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79章:心好累

如果说是来自海上的援军,短时间之内不出意外是没有了。
要是说其他的援军,不知道从平蛮校尉部北上的汉军算不算
登陆阿三的部队就桓温这一支,准确数量是包含仆从军和奴隶军在内达到夸张的七十四万,不过超过半数以上是奴隶军,真正的汉军只有十四万,余下的则是仆从军。
入侵一地,占领土地,收编了敌军的战俘,民间也拉上了青壮,伪军什么的从来都是不缺的状态。
将占领区的青壮最大程度的集中起来是一个妙招,用这样的方法来管控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说白了就是控制兵源不稳定因素,就算是白养着,只要能够监控住,些许耗费与维稳相比起来真不算什么,甚至用他们去维持治安也是一件好事。
用伪军来维持治安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给他们找点没什么难度又能作威作福的活,过程中就算是干了什么遭人恨的事情,大部分的仇恨也是落到伪军头上所以小鬼子才会搞出那么多的伪军。
汉人应该保证的是不在战场失利,要不然那些原本很听话的伪军必然是会起一些心思。
比如觉得汉人在阿三大陆的统治要完蛋了,伪军喊嗓子“人在汉营心在阿三”,或是“一直以来都是虚与委蛇”,无耻一点还能讲“我们是在曲线救国”,利索地那么一转身就能成为民族英雄或国之栋梁啥的。
而以往伪军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战后的政权为了稳定与和谐,反正当局绝对是会有选择性地忘掉。
“后方很稳定。”袁乔一直在关注战线后方“我们是进攻态势,战局也是我们在向前不断推进,奴隶军比以往更加的听话和乖巧。”
汉人是将本地的阿三视作奴隶军,不过有一个更正式的称呼叫皇协军,名字还是远在新长安的刘彦给取的。
桓温要说不怕前面大战后面出幺蛾子绝对是假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只往主战场抽调四万郡县兵和十万仆从军,后方留下了相同数量的郡县兵和仆从军,还仅是调了两万奴隶军到主战场干杂活。
说到底他们是深入敌境,是以入侵者的身份而来,除开极为少数的自己人之外,任何本地人要么是明面的敌人,要么就是潜在的敌人。
“非常好。”桓温现在站立的地方是一台巢车高高拉起的车斗,视线方面非常的广阔“对面的阿三没有察觉我们解决掉他们的伏兵吧”
“极少发生白刃战,是发现一处就灌烟解决掉。弄出来的动静不大,就是烟柱多得很不正常。”袁乔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敌军没有太大的反应,不知道有没有发现。”
远处,漫天箭雨激射,大部分是汉军弓弩手发射出去,阿三那边偶尔才能还击一下。
战争持续下来,漫长战线的犬牙交错姿态更加严重,看军服颜色以及旌旗的区别,汉军已经有了几个很明显的突出部。
由于阿三反击的不坚决,也就不存在什么激烈的抵抗,近身肉搏战发生的次数很少,战事并没有演变成巷战模式,着实是让桓温松了口气。
桓温一直没琢磨明白阿三到底在想什么,抵抗不坚决又不后撤,好几次都快忍不住直接平推过去,觉得时间不对才强忍下来。
“今天晚上,尽可能地诱使更多的敌军进入圈套。”桓温还真没打过这样的仗,强忍着不去击溃看似很容易就会崩溃的敌军“务必使敌军指挥官认为,哪怕是他们的行动失败了,可是依然给我们造成重创或是大麻烦。”
对于这个袁乔还是能够保证做到,无非就是将动静弄得大一些,将位处前线的部队抽调合适的数量回到后方,再在敌军视野所能看到的位置做出不断搬动己方战死士卒的动作。
“彦叔,你说”桓温很少有迟疑的时候,近些日子却是一再犯嘀咕,想不透自己是不是不够大气“如果我们用最短的时间击溃这支敌军,能不能逮着他们的屁股追,直接撞上敌国国王,一鼓作气将之击败,结束这一场战争”
袁乔停下手里正在做的事情,没有马上回答桓温的话。他不是没有往这个方向思考过,击溃当前的这支敌军似乎不难,甚至控制这支敌军溃逃的方向也没有多大的难度,可是
“元子,身为将者难有必然稳妥之战策,唯有选取机会最大之战法。”袁乔没称呼桓温的官职和爵位,代表的是以友人而不是下属的身份在说话“这一次开打,主要目的是逼迫沙摩陀罗笈多加快赶来战场的速度。”
桓温默默点头。他知道袁乔那些没说出来的话,就是击溃当前敌军有可能会吓得沙摩陀罗笈多干脆不来了,那么他们想要解决掉沙摩陀罗笈多只剩下攻打华氏城一途。
当夜,大概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漫长战线上突然间有了喧哗,然后就是激烈的喊杀之声。
动静自然是汉军自己弄出来,问题是阿三们并不清楚。
阿三们还以为是伏兵杀出搅乱了汉军,有动静没多久阿三的营地也做出反应,大股大股的阿三涌出自己的控制区,一股脑地就冲向了汉军所在的方向。
“以前不觉得信度人傻,现在一看”克谢亚斯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感受“他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些地方太暗了吗也没发觉遭遇到的抵抗很不坚决”
尤利安与克谢亚斯是待在同一辆巢车的车斗之上。
尤利安倒是对阿三的傻乎乎有相对靠谱的解释“信度人两次主动出击攻打赛里斯人的平蛮校尉部,两次皆是全军覆没。贵族死的死,被俘的被俘。换作我们,一定不会放那些聪明的信度人回去,可能信度的聪明人都折损在那两次战争中了。”
克谢亚斯迟疑了一下下,觉得有些荒谬,可是除了尤利安的那个说法,真无法解释当前阿三的神经大条了。
“据我所知,我们那边夜间能不作战绝对不会作战。”尤利安知道这个并不是什么秘密“不是不想打夜战,是绝大多数士兵在夜间等同于瞎子。”
克谢亚斯默默点头,波斯人也是相同的情况。
或许应该说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民族的绝大部分人都有夜盲症,那是一种缺乏必要维生素的疾病。
夜里绝大多数人看不清乃至看不见东西,大规模的夜战也就不存在,就算是有夜战也是集中少数夜间视力相对好一些的士兵打骚扰战。
希腊人在一千多年前有过搞过一次两万人的夜间突袭,结果是军队刚刚离开营地,迷路的迷路到不知道自己是在哪,推挤到成为混乱的绝对混乱,甚至因为情绪万分紧张自己人互相干了起来,敌人的一根毛都没碰到,两万出战的希腊军队到隔天回营的只剩下数千人。没有多久,也就是隔天的中午,敌军大举来攻,希腊军队只有不到千人灰溜溜地乘船跑了。真实战例,荣誉一时间忘记主要将领名字了
闷着头往前冲的阿三有一些是手持火把,可是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绝对不知道身在营地的何处,没有遭遇到汉军陷入迷惘,满脑子只剩下“我在哪”和“我要干什么”。
原本还热火朝天的喊杀声渐渐停息了下去,很突然的是天空突然响起了“咻咻”的尖锐破空声,一直在思考“我在哪”和“我要干什么”的阿三士兵不需要再烦恼了。
箭雨的落下使阿三永远陷入黑暗,或是满脑子被中箭的位置充斥着“痛痛痛”和“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对于没有亲自靠近前线的阿三高层决策者来说,他们只能从远处传来的动静进行猜测,脑补的画面是,刚刚稍微停歇的喧哗声是伏兵被汉军清缴得差不多,安慰自己那些伏兵只是为了搅乱汉军,后面冲锋的才是今晚为汉军准备的主菜。
阿三高层决策者所不知道的是,冲锋上去的阿三士兵也真的成了“主菜”,只知道前方传来的喧闹声越来越激烈,就是奇怪声音那么地大,怎么看不到火光大作的场面。
喊打喊杀主要还是喧闹声,持续到东方有鱼白的时候才完全停止了下来。
有了光线之后,阿三高层决策者待在远远的地方爬上了箭楼,自然是看得不太清楚,大体上却能分辨出汉军正在打扫战场。他们从军服的颜色来判断双方战损究竟是怎么样,发现正在被抬走的战死者遗体似乎是五五开的样子
如果说看搬动战死者遗体还不是那么确定,他们后面竟然发现汉军在主动地退出占领的营区,可能是膨胀了敢派出部队前去攻击,就是去了的又只有很少士兵逃了回来。
“昨晚”萨热曼多维多斯卡其顿很努力在掩饰自己的懵圈,乐呵地问“汉军开始撤离之前攻占的营区,算不算因为我们昨天晚上的行动逼迫他们退却”
阿三是很难得才逼退汉军一次,就算是有人觉得不对劲也不会在当前说,更多人的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干了挺了不起的事,加入到傻乐呵之中,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