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48章:附加Buff的威力

汉人没有踏足西域之前,西域混乱的局面就注定少不了互相之间的攻伐,其实是汉人西汉给西域带来了稳定,使西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各国少了互相间的攻伐。
要不西域人自己做主时期和匈奴人在西域当家作主的时候,西域人各民族互相杀起来远比外来人入侵更加的血腥。
被他们逮住的这一支疏羯人是逗留在捐毒区域的一个疏羯部落。
这股疏羯人察觉到西域都护府的异动,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已经展开了逃亡,并且做出了应有的准备,集中部落里的青壮试图拦截追兵。
接近八百个疏羯骑兵,他们先被一什的汉军斥候发现并进行袭扰,后面仅是来了一队汉军游骑兵。
足足八百多的疏羯骑兵竟是被六十名汉军给击败并击溃,丢下了两三百具尸体,其余的疏羯人着实是胆气尽丧,不知道是谁先跑,随后全给四散而逃。
那些溃散的疏羯骑兵自然会有汉军去追击。与追击溃散敌兵相比,寻找并逮住正在逃亡的疏羯部落对汉人比较重要。
一旦能够找到那支部落的位置,代表着一个异族部落又将被扫进历史垃圾堆,同时汉人也会获得大量的牧畜和女人。
汉人在西域采取酷烈手段,很大一部分其实是被逼的。
自刘彦建国并消灭羯族之后,得到了相当数量的典籍,其中就包括西汉的众多正统史书和野史。
研究下来发现了一点,原来西汉收复河套之后就不再只是为了复仇而开战,他们会计算战争可能获得的收益,除了一些时候不打不行,大多数时间要开启一场战争首先要保证不会亏本。
之所以说说汉人在西域使用残酷手段是被逼无奈,自然是有足够的原因。
首先就是西域人实在是太多了,安居于西域的汉人数量却是太少。
再来就是关于支出和收益的因素,不过收支平衡什么的比较次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西域人的数量需要被减少。
西域都护府鼓励甚至是怂恿被征募的汉人多带西域人随扈,摆明了就是拉西域人随扈当炮灰,不管是跟着自己混的西域人随扈,还是本来就要对付的西域人,死越多其实是越好。只是相对而言,除非必要不会去恶意消耗跟自己混的西域人就是了。
“其实西域人还是挺能打的。”李冰注视着前方的拼杀,评价道“至少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西域人表现很骁勇。”
想要让一场战争出现结果,就要先历经一场杀戮,冲锋上去的却会是军队携带的西域人。
阿巴提就是汉人的随扈之一,他的妹妹嫁给了一名汉人做妾,不过西域人并没有“妾”这个词,按照他们的说法是给汉人当了第三妻子。
有一个汉人当妹夫之后,阿巴提享受到了许多的好处,不用担惊受怕哪天家里冲进凶神恶煞的汉人只是一方面,一些优惠政策也不是最重要的,能跟着汉军一块出征才是最大的收获。
“给我去死啊”阿巴提骑马冲锋刺出了手里的长枪,枪头捅进了对手的胸膛“再杀四个,我就能得到良民证了啊”
阿巴提不知道自己是属于什么民族,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祖辈是属于哪个国家,他懂事的那一刻起就生活在疏勒这个国家的国境之内。
干掉了一个对手,阿巴提侧身下马在尸体旁边蹲下去,长枪被放在了地上,抽出了别在腰间腰带上的匕首,一只手拧起被杀对手的头发,另一只手握着匕首就那么割起了脑袋。
人的颈部左右两边各有一条动脉,那是身躯向脑袋供血的血管,割破的时候会产生一种血管内部的冲压,血管破的那一瞬间血是直接喷了出去,后面就是大量的黑色鲜血涌了出来。
阿巴提被喷出的血溅了个满脸,他摸了一把眼睛上的血迹又继续割,由于匕首不是那么的锋利,割起来其实是有些困难,费了老大的劲可算是成功,用那颗脑袋上的头发绑在腰带上面,满脸愉悦地重新翻身上马。
那样的一幕幕发生在很多地方,有些时候还会数个西域人因为产生争议去争抢一颗首级,一切只因为敌人的脑袋对于他们来讲就是财富。
一千三百多的西域人随扈对上三百左右的疏羯人,差不多是四个打一个的局面。
再次组织过来拖时间的疏羯人,他们之中男女老少都有,皆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只为了再争取一点点的时间,好让家人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逃跑。
因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疏羯人的表现一点都不懦弱,相反是表现出了绝对的悍勇。
要是在以往的西域人互相争斗情况下,此等状态的疏羯人早就该吓得对手退却。
不过话又说回来,强横崛起并占据了西域西面边角的疏羯人,他们过去很难得才会出现不拼命会没命的糟糕局面,什么抱着必死决心只为了多拖一点点时间,是不存在的事情。
疏羯人的悍勇是将西域人随扈给吓到了,但被惊吓到的西域人随扈下一刻却是表现出恼羞成怒的一面。
“知道我是谁吗我的姐夫可是汉人啊”
与汉人成了亲戚,人就能变得更屌吗对于那些有女儿或是姐妹嫁给汉人的西域人来说,他们会回答的确是变得更屌了
试想一下,因为有个汉人女婿或是姐夫、妹夫,生活圈里谁不是要对自己尊重一些。
再因为有那层原因在内,平时汉帝国的收税官过来收税也能腼着脸过去交谈几句。这样的行为在其余西域人看来可是一件值得羡慕的事情,自个儿也觉得倍有面子。
偶尔的时候能从汉人亲戚那里获得其余西域人根本得不到东西,拿出去炫耀一番是大多数西域人会干的事情,又是被羡慕嫉妒了一番,慢慢就觉得自个儿与其余西域人不一样了。
琐琐碎碎的生活日常养成了心气,底气足了人自然也就抖了起来,胆气也就壮了。
胆气十足,有十分的力气就能发挥出十二分的实力出来,再加上远处有汉军压阵,胆儿就更肥了,还怕一帮看着凶悍,其实是绝望下抖着胆子拼命的疏羯人
“咱们不参战吗”
“一千三百人要是打不过对方三百左右的老弱病残,他们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对于那些四散而逃的疏羯人,带队的军官一点都不着急去追杀。
游牧民族哪怕是逃命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牧畜,必要的家当也舍不得丢弃。要是没了牧畜就等于没了食物,家当没了也不好再弄,失去了那些人要是活着也等于死了。
四散而逃的疏羯人基本都是有一辆马车,还是那种十分古老款式的马车,跑起来一点都不快速,别说还有牧畜群的牵绊,到处都是平坦的草原,就是让他们先逃两三个小时又能真的逃了
作为汉人的随扈,西域人的装备已经够简陋,比他们更不堪的是那些疏羯人。
游牧民族不会缺乏优质战马,可是他们极度缺少铁器,疏羯人是近十来年才崛起的一支游牧部落,是有得到匈尼特人的一些支持,可真正获得好处的只会是那些大部落。
与西域人随扈拼杀的疏羯人,三百个之中不知道有没有二十个手里的家伙带点金属
一千三百西域人随扈,超过六百人手里的家伙能够称之为铁质兵器,他们要击中目标也就罢了,一旦击中目标对于疏羯人来说就是非死即伤。
木棒、木棍和削尖木头是能杀人,问题是与金属利器相比起来绝不是一个样,西域人随扈挨了几棍子,只要不是脑袋受到重击,也就是觉得很疼罢了。
那也是明明许多西域人随扈被疏羯人拼命的劲头给吓到,大多数西域人随扈却大多数恼羞成怒,基本上没感到发怵的原因之一。
“真是一帮废物。”
“他们不是废物,哪会被咱们轻易光复整个西域。”
“听说有人要对这一类的西域人展开训练”
“没有的事。”
“也对,有司马氏的例子在前,便是有人提议也不会被通过。”
西晋是怎么变成东晋事情的发生也就是在数十年前,就算是汉人再怎么健忘,对于刚刚发生的浩劫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给遗忘了。
之所以会发生神州陆沉和衣冠南渡,不就是西晋自己作死,不但大肆抓捕异族奴隶,也接受主动内附的部落,甚至还搞出训练异族武装和兵器、甲胄的蠢事出来。
如果西晋真的强大,也许会成为一个罗马的东方版本。
罗马人长期就是国内异族比本族人口多的现状,某段时期的比例甚至达到了一比三十。他们之所以那么久没有被异族掀翻,有罗马人遭遇异族反扑时知道先放下各自争议的原因,更多的是那边的异族和东方这边比不了。
玩了那么久的罗马人,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在遭遇日耳曼人的抵抗,历史何其相似的是君士坦丁家族自相残杀,才给了日耳曼人翻身的机会。
认真算起来西晋与当时的诸胡相比其实也并不弱小,只是司马氏的王爷太喜欢玩自相残杀,才让诸胡有了夺取中原的机会。
有那么一个明显的例子摆在那里,别说是无法做主的人对武装和训练异族有想法却讳莫如深,能够对国策提出意见的人更是没可能进行建议,实际上就是一件谁提了都要被用“关爱智障”目光注视的事。
耗费了将近一个小时,三百左右的疏羯人总算是被解决。
西域人随扈像足了被放出去咬人的狼犬那般,各自“叼”着战利品回来,要是他们有尾巴的肯定会摇得很是勤快。
“我杀了三个。”
“我只杀了一个。”
“我杀了四个”
“我一个也没有杀”
别奢望西域人随扈会有什么纪律性,他们回来之后是找到了各自的亲戚,或是兴高采烈拧着还在滴血的首级报功,或是垂头丧气地自怨自艾。
他们能用一颗疏羯人的脑袋去换五百枚五铢钱,是那种上交首级就能立刻得到赏赐的干脆利索,绝对没有任何的拖欠。
西域都护府对于炮灰的赏赐从来就是有一兑一,不但是西域人随扈这样,平时颁布通缉令,或是想要哪个民族的脑袋,不管是西域人还是汉人将事情办成了,该得到多少赏赐就是多少,一枚五铢钱的回扣都不会截留。
阿巴提拧着装有一千五百枚五铢钱的布袋子找到了方论,无比恭敬地将钱袋子递出去。
方论平淡地接过钱袋子按照规矩数了三百枚装到自己的行囊,重新将钱袋子还给了阿巴提。
西域都护府不管是不屑还是受于规矩不会去截留,汉人从西域随扈那里收取费用却是一个规矩。
首先是喊人愿意带西域人随扈玩,他们才能随军出来发财,那么有抽成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吧
其次是,汉人在约束西域人随扈的同时,对西域人随扈也有了责任。要是跟随自己的西域人随扈战死,汉人后面还是要私家掏抚恤金。
让汉帝国官方所铸的五铢钱成为西域唯一货币是已经在强制执行的事情,限期一年让持有其它货币的人到规定的地点去换,一年之后再使用汉帝国官方指定货币就会属于犯法的行为。
货币该是怎么一个兑换法,普通人就是再关心也不会觉得与自己是多大的事,他们只知道相对比其它币种,五铢钱是一种看着就是优质的货币。
“也是难为他们了。”王勉说的是驱赶马车装着钱箱跟队伍跑的那些后勤人员“看那车辙子,到了湿地肯定走不动。”
方论翻了个白眼,实话实说道“主要是西域人没什么自信心,都怕耽搁下来会拿不到钱,只好是在战场上进行交割。”
王勉拍了拍刚刚收上来的抽成,皮袋子被拍得一阵金属磕碰响声“搞到最后随身携带数十上百斤的钱币,都算什么事。”
有钱赚还闲麻烦方论这一次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