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53章:未雨绸缪嘛

讲道理,自有封狼居胥和勒石燕然的伟大成绩之后,汉人面对异族的时候就没有怂过,不欺负异族就算是不错了,遇到不服从来就是干。
可以将东汉末年的诸侯乱战和随后的三国并立看成是汉人打折了自己的腰杆,问题是哪怕处于内战阶段,依然承认自己是汉人的这个民族,他们也是逮着不服的异族一再怼,充分地展现出什么叫汉人血性。
是随着汉人不叫汉人改称晋人之后,这个民族才失去了脊梁骨。而软趴趴的晋人自己竟然没发现自己不一样了,对外还想着怼天怼地对空气,内部也是逮谁怼谁,更作死的是一再地引狼入室,下场自然是将自己作到了死,却使一个民族陷入沉沦。
两汉之后的汉人也仅是做到少有的几次振作,大多数的时间里不是怂到趴在地上任人践踏,就是面对被划为低等人种也坦然接受。
要是没有隋的再次种族革命,唐和明的两次振作,汉人估计是要消失在世界民族之林,关键的就是少有的几次振作都能燃烧别人照亮自己,才没让汉人这个称呼需要从一些文献里面去寻找,使民族的名字继续存在下去。
五胡乱华期间正是汉人首次对自己产生不自信的岁月,也是汉人首次成为下等民族的时代。
正是有了这一次神州陆沉,还有那长达数百年的遭受欺凌,折了的脊梁骨哪怕是得到治愈也存在裂痕,总是能够一次又一次被敲折,到了汉人最后一个王朝的末期,数十万满人就能统治上亿汉人成了一个民族身上永远的记号,也成了世界历史篇章中一个令人侧目的篇幅。
现如今的汉人是最能深刻理解不能怂的一代人,他们遭遇过惨痛的教训,差不多连脑袋都埋进泥里的时候又挣脱了出来,将曾经欺压过自己的那些人埋进土里,玻璃心却是一点都没有变,有的心态就是不管是面对谁,想惹事咱们就战个痛快。
汉国使节团里面不缺勇猛的勇士,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战,能在十数年拼杀中活下来的人不缺胆气,不服反正就是干。
“那么……”尤利安差不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先竞技,再正式拍卖?”
王猛看向了蔡勉。
“我们是客人嘛。”蔡勉满脸无所谓地说:“客随主便咯。”
事情就那么说定了,尤利安作为盛会的召集人,需要向各个宾客进行宣告,惹来的是客人们的欢呼声。
罗马人对竞技非常痴迷,尤其喜欢血淋淋的竞技项目,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扩张获得的土地是附属品,更感兴趣的是抓捕凶悍的异族人,再将那些异族人丢进竞技场来个死状极惨的下场,并为此发出兴奋的欢呼声。
汉人也将参加这一次竞技是最大的关注点,罗马人近期着实是听够了汉人如何如何威猛,汉帝国如何如何强大,对于已经强盛了数千年的罗马人来讲,有的是龙傲天表示不服。
私下场合里面找汉人麻烦是一件蠢事,尤其是任何一个家族都想与汉人建立贸易关系的前提之下,那么约定竞技就是一件非常理想的事情。
到当今的年代,罗马的龙傲天们才不会去干自己上场的事情,他们的生长环境不比那些需要在战场血腥拼杀的祖先,就算是必须去一趟战场也是走个过场,说白点就是别看一个个傲气得很,实际上都是银枪蜡子头。
“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就是,有的是愿意为钱卖命的勇士。”
“招募的勇士不够猛,是因为花的钱不够多。”
要这么比较起来,罗马的龙傲天还是相当理智的。知道自己不行就继续维持表面强大,撒钱招人拼命才是显示逼格的正确方式。
加卢斯不断地找人谈话,一般是听说谁的麾下有猛人,找到其主人进行沟通,少不了又是通气在个人战上面针对汉人,等团体战的时候将属于不同主人的勇士组成一个团队。
罗马人的每一场盛大竞技都会有许多家族参加,不是简单的作为看客,是带着队伍一并参赛。
本来是有家族成员下场亲自参与的习俗,某一段时间死在竞技场的贵族子弟比死在战场的要多。
后面,罗马人在享受中变得惜命,家族子弟亲自下场拼杀成了传说,罗马人追求荣誉的心思也就随风飘散。
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老一辈人看待新一代人,总是有着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那是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思想观念,新一代人的一些改变是往好的方向进化却是被老一辈看不惯,有一些改变则真的是在往沉沦的方向发展。
尤利安拿出一匹蜀锦作为竞技冠军的奖品,少不了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这位奥古斯都也出出血,比较奇特的是基1督1教那边也拿出一个神子或圣女的名额,其余一些有头有脸的贵族也有表示。
“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增加筹码。”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找到尤利安:“获胜队伍的拥有者,他将获得玛丽安的青睐。”
玛丽安是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的女儿之一,传闻中长得非常漂亮,同时也参与家族产业,是既是漂亮又有能力的贵女。
对了,罗马家族的女性也有继承权,会得到家族多少比例的财富或是产业,她嫁人之后那些财富和产业还是归于自己,就看乐不乐意让丈夫支配。
尤利安目光炯炯地看着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他所知道的是玛丽安对瓦伦提尼安努斯并非无关紧要,不说玛丽安是一名能力出众的人,以瓦伦提尼安努斯财富分割比例而言,谁娶了玛丽安不但会获得数额庞大的现金,还将能够插手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的很多产业。
“弗拉维斯……”尤利安下意识就看一眼远处的王猛,压低了声音问:“你认为赛里斯人会获取最后的胜利?”
“我无法猜测最终的结果。”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笑得非常优雅,说道:“赛里斯人获胜,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结交王天使的目标会实现。罗马人获胜,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也愿意与青年才俊加深感情。”
对于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来讲,奖品只是来自玛丽安的青睐而已,又不是要将玛丽安嫁出去。
要是最终获胜的队伍属于罗马,那些参与竞技的人必然被视为英雄,队伍所有者的名字也将传遍整个罗马,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想与之要加深感情完全没毛病。
要是汉人获得最终胜利,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是真的打算将玛丽安嫁出去,不过对象不是天子,他盯着的对象是王猛。
尤利安的眼神变得深邃,他将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的讲明白视为是在拉近双方的感情,本身也很乐意加深与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的感情。
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又说:“如果允许的话,我想让克拉克与你一块前往赛里斯。”
“没有问题。”尤利安答应得非常爽快,后面却是开玩笑问:“已经有众多家族挑选出重要的家族女性成员,弗拉维斯要将玛丽安的名字加在名单中吗?”
这一次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迟疑了。他并不觉得将女儿加在名单中有什么用处,哪怕是能够被赛里斯天子选为妃子用处也不大,还不如嫁给赛里斯天子的一名心腹有用。
“好吧。”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不会拒绝,说道:“只是希望代价不要太高。”
要不怎么说都是罗马人,清楚想要拜托做点什么必然有相应代价,欠人情什么的在罗马并不流行。
尤利安与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愉快交流妥当,有其它的事情需要去忙。
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本来是想安安静静地进行思考,耐不住柴尔德的坚持,两个人很快就面对面。
“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在罗马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家族,我们的交易一直相当愉快。”柴尔德说的是瓦伦提尼安努斯依靠基1督1教做的一些避税行为:“近期不断有家族抽离产业,很感谢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对我们一如既往的信任。”
基1督1教与汉国使节团发生冲突之后,的确是有相当多的家族不断在与基1督1教进行分割,直接体现出来的结果就是基1督1教的钱包一直在瘪。
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不断说着客套话。
瓦伦提尼安努斯没有与基1督1教进行分割,一方面是自己也会元气大伤,另一方面则是认为没有那个必要。
弗拉维斯瓦伦提尼安努斯坚信基1督1教的那些主事人不会是蠢货,该试探也试探了,,哪怕是内心里依然是恨得要死,接下来也必然找机会认怂并讨好。毕竟没谁会与利益过不去,尤其将产生的利益多到吓人。
大概是准备妥当了,作为盛会召开人的尤利安消失一段时间之后重新出现,他敲响了大堂内的钟声,对众人宣布竞技即将开始。
竞技场有着相当多的通道,本来就待在地下室的角斗士自然是从地下的通道走向竞技场,普通观众是走正常的出入口,贵族则是有自己的专用通道。
汉国那边并没有竞技场的存在,不过却是有着不少的体育场,近期刚刚修建好的体育场是在新长安,可以容纳下五万人在现场观看赛事。
君士坦丁堡的这一座竞技场其实也没修好多久,落成是在五年前,可以容纳下一万八千名观众。它并不是传统的圆形,是被修成了拉长的长方形,有时候也会用来进行赛马,因此还修有跑道。
其实待在大堂的时候,是能频繁听到震动声,原因是大堂的上面并不是实心,有着几层的室内,再上面则是观众席。
“从这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大秦人在修造建筑方面并不比大汉差。”蔡勉并不会为了诋毁而诋毁:“他们进行庞大工程比大汉还讲究,听说经常不惜耗费重金从远方采购并运回巨石。”
他们正行走在略微昏暗的通道之内,悠长的通道里面回荡着踏步声,声音放大一些交谈甚至也有回声。
不知道是受到什么影响,罗马人在修造庞大工程的时候很喜欢使用巨石堆砌,像是君士坦丁堡的这一座竞技场就大量采用巨石,承重结构的主体就是巨石固化而来。
在诸夏那边,建筑其实是木材结构居多,那么建造庞大建筑就少不了巨木,尤其是建造宫阙极度依赖巨木作为承重柱,导致的是每当谁大修宫阙的时候就要少掉成批的千年古树啥的。
王猛走出通道,迎面而来的是带着强烈温度的喧闹声,一眼看去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竞技场之内座无虚席,男女老少进行地发出属于自己的欢呼,有些激动过头的人甚至是拉起遮身衣物炫耀性1器1官,可是谁的注意都不在这个上面,是盯着一个又一个出现的贵族。
汉人的出现让竞技场突兀地安静下来,随后竟然是响起了嘘声,无数双手臂伸出去手拇指向下,渐渐嘘声变成了谩骂声。
也对,普通罗马人才不管汉国强不强大,也不管高层想要与汉国怎么相处,他们只知道汉人为君士坦丁堡带来了混乱。
尤利安就不得不出现,用着抱歉的表情对王猛说道:“他们并不知道罗马与赛里斯尖建交的意义,我们以后会加大宣传力量。”
王猛带着淡淡的笑容,就是那么的笑而不语。
尤利安似乎是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尴尬地笑了笑才离去。
后面又有几个有份量的罗马人出现,有的是带着善意而来,必然也是不缺叫嚣者。
“谩骂对于强者来讲是一种赞美。”蔡勉一点恼火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笑得相当得意:“景略知道吗?勉出使草原,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家伙一副恨不得将勉撕了,却是不得不忍耐下来卑躬屈膝的模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