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03章:国,不可无敌!

那一句话说得挺对,没人会记得自己吃过了多少植物或是动物为对酒当歌志在千里手动点赞,荣誉也是一个会看评论的人啊啊啊。
不同层次的生物,才不会去理会不在一个层次的谁究竟是怎么样的感受。
不过相对来说,同样是智慧生物的前提下,有一种叫作人性的理智正在支撑着社会次序。
就好像人看到了动物的尸体恶心归恶心,可是并不是会出现什么兔死狗烹的情绪。
人类看到人类的尸体,第一个产生的情绪会是心悸,随后产生极度的不适应感,乃至于是心理排斥的程度与看到动物的尸体也不会是一样的。
甚至是人看到屠杀都会产生不一样的情绪,看到是同族被屠杀必然义愤填膺,看到弱小异族被强大异族屠杀会产生同情。
等待某天外星人来屠宰地球人,作为地球人的一员就不会管什么种族或是肤色了,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跟丫拼了自己也活不了啦。
世界上有一种生物生而为人,可是他们会慢慢地凌驾于众生之上。这种生物叫领导,他们从精神层面已经不将自己视为普罗大众的一员,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会与普通人不一样,还是那种和平时期和战时不同的两套角度。
在和平时期,领导看得是全面,制定什么发展方案的时候,一般是惠及大多数人而无法照顾少数人。当然了,也可能是顾着少数人而去无视大多数人。
要是在战争时期,合格的领导眼中的生命就应该是数字,只要能够达到想要的目标或是目的,牺牲多少人都会有价值,牺牲自己也是在所不惜。
刘彦也是领导,还是最大的那个领导。他对内其实一直以来是半抓瞎状态,着实是没什么想法,很多事情就是定个大的方向,该怎么将事情办好就是群策群力去构思和制定。
哈一定历经九年义务大法的人竟然不懂得治国
问题是刘彦真的不会治国,他穿越前最高的层次就是成为一名士官,没学过经济和管理学,其余该会的也压根没学过。
丝毫不开玩笑地讲,一个平民突然间成了国家的领导人,真要让他去管理国家,分分钟国家乱了套,各种想法很理想现实很骨干的政策搞得国家民不聊生,随后就该是国家变得动荡不安。
管理士兵和管理国家民政是两回事,刘彦懂得军事,就将精力主要扑在军事相关,民政方面基本上就是听汇报当个拍板人。
“众卿商议出一个方案,寡人会审阅。”刘彦刚才发了很久的呆,众人其实是安安静静的状态“需注意一点,本土之外的就封与本土之内的封地,要掌握一个度。”
并不是有资格享受分封待遇的人都会选择前往国外,哪怕是就封本土之外的自由度更高,恐怕有资格享受分封待遇的人也会大多数选择留在国内。
二十等爵的执行其实就是一个分封的过程,只是更零散一些,待遇方面也没有周王室分封时期那么高,其中一个就是没有自主权。
众人又开始在互相用眼神交流,他们非常苦恼该怎么去掌握那个度。
小朝会开到这里才算是商议了一个议题,接下来就是对外各国该有什么态度。
总得来说,刘彦给予的基调就是“内圣外王”,却是不能过份的霸道,尤其是内政还没有理顺之前不能过度刺激波斯萨珊和罗马。
“谢安已经在归国半途,等他归来可询问意见。”徐正想了想,是该与波斯萨珊保持一个缓冲“还得听听谢安本人对匈尼特的评价。”
“那些北匈奴的后裔绝不能放过”冉闵不是刻意与徐正抬杠“听波斯人和羌人的描述,匈尼特那边北匈奴的后裔可不少。”
延续了先汉的国号,就要继承该承担的责任,知道哪有北匈奴,哪怕是翻山渡海也要嗷嗷叫上去怼,不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汉人。
刘彦很想做出一个捂住额头的动作,幸好现在还没有“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一句,要不然西征的脚步就该止步于鄯善了。
其实刘彦也一直没搞懂怼楼兰是什么梗,楼兰在西汉时期是在匈奴与汉室之间反反复复,可到东汉之后已经成为汉室忠犬,难道是两晋和五胡乱华时期楼兰人不但满血复活还变得更强,导致后面招惹了李唐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未还。
官军西出过楼兰,营幕傍临月窟寒。
李唐究竟和楼兰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考虑到唐太宗李世民是第一个看皇帝起居录的皇帝,因为其黑历史也干涉了历史的记载,抹掉一些历史事件好像也不是做不出来,那么李唐为什么对怼楼兰那么执着是因为某个事件被掩盖了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刘彦近期可是一再恶补知识啊,停顿了一下,摸着下巴“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众人还是知道刘彦前面念的是曹植的白马篇,是有牵扯到匈奴,可是后面听着不但觉得怪,没搞懂刘彦现在唱民谣是几个意思。
更重要的是,仇视匈奴是政治正确,可是怼楼兰是个什么意思
“陛下”冉闵站起来,行礼并铿锵有力地说“臣愿为陛下斩尽鄯善人”
每个时代的文学都有自己的流行和规格,例如春秋战国乃至于是两汉,吟诗必然有个“兮”。
目前这个阶段的诗和隋唐的诗就是两个规格,当前七言绝句还没有成熟,一般是作为民谣,得是到隋唐才定型和成熟,
刘彦默默地看向冉闵,他总不能说自己一时脑抽了吧由思维散发思考李唐为什么要怼楼兰。他就算说李唐,就又延伸出李唐帝国是什么的话题,臣下就该琢磨着要不要杀光李姓之人了,造孽可就造大了。
场面一度陷入寂静,尴尬的氛围正在蔓延。
最后还是纪昌救场,讲起了各国使节团在来长安的半途都干了些什么,摘出一个觉得有趣的事情说一说,也算是缓解尴尬的气氛。
楼兰也就是鄯善,他们现在是汉人在西域的头号狗腿子,等同于阿三大陆婆罗门和刹帝利的角色,听从汉人的命令专门干一些脏活累活。
鄯善人都那么听话了,还将他们举族屠灭岂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异族,汉人没给他们留活路。
强行缓解尴尬讲起的话题,讨论起来没滋没味,小朝会就在一种莫名的气氛中结束。
众臣离去,刘彦走在回后宫的路上还在纳闷楼兰是怎么招惹了李唐。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楼兰在李唐建立之前就已经亡国,似乎李唐还专门研究过楼兰是怎么在一夜之间没的。
刘彦全然是陷入思考而无法自拔,忘记“古人”有自己的思维,唐人怼的不是楼兰,是一种渴望恢复汉室荣光的表达方式,希望向西继续进军,攻打到汉室都没有打到的西边世界边缘。
进入到后宫宫阙范围,刘彦还在钻牛角尖,拐入一个弯道看到前方的近卫在两侧做隔离姿态,看见的是帕尔司阿里佐亚与一名宫女跪在路旁,也仅仅是看了一眼,没想过要理会。
帕尔司阿里佐亚就是那个在平蛮校尉部表演过歌舞的琐罗亚斯德教的圣女,她后面是被送到汉国,作为波斯萨珊与汉国友谊的象征被献给了刘彦。
刘彦对于扩大后宫规模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也不会排斥,收了帕尔司阿里佐亚之后是带着猎奇的心思宠幸了几次,后面猎奇心理没了,也没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就没再召唤。
帕尔司阿里佐亚身穿的是“良使”级别的宫服,服侍身旁的也只有一名宫女。
所谓的“良使”是后宫的第十四等侍寝人,西汉时期就是食禄百石,算是最末等的侍寝人了。
“陛下。”帕尔司阿里佐亚见刘彦仅是看了自己一眼,没有任何停顿就要路过,鼓起莫大的勇气才对着刘彦的背影呼唤了一声,看到刘彦脚步停了下来人也回头看过来,做了一个磕头的动作,重复“陛下。”
“你知道楼兰吗”刘彦当然没忘记帕尔司阿里佐亚是谁,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楼兰,后面反应过来抬头望天,十足的纳闷“我怎么一直在思考楼兰”
帕尔司阿里佐亚面朝地是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哑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才开口“楼兰乃古称,现称鄯善,乃陛下的鄯善郡。”
鄯善郡还是刘彦给命名的,自然是不会不知道。
刘彦重新迈步向前,又很突然地停下转头看向帕尔司阿里佐亚,恰好帕尔司阿里佐亚听到脚步声抬了头,被看到的就是一张满是失落的脸。
“我终于知道李唐为什么执着楼兰了”刘彦解开了心头的困惑,对着帕尔司阿里佐亚招了招手“你陪寡人走走。”
刘彦是真的知道自己为什么执着李唐对破楼兰的执念,那也是汉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他们不能没有敌人,更需要一个能与之纠缠的敌人
历史一再给出教训,没有敌人的国家吃枣药丸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