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27章:称帝进行时

自来到长安,异邦来客有了几天的时间游逛,后面却是鸿胪馆来了官员,教导的一些礼仪让尤利安对于学习汉帝国礼仪有了很大的兴趣。
鸿胪馆并不止到了罗马皇室所在的驿馆,是所有异邦来客那边都有鸿胪馆人员前去。
罗马皇室以及萨珊皇室去的是少丞,几个亲来的国王则是去了郎中,异邦来客的级别越低去的官员职位也就下降。
鸿胪馆的官员是去教导异邦来客汉家礼仪,要是平时也就教一教觐见天子时应该怎么应对,尤利安等异邦来客却是赶上了刘彦称帝的大典,介时他们会被安排观礼,自然是要多一些程序。
面见什么人应该行什么样的礼节,到了哪里又该是什么样的模样,甚至是走路的姿势和该迈多大的距离都有严格的要求,一整套下来被整懵逼的异邦来客不少。
“汉天子怎么没有安排海伦娜以及海琳娜”柴尔德不安地说“难道汉天子要拒绝联姻”
柴尔德是代表基1督1教来到汉帝国,目前别说是谒见天子,连一个稍微有份量的汉帝国官员都没有遇到过。
基1督1教来汉帝国的意图挺多,其中就包括传1教,但他们知道事情不能太急,得是慢慢来。
关于联姻的事情尤利安已经将国书递交了出去,鸿胪馆接受之后也给出了回复,大意就是需要上禀天子,天子有了决定回及时告知,然后就没然后了。
波斯人那边的情况与罗马人差不多,同样递交了关于联姻的国书,得到的回复不但是文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变化,倒是让罗马人放松了心态。
“柴尔德主教,你们前往长广郡的请求还没有得到正式回复吗”尤利安并不喜欢柴尔德,倒不是因为柴尔德长得肥头大耳,基1督1教的很多神职人员的职位是与自己的体重挂钩,大主教甚至都胖到需要仆人抬着步撵才能走动。他说“那里是汉帝国的宗教总汇,你们的确是很有必要去实地考察。”
汉帝国的宗教气氛并不热烈,中枢官职与宗教有关的除了宗庙以及观星署之外,其余就没有了。
长广郡是汉军将士战死之后的归宿之地,一些于国有功的非军人死后也有资格安葬在那里的烈士园。
因为是国家级别的公墓,自然是需要专门的人去进行管理,其中就包括了一些入殓仪式所需要的神职人员。
国家每一年都会举行一次大型的公祭,一般是中枢派去三公九卿级别的大臣主持,不免又会需要神职人员进行一些仪式,那里也就专门设立了一些与宗教有关的部门。
各国使节团来汉帝国,除却一开始的从京口到长安之外,没有得到允许是不能随意乱跑。
不止是汉帝国有这样的规定,其实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有相同的规定。
室内众人正在等待,他们穿上了本国的盛装,即将前往天坛进行观礼。
今天是元朔十三年的正月初一,古时候称为朔日,后面改称元旦,是每年的盛大假日,今年刘彦会在今天举行称帝大典。
第一个仪式的地点是在天坛,随后的仪式则是在宫城。
自汉孝武皇帝改元之后,每年的十二月最后一天就是除夕,每年的第一天则是春节。
除夕的时候,整个长安城就有了节日该有的热闹,晚饭之后处处篝火,午夜零点时也是炸响之声响彻整座城市。
那些行为皆是为了阻吓年兽。
根据传说,一开始春节可不是什么值得欢乐的日子,那一天会有一种凶兽出现并食人,被发现凶兽害怕火光,也就有了每年燃起篝火的习惯。
竹子是一种十分容易燃烧的植物,每一节的竹子在被燃烧的时候会发出炸声,又被发现凶兽害怕炸响声,后面燃烧篝火的材料一变再变,丢竹子进去听炸响成了另一个习俗。
年兽存不存在没人知道,过年的第一天烧堆火再来回跳一次的祛邪习俗被传承下去,烧竹子的习俗同样也得到传承,等待火药出现之后又变成了点爆竹。
各个异邦来客昨晚同样是过了个汉式的新年,很晚才睡又被早早唤醒,精神其实是有点不好。
“我刚才从窗户向外看了一下。”海伦娜同样是一身的盛装,不过罗马着实对服装的研究力度不够,继承希腊文明特色之后也就照搬,是一身丝绸长裙,就是裙子上的花纹丰富了一些,头上带着金质的橄榄枝叶冠“到处都能看到人。”
“这座城市的居民超过一百万。”弗拉维斯是身穿戎装,应该说罗马使节团的男士都是类似的打扮,他们总不能穿风一吹就会被看到隐私部位的罗马男士裙“今天是他们的传统节日,还是汉天子称帝的时间。”
其实他们大多是上楼从窗户观察过,能看到到处都有人在走动,主要街道的两旁则是站满了期盼能看到天子车辇的百姓。
其它大道还好一些,宫城直通天坛的大道才叫人山人海。
“我们的八月十五一样会这么热闹。”尤利安说的是罗马的八月节“说起来我们的八月节与汉人的春节很相似。”
罗马的节日有许多,不过圣诞节、万圣节等等一些节日目前是不存在的。他们一样会欢庆新年,只是并不被多么重视,早起是会为一些诸神展开欢庆,宗1教的气氛比较浓烈,再来就是为一些出名的伟人设定节日。
八月节是一个专门为举行舞会而定下的节日,也是罗马人较为盛大的节日之一。
那一天罗马人会准备好了参加舞会的服装,将自己打扮的光彩照人,能穿新衣服就没人会穿往年的。
同时,筹备舞会肯定是要在之前大肆购物,为客人准备上丰富的食物,一些装点房屋用的物品。
汉人在过年的时候,条件允许就必然会事先准备新衣服,一年辛苦了那么久怎么也得吃顿好的,房屋更是会装点一些喜庆的装饰。
无论从那一方面来讲,汉人的新年与罗马人的八月节是真的太像了,也才有了尤利安说与汉人春节相似的基础。
众人正聊着天,驿馆来了汉帝国的官员。
来的是鸿胪馆的少监,罗马人搞不懂汉帝国的官职高低,看到带来了不少佐官,判断少监应该是一个不低的官职。
“检查着装。”少监刘导进门后已经在观察,看到罗马人的装扮其实是愣了下神“你们身穿的就是盛装”
罗马人的穿着打扮依照诸夏的审美观来说实在是太俭朴了一些,穿戎装的罗马男性其实还好,其余竟然都是一些简单的群装,款式之简单让人怀疑罗马到底有没有开出一条叫作服装艺术的发展线。
罗马人被问的时候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的衣服款式就那么多,区分是不是盛装也就是衣服的花纹和一些首饰,真不像诸夏的盛装那么复杂。
诸夏这边的盛装有许许多多的款式,各种场合都有一套规范的服装,通常是需要好些衣服配套,再看颜色以及花纹图案来区分等级。
像是天子所穿的冕服就是冠、上衣、下裳、靴、蔽膝、绶来构成整体,侯爵的礼服与天子冕服只是在一些细节上不同,下面就是什么样的爵位就是一再递减,不但看上去非常复杂,穿戴起来也并不轻松。
刘导见没人回答也不计较,点点头说“需要大小解尽快去,不要等一下出丑了。”
鸿胪馆过来教导礼仪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观礼的时候可没有半途立场那么一回事,有屎尿憋着,就算是憋不住了也绝对不能离开半步。
罗马人对汉帝国的礼仪并不理解,要是他们处于强势地位的时候,绝对是会提出抗议,问题是他们并不处于强势地位,甚至是对汉帝国的军事实力有些惧怕,非常理智地选择了谅解。
刘导给了十分钟的时间,并决定多一秒钟也不会再给罗马人。
罗马人早就选择配合,后面他们按照自己内部的商定结构列队,跟在刘导身后出了驿馆。
没有人去问为什么是步行而不乘车,他们事先已经知道今天出了极个别的一些人,全长安城就没有一个不再礼仪程序内能乘车的人。
出了驿馆,需要走一段路程才会进入朱雀大道,他们是在刘导的引领下,左右两侧各有一队身着华丽戎装的禁卫军。
街道上并不是没有百姓走动,他们看到官员领着一众异邦来客的队伍,没人杵在道上挡路。
列队而走的罗马人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那是他们被事先训导不能随意讲话。
罗马人不能讲话可以在脑子里思考,他们来到汉帝国之后最大的印象有两个,第一个就是汉帝国的男女老幼配械率高到吓人,再来就是汉人追求次序和尊重次序。
他们到了朱雀大道的时候被周边的人山人海震惊到了,刘导示意可以暂时放松之后,无不是赞叹汉人数量之多,好奇地对汉人的穿着品头论足。
刘导是按照程序停留在这里。
他们会与其他国家的异邦来客在这边会合,最后一遍检查异邦来客的服装,检查的过程也是在确定没有异邦来客携带兵器,然后就是进行最后的训导,将等一下应该遵守什么样的事情重复一次。
波斯人比罗马人只是晚来了五分钟左右。
“他们身上的衣服就是盛装了”刘导问的是同僚周辩,对比了一下波斯人和罗马人的服饰“至少比罗马人要华丽一些。”
现在的波斯人可不是后世的波斯人,穿来穿去就是那一身袍子。
波斯人的穿着种类有许多,非戎装的波斯男人大多是身穿上袍下裤的服饰,上身的袍子宽大长及大腿,下身是松松垮垮的长裤,颜色上非常鲜艳,也有着复杂的花纹或是图案。
波斯女人的穿着很是让人眼前一亮,主体看上去是裙子,有长及膝盖和脚踝两种,上身内着马甲,外面披着纱质的风衣,头上带着一种汉人不懂的尖顶冠,由两只耳朵支着面纱遮住了鼻梁以下的脸。
纱质的风衣压根就是观赏性的衣服,似乎是有金线或引线的材料,它们绣着美丽的图案,线在阳光照射下一直在闪闪发亮。
既然是纱质的风衣,那就会透明,遮挡不住小马甲完全束紧了的上身,那美丽的胸前曲线,细细的蜂腰再加上翘起的臀部,展现出的就是属于女性的美。
稍微等待了一下下,其他几个国家的观礼队伍先后到来,检查玩服侍又听了最后的训导,庞大的队伍开始步入朱雀大道。
差不多是各国冠礼团进入朱雀大道时,远方传来了阵阵的欢呼声。
由于有被一再训导,又被警告不遵守汉家礼仪会有什么后果,列队前行的异邦来客就是再好奇也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异邦来客好奇心快爆炸的时候,站立街道两边围观的汉人也是欢呼跟着起来,突然出现的欢呼声惊得一些异邦来客差点失态。
整座城市很快就成为欢呼的海洋,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中,绝大多数人压根不知道自己在欢呼什么。
最先出现欢呼声的地点是在宫城的宫门处。原因是宫城的大门被打开,左右两侧大门走出的是侯爵以下的有爵者,中间的大门则是一众侯爵走出来,他们的出现让围观的百姓为之欢呼。
来自各国的观礼团他们刚来的时候是引起了汉人的兴趣,可是没人为之欢呼。
现如今的汉人想法挺简单,压根不觉得异邦人来了有什么好欢迎,甚至觉得异邦人出现在都城有碍观瞻。
来朝贡汉人会觉得那是如同日升日落那样的寻常,不来朝贡才是稀奇。
进入到朱雀大道之后,异国观礼团的前面就没有了汉家官员引领,刘导和周辩是走在街道的左右两侧。
在罗马人和波斯人的极力请求之下,他们是分为两个纵队并排而行,其余小国自然是在其后跟随。
他们对朱雀大道两边没有士兵组织人墙,围观的汉人却是站在黄线之外的行为又是一再心里赞叹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