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70章:豪情万丈

“对面的汉军大约有十万左右。”沙米尔马里殴萨克尔汗是北部贵族,也是当前营地内拥有足够话语权的刹帝利“汉人没有如同我们预料的那样,驱赶数量庞大的奴隶军到战场。”
萨克尔汗家族传闻在贵霜帝国时期就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同时还是一个以军功立足的家族。
贵霜帝国时常会发生南北的矛盾,每当矛盾无法用语言的争论来分出胜负的时候,只能是出动军队互肛,通常是北部的贵族能教导南部的贵族做人,但是南部的贵族从来没有心服过。
一切只因为南部的贵族是以海军称雄,北部的军队是能在陆地上教南部的军队做人,但要是战场换在大海就是南部的海军教北部的旱鸭子做人。
进入到笈多王朝时期,这个国家依然有着很深的南北矛盾,只是矛盾不再有着民族的这根刺。
贵霜帝国时期,北部贵族以月氏人为主,南部则是被征服了的信度人为主,北部和南部又有众多的少数民族。
笈多王朝同样是个多民族国家,但是各个民族不再以集聚地划分,是散落着混合安居,也不再划分明确的民族,是按照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贱民来进行区别的对待。
一个国家自然是不会缺了大大小小的矛盾,民族对立是最严重的矛盾,通常以民族形式的冲突也最为容易挑动敏感神经,一旦有谁带头就是一场民族与民族间的大规模冲突。
笈多王朝的三代君主一直在淡化民族观念,极力去扶持宗1教的崛起,对于信度这一片大陆来说可以说从手段上显得非常高明。
当前笈多王朝的南北矛盾主要是在贫富差距上面。
因为南部靠海,笈多王朝十分鼓励出海贸易,南部理所当然在经济方面就会显得富足。
笈多王朝北部的环境其实不差,恒河和印度河这两条长河的存在让绝大多数地区的农耕不缺水源,粮食出产方面可以说不但能够供应整个国家的消耗,甚至能大份额地对外出口。
一户人家北朝黄土面朝天的劳作比不上商人一次生意成交产生的利润,无论是哪个国家或是民族,同样的道理发生在笈多王朝,再有南部贵族不断地炫富,北部自然是觉得心里不平衡了。
沙摩陀罗笈多对国家的控制力不得说是很强,至少是一点都不输贵霜帝国时期中央对地方的控制,胜于室利笈多他祖父和旃陀罗笈多他父亲,王朝开创者时期,但他依然无法在认为需要的时候,让处于北部的那些贵族团结起来不计代价地去救援南部。
沙米尔在说奴隶军,军帐之内的南部贵族脸色就变得相当不好看。
营地之内,南部贵族的数量远远少于来自其它地方的贵族,那是笈多王朝的南部可以说是全面沦陷,绝大多数的南部贵族在带不走财产的前提下选择汉人当自己的爹地,只有少部分有心气的贵族带着能带的财产选择逃亡。
太多太多的南部贵族选择当汉人爹地的乖儿子,他们的一些所作所为不断传到未沦陷区,生活状况自然也是流传了过去,不是南部的人自然是一阵的鄙视和嘲笑,从南部逃出来的那些人则是心情无比复杂。
“汉人没有赶尽杀绝,也没有没收财产。”赞普特华伦坐在一群南部贵族中间,压低了声音“听说汉人还很舍得花钱”
赞普特华伦两次被汉军俘虏,两次都花钱赎回自由。正是有了亲眼见识汉军强大战力的亲身经历,他最后一次回去后就断定笈多王朝根本打不过汉国,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情绪,处理了家族在南部的财产,家族开始往北部进行迁移。
另一边的沙米尔还在继续侃侃而谈,大意就是汉人一再取得战场上的胜利,可是汉人打的是南部人,北部人还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去与汉人交战。
换做以往,要是有北部人在这种场合不断贬低南部人,少不了是会有南部人跳出来呛声,谩骂会往比财富的方向发展,然后北部人被喷得一脸唾沫无言以为。
现在的北部人倒是可以尽情地喷了,能不能光复南部被汉军占领的地盘仰仗北部的军队,绝没有南部人站出来进行反驳,以往被压得胸中一口气不顺的北部人就借这个机会出了胸中的闷气。
“所以吧,汉人也知道南部人的无能,连让他们上战场消耗我们的箭矢和力气都不愿意。”沙米尔喷得很开心,很喜欢那些南部人明明不愿意听,又不敢反驳,只能生闷气的模样“我们已经集结了三十万的大军,各地还有援军正在源源不断地开拔而来。还有我们的属国,他们清楚不能让汉人在这一片土地站稳脚跟,正在调动军队和物资过来资源”
笈多王朝有着众多的属国,对那些属国的控制力也很强。目前那些属国的国王正在华氏城笈多王朝首都,会与沙摩陀罗笈多在后续一块前来主战场。
“这一次,我们会集中一百万的士兵”沙米尔越说越亢奋“汉人不及时退到沿海坐船灰溜溜地滚回去,注定会被我们消灭在陆地上。我们消灭了前来入侵的汉人,会将战火燃烧到汉人的土地上去”
亢奋的沙米尔一阵豪情万丈的演讲引起了更多的人亢奋,军帐之内就不断有人发出叫嚣声,基本是会让汉人见识他们的厉害,要将战火燃烧到汉国本土,巴拉巴拉一大堆。
要是他们真能消灭远征的汉军收复失地,有那么个几年重新打造船只,笈多王朝还真的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能力从海上将战火带到汉国本土的国家。
军帐内的南部贵族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一个又一个看着就是那么的焉焉的。
曾几何时南部人视北部人就是一帮穷土冒,无数次发生矛盾的时候南部贵族总能穿戴浑身金光闪闪,用鄙视或蔑视的目光就是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反正不管北部贵族再怎么蹦跶,通常是一句“我比你有钱”就能让北部贵族闭嘴。
现在不行咯,逃出来的南部贵族就算再能带也无法带出所有财产,战争时期也不是比谁有钱那么单纯的事,比的是谁能召集多少武士和拉上多少贱民。
赞普特华伦脸上与所有南部贵族一样,是屈辱中还有不甘心,可是眼神略略有些不对劲,根本不存在什么刻骨宁心,相反能看出有着莫名的嘲讽。
“我们在汉人的军营里面看到了罗马人和波斯人的旗帜。”沙米尔说的这个情况是昨天才发现,痛骂道“罗马人抛弃了与我们长达数十年的友情,他们是一帮没有任何信义和道德的背信者”
沙米尔骂罗马人是有十足理由的。
笈多王朝与罗马的海上贸易非常频繁,甚至一度商谈过互相结盟的可能性,虽然最终没有成为全面的盟友,可是笈多王朝一直在以廉价的价格罗马武器和甲胄。
源于波斯萨珊近些年展现出来的扩张与王,笈多王朝和罗马在针对波斯萨珊方面也达成了共识,有几次笈多王朝的海军还帮助罗马人牵制波斯萨珊的水上力量。
“在我们最需要友谊的时候,罗马人选择捅了我们狠狠的一刀”沙米尔说到这个又看向了蔫不拉唧的南部贵族们“你们就是一帮蠢货,一直都是。”
这个锅南部贵族必需背,笈多王朝与罗马的外交一直是由他们来进行主导,与罗马的交好才是使波斯萨珊敌视笈多王朝的主因。
往更大和更深层的方向进行思考,汉人探索海洋并清扫笈多王朝在南洋的势力,汉人开始过马六甲进入厄立特里亚海其中也是有波斯人的功劳,是不是说汉国会与笈多王朝爆发战争也有波斯人的影子
在沙米尔的一阵狂喷下,南部贵族选择的是底下脑袋一言不发。
“那些给汉人当狗的贵族,战后必须得到清算”沙米尔是坚信这一次战争会以他们取得最终胜利而告终“你们也需要付出代价”
“尊敬的萨克尔汗。”赞普特华伦稍微抬起脑袋,双臂缓缓地伸展出去“我愿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应有的代价。”
有了赞普特华伦的带头,少数几个南部贵族也是先后表态。
沙米尔看了看其余没有动静的南部贵族,目光重新落在赞普特华伦的身上“华伦家族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家族。你们与汉人的较量虽然一再失败,却没有丢掉那颗抗争的心。”
赞普特华伦适当地露出苦涩的表情,低下头之后咬了咬牙,沙米尔的那些话虽然是在称赞,可是听着太令人不舒服了。
“汉人有一句话说得很正确。”沙米尔仔细回忆了一下“知耻而后勇,就是这句话。你们光有收复的决心不够,应该拿出真实的行动。”
赞普特华伦重新抬头,同样是一脸苦涩的表情“华伦家族会拿出两万克谢尔。”
克谢尔是阿三的一种钱币名称,克谢尔说的是重量,不是金属品种。
沙米尔看向其余南部贵族,他“巴拉巴拉”说了那么多,就是要敲诈南部贵族的仅存价值啊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