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61章:细思极恐

舰队一路过来虽然没有大的风险,可是依然是状况不断,几乎一路上都是在遗弃受损船只,人员方面也是一再折损。
死掉最多的是那些奴隶,许多的奴隶根本没有出海的经历,身子骨本来就弱,再加上颠簸产生的不适应,还有营养跟不上,一命呜呼是必然的事情。
尽管是有合理的出海配套,汉人其实也是出现了病逝的情况,只是在数量上非常少。
所谓的出海配套就是对营养的必要补充,尤其是一些维生素上面的补充。这些东西对汉人来说是配套,却只提供给罗马和波斯萨珊的贵族阶层,往下就是想都别想了。
在提供给罗马和波斯萨珊的时候,不会是直接地拿出豆芽、橘子之类的完整实物,其实是经过磨粉加工。还会在味觉方面做手脚,总之就是不让他们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
死人最多的是抓来的黑人奴隶,那是一群本来就严重营养不良的群体,有生以来第一次出海就是远航,他们在船上待的位置也是太差了一些。
罗马人也死了不少,惊得那帮贵族心惊胆颤,后面却是疑惑自己怎么没那些毛病。
“食物。”尤利安极度笃定地说“一定是食物上面的区别!”
世界上有聪明人也有蠢货,聪明人就在于能够从不明显的细节观察出不寻常,蠢货则是线索都明明白白地摆在面前依然不知道。
“我们能够随意喝酒,那些人并不能。”尤利安只是察觉一些明显的端倪,难以猜测到全部“赛里斯人准备的酒有许多种类,赛里斯传统的五谷酿造,还有水果酿造。另外,我们能够吃到陆地上的肉类!肉类很新鲜,赛里斯人有着我们需要理解的储藏手段。”
大体上是猜对了,就是关于人体需要多种维生素的补充才能保持健康,却是没有猜到核心。
远航也的确是会储备大量的酒而不是清水,并不是说就不需要储藏清水,是因为清水哪怕再妥善的保存也会出现状况,水酒则是不会在储藏时发生问题。远航时,喝酒的时候远要多余喝清水,以至于经常远航的人通常会成为酒鬼。
“在食谱之上……”海伦娜有些失落又感到兴奋“赛里斯人的食谱比我们丰富多了。”
上了船之后,尽管条件与在陆地时无法相比,可是罗马贵族真的感到了极度的惊喜,他们品尝了来自汉人烹饪的食物,种类之多超乎想象,口味之丰富也感到瞠目结舌。
他们却是不知道一点,要是没有刘彦“发明”出炒菜的方式,解锁了多种佐料的利用,引进了香料在食材上的应用,其实汉人之前对食物的处理也就是烧烤或是清水煮,新奇一些的就是生吃(脍),与大多数民族的烹饪手法基本是没有太大的区别。
同样是用烧烤的手法来处理,加上了香料之后就是两种不同的食物,同时有没有加上辣椒又会成为不同的分界线。对于很多人来说,吃烧烤加不加辣,是咸甜豆腐脑之争之外,一场谁是异端的战争。
最让罗马人和波斯人喜爱的是炒菜和各种炖,有了香料的加持之后,就是青草也能烹饪出十足的香味,辣椒炒瘦肉这一道菜尽管简单,可是它属于久经考验,一直是存在于餐桌之上。
关于香料,罗马人和波斯人已经有足够的了解,他们之前能够从阿三那边购买到香料,只是种类上远远少于汉人所提供的品种。
汉国使节团到波斯萨珊和罗马都有拿香料作为礼物送出去一些,更多的香料则是拿出来卖。
目前并不是只有汉人掌握了香料,世界上的三大香料原产地是南洋、印度和南美。
罗马人和波斯人连南洋在哪都不知道,绝无可能得到来自南洋的香料。
世界岛的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没有任何人踏足南美大陆,那还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处1女地。
大多数国家能够获得香料是来自印度,像是笈多王朝会富得流油,就是他们向许许多多的国家提供香料商品,其中茴香类和孜然类加起来就多达二十多种,又有其它相对较少的种类。
香料首次出现在诸夏是在西汉时期,张骞出使西域回国之后,不但拿出了收集而来的各种蔬菜种子,其中就包括几种香料。那些香料并不是西域本地的特产,实际上西域人之所以会有香料就是得自巴克特里亚—希腊王国(第一代大夏),而巴克特里亚—希腊的香料是来自于阿三的贸易。
笈多王朝将香料的价格定得奇高无比,是作为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在卖,一斤香料起码是卖出十斤黄金的价格。
印度大陆是有本土的香料品种,例如调制咖喱必不可缺的姜黄,绝大多数的香料则是移植自南洋各群岛。
罗马人和波斯人能从笈多王朝那里购买到香料,以能够出使的身份地位来讲,不是说尤利安等人之前没有吃过香料,关键的问题是在于汉人在烹饪上的手法对香料运用得当,能调制出更可口的食物。
诸夏“大吃货帝国”真正建立的时间是在两宋,炒菜这个手法也是出于两宋。这里面有相当多的原因,除了两宋的社会分为趋于喜欢醉生梦死之外,还是冶炼技术和制作工艺的发展,铁锅开始大范围的应用,尤其是首次出现了平底锅。
有尤利安来解开谜底,罗马人自以为掌握了远洋航行的秘密,要不是人还在汉人的船上,真的是想尽情欢呼再高歌上那么无数曲。他们极力地忍耐和掩饰,开始会用充满优越感的眼神看同船的波斯人,搞得波斯人既是迷惑也是暗自愤怒。
“现在我们缺的是窥探到远洋船只的制造方法。”弗拉维斯已经不止一次想要搞清楚汉人的船只构造,他不是没到处闲逛,可一直都瞧不出什么端倪“唯一一次下到底仓,赛里斯人隔离木板太过严密,看不出什么。”
弗拉维斯所在的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上上下下的成员还没有对君士坦丁家族生出“吾可取而代之”的想法,满心思都是发财、发财、发财……
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的造船产业占据罗马(包括势力范围)内的十之三四船只贩售(租赁)份额,导致的是有了滔天的财富。
不过,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的底蕴还是差了一些,大部分的钱是用在打通关系和拉拢盟友上面,不敢太过树大招风的前提下,明明罗马贵族只要有钱就能尽情武装私军或是收买正规的罗马军团,他们也仅是建立了两个私人的军团,明里收买了两名军团长,私下收买多少军团长就属于族长之外都不清楚的秘密了。
“我已经一再试探,赛里斯人并没有拒绝贩售船只。”弗拉维斯说着却是苦笑“只是太贵了,也不少量贩卖。”
买了过来拆分,就算是现在没有“逆推法”的相关论调,可是将一个东西拆了去试图搞清楚构造,类似的做法是自古有之。
山寨什么的是一种美德,尤其是没有相关监督机构和律法的时候,就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去山寨。
汉国愿意卖给罗马人远航船只,是非常清楚现如今的技术造物不可能做到绝对的技术封锁,也绝不会天真的认为造出一件物品就达到究极科技。
再则,任何造物其实都需要获得利润,用那些利润去进行更深层的研究,耗费庞大资金却是没有收获,或是收获没有达到预期,但凡是懂经营学的人都知道迟早是要把自己耗死。
“最便宜的类型也至少需要八千金币,每次进购的船只,同一类型不能少于二十艘。”弗拉维斯一边讲述一边忍不住抽搐着脸颊“上一次出使赛里斯的船队,最贵的也只是三千金币。”
“但那些船只从埃及出发,中途不断停靠维修,最远也只撑到抵达赛里斯的平蛮校尉部。”海伦娜在说平蛮校尉部的时候是读汉语发音,哪怕是几个月来很努力学汉语了,读起来依然拗口且有着很重的口音“我们从君士坦丁堡乘坐赛里斯的船只已经快要抵达信度,亲眼看到了赛里斯人的船只可靠性,不是吗?”
虽然不愿意承认,其余的罗马人却是无可反驳。他们觉得郁闷的是,海伦娜随着离汉国越来越近,思想角度与上面也跟着不断地转换,都还没有嫁出去就向着夫家了。
一次最低价格的购置都需要十六万枚金币,等于是一个中等罗马贵族的资产,还没有售后服务什么的,更不存在汉人派出人来手把手教会怎么使。
“无论怎么样……”尤利安闷闷地说“都是需要买的。”
事实上在开口之前,罗马人已经有充足的心理准备被拒绝,汉人的开价是高了一些,愿意卖可以远洋的船只总比不愿意卖好。再转念一想,只要有船只就能跑远洋贸易,辛勤一些从汉人那里进货进行倒卖,再怎么都能回本,甚至是做倒卖生意赚个盆满钵满。
瞧瞧罗马人的想法,那就是为什么刘彦最终还是决定卖出可以远洋航行的船只。
注定迟早会被破解和模仿的造船技术,先在卖船上面赚上一波,甚至不会只是赚一波,卖船的资金投入研究,制造出更先进更好用的船只继续赚,是一个长久的买卖。
汉人现在的制作工艺和创新能力领先世界上的所有民族,不管是罗马人还是什么人,他们的商品想要有竞争力,优先选择就是从汉人那里进货。他们的进货越多,就越是在给汉人创造财富。
弗拉维斯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就是已经拉拢到足够多的合伙人,资金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他甚至会想,要是汉人的定价再高一些就好了,让一些资金不足的家伙在这一场大航海时代首先就被淘汰。
“赛里斯人是不是一开始就做好了打算?”尤利安一脸的深思“信度人是没有船只直接前往君士坦丁堡,信度人的船只在质量上也比不过赛里斯人,可信度人造的船能够进行远航……”
很是细思极恐的一件事,他们所知道的国家和民族,不算半吊子的波斯人,能够造出远洋船只的就是笈多王朝和汉国,然后在笈多王朝没招惹汉国的前提下,汉人随随便便找了个理由就怼上去了,甚至是摆明了非怼死不可的凶狠劲出来。
弗拉维斯怔怔地说“为了进行技术垄断吗?”
尤利安无言地颔首,觉得一定就是这样!
好像是有谁说过一个论调,任何国家都无法做到完全地控制海洋,无论是掌握着多少的海上力量,甚至是在技术上达到何等程度的技术领先,一旦想要完整的控制海洋,就将面临举世皆敌的局面。
既然想要完整地控制海洋,首先持有的海上力量就要是所有国家的舰船吨位总合的更多,那么光是维持海上力量就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资金耗费,还得保证一再有新舰投入服役,科研方面保证一直的领先地位。
有了足够庞大的舰队并不代表能够完整地控制海洋,毕竟并不止一个国家拥有海岸线,就算是造不出什么犀利的战舰,可至少是能造出能跑远洋的船只,便是能遇到一艘逮一艘,维持巡逻的耗费却会是一笔天文数字。
以走私为目的的出海还只是逮,必然存在一再发起挑战的国家,甚至是多个国家联合起来发起挑战,能撑过一次不代表可以永远地撑下去,战争也不会只发生在大海之上,必然是陆海结合的超级大战。
那位学者的论调是建立在发生过的历史之上,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不列颠……任何一个国家都没真正意义上做到完整控制大海,都是作为次序的建立者,霸权最短维持十八年、最长维持一百六十三年。
这些国家,他们的海上霸权地位的丢失,并不是输了一场或者几场的海战,有制海权引发了陆战和海战结合的战争,就算是一再获得胜利也是自己没撑下去。
尤利安没有历史可以借鉴,进入到汉人命名的阿三洋之后,也没有功夫去多想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