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896章:都是闲的

走廊幽深却不昏暗,宽三米,长不知多少,沿线并不是笔直,存在弯道和拐角。它的顶上装的不是瓦片,是一块块玻璃搭起来的遮顶,玻璃并不是纯透明色,阳光照射之下呈现的是五颜六色的斑斓。
没错了,刘彦的提醒之下,工匠们劳心劳力地实验,汉人将玻璃给研究出来了,就是出现纯透明玻璃的机率很少,一般是因为气泡的关系会出现杂色。
研究出了玻璃,自然也就少不了镜子这么一件神器。
不过因为技术不成熟的关系,仅是制作出了一些相对大一些的镜子,倒是对制造小镜子已经没有什么技术难度。
镜子出现在市场被贩售之后,它立即成为疯狂被追逐的商品。
小伙子买来送给喜欢的姑娘,哪怕是之前遭受再多的白眼,递出镜子作为礼物也会立即得到一个甜甜的笑容。
丈夫买来送给妻子,好些天享受极尽的温柔,悲剧的是老腰受了罪,人也差点虚到走路发飘。
大部分的镜子价格并不太夸张,但是也真便宜不到哪去。
看镜子大小以及框架款式,镜面越大的镜子肯定越贵,镶框越是华丽价钱自然也是往上涨。
总的来讲,刘彦没打算用镜子在国内疯狂敛财,但也没打算过度普及化,还想着用这一件商品好好在国外狠狠捞上无数笔。
镜子都弄出来了,又怎么可能少了其它的玻璃制品,虽然是纯透明的依然很少,不过那种看着五颜六色的玻璃制品反而更显出逼格,会是很好的敛财商品。
目前阶段,刘彦并没有让玻璃制品投入市面,是拿来作为赏赐之物。
还是那个道理,刘彦还想着靠玻璃制品在国外狠狠地捞上无数笔,他确信这种商品必然风靡所有已知种族。
“臣已经准备妥当。”张石完全就是笑眯眯的表情,紧跟在落后刘彦两个身位的后方,走廊之内不需要刻意加大说话的声音“拍卖会是准备在长安最大的拍卖行。”
官方去搞商业这样是多么的掉逼格的事情啊怎么都要套上马甲,使唤那些“白手套”才是正确的操作方式。
张石现在不是中尉了,他被调任到少府,成了少府令。
简单的说,这一位没有什么过人才能的元老级功臣,明显连中尉都不是当得太稳当,主动请求致仕,刘彦就给新安排了少府令的新任命。
少府令就是天子的私人大管家,算是家臣而不是国臣。
关键是少府令虽然不是国臣却是天子近臣,天子将资源倾斜到少府而不是挂在国家机构的部门,那么少府的小金库就会比国库还富有,甚至是单单一个少府的直属员工,都要比中枢所有部分的臣工和所属,加起来多得多。
自西汉之后,少府的权力是被一减再减,到后面的大多数时间基本是成了摆设,完全没了刘彻时期的威风不说,更不用与秦帝国时期的少府相比了。
简单的例子,秦二世时期,整个秦帝国无兵,少府令章邯受命组织军队。
章邯只是拿出少府的名册,人有了,兵器、甲胄、粮草也一应俱全,数十万大军极短的时间之内被组织起来。
秦帝国时期的少府,不但是为皇帝管理私人家产,还包括国家的山地、江、河的管理权,甚至有着大量的作坊,刑徒、赘婿、奴婢子包括商人都是归于少府管理。这就是章邯明明就只是个少府令,却能用自己手中权利和资源瞬间武装出一支军队的原因。
光复完汉家旧土之后,刘彦很理智地将自己的私人财产与国家财产分割开来,少府这么一个部门自然也就重新建立起来,要不刘彦创建的汉国之前其实是不存在少府的。
不过嘛,刘彦却也是犯了人都会犯的毛病,可没搞出自己要动用国库一个铜板都动不得的枷锁,是有规划出相关的规矩,但是为了约束后代之君,自己这一代那规矩也仅是规矩罢了。
当前,任何与玻璃有关的产业是划拨在少府管理之下,刘彦怎么可能放过所有懂的制造玻璃那些穿越者干出来的梗,肯定是要在歪果仁身上狠狠地赚上一笔,恰好是那些歪果仁自己送上门来,听说带的财富还足够多
那些歪果仁带着庞大的财富是要来汉国采购自己认为有用的商品,刘彦琢磨着歪果仁的钱就应该花在买玻璃制品上面,像是书啊、布匹啊、兵器啊、等等的东西完全可以下一趟再买嘛
“一定要让他们尽兴。”刘彦也就仅是剩下这些乐趣了,国家未来的发展已经规划,按照群策群力构思出来的方案按部就班地发展才是王道,自己的任性最好不要用在国事方面“场面一定要火热,价钱一定要天价,咱们允许他们钱不够可以用不在大汉的财产来进行抵押。”
张石懂的,就是才不管那些歪果仁钱有没有带够,歪果仁完全可以抵押赊账,俺们是绝对不会担忧帐收不回来的。
走过了深幽的走廊,尽头那边有纪昌等大臣站立恭候。
出了走廊,一眼看到的是远方的建章宫,它被建立在人工加高的地势之上,就算是距离有些远依然是一种雄伟的气势扑面而来。
宫城的很多宫殿是取了先汉的名字,不过也就是名字而已,相同的名字不一定非得是有着相同的用途。
建章宫就是一个统一的称呼,绝不是单单只有一个宫殿,其实就是一片宫阙群,远处看去能够看到从空中互相将宫殿连接起来的飞阁辇道高架桥。
“王上”
众人行礼,等待刘彦从身侧走过去才恢复正常姿态跟随而上。
他们行走的地方是一处广场,由于是水泥再铺上石砖使地面看去无比的整齐。
广场并不小,专门的走道两边是每个三米设有一个石灯架,这边的砖石颜色也使用红色,看起来是无比的显眼。
两侧有值岗的宫中禁卫,他们是每一个石灯架边上都站着一个,身上穿的是汉式板甲,左手持戟、右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之上,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
广场之上除了石灯架之外就没有其它什么装饰,看去是空空旷旷的一大片,使人置身其中莫名会有一种空虚感。
“王上。”徐正略略加快了脚步,来到刘彦一个身后位置“乌孙降了。”
乌孙早就不是那个乌孙,他们还保留着乌孙的名字,却是一个分裂成不知道多少股势力的虚有其名。
“降就降了。”刘彦带着明显的厌恶“命征西将军斩杀自号昆弥者,传首周边以做警示。”
“诺”徐正说的乌孙降了,就是汉军控制了乌孙全境“不识天数之辈,理当天谴之,传首以慑诸族。”
说起来很是搞笑,乌孙自号昆弥的人太多了,有那么几个还脑子不太正常,一再派人向汉国求婚,就是想要像自己祖先那样娶个汉室公主。
这件事情对于刘彦来讲就是特么的他是有女儿,可年纪最大的才九岁。
最年长的公主岁数不是关键,是乌孙人哪来的脸向刘彦求娶公主,就算是最强盛时期的乌孙对现在的汉国也就那样,更不用说四分五裂的乌孙。
刘彦有点小情绪,本来乌孙一些昆弥借着与先汉的友谊胡乱蹦跶就不能忍了,更是烦透了乌孙不自量力,给谢安去了一道命令,然后乌孙就没然后了。
西域现在也没什么列国了,如狼似虎的汉人涌进西域,谢安指挥下解决了自寻死路的龟兹和实力强大的焉耆,后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兵团的作战,带着发家致富抢娘们心思的汉人自己组队刷各种副本,他们干不过了使出“求大号带刷”的军队召唤术,将西域给打通关了。
“丞相。”刘彦是真男人,从不回头。他呼唤一声径直往下说“大汉前往西域的人,可有准确数据”
纪昌快步而上,与徐正并排落后刘彦一个身位“回陛下,记录在案者一百二十一万。臣以为没有记录在案者,不会低于十五万。”
“对那些私下去的,身处西域就不用太较真了。”刘彦本来是不该表态,可他就是闲得发慌“去了肯定是还要回来,到时候将战利品全部扣押,看他们怎么哭。”
不被记录在案,等于是抢了什么东西也不会让官方统计,说白了就是走私性质。
汉国对类似的情况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干掉那些“黑户”太残暴了一些,除非那些“黑户”不回国了,要不然被逮住了罚款是绝对不会少,关上一段时间也是必需的。
因为是不断将退役人员安排到地方,基层绝对不是两眼抓瞎的情况,每年都还能地方上自己搞一搞人口普查,掌握人口流动即时数据。虽然是不限制人口流动,可是外出也需要报备,想要查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如报备去了某地,不过是两地官府核实一下。
“天真的家伙们,以为不记录就不知道人出国了简直呵呵呵呵”刘彦到底是多无聊啊本来是笑完了,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又是一阵“哈哈哈”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