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52章:来,站着捅

此时此刻的竞技场早已经是人山人海,高贵的人物还没有出现,不过却是不能让观众感到无聊,竞技场的负责人也就安排了斗兽表演。
事实上在早期的时候,竞技场的确是被称作斗兽场,一开始也是进行人与野兽的搏斗,叫斗兽场是一点都没有错误。
正在表演的斗兽节目是小队共同对抗雄狮。
这个小队有五个人,两个是剑盾,一个是渔网加上鱼叉,另外两个是拿长柄重斧。
他们好像是经过了长时间的配合,基本上是剑盾与长柄重斧成为一个小组,两个小组配合着挑衅或是攻击雄狮,单独的那个渔网加鱼叉的选手是一直游弋。
每每小队成员有危险的时候,又或是雄狮被小队成员攻击到,竞技场的观众就会发出欢呼声。
为了获得欢呼声,斗兽的角斗士是进行各种作死,比如剑盾手明明可以闪避雄狮的爪子拍击,可是他偏偏摆出举盾防御的姿势硬接下来,人是被一拍就往后倒飞。看着好像挺惊险,他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都被盾牌给承受住了。
作死也要有技巧,一些极度危险的事情角斗士并不会做。像是雄狮猛扑必然是会避开,要不然被雄狮扑倒压在身下,哪怕不被满口的利牙要了小命,人被数百斤的重量扑倒并压在身下,再被那利爪一撕,真的是要死了。
阵阵的欢呼声传到了举办宴会的大堂,众人却是一点被吸引都没有,他们现在可以摒弃无关紧要的事情,将注意力集中在即将发生的大事件上面,例如汉国使节团送了海琳娜那套衣物的后续用意。
王猛是与使节团高层商议之后才有这番举动,仅仅是发出一个微不足道的信号,让他开口求亲则属于没有可能。毕竟国与国之间的交往都是需要掌握主动权,往往先开口的一方就会失去主动权。
有一些事情却是王猛能做的。他看到海琳娜穿着汉服错误,示意蔡勉过去交谈。
海琳娜知道自己穿戴错误之后,脸红得国跟苹果一样。她局促地接受了蔡勉的建议,就是由汉国这一方的侍女来改正。
汉国使节团之中并不全是男性,随行的还有二十名女性。她们的来源有些复杂,有来自大内深宫的女官,也有使节团高层自己携带的侍女。
整个使节团的人数规模将近三千,仅有二十名女性可以想象有多么稀有,每一个都被当成宝贝一般的保护,没有必要根本就不会暴露在公众视野。
走了一趟波斯萨珊之后,汉国使节团的人数是一再增加,尤其是女性的数量得到激增,后面也就演变成为汉家女子去管理波斯萨珊送的侍女和购买来的女奴。
这人啊,有什么样的气质完全是看手中有没有权(钱)。长得漂亮的女性,可是穿着普通,再加上一些言行举止不行,给人的印象只会是土里土气。
长相普通的女性,她们穿着得体,再加上充满自信,给人的印象必然得到加分。
使节团之中的任何汉家女子,哪怕之前是内敛和腼腆,有了管理经验之后就会变得自信,给予人的印象至少会是落落大方。
毫无疑问的是,汉家女性的首次亮相惊艳到了罗马人,一身得体的宫廷侍女打扮,言行举止表现出来的自信,不止是与罗马女性打扮上的差异,还有猎奇感带来的兴奋,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情极度吸引着罗马人。
离开进行必要错误指正的海琳娜再次出现,她这一次的出场远比上一次更加获得瞩目。
那是汉家女子从旁承托出来的一种气势和气场,再来就是刚才海琳娜得到了短暂的汉家礼仪教导,懂得了身穿汉家服饰应该用什么样的步伐走路。导致的是人还是那个人,可是众人看到的海琳娜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汉家女子身穿正装,走路的时候从来都不是摆动双臂,脚步也不会迈得太开。正确的走路方式是,双臂放在小腹位置,踩的是小碎步,必要的时候可以微微昂起头,整个姿态充满了礼仪沉淀下来的美感。
“这是我的海琳娜?”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真的惊讶到了,他看着海琳娜被改变的发型,头上看着就显得充满美感的坠马髻发型,一看制作工艺就不简单的首饰,忍不住就赞道:“太美了!”
坠马髻这一发型是在西汉被流行,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女性发型的主流,尤其是贵族女子最为喜欢,一来是紧跟流行,再来是坠马髻能够容纳更多的发饰。
罗马人这边,男子基本上就是短发,可以是寸头,大多是小碎发;女性与其它民族一样是有留长发的习惯,不想麻烦直接披头散发也就是了,讲究一些则是扎各种花样的辫子,尤其是以扎多条的长辫子最为流行。
海伦娜比较了一下自己倾向于马尾辫的长辫子发型,再看一看海琳娜那一头充满了美感的坠马髻,瞬间嫉妒心燃烧。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认为火候到了,走向王猛,开口问:“汉使,我的海琳娜美吗?”
“是的,大秦冕下。”王猛倒也没有违背本心:“以大汉的审美观而言,海琳娜公主阁下的确很美。”
“她可是我的掌上明珠。”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得到想要的答案明显非常高兴:“还是罗马的珍宝。”
这个却是与王猛了解到的并不相同,他所知道的是海琳娜从来都是一名边缘人物,甚至被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所厌恶。不过嘛,事实是怎么一回事不重要,都客套点才能愉快玩耍,讲真话就是明着拆台了。
王猛称呼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为“冕下”没有任何的错误,到了君士坦丁一世之后,罗马的奥古斯都通常是会在正式场合脑袋上戴一个冕冠。罗马这边的王座没有“陛”,甚至是连台阶都没有,不称呼冕下又称呼什么。
到目前为止,冕下这个称呼还不是专门用来称呼神职人员的,得是后面基1督1教进行改革,例如学习奥古斯都也搞一些“冕”来戴一戴。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基1督1教也没还有设计出人形天使……不是天子的使者,就是有着羽翼的鸟人。他们现在甚至都没有天使这一个称呼,不过一些“天使”倒是被设计了出来。
早期的天使和文艺复兴之后的天使就是两回事,并且早期的天使是来自希腊一些神话,通常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形象,如动物的身体和一张人脸,甚至是连一张人脸都没有,现代的天使形象是文艺复兴之后的产物。
必须说的是,早期的天使都有自己的名字或代号,并不是统一称作天使。
汉国使节团的到来可是惊艳了无数的种族,给予了无与伦比的想象力,最先得到启发的是波斯萨珊那边。
比如琐罗亚斯德教觉得圣火使听着的逼格没天使高,那么是不是改个名字?
阿拉伯人、塞种人、吉普赛人、犹太人……这一些还没有自己国家的民族,甚至是没有属于自己宗1教,他们见识到了汉之天使的特权,听闻了远方汉帝国的强大,对于“天使”这个称呼极度钦羡,后续的历史事件中也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要说被极度震惊的还有哪一方,无疑就是与汉国使节团有直接冲突的基1督1教,他们看到了汉使的无畏和无惧,见识了极度的自信,嘴巴上不断诋毁与痛骂,内心里却是渴望那些品质,几乎是下意识认定俺们也要有这样的人,要是无法出现这样的人,俺们就虚幻出这么一个或是一群。
对于基1督1教来讲,本身信仰就是建立在“虚拟”之上,“主”可以不断地去进行补充和完善,再虚构出一批不存在却能展现美好的生物,完全不是什么事。
就在今时当下,关于怎么来虚构一批伟大生物的议题,在汉国使节团没到来之前就被一再展开,汉使的出现瞬间就让那一帮人眼前一亮,想要的品质在王猛身上得到了最大的补充。也不知道执拗还是什么个意思,他们认为天子的使节是天使,那么俺们“主”也要有天使,还是无限。(别当真)
大堂之内,被邀请而来的神职人员一直是待在角落,他们大多数时间是沉默地看着汉人的一举一动,只有偶尔才会有几个人交流一下。
“自汉人来到君士坦丁堡一直掌握着最大的主动权,包括奥古斯都在内的所有人都成了陪衬。”
“是啊,像是现在,海琳娜仅仅是穿上了汉人的服装,也成了全场的焦点。”
他们并不想再做点什么,不是怂了,是与之有利益纠葛的所有贵族都发出了表态,汉人或许可恶,可是汉人的财富并不可恶,当前最为重要的就是从汉人那里获取商品,转卖到世界各地,创造出属于罗马人自己的财富。
对于早就没什么荣誉感的罗马人来讲,为了获得利益别说是忍耐或克制,就算是真的认怂也没什么,不知道多少罗马人听到风声,为了不被排除在这一场盛宴之外,都有了改变信仰的心思。
一旦汉人真的明确表示不欢迎基1督1教(包括信徒),以当前罗马人的尿性,信不信基1督1教就会迎来一次大衰退?为了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情,柴尔德主教今天的任务就是化解与汉人的敌意,为此他还特意邀请与大多数汉人高官有交情的马鲁斯乌坛西斯为中间人。
另外一边,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一直在引导着话题,偏偏王猛就像是听不懂那样没什么表示,别提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有多么的郁闷。
海伦娜却是有了新变化,甭管她的内在情绪是什么,表现出来的就是一名十足的罗马淑女风范,偶尔会搭一搭话,每一句都离不开对汉国的赞美以及向往。
充当翻译的尤利安无时无刻不在难受,他不敢保证在场的另外罗马人不会汉语,另外就是自己的汉语也仅限于普通的交流,想要给点高深的暗示都办不到,只能是继续难受下去。
没有达到目的的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明智地改变了话题,问道:“尤利安之前有告知贵方吧?”
得亏是王猛思维散发能力足够,要不然真会被这么突兀的一句话给问住。他没有拐弯抹角地说:“波斯人不应该出现,大汉这边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为了不更进一步地刺激到罗马人,波斯人现在就一直待在船上。
“那么……”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看向了加卢斯,像是示意或暗示了什么之后,重新看向王猛:“为了有精彩的演出,我们就包括个人战和团体战。”
王猛微笑道:“汉人并不介意表现出自己武勇的一面。”
这一下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是更加不爽了。
讲道理,汉人来到的是罗马的首都,彼得的话就是再难听,汉人直接在人家的首都暴起,尤其是没干掉哪个基1督1教的人,干掉都是罗马士兵。
在人家的首都没任何犹豫地开战,引得整座首都陷入混乱,也就是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能忍,但任何人的忍耐都是有极限的。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选择忍耐有许许多多的原因,往坐在奥古斯都宝座的角度是不想汉国真的与波斯萨珊成为铁盟,再来就是这么一件事情上有利于他压制基1督1教,更加重要则是贸易带来的利益了。
面子都是互相给的,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认为自己已经非常给面子,王猛稍微低一低头又能怎么地。
“看来只有给予最大的血腥,才会让汉人清醒过来!”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近乎于咬牙切齿地对加卢斯说:“全君士坦丁堡的人皆在你的选择名单之内,你务必做到杀死上了竞技场的所有汉人!”
加卢斯行礼应了声“是”,却是看向了尤利安。
尤利安给予加卢斯的回应是重重地点头,他是需要讨好汉人以达到自己的一些目标,但是也认为当前的交流方式并不合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