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31章:心有余悸

火器部队成为战场的新主宰是必然的事情,演变的过程却不是一次性地淘汰所有冷兵器兵种。
在那一场变革之中,骑兵长久的时间里面必然还会有一席之地,他们依然会是战场上的尖刀,担负起突破的重任。
阅兵式中出现的骑士方阵以突骑兵的数量最多,明明确确地指示出骑兵日后的发展方向。
观看汉军的突骑兵,其中几支已经向与十八世纪的突骑兵靠拢,也就是去掉了真正意义上的重甲换上了较为轻便的板甲。
燧发枪步兵方阵只有一个,他们到了白线之后喊出口号,走路的姿势换成了鹅步。
鹅步并不是正步走的原名,有着多样化的姿态,区别于手的摆动以及按住的位置,和脚的跨度以及踢踏幅度。
迈过白线的燧发枪方阵,他们左脚向正前方踢出约七十五厘米,适当用力使全脚掌着地,同时身体重心前移,右脚照此法动作;右手将步枪竖放在右肩,左手会随着迈步而进行向前摆臂时、肘部弯曲、小臂略成水平、手心向内稍向下的动作。
除了极个别的人在他们训练时有看到这样的列队而行,初次看到的人都是瞬间被吸引了。
鹅步是一种走起来速度并不快的走路方式,姿态看上去会有一种傲慢的感官,士兵列队走这样的步伐更是体现出了浓烈的傲慢和庄严。
刘彦采取的是二战时期的德军鹅步,没有采用自己最熟悉的原因是时空管理局的管控太严格,说不定会突然冒出河蟹神兽,他的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
装备了燧发枪的这一个方阵,他们的出现本来应该迎接最为热烈的欢呼,可惜的是百姓只当那一把枪是棍子,对新式的军装虽然觉得好看却觉得有违诸夏服装之别,他们仅仅是得到了礼貌性的欢呼声。
“朕将定型的燧发枪命名为十二式步枪。”刘彦是以真正定型的年度来进行命名“它没有配上刺刀的枪身全长一米六五,配上刺刀一米八五。枪身全重十四斤,口径二十毫米,弹丸重零点一一两。最远射程四百米以上,精准射击距离一百米以内。”
并不是一开始就研发燧发枪,第一代的火枪是火绳枪,只是火绳枪只用在研究的过度上面,刘彦一再提点之下跨越到了燧发枪阶段,甚至都研究并制作出了后膛枪。
会选择燧发枪为第一代列装的步枪,不是选择更为超前的后膛枪,主要是制作时长和成本的因素,再来就是后膛枪所需要的子弹制作相当不易。
作为要大量列装的步枪,选择的绝对不是最好的,应该是选择最合适的,显然对于当前来说燧发枪就是最合适的一款。
燧发枪只是一个总称,例如普通枪管的也是燧发枪,采用线膛枪管也是燧发枪,后者不管是在精准度还是射程却要远远优异于前者。
相同的是,由于成本以及制作工时的因素,采用线膛枪管的燧发枪列装数量会远远少于普通枪管。
没有得到本来应该有的热烈欢呼,燧发枪步兵方阵在检阅的目光中走了过去。
紧随而来的是骑跨战马的骑兵,只是他们与前面接受检阅的其他骑兵很不相同,身上穿的是全布料的新式军装,看着没有半点的防具,手里是拿着一杆比步兵用略短一些的燧发枪。
他们是列装了骑射用燧发枪的火枪骑兵。
“可是将他们当作另类的弓骑兵,差别是主武器为燧发枪。”刘彦又感受到了观看阅兵式众人的懵逼,尤其是那些根本不知道燧发枪存在的人们“火枪骑兵壮装备了一长一短的两种燧发枪,长的只有一杆,短的标准配置为两把,视情况而定可以再另行增加。”
骑用的长柄燧发枪射程上面与步兵用燧发枪差别不大,短的燧发枪射程却是大大减少,最远射程距离为五十米,有效用的杀伤射程距离是在三十米之内。
除了长短的燧发枪之外,火枪骑兵还列装了马刀。
一开始刘彦其实是想搞三眼火铳来着,有这个想法是要复古一下关宁铁骑,可是理智终究战胜了恶趣味,直接就是一步到位给搞出了标配的火枪骑兵。
重臣都有见识过火器部队的演练,对刘彦所说火器部队将会成为战场的新主宰没有太大的疑问,毕竟火炮已经应用于战场,所显现的威力和对战局的影响,只能说是有目共睹。
火枪部队到底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却是大多心里没谱,主要是他们对火枪部队能够有多么强悍还是没有直观的印象,一切只因为演练和实战从来就是两回事,想要让他们承认火枪部队的强大得是经过战场考验。
装备燧发枪的火器部队一个又一个方阵地走过去,得到的反应却是寻常,其实这个也跟他们没有上过战场有关。
士兵的方阵分列式走完,接下来就变成了器械部队接受检阅。
冷兵器时代的器械是以各种弩为主,配以一些传统的攻城器械。
它们的出现再次让现场变得热烈起来,原因是众人很清楚它们有什么样的作用,也明白它们的威力,不像根本不知道燧发枪是什么。
当马拉炮出现,现场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
炮是青铜炮,拥有炮架以及车轮,视重量而由不同数量的马匹来进行拉动。
现在的青铜炮没有太多的讲究,炮的本身并没有加农炮、榴弹炮、臼炮的区别,主要是以发射的弹丸来进行区分。
大汉陆军装备的青铜炮大多是份量较轻的类型,最小口径为七十五毫米,最大口径也就是一百五十毫米,它们统一是被称呼为野战炮。
青铜炮第一次发威的地方是在辽东战场,不过那个时候使用炸药包的数量远超青铜炮发射弹丸,不过依然是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知道青铜炮是什么,又晓得它们有多么大的威力,百姓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欢呼,对比燧发枪是用百倍的热情给予回应。
“火炮”尤利安全神贯注地看着列队而过的青铜炮方阵,很想看清楚每一门炮的构造,分辨出它们的一丝一毫“汉帝国最为强大的体现,战场之上的神器”
有参加阿三大陆平原大决战的人,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那里的所见所闻,尤其是午夜梦回的时候更是被爆炸的场面一再警醒。
“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那些闷响,大地的泥土在爆炸声中像是火山爆发那样地被抛起,世界上只剩下了地动山摇。”尤利安不止一次做过关乎火药爆炸的噩梦,每一次的场景都不同,有自己在野外战场被炸,也有守城时被炸“今天的我终于看清楚了它们是什么模样。”
异邦来客有一个算一个眼睛都是盯在列队通行而过的炮兵部队身上,他们的眼神里满满都是贪婪,恨不得用眼睛就将那些炮给收了,好据为己有带回去。
他们其实不止一次想过用特别手段窥探,尤其是渴望获得火药的制作方法,只是暂时还没有人战争付之行动。
汉帝国展现出来的姿态着实是太强大了,让任何想要动歪脑筋的人都要思考后果。
在列国的眼中,汉帝国不止强大,还是一个侵略性十足的国家。
要仅是汉帝国强大,他们哪怕是惧怕也是有限,问题是从任何一方面来看汉帝国都不是一个能够冒犯的国家,那是从笈多帝国看出来的事实。
按照汉帝国对外的宣言,笈多帝国是入侵了汉帝国的势力范围,可谁不知道其实是汉帝国扩张过程中与笈多帝国的扩张方向重合,甚至是笈多帝国向南洋的扩张远远比汉帝国早,但汉人就是觉得笈多帝国进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以此为开战的理由宣战,并且也是将笈多帝国给灭掉了。
好嘛,笈多帝国仅仅是因为扩张方向与汉帝国重合就被灭了,不过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罗马和萨珊也用过相似的理由去进行灭国之举。
汉帝国与罗马、萨珊不相同的是,汉军在灭亡笈多帝国的时候表现得太轻松了。
罗马与萨珊同样是当世强国
尤其是萨珊与笈多帝国的距离并不遥远,不管是走陆路还是海路,想必灭亡笈多帝国是会更加便利但是波斯人也不是没想过入侵笈多帝国,关键是波斯人南下都还没有真正与笈多帝国展开较量,仅是笈多帝国支持与波斯人相邻的国家,波斯人南下的脚步就被阻挡住了。
罗马人自然也是垂涎笈多帝国的富庶,肯定不止一次想过要进行入侵,但他们也只是想一想,也只能是想一想。
汉帝国无法从陆地上入侵笈多帝国,选择了难度最大的跨海作战,要不是笈多帝国被汉军灭国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不知道多少人就等着看汉人的笑话。
“这样的汉帝国,使人生不起一点点的挑衅之心。”西塞罗不断地苦笑“除非是不作为就要完蛋,不然”
强大而又没有半点顾忌,谁惹到了就是挥师灭国,偏偏绝对不是嘴巴里囔囔就算完,汉帝国已经用笈多帝国的灭亡证明了“距离不是问题”的残酷事实。
敢问,谁敢轻易招惹
炮兵部队的分列式完毕,整场阅兵式就到了献俘的环节。
刘彦本来是想要有个百姓也能上白虎大道游行的环节,一提出来却是遭到近乎于所有人的反对。
不是轻视百姓,也不是百姓没有资格,非军人又有资格踏上白虎大道接受检阅的人还是挺多,关键是谁都担忧会出现问题。
普通人就是再有纪律,可是谁都不敢保证不会出现问题。
在这种场合出现问题,丢人丢的不是一两个,掉脑袋是一掉就是一大片。
主要是今天不是寻常的阅兵,牵扯到了刘彦称帝,要是在今天出问题,称帝会不会成为一个笑话
白虎大道之上,从最后一个方阵走过去,中间有大约十分钟的间隔是没有队伍再走来。
远处再一次出现人时,人们看到的是穿得花枝招展的走在最前面,他们一边走一边跳着滑稽的舞蹈,似乎还在欢唱着什么。
献俘嘛,本来就是有这样的环节,让原本高贵的那些人穿得花枝招展,再跳上一看就会觉得滑稽的舞蹈,用意就是进行羞辱。
那些穿得花枝招展的人出现之后,现场爆发出了呼啸之声,每一名汉人都是尽情地“哈哈”大笑,用这样的行动来表示自己是得胜之国的臣民。
今天被安排进行载歌载舞游行的俘虏并不少,有刘彦起家时俘获的长广郡郡守,也有笈多帝国战事结束后被送来的旃罗罗笈多。
越早被俘的那些人,他们对这样的行为就越熟稔,主要是每年大型活动的时候都会被拉出来溜一溜,可不就熟能生巧了。
“朕都快忘记这些人的存在了。”刘彦说的是一些早就俘虏的人,其中就包括李农。他很难得露出了满足的表情“朕能感到愉悦的时候不多”
冉闵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李农。认真说起来他略略感到心悸,不止一次想过要是没有举国内附,自己是肯定不会接受被俘的命运,可是子嗣就一定会是载歌载舞的一员。
有想法的人不止是冉闵,桓温、谢安、庾翼、袁乔等等正在观礼的人,他们看到了司马氏的末帝司马聃,不免会思考自己要是不识时务会有什么下场。
只有十岁的司马聃同样是在载歌载舞的人群之中,小身板很努力地在跟着其余人的节奏。
姓司马又在参加游行的人可不单是司马聃,一些司马氏的宗亲也在其中,年纪有大有小,成了自己的一个纵队。
要是按照刘彦的真实想法,将司马氏全宰了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最终还是选择留下这些家伙当展览品。
同样有一个纵队的还有石羯赵国的一些俘虏,他们是最为卖力进行滑稽舞蹈的人群,深怕自己不努力一些的搞笑就活不了。
“这可真是”尤利安看着有如小丑努力取悦观众的那些人“发心人有深余省悸”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