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00章:等寡人变成了朕

李广利就是西汉的那位贰师将军嘛他是刘彻当政后期冒尖的将军,就是人生充满了各种污点,结局更是最大的污点。
徐正也就是下意识拿桓温和李广利做比较,说出来就知道言辞不当,有心挽回一下,却是被截胡了。
“拿贰师将军与征南将军比不恰当。”冉闵并不喜欢桓温,是不喜欢所有南边出身的人,但他不会因为厌恶就进行诋毁“桓温是个能打的将军,也就他的功绩能与某比一比。”
瞬间,徐正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另外那些在场的武官表情就像是吃了苍蝇。
认真说起来,他们之中做到统兵灭国的也就那么几个,徐正是有统兵灭小朝廷的功绩才当上了太尉,冉闵是主导灭掉石羯赵国才升任骠骑将军,桓温从征南中郎将爬上征南将军是率军灭掉李氏成国,谢安更是到了西域灭国无数才成为征西将军。
像是李坛和吕泰,连他们都认为自己的“征”字级别的将军衔水份有些大,原因就是没有率军灭国的功劳。
李坛现在是逮着柔然可了劲地刺激,想的是怎么都要灭掉柔然才能挤掉自己征北将军的水份。
上一次的草原大火算是让柔然看清楚汉人是什么样的存在,郁久闾跋提已经绝了跟汉人混的心思,再有李坛越来越没有下限的逼迫,柔然部落联盟距离和汉军正面开战已经进入倒计时。
吕泰则是红着眼睛死盯拓跋残部和慕容残部,要是让他知道冉闵想要去摘桃子,疯掉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短时间不会再动用十万以上的军队进行战争,不代表你们会很闲。”刘彦从来不去参与臣下的斗嘴,今天这场合也不是让他们斗嘴的“等寡人变成了朕之后,你们会更加忙碌。”
所有人都是站起来,恭恭敬敬行礼,口呼“唯天子能作威作福”
不知道什么时候“作威作福”成了贬义词,但目前阶段绝对不是纯意义上的贬义词,用在天子身上就是理所当然,要是天子不能作威作福,或是有太多的人能作威作福,国家也就乱套了。
刘彦称帝之后,就会对三公九卿制度进行大动刀,国家将会转到三省六部的制度上去。
进入到三省六部时代也是顺应潮流,越来越复杂的国家政务已经让三公九卿这个制度有些不堪重负,再则是刘彦也有意要进行一波分权。
开始转换为三省六部这一个制度之后,九品制也会同一时间“上线”,他们的确是不会闲下来,甚至会更忙。
除了中枢的大手术之外,关于军事也会进行必要的划分,现役部队不会有什么大变动,但是预备役就会设立专门的军区。
搞军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真有必要的时刻,任何一丝丝的战争潜力都应该被挖掘出来
中原王朝很多次基本是原有的军队打光了,明明还有那么多优良兵源却连新的军队却还没有组建起来。
这个跟皇权不下乡有着直接关系,任何一个王朝末期,地方上的豪强和乡绅就越和中央离心离德。
他们会很乐意武装私军自保,却一点都不愿意将小伙子集中起来送到战场去进行国战。
那就很简单了,国家还有数百万可征召兵源,关键是中枢下达了命令,但是到了县这一级别之后,再火急的命令不被执行,中枢再怎么着急都是白搭。
光还有优良的兵源,问题是特么调不动,有什么屁用啊
一些时候就反过来了,明明地方的豪强和乡绅很希望出人出力,可特么该办事的官府却是只会干点欺压百姓和剥削财富的事,对一件正事都不干。
像是五胡能够猖狂,一来是司马一家子包括那些达官贵人觉得着实顶不住先逃了,长江以北明明还有足够的兵源和财富、资源,可他们很利索地逃了。
被司马一家子和那些逃亡者丢下的那些人,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带头,几个家族或几个乡子结寨自保,胡人竟然奈何他们不得。很多结寨包括建立坞堡自保的人,他们后代甚至都支撑到了杨坚代周。
就是到现在,汉境之内还是有“与世隔绝”的寨子和坞堡,他们谢绝官员的管理,想要的是过自己的小日子。
对于这种现象,位处北方官府会以最大的耐心来进行处理,南方有这种现象则是基本挥军扫平。
不是官府喜欢搞区别对待,是北方和南方的性质不同。
北方人那么干是胡人肆虐的后遗症,他们或许不相信现在这个汉国能持久,也许是认为接受官府管理之后会遭遇各种狗屁倒炉的混账事,也就是经历抛弃之后产生对官府的不信任感。
官府在对待北方依然搞“自治”的群体,会查清楚是什么原因,要是名声足够坏,自然也是直接铲平,但要是其它原因更倾向于和平解决。
南方并没有遭遇五胡肆虐,被划拨为蛮子的那批人威胁并不大,他们结寨自保和建立坞堡是小朝廷时期的产物。
说白了南方人能那么搞的不是世家就是豪强,祖上必然是丢下北方同袍搞“衣冠南渡”的那些人,愿意接受新汉的怀抱都要遭受惩罚比如难以做官,更别说还想着脱离政权之外享福,不搞他们还搞谁
曾经就有中枢官员一再提起过,要是逮着南方的士族杀,十个全杀必定是有冤枉鬼,但十个里面至少有八九个属于该死的。
“便宜他们了。”冉闵就是认为南方士族都该死的人之一“能去中南半岛肆意掠夺,现在又多了一个阿三大陆。”
刘彦肯定是不能杀绝南方士族,甚至为了全国大团结还得违心给予一定的好处,不过这一次阿三大陆可不会开放,他都不知道冉闵为什么会说那些话。
“既然说起了阿三大陆,众卿就谈一谈该怎么来划分封邑。”刘彦是第一次在正经的会议上谈到这个话题“只有惠及侯爵,还是达到一定的爵位都能享有封邑”
众人很明显被刘彦突然讲到这个话题给整懵了一下,随后不由自主集中起所有的注意力,呼吸也情不自禁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