回到权力中心的君士坦丁堡之后,尤利安更是没少花钱,还是找人借高1利1贷来打肿脸充胖子的花钱,为了让发高1利1贷的债主保密,利息方面提高了两成。
要是尤利安没从王猛那里收到礼物,或是礼物不值钱,接下来他就该卖封地去还债,或是不计较家世和美丑娶个非常有钱的老婆(通常会是寡妇)了。
加卢斯是凯撒之一,罗马的凯撒可不是只有名号,是能够分管一方的诸侯王。他现在就掌管着西班牙和高卢局部,会没钱是西班牙和高卢那边近期的叛乱很频繁,钱都花在镇压方面了。
真实的情况是,罗马现在的掌权者,从奥古斯都到凯撒,他们比的不是谁比谁有钱,是谁比谁更穷。搞成这种状况的原因非常简单,罗马这个国家谁的封地出事,国家就算是出兵镇压,封地主人也要出钱,出不起就将封地还给国家。
奥古斯都是国家的统治者,问题是罗马体制下的统治者不能为所欲为,甚至是想花国家的一分钱都需要得到议会的同意。
罗马这个国家,议会强大的时候,谁想用国家力量去经营私人封地属于没可能,导致的是奥古斯都的宝座真没想象中那么吸引人,当奥古斯都未必比当一名议员舒坦。
尤利安在加卢斯来之前就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他想要有所作为就需要争取与更多的人当朋友,其中就包括根本不靠谱的同父异母兄弟,哪怕这个兄弟有可能在接受礼物的时候各种讨好,等这兄弟拿了礼物之后随时会翻脸不认人,该送礼物还是得送。
加卢斯得到了丝毫不输于“金乌烧麒麟”的礼物之后,拍着胸脯一再保证会珍惜这一段同盟,然后非常愉快的离去,他刚走的下一刻,里屋走出来了一名丽人。
海伦娜之前就是待在里屋,她之前是身无片缕的状态,实际上在加卢斯来之前是与尤利安在欢愉。
“加卢斯不可信。”海伦娜现在穿的是一件丝绸长裙,裙子是尤利安从礼物中挑选出来的丝绸制作而成:“你太大方了。”
尤利安现在也是尤利安的盟友之一,有点特别的是两人的关系到了知道深浅和长短的地步。她已经清楚自己可能远嫁汉帝国,去成为汉天子的其中一名妃子,可是并不耽误她依然寻找人交配。她与尤利安的交配,肉体上获得了欢愉,还将获得一匹蜀锦。
“你不是已经应该隐秘离开了吗?”尤利安已经从君士坦提乌斯二世那里获得确切的消息,若是汉国那边不拒绝的话,担负君士坦丁家族与汉天子联姻的就是海伦娜了:“我们的肉体上的欢愉只有这么一次,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要是可以的话,尤利安甚至连这一次都不想有,不过罗马贵族男性从来都管不住自己的胯下,海伦娜找借口邀请他进屋子脱掉衣物再主动一些,交配就那么顺理成章地开始了。
交配期间,尤利安还是相当有快感的,不止因为海伦娜长得漂亮身材也非常好,主要是他想着自己正在可能与汉天子的妃子交配,精神方面就亢奋到不行,结果是比正常情况的交配更早发射,再快上那么一分钟都算是早泄了。
海伦娜……或者说当代的罗马贵族女性,她们压根就没有什么贞操观念,初潮没来的贵女早早尝试肉体欢愉的现象非常普遍,嫁人之后也没有停止继续放纵,只有一些讲究的家族才会限制,但更多其实是一点限制都没有。
“为什么?”海伦娜矫笑着,问:“因为我即将成为汉天子的妃子?”,又是一阵笑,微微昂起下巴,骄傲地说:“知道即将获得的新身份给我带来多大的好处吗?任何一次的,我都将得到以前所不敢想的礼物。”
尤利安愣愣地张大嘴巴,十足确定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个碧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