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28章:御天下者

礼仪都是文明社会进入到一定规范之后,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制定了形式不同的礼节,才成为一种某种场合的行为规范。
没有人天生是知书达理,全部都是生而识习之,才会懂得在什么样的场合去遵守一些什么规则。
简单而言,汉人的行为规范都是在后天养成,他们不越线是建立在越线之后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惩罚。
种种的律法规则约束了什么事情能够做,什么样的事情做了会得到什么惩戒,成就了汉人看去遵守次序的社会环境。
百官以及爵位到了一定程度的人,他们从昨晚就是待在宫城之内,往年只是参加跨年的宫城活动,今年却是因为刘彦的称帝日子选在大年初一,就在宫城之内等待仪式的开始。
宫城并不缺乏可以休息的地方,昨晚睡觉的人却是极少。
担负仪式某些责任的官员,他们需要为了白天的的事情而忙碌,一再确认某些环节,做到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没有担任责任的人,他们大多心情极度振奋,兴奋状态再加上环境使然,宁愿与人彻夜畅聊都不愿意将时间用在睡觉上面。
凌晨三点的时候,宫城一队队的宫女提灯夜行,嗓门大的女官喊着到了什么时辰,睡着的人起来梳洗准备忙碌,没睡的人也是前往梳洗进行各自的准备。
东方还没有出现鱼白之前,该准备好的已经全部妥当。
昨夜的长安城也是一座不眠之城,其实每年的过年夜都是汉人的不眠之夜,那是有守夜的习俗,睡觉的一般是老人和小孩,壮年人就是再无聊也会杵着不睡觉。
相传远古时期的年兽会在每年的最后一天出来吃人,燃烧篝火以及制造炸响声吓阻年兽并不保险,就需要有人彻夜值守,一旦发现危险好警告众人进行抵抗或是躲避,过年守夜的习俗也就流传了下来。
早在昨晚的午夜过后,宫城外面的广场就陆陆续续有百姓前来。
宫城广场的每一个夜晚,石灯台都会被点燃照亮,广场是不缺光线,百姓过来之后不会去靠近城墙或宫门,甚至都不会踏及走道,他们或是一家人选个地方坐下,或是认识的人聚成一团。
随着前来宫城广场的人越来越多,空间自然是变得拥挤,人就无法悠闲地坐下,得是站立起来。
宫城每晚都会有人值夜,包括广场以及城墙,守卫最为森严的则是各处宫门。
禁卫军并没有驱离前来的百姓,不但是过年时节不驱离,平时的白天只要没有靠近宫城百米之内也是不会进行驱赶,夜晚却是不允许有百姓过来。
过年夜比较特殊,百姓前来宫城广场被认为是君王与民同欢的行为,夜间不再限制百姓来到广场,只是依然不能靠近到百米之内。
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宫城广场包括宫城面向东面的青龙大道的两侧就是人山人海的景象。
没人去大声的喧哗,可是哪怕以正常的音量说话,太多的人讲话就会形成喧闹声,像极了一大群蜜蜂弄出来的“嗡嗡嗡”声音就没有停过。
东方出现鱼白之后,宫门的左侧城门是在响亮的“嘎吱”声音中被缓慢打开。
最先从宫门走出来的是一队队的禁卫军,他们沿着过道每一米站定一人,形成了由士兵构成的警戒线。
宫门被打开之后,原本在交谈的百姓就安静下来,每一个人都是对着宫城做出翘首以盼的行为。
大概是半个小时之后,宫门的正门和右门又是在响亮的“嘎吱”声中被缓缓打开,外面的人向里面看去,能够看到穿着盛装列队静立的队伍。
第一声欢呼不知道是谁率先喊出来,随后有人跟随,现场很快就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就是在欢呼声中,纪昌和徐正并列向前迈步走出宫门,身后的人紧随迈步。
从正门走出的那些人,他们都是穿着侯爵级别的冕服,往早了说就是诸侯正装,款式与天子冕服最大的区别是在冠以及绶,然后就是章纹以及图案上面,大体上则没有太大的不同。
早先就已经被封侯的人并不是太多,今天身穿侯爵冕服列队而行的人数量上却是不少,有百姓好奇数了一下竟然多达三十七人,比他之前知道的侯爷足足多了二十位以上。
以前刘彦对封侯是非常吝啬的,拥有参与灭掉敌国的主要功劳是封侯的基础,导致封侯的人非常有限。
今天不是侯爵却能身穿侯爵冕服走在队列之中的那些人,他们也是在一场灭掉敌国的大战中获利了主要功劳,但比以往被封侯的那些人肯定是存在水份。
如今的汉国比之前的朝代在封侯上面更加谨慎,也注定了侯爵的金贵和份量十足。
像是西汉开国时光异姓王就有八位,彻侯以及关内侯多达一百四十五位。
刘邦封异姓王和侯爵并不是看功劳,像是汉初三杰的张良评定功劳是被排在第六十二位,为刘邦打下半壁江山的韩信才是第二十一位,萧何倒是排在了第一位,但萧何是刘邦的乡党,连带曹参、张敖、周勃、樊哙等等都是排名在前十,另两个为刘邦打下半壁江山甚至总揽后勤的吕泽和吕释之干脆就是吊尾。
统一王朝的功劳论定,西汉开国的功劳论定不以功劳而以远近亲疏,到了东汉的开国功臣评定排行才算是靠点谱,一些分裂的割据立国一般也是看远近亲疏,连重新使天下归一的司马氏也是采取远近亲疏。
刘彦是孤家寡人,就算想要搞远近亲疏都搞不起来,采取的是严格的功劳论定,但是并没有进行排名。
实际上当今的汉国还是有功劳排名,只不过并不是刘彦来排,是非官方的一种认可度。
像是列队而行的队列就是参考了那个认可度,纪昌和徐正并排而走,骠骑将军和御使大夫在第二队列,四征将军和九卿中的治粟内史、太仆、少府、廷尉处在第三队列,第四队列则是九卿的其余官职,后面则是其余人,整个队列拢共五排。
刘彦要称帝,必定是要发送大礼包,三公九卿以前没有封侯的人,只要不是真没功劳基础,今天终于有一个算一个都封侯了。
一样享受大礼包的人还有一些本来功劳有所欠缺的人,认真评定可能会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才能封侯或是晋爵,关键是刘彦称帝必须要普天同庆,差一丝丝功劳才能晋爵的人在评定时就被晋级了。
整座长安城响彻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声浪一卷再卷,扩散出去响彻山川。
从宫门而出的百官和有爵者,他们踏在青龙大道之上,享受着来自百姓的欢呼以及瞩目,每个人都是与有荣焉的表情。
他们的确值得自豪,驱除鞑虏光复汉家,报复了曾经伤害过汉家的所有种族,对羯族执行了精神以及肉体的灭绝,其余胡虏杀的杀、融合的融合,开创了汉家又一次的强盛纪元。
只是光复汉家旧土以及恢复荣光都值得自豪,那么杀出旧土进行开疆辟土,同时征服了无数的异族,做到了帝国的东边疆域白昼的时候西边的疆域却是黑夜,使帝国永远有一片疆域是处在日照之下,开创了属于汉人的日不落时代,难道不能小小地骄傲一下
百官以及有爵者徒步向天坛而去,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响彻整座城池的欢呼声被齐鸣的钟响覆盖。
钟声是在同一时间被敲响,声音的来源是宫城以及城池内的每一个至高处。
其实那些钟楼在平时也会被敲响,主要是被用来白天的整点报时,要是遭遇入侵也会敲响。
今天将会是一百零八声的钟声齐鸣,不止是长安,是汉境之内的每一个郡县,只要装有钟楼的地方就会敲响一百零八声,算是昭告所有汉人重新又有了集天子与皇帝双重身份的“御天下者”出现。
从很早以前,到很久以后,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一直都离不开“御天下者”。
就是“御天下者”,不是单种身份的“天子”或“皇帝”,也只能存在一名“御天下者”。
钟声响起的那个时候,整个国家只存在钟鸣之声。
那一刻每一个人都是感慨万千,一些特别感性的人更是眼睛湿润,他们已经等属于自己人的持天子以及皇帝双重身份的“御天下者”等太久了。
刘彦称天子的那一刻起,代表的是汉人又有了自己的守护者,他也的确做到了将胡虏消灭和驱逐的责任。
早早称天子的刘彦却是在时隔九年元朔三年称的天子之后才进行登极。
要是说天子是汉家百姓的守卫者,那么刘彦就是将皇帝的这一项工作视作异族的鞭挞者。
当前的汉国是早在进行向外征服以及开拓,可在刘彦看来只是在小打小闹,大军一路席卷向西,直至打到西方世界的尽头,会在自己履任皇帝的生涯中进行。
每两秒一声钟鸣,将近四分钟之后钟鸣声停了下来。
宫门处又有禁卫军出现,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魁梧的汉子,他高举九头鸟的大旗领前,身后是一队队同样魁梧的禁卫军。
九头鸟的图腾就是当今老刘家的图腾,规范一点的称呼就是“王旗”,倒也附合文明传承下来的惯例,以鸟类作为图腾。
徒步的军队方阵之后,骑马的骑士方阵从宫门内出来。
每一名骑士都是穿戴最新款式的板甲,身后有着鲜红色的披风,坐骑同样包着马甲,他们是甲骑具装方阵。
整齐的踏步声加进了同样整齐的踏蹄之声,围观者屏住呼吸等待最为隆重的一刻。
刘彦身穿十二章冕服乘坐在车辇之上,车架的出现让早就在酝酿的百姓爆发出了用全身力气呐喊的“万年”之声。
“万年”的呐喊从宫城出现,蔓延到了整座城池,声音的浪潮一浪接着一浪,席卷着广阔的天地。
在车辇行过的时候,两侧的百姓皆是跪地而拜,口中依然喊着“万年”二字。
跪拜并不是官方要求,现场也没有人指挥百姓进行跪拜,是在今天这种特别的日子里面,由庄重的气氛再加上心有感悟,没有任何人去要求也做出这样的举动。
非重大仪式场合,汉人的膝盖没有那么软,百姓在今天跪拜刘彦,大约是表达服从权威的一种方式
成屈膝跪坐姿势的刘彦,他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脸上的表情是被“旒”所遮挡。
在“万年”的呼喊声被呐喊出来的时候,各处的人们就知道是刘彦的车辇出了宫城,各司其职的人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一切只等待刘彦的车辇抵达天坛的位置。
天坛是被建在城池的东城,它的建造出了应对今天的称帝仪式之外,就是平时用来举行祭天仪式,要是后续继承者登极也会需要用到。
刘彦来到这里之后,看到的依然是一片人山人海,他踏着台阶走到天坛顶处之上,转过身来看向底下列队站立的百官以及有爵者,又看一侧的异邦使节团,对着早在等待的纪昌点点头。
在诸夏,重大的仪式都有一个环节,那便是“焚表”这一个步骤。
现场就摆着一个十分巨大的四脚鼎,鼎成长方形,里面正在燃烧。今天有许多的皿、器、物都会投进去。
纪昌可能是太激动了,很努力才强制自己的颤抖不是那么严重,深呼吸一口气才开始了自己的职责。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而制天下也。
自晋祚倾移,胡虏入主中国,四海以内,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彼时君明臣良,足以纲维天下,然达人志士,尚有冠履倒置之叹
朝廷者,天下之根本;礼义者,御世之大防。
其所为如彼,岂可为训于天下后世哉
及其后嗣沉荒,失君臣之道,又加以宰相专权,宪台报怨,有司毒虐,于是人心离叛,天下兵起,使我中国之民,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虽因人事所致,实天厌其德而弃之之时也”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