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19章:躁动就对了

刘彦对于国家的民政该怎么搞其实是心里没底的。
比如说刘彦想要直接拿后世的发展路线来整,基础没那个基础,官员陷入懵圈状态,百姓更加适应不了,乱套是属于必然的。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一个的发展路线,不会存在什么完美的发展路线。
自建立势力以来,经刘彦之手的民政屈指可数,影响最大也是作用无限的自然是搞合作公社,不但支撑起了汉部时期的生产,也在汉国初建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不过合作公社的作用也仅是适合发展初期,想要走入正轨,合作公社就会成为负担,乃至于是完全的倒退。
当前合作公社自然是被取消。
毕竟合作公社模式真的不太适合于一个正常的国家,那么搞纯粹就是为了获掠得夺更多的资源为官方所用,必然会养肥无数头的官猪,成了一个变种的奴隶社会,对于社会建康发展是没有益处的。天朝众学者研究之后得出的结论
刘彦搞出来的另一个民政倒是还在执行,那便是屯田兵团。
从一开始屯田兵团的存在就是为了支应军队的后勤,也就不能只看“屯田”这两个字,他们不但要种田,还要进入各种作坊进行劳动,甚至在矿产上面也出了大力。
国家越来越正规之后,屯田兵团是被刘彦从军方系统划到了少府,对此军方曾经挣扎过,但是并没有什么鸟用。
刘彦制定下的军方制度,将军无法长期指挥一个军团,甚至中郎将、校尉、军侯也是会定期调动,杜绝了某支军团成为某个谁私兵的最便利操作空间。
最为重要的是,刘彦还搞出了入伍时必须宣誓效忠天子的流程。
不要小瞧誓言的威力,古时候的人们对于发誓是持认真的情绪,就是到近现代宣誓效忠也还有着很强的约束,德国和小日本战败之后那么多人自杀不全是心生绝望,其实也有为宣誓效忠对象尽最后忠诚的意思。
屯田兵团对于汉国来说一直是很重要的一个机构,他们的人员来源,一开始是预备役兵源,后面逐渐转变为主要以降兵为主,再配以军队轻度伤残退役者。
规划到了少府管理之下的屯田兵团,一直都是国内建设的主力,像是正在建设的几个国内产粮区,屯田兵团的相关人员就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用以产粮区建设的劳动力最多为奴隶,屯田兵团主要是以技术人员的身份参与。
屯田兵团成为少府的一个组成部分之后也是被拆分,例如负责火器的工厂和作坊,包括技术人员以及工人原先都是属于屯田兵团编制。
“寡人记得这个地方”刘彦刚才就注意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人来人往也太频繁了一些“很偏僻吧”
崔宗赔笑,话却是不敢多讲。
刘彦会突然出声,是听到了脚步声的接近,耳边也传来了一声“陛下”的呼唤。
桑妙已经假装路过这个章台好几次,没有得到刘彦的主动召唤,犹豫了好久才出声。
章台这种玩意在宫城有许多,既然是有个“台”字,代表它是修建在夯高的地基之上,建有楼房,配以阁。
刘彦刚才瞧模样是在眺望远方,实际上眼眸压根就没有焦距,只是在进行最纯粹的发呆。
深冬时节,接连下了一场雪,到处都是被铺上一层银装。
阳光充足,照射之下到处显得一片刺眼的雪白,也就说明根本不适合观看雪景。
听到呼唤声,刘彦做出恍然中回过来神的模样,看着站在五步之外保持行礼姿势的桑妙,只是看着没有对呼唤给出语言上的回应。
桑氏在石羯赵国时期就已经成长为一个大族,满门俊杰几乎全是在石虎政权中当官,也有族人去了慕容燕国和拓跋代国,可真是称得上一句多处开花。
要不桑虞拒绝石虎的召唤选择不出仕哪能继续活下去还不是依靠桑氏一族的周旋。
胡虏祸乱天下的时候,不止是桑氏给胡人效力,还留在北方的那些所谓世家,有一家算一家都是出人效劳胡人政权。
大环境之下,不管是想逃逃不掉,还是舍不得北方的基业,不给胡虏效劳就要有全族皆亡的心理准备,愿意举族被辗成齑粉的家族是不存在的。
对于家大业大的家族来讲,哪怕是家主想要坚持华夷之辨,底下有的是人规劝,着实劝不动就干掉家主换个人主事。
等待刘彦崛起之后,真正有骨气的北方世家早就被消灭了,还能存在的家族谁也别笑话谁丢了祖先的脸,只能比一比谁最无耻。
一些真正帮到胡虏忙的家族,他们在很短时间内迅速崛起。
无一例外的是,任何一个为胡虏效力的家族绝对是双手沾满了同族之血。
桑虞在合适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为刘彦办事,只不过桑虞给刘彦当官之后,桑氏早就将桑虞开除出桑氏族谱。
开除族谱什么的,对于稍有底蕴的家族早就玩得很溜了。
东汉末年时期,一个家族要是没有做出分别下注的事情,都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家族的成员。
在同族内战的时候,各家族还不需要干将某个谁开除族谱的事,内战状态下的各诸侯就是觉得再恶心也要接受那种现状。
到了华夷有别的时候,尤其是石羯赵国看着势大,喊着光复汉家旧土和恢复汉家荣光的刘彦这边却瞧着一推就倒,桑氏唯一能做的就是劝桑虞回去,桑虞不回去就只能开除族谱。
石虎的做法是,才不管桑虞被桑氏开除族谱了,逮住了就是一阵杀,流放什么的属于不存在。
桑氏有过悲惨的一段时间,伤亡了不少的族人,不过桑氏一族其实要感谢石虎找他们的家族算账,要不然等刘彦光复了冀州,就算刘彦没要求桑虞与桑氏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切割,桑虞也不敢与桑氏有什么关联。
石虎要是没处理桑氏,就轮不到等冀州归于汉国之后的桑虞重归桑氏,桑氏的族人为官也是几代之后,家族嫡女更没可能伺候刘彦枕席,哪来现在的北方系大佬的身份。
类似与桑氏这种情况的家族非常多,刘彦立国并光复汉家旧土之后依然能够混得好的却是没有几家,除开一些眼光准早早投奔刘彦的,其余家族是消失在光复之战中。
桑妙就是再有千言万语,被刘彦只是注视而不说话,心理压力大直接受不了,行礼之后就退去。
对于亲情刘彦是看重的,对于感情也是会珍惜,但是以他的地位而言一般以上两种很难获得。
接纳桑妙为后宫之一,是刘彦出于政治目的考量,并不是因为感情而结合。
不止是桑妙,连王后崔婉也是出于释放信号给北方世家和豪族的结合,其余的众多女人更是没差别,接纳一个要么是拉拢臣工,要么就是为了稳定地方,真没有一个是因为感情而走到一起。
这么说起来,刘彦还是蛮悲哀的。
刘彦待在这个章台大概是两个小时左右,可不单单是桑妙一再路过,出声呼唤刘彦的却只有桑妙一人。
这不,远处还在装作散步的几个人,她们看到桑妙的下场无不是露出了庆幸或后怕的表情。
她们是在庆幸自己不是第一个出声呼唤,要不该被刘彦怎么看待。
她们怕的是后果一点都不会简单,哪怕是刘彦以后只是对之爱理不理的代价就足够严重。
“没一个安份的。”刘彦背着手站立,将视线重新投向远处“看到王后了吗”
崔宗立即答曰“禀陛下,并未看到王后。”
别看刘彦一直都是魂游天外的模样,大体上还能观察都是谁在反复路过,问一下崔婉是有其它用意。
“王后是个守本份的。”刘彦的话可以为是在说崔婉没那么蠢,崔婉更没必要做蠢事。他的一句话却是吓得崔宗身躯哆嗦了一下,又问“也没看到德妃吧”
崔宗不敢有任何犹豫,答道“臣没看到德妃。”
德妃就是拓跋秀,她是很少有让刘彦觉得有感情的人之一,不单单是那个时候刘彦还没有多大的势力,也是两人的经历相比其她后宫之人丰富了一些。再来就是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是以刘彦的利益为利益。要不是因为种族的原因,真轮不到崔婉来当王后。
“对于国策转变,崔氏有想法吗”刘彦根本没在意崔宗会有什么答案“国策转变,又要再开分封,他们活跃起来是应该的。”
崔宗紧闭嘴巴,连呼吸都是好几秒才呼气吐气一次。
心惊胆颤的崔宗,他所知道的顺序应该是确认称帝大典日子和重启异姓分封,最后才是国策转变。
三件中的任何一件都可以说是天大的事情,结果是搅和到了一起,不热闹起来才是怪事。
事情越大,刘彦是什么样的想法就显得更加重要,没人愿意稀里糊涂,所有人都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做出错误的选择,见缝插针地想要了解更多也就成了必然。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