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85章:心态老复杂了

主战场之上,汉军以及所属仆从军、奴隶军正在成批成批地收拢战俘,阿三没有给他们造成多少麻烦,倒是战象和战马惹出了不少的幺蛾子。
一帮国际友人是徒步行走在战场,他们人数非常多,得到汉人允许之后分散开去,各自去了自己感兴趣的地方。
尤利安已经站在一个巨坑边上很久很久,呆愣呆愣地看着深度约有十三米左右的巨坑,时不时皱一下的眉头代表着正在想糟心事。
空气中有一股很怪异的味道,是血腥味混杂着一种尤利安从来没有闻过的气味,稍微分辨一下觉得有些呛,再仔细地品一品会闻出一种焦了的焦臭味。
巨坑就真的是巨坑,一个个深度至少是十三米以上,最大的范围大约是八十米方圆,全是成为一个漏斗的环形凹陷状。
在每一个巨坑的边上都会稍微隆起一个像是火山口一般的圆圈,那是爆炸之后土壤被积压着升高,爆炸中心点的土石升天之后也再次落下来。
爆炸之后,处于爆炸范围内的人不是被蒸发就是不知道被抛到哪去,反正是别想在坑里看到任何一具完整的尸体,要是认真找一找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硬邦邦的肉块或是碎骨头,更多的人体组织是与泥土混到一块去了。
巨坑边上的两百米范围之内,一眼看去就能看到躺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这些尸体基本上是有一个共同的症状,口、鼻、眼、耳都有往外面冒出血水的痕迹,身上却是看不到什么伤口,分明就是被爆炸给震死的。
“尤利安。”弗拉维斯从马背上跳下来之前呼唤了一声,见尤利安没有回应就走近过去“看出了什么吗”
尤利安转头看向弗拉维斯,目光却是显得有些呆滞,思维也是略略迟钝,下意识问“什么”
弗拉维斯很能理解尤利安现在的状态。他刚才也去了另外一个深坑,同样是站在边上发了很久的呆,说不上来有什么感悟,只知道能够制造出这样威力武器的汉人太可怕了。
害怕之后,弗拉维斯下意识就思考了一下罗马的未来,更多的是思考瓦伦提尼安努斯家族的未来。
之前认知的世界随着汉人的出现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不及时摆正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好运一些就是面临着被时代所淘汰的下场,倒霉的话就直接是真正地被淘汰。
前者的淘汰讲的是跟不上时代面临衰弱,可至少家族还能继续存在下去。
后者的淘汰必须搞清楚汉人的思维方式和社会价值观,要不然什么时候得罪汉人都不知道,不用汉人亲自动手去灭某个家族,只要汉人愿意漏出一些好处,有的是家族愿意代劳。
“阿三彻底崩溃了。”尤利安甩了几下脑袋像是要将杂念甩掉,整理一下思维接着往下说“五十五万人没有像样的抵抗,汉军俘虏他们比俘虏猪还容易。”
人想抓住猪其实并不那么简单,可是对心理完全崩溃的败兵俘虏起来就容易多了,那是败兵会很配合地被绑起来进行驱赶,依照本能行事的猪却是只能追着逮。
所以就能经常在某一场战争听到一句台词就是xx头猪,让xx军去抓,都比你们这些比猪都不如的玩意耗时多。
一队汉军步兵压着俘虏从两人身边走过,细微地观察汉军士兵军服上面的番号,是属于南边郡县的郡县兵也就是来自南方的徭役兵。
“十个人押送至少一千的战俘”尤利安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看斗志昂扬的汉军士兵,再看看那些满脸惊恐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战俘。”
他们现在已经不再称呼汉国为赛里斯,也不会再称汉人为赛里斯人,只用了很官方的名称,称汉帝国和汉人,军队自然就是称呼汉军。
之前罗马人用赛里斯这个称呼,是他们对遥远东方的国家种族印象最深的就是丝绸,同时也认为能代表国家种族的也仅是丝绸,说白了就是没打从心里尊重惧怕。
现在不一样了,汉人根本不需要有其它的标签或是别名,汉人就是汉人,国名称呼汉帝国甚至都还无法完全体现出自己的尊重惧怕,像是已经成为汉国藩属国的那些阿三都改了个中央之国的名字。
中央之国,说的就是世界的中心,也能解释为天朝上国,总之就是承认汉人的国度无比的高大上,为世界唯一霸主国。
“汉军留在战场收拢战俘的士兵不会超过一万。我看了一圈留下的大多是汉帝国的仆从军,数量在三万至五万人之间。”弗拉维斯视线看向了遥远的东北方“他们的大军已经开拔,很明显是向新一个目标华氏城而去了。”
“汉帝国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尤利安指着那些被十个汉军押送却无比配合的千多个阿三战俘“现在就算是战俘重新获得武器,他们也不敢再对汉人动手。”
“是啊”弗拉维斯点头说道“他们已经从灵魂深处感受到真正的恐怖,不止是现在,可能一辈子都不敢再与汉人为敌了。”
视线更远的远方,目光所能及的视野范围之内,成群的阿三就是在少数的汉人或是倭人仆从军的看押下,被分别送往不同地点的战俘营关押。
战俘营还是现成的,根本就是阿三之前立起来的营地,差别就是汉人阵营这边的奴隶军正在修起隔离用的篱笆墙。
“我们实在太幸运了”
“是啊,早早就选对了主人。”
“你看看他们,好像是灵魂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眼神里面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我们主人的主人的主人最终的主人就是天子,是在世的神明,任何与之敌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干完活之后,我们再一起礼拜天子吧”
“必须的”
一样是阿三,身穿汉家款式粗麻衣和短裤衩的阿三一个个满脸的庆幸和幸福,穿着笈多王朝军服的阿三则是满满的负能量。
一场轰轰烈烈又十足壮观的爆炸之后,归属汉国这一阵营的阿三来了个信仰大变更,现在问他们谁是婆神、谁是佛,他们会茫然地摇头表示不知道,问信仰的是谁就骄傲地说是天子。
为汉人干活的阿三,他们不但有着庆幸和幸福的想法,甚至会产生一种“我的主人很厉害,所以我也很厉害”的思维方式。
比较简单的体现就是,有些奴隶军得到临时看押俘虏的指令,十来个奴隶军就敢凶恶地盯着数百上千个战俘,一旦战俘有点什么不对劲也敢冲上去就是一顿揍。那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主人牛逼,自己也就很牛逼。
阿三有这样的转变就对了,从古自今包括从今以后他们就是一个“主人牛逼我也牛逼”的种族,一旦寻找到觉得很牛逼的主人,他们甚至会比主人表现得更为牛逼,怼天、怼地、对空气这是基本操作
英国人在征服阿三之后,对阿三的评价很是直接,认为阿三就是一个不能缺少主人的种族。阿三为自己而战的时候是各种逗逼事都能干得出来,同时也十足的缺乏对勇气的持久,但要是有个牛逼的主人可以为阿三撑腰,阿三将会瞬间变成浑身充满了力量的圣狗斗腿士子。
“蒯,那些家伙在乐呵什么”
“别问我,没见忙着呢。”
“怎么一天的时间不到,觉得他们,怎么说”
“变得很奋发向上”
“对,就是这个说法”
蒯的全名叫楚蒯,身为汉军一小卒,还是服徭役刚刚登陆阿三大陆不到两个月的小卒。
与之楚蒯说话的叫余盛,同样是服徭役的郡县兵,只不过因为能打被安排了一个伍长的职位。
楚蒯识字,临时被安排了一个记录收押战俘数量的活,相反是身为伍长的余盛不识字。
在这么一个年头,识不识字很重要,别看余盛现在是伍长,可是识字的楚蒯未来的前途绝对比余盛光明得多。
“那些要求与之身份地位相匹配待遇的战俘怎么处理”楚蒯说着看向了左侧,那里站着数十个穿着光鲜的战俘“上面没交代这个啊”
大约是三十来个一看就是刹帝利的阿三,他们的精神状态要比普通的阿三好上一些。
所谓的好上一些其实也没好多少,指的是他们至少会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比如能不能抱上汉人的大腿亲切地喊声爸爸。
说起这个余盛就郁闷,他觉得自己的军侯的手气也太臭了,得是多么的倒霉才会抽到留守的签。
“别奢望盛能去问。”余盛无比惆怅地看着怎么收押都还有更多的战俘“屯长就更不会去问,现在谁都没敢触军侯的霉头。”
楚蒯同样露出了惆怅的表情“真羡慕那些能够出征的袍泽,跑一圈回来,能分的战利品比我们多,要是遇到抵抗的阿三说不准还能砍几颗脑袋,爵位可不就有了,表现勇猛了都有机会被吸纳进入常备军。”
余盛下意识就捂向了心脏的位置,他感觉自己的心好疼,忍不住还会一酸一酸,心情老复杂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