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50章:普通到不正常

诸夏对于信仰历来就是一个泛信的环境,什么都能信奉,可是转眼之间又可以不信了。
中原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一开始就是以“天子”为称号,寓意是上天之子,代天行狩、牧民等等的意思。
到后面之后,天子逐渐甩开了老天,一代又一代的变革下来,天子被塑造成为了神明,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拥有封神的权力,更包括了宣告某位神灵为伪神的权力,甚至是能对神灵进行封杀。
纵观世界各国的历史,会发现也就中原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拥有封神和封杀神的权柄,相当多的国家反过来最高统治者是神灵来册封,或是需要得到神灵的承认才能坐稳那张统治者的宝座。
罗马自君士坦丁一世扶持基1督1教之后,又历经了三个共治者的内战,基1督1教为统治者进行加冕的仪式就传承了下去。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成为罗马唯一的奥古斯都,就是历经了加冕的仪式,由此拉开了罗马历代奥古斯都必须接受加冕才算合法的继位程序。
到后面这种风潮更是在整个欧罗巴盛行,哪个民族或是国家的统治者要是没有历经神灵加冕的仪式,就属于是草头王的那种,需要得到神灵的承认才算是名正言顺成了必要的步骤。
“所以,大秦人根本就绕不开基1督1教。”蔡勉对罗马的研究一直都没有停止,肯定地说:“从君士坦丁一世扶持基1督1教的开始,大秦人注定就离不开基1督1教了。”
必须要说的是,当前的基1督1教和现代的基1督1教,虽然是同一个名字,可是核心与教义是一再发生改变,行事作为和理想倒是保持着一致。
基1督1教被罗马统治者扶持起来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是抱着“解放全人类”的想法。他们的解放可不是救苦救难,是让所有的人类一起成为“主”的羔羊,从信仰的角度达到世界大同。
传播信仰在很多时候比国家进行扩张可要凶猛得多,甚至可以说在血腥程度上更为严重。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基本上是以占领对方疆土为目标,土地占领下来,土地上的人不闹事并不会被怎么样;宗1教1信仰之间的较量,土地当然是要获得,强迫改信更是必然,遭到拒绝动辄献祭,手段和花样还多到吓人,对于异教徒绝对不存在任何的仁慈。
“大秦与波斯就在进行关于信仰的战争。”王猛是一路从波斯萨珊到了罗马这一边,人在中东的时候可没少看见血腥遗址或是亲眼看到杀戮:“信仰的战争远比国战更加血腥,至少国战对于战败者至少会留下小孩和妇孺。”
王猛说的对,现如今关于宗1教的战争着实是太残酷了,他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见识到的坟场太多太多,规模最大的坟场尸骨超过三万,得知那是信仰不同杀光了部分年龄的男人和女人。
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胜利的一方就是再丧心病狂也不会无差别地进行杀戮,相比起干净利索的杀戮更喜欢压榨出剩余价值,例如充为奴隶。
“猛有幸听过天子的一些话。”王猛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一神教相较于多神教的侵略性更强。一神教不会放弃对掠夺的信仰,他们的真理就是使信仰一致,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愿意做任何事情。”
刘彦还有一点没说的,一神教的信徒也远比多神教的信徒偏执和疯狂,要是拿双方的信徒来比较,多神教信徒远远比一神教信徒温和。
斗阿关心的是:“他们会继续挑衅?”
那是必然的事情,罗马怎么样根本不是基1督1教最在乎的事情,基1督1教在乎的就是发起神战。
汉国的天子是神明,还是活生生存在于世的神明,基1督1教从知道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产生敌意。
很简单的道理,基1督1教一开始也是拥有活生生的在世神子,可惜的不是神明本身。后面神子归于“主”的怀抱,人间只剩下了“主”的代言人。没有什么比俺们的神在天国,汉人的神却在人间,此等“不公平”的事情了。
对于基1督1教来讲,任何的其余宗1教都是敌人,知晓汉国的那一刻起,尤其是汉国的天子就是神,汉国理所当然就成为首要之敌。那么就没有比抱定将汉国天子收为麾下,或是将汉国天子掀翻落地,对基1督1教更有吸引力的事情了。
没任何的口胡,自从中原王朝进入到欧罗巴人的视野,其余的欧罗巴人对于中原王朝有什么看法和想法是一回事,欧罗巴的那些一神教只有一个主张,那就是让中原王朝的天子成为“自己人”,要是不能成为“自己人”就必须给予消灭。这种态度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一直延续下去,矢志不渝到可能会延续直至天长地久。
有一件史实,历史上的霓虹国(也称脚盆鸡),他们被黑船敲开国门之后,西方的宗1教立刻就扑了上去,前仆后继地要摧毁霓虹国的信仰体系,蛮干不行就利诱,霓虹国想要与国际接轨,他们后面也的确一度达到了目标,问题是霓虹国发现自己掉进了天坑,及时地进行了改正。
欧罗巴的宗1教当然也不会放过“我大清”,就是“我大清”与霓虹怎么能一样呢?在这么一件事情上“我大清”可谓是顽抗到底,就是因为武力上的不足,导致非常多的作为方面成了愚昧博物馆。其实要是“我大清”依然作为天朝上国,那就是另外的结果了。
欧罗巴从宗1教信仰方面入侵东方是在隋唐就已经展开的事业,最成功的一次还站稳了脚跟,也就是“景教”。
“景教”是基1督1教聂斯脱里派,也就是东方亚述教会。它在中原这一边一度得到上层社会的接纳,也发展了众多的信徒,甚至在唐玄宗李隆基当政的时候,还发生过五位亲王前往礼拜的盛会。
李隆基扶持“景教”并不是没有得到回报,就是在这个时期“景教”进行了改革,例如引入诸夏先贤,等于是自己打破了一神教的界限。再来就是“安史之乱”期间的“景教”是站在朝廷这一边,与之相对比的是一度兴盛的佛1教没搞幺蛾子就算庆幸,一直被李唐皇室扶持的道教则是做了纯粹的看客。
理所当然的是,无论是“景教”还是哪个宗教,在诸夏这么一片土地上是生是死,繁荣与衰败,等等都是取决于朝廷有什么看法,唐武宗发动的“灭佛”浪潮中,主要是针对佛1教,问题是让所有的宗1教一起遭了殃,其中就包括“景教”被波及得一蹶不振。
在现如今的岁月,汉人那边并没有一家独大的宗1教。硬要说点什么的话,“儒教”也是在浩劫中元气大伤。
有一点在汉人这里是没有变化的,那就是宗1教战争什么的根本不好玩,甭管哪个宗1教杀过来,敢让俺们不能再祭拜先祖,绝大多数的俺们就敢跟丫拼了。这个往正经来说,不就是在捍卫自己的信仰吗?
“我们都是抱定了将‘唯一’次序传播为真理的目标。”斗阿所说的‘唯一’就是让所有人归于天子(主)统治:“战争的到来是或迟或早,无法避免。”
还真别说,只要是扩张时期的中原王朝,都是抱着让所有人共浴天子隆恩的想法,坚持认为只有一块来接受天子的恩泽才是人间真理。
有扩张期,那也就有保守期。保守期的王朝精英,他们的想法挺简单的,不愿意将天子的恩泽分给更多的人,甚至都不认为中国之外的那些家伙是人,只当成会两条腿走路的动物。那么凭什么跟俺们一样能享受来自天子的恩泽?
“大汉不畏惧战争,也不害怕战争。”王猛现在是天使,有足够的资格来说这一句话。他却是皱着眉头,继续说道:“大汉渴望战争,只是……现在不是与大秦开战的时间。”
汉国的内部还有一大帮烂摊子没有收拾,就算是解决了那些国内的烂摊子,随之而来的就是阿三大陆和西域的新问题。
“中枢有详细的规划,战而胜之消化阿三至少需要二十年。”王猛甚至觉得二十年都算短了,他又说到另一边:“光复西域,接下来面临的是与波斯萨珊怎么相处。继续向西进军会与波斯萨珊的关系降温乃至于陷入冰点,停止脚步则不符合大汉的利益。”
其实在他们过来之前,汉国抱着的想法是加深与罗马的关系,好在未来形成将波斯萨珊包夹在中间的战略态势。他们相信罗马人也是相同的态度,就是少算了基1督1教这么一个存在。
汉人想要与罗马在一段时间之内愉快地玩耍,却不会在任何事情上存在忍让,平等交流已经是最大的妥协。
准备好的众人出发前往竞技场,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尤利安得知王猛等人过来现身亲自迎接,很特意地观察王猛都带了什么人过来,主要是找一找有没有一看就是勇士的猛人。
随同尤利安一块出来迎接的还有海伦娜,她特意穿上了蜀锦制作的裙子,色彩之丰富和鲜艳为当场之最,言行举止的各个方面也是在尽力地展现自己。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海伦娜其实是一点都不知情,她还抱着前往汉国当天子妃子的美梦,导致在接待王猛方面既是热情也是有点当家主导的意图。
王猛等人一下子就看出了海伦娜在干什么,不过联姻还没有公开化,倒是没有什么怪异的反应,只当是接受了一次热情到有些过份的接待。
在场的罗马人,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海伦娜的不同,再看汉人没有排斥,一直在传的小道消息似乎是得到了证实,不知道有多少人感到欢欣鼓舞。
一直是到室内的大厅,迎接的人换成了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过程中是海伦娜引领汉人见礼,双方互相问候之后,王猛却是命人抬出一口箱子。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本来还挺期待,以为汉人是要送自己礼物,结果礼物竟然是送给了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海琳娜。
那一刻,海伦娜瞬间就铁青了脸,尤利安是狠狠地松了一口,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脸色不断变换,海琳娜是彻底傻了,其余人脸上的表情和脑海思想都足够丰富。
再接下来,王猛又命人抬出几口箱子,除了海伦娜之外的皇室成员都收到了礼物,尤其是没少了在场的凯撒(加卢斯)。
这一下除了海伦娜继续铁青着脸并且肢体僵硬,其余收到礼物的人都是喜笑颜开,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
箱子并不算小,比较可惜的是并非人人都获得了蜀锦,瓷器和茶叶倒是人手一套,其余就是一些充满诸夏特色的艺术品,如青铜器和画作之类。
海琳娜本来是不想打开箱子,不过所有收到礼物的人都打开了,她也只能打开。
箱子被打开的瞬间,现场就是一阵惊呼,摆在箱子第一层的是一件珠光宝色的衣服,瞅着布料是丝绸无疑,问题是外层布满了珍珠和各种这样颜色的宝石。
王猛示意海琳娜再看一看,下面的几层全是款式不同的蜀锦,要是以一匹十万枚金币定价,不算最上面的那一件裙子,被拿出来的蜀锦的价值就达到了五十万枚金币,再算其余瞧着就名贵非常的礼物,要说总价值超过两百万枚金币也能使人信服。
“这是什么?”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看到压箱子是一件件瞧着普普通通的衣服,不是丝绸更不是蜀锦,纳闷道:“衣服款式的垫底布料?”
那是帛料制成的套装,主裙颜色主体为赤红色,有黑色的条纹,又有其余的配件,的确是算不上华丽,相反看着非常的朴实。
“海琳娜。”尤利安已经顾不得是什么场合,连胜催促:“立刻、马上,当即……找个地方换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