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50章:真正的沙与血

“全部杀无赦”
“带不走的东西,焚毁”
“缴获登记后交给辎重营,身上不允许携带与作战无关的物品”
草原之上,蓝天白云之下刚刚经历了一场杀戮。
西域人随扈嗷嗷叫骑马冲锋,冲进了一个疏羯人的部落,用着十足的热情与奋起反抗的呃疏羯人搏杀。
西域都护府的汉军迂回追击跑得快的疏羯人,被征召的汉人则是待在部落外围拦截三三两两突围而出的疏羯人。
那个大约有两千人的疏羯人部落仅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就消失在历史长河,反抗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俘,没有反抗的人则会成为战利品的一部分。
方论用抹布擦拭完刀身,将战刀放归刀鞘之内,看着一缕缕黑烟升向天际的部落,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
“这个部落太特么穷了”王勉一脸的郁闷“马、牛、羊比想象中少,一头骆驼也没有。”
疏羯人还处于半青铜器时代,值钱的玩意也就是牧畜,要再算点什么就是能作为奴隶的人口了。
这是他们一路上消灭的第四个疏羯人部落,前三个其实也没有获得满意的战利品,收获比想象中少自然是开心不起来。
“集合”
天色还早,赶一下路也许还够时间袭击下一个目标。
方论和王勉被选入左路军,他们先是在桃槐隐蔽了将近一个月,是等待右路军成功吸引了匈尼特人的注意力,才离开桃槐以闪电般的速度冲进匈尼特人借给疏羯人栖息繁衍的区域。
他们已经深入敌境约有一百三十里,类似于他们这种两三千人为一个大队的编队有八个,是各自穿插着消灭沿途的疏羯人部落,不追求将沿途碰上的敌军全部消灭,也不是为了缴获更多的战利品,需要的是用最快的速度杀进匈尼特人的地盘。
“我还没登记完”
“能缺你这么点东西吗滚过去集结”
阿巴提纵使是有万般的不舍,还是要放下战利品。他的确不怀疑战利品会被吞没,只是纳闷不认真登记哪能分得清谁是谁的,后面又该怎么分润
汉人大方或者说西域都护府大方和言而有信,已经被西域人随扈所承认。他们正是因为西域都护府所表现出来的信守承认,才带着热情跟汉军远征匈尼特,要不哪怕是真的来了情绪不对,免不了是会拖拖拉拉或是阴奉阳违。
队伍再一次出发,留下了辎重队收拾战利品,他们会运到后方进行统计和封存,至于应该分得战利品的人会不会回来并不重要,哪怕是战利品的主人没有活着回来,西域都护府也会将该分润的战利品送到他们的家属手中。
西域都护府在西域就是汉帝国的最高机构,还是集军务和行政为一体的部门,虽然是在坚持“减丁”政策,可是秉持良好的信誉用财货诱惑西域人去为汉军卖命而被消耗,总是比明摆着要全面消灭西域人更为明智。
他们所处的地界再往西二十里左右就是一片戈壁区域。
戈壁纵宽应该有三十里左右,它因为没有水草的关系并不是适合放牧,仅是在东西方往来的时候会路过。
部队会在临近戈壁区域的时候是停在一条河流旁边补水和储水。
等待方论来到河流旁边时,看到的是一幕杀戮后的景象。
“游骑兵先过来。”王勉不知道是向谁打听的消息,向方论炫耀道“一百游骑兵带着一千乌孙仆从兵,砍瓜切菜一样地弄死了这里的一千多人,没一个跑掉的。”
“嗯”方论意外地问“没有留下俘虏”
王勉一脸看傻子的说“你有眼睛看到辎重队跟随吗”
那就难怪看到那么多的尸体却没有看到活着的俘虏。
西域人随扈被指使着掩埋尸体,他们同样是感到奇怪,讶异怎么会有妙龄女人的尸体。
“真是可惜。”阿巴提看着满脸苍白死不瞑目的一个女孩“她还年轻,却是死在了这里。”
“她的衣服穿得好好的。”泽库竟然伸手捏了捏女孩的胸脯“死没多久,还软的。”
人死后身体的血液就会停止循环,肌肉的活性也会消失,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变得僵硬,同时皮肤颜色也会变青。
西域人并没有什么死者为大的说法,泽库要不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并不排斥“趁热”干点什么。
“我是说,不是不杀妙龄女人吗”阿巴提指着了指被丢进坑中的尸体“这一次她们连成为奴隶的机会都没有。”
泽库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嬉闹吃东西的那些人,认出了乌孙人的存在“据我所知,汉军不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不杀老人、女人和小孩。”
阿巴提仔细回忆了一下,道听途说或是亲眼见闻,好像是那么回事。
汉军在没有遭到威胁的时候的确不会主动去杀老人、女人和小孩,干这种事情的是仆从军和各族随扈。
说虚伪或者什么都好,汉军不去做那些事情是为了不变成兽军。其实最主要的是有人可以代劳,要不真得是自己动手的话,有命令再排斥汉军士兵也该动手。
“越过这里,再往前”苏仁指了指西边“需要至少五十里才能再次得到水源补充。”
一帮聚在一块的军官,他们已经交谈了有一小会,互相汇集情报的同时,最后确认各自的进军路线。
“队伍里有三千头骆驼,它们会被安排在最后面,与运水车队走在一块。”杨苏是这一支部队的指挥官,以校尉的官衔统率五千战兵、一万汉人骁果和五六万西域人随扈“老规矩是少量人带着骁果和随扈冲杀在前。过了戈壁区域之后,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军官皆是严肃应“诺”
将水袋装得满满的队伍先行开拔,一个人至少带了三个水袋,各自出了主要坐骑之外,还有至少一匹辅马换乘。
匈尼特人被右路军吸引,境内的军事力量空虚,他们过来就是为了杀戮和破坏,追求的就是速度。
戈壁就是一个看去满满都是泥沙的地方,好像整个世界除了天上的蓝天和白云,剩下的只有地面的土黄色。
在这么一个地方,稍微大一点的一股风就能卷起一片沙尘,有时候还能看到一道旋转的龙卷。
“这个地方就算是想找到枯萎的树杈都难。”方论对戈壁并不陌生,他们村子的北边就是戈壁“比我们那边更加的荒凉。”
戈壁与沙漠的共同点就是很难看到绿色的植物,有差别的是戈壁至少是有土,沙漠却全是沙子。
三十里的戈壁区看不到任何的人烟,他们倒是与一些正在赶路的商队还是什么队伍碰上,通常是那些队伍发现他们就开始逃,然后他们分出队伍去追击。
“快点”李冰的口鼻遮着布,张嘴是不会被沙尘灌入,声音不免是会闷声闷气“解决他们,立刻回去会合。”
发现汉军就跑的那些队伍,他们并不是一开始知道汉军带有敌意,是无论在西域还是哪里的戈壁,不同的队伍互相碰上很难会存在什么和平共处,哪怕是没有第一时间就干上,接下来也绝对会互相监视等待下手时机。
汉军每一股至少是有两三千人,一人至少是双马,并且没有携带物资。
对于商队或是什么队伍,他们看到了那样的队伍才是最可怕的,通常就是游弋在戈壁的马贼团什么的,是军队也不会比马贼团好到哪去,不逃才是傻了。
李冰带着五百多人追击一支约有两百来人的商旅,挥出兵器首先见血的就是他,一刀很干净利落砍掉了一颗脑袋,骑在马背上的无头尸体颈部喷出了一股血泉才掉了下去。
“投降,我们投降。”
“货物都是你们的”
“不要杀我,我的家人会付赎金”
汉人听着就是一些“叽里咕噜”的发音,西域人随扈或许能听得懂,可是作为走狗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话语权。
这一支商旅发现无论怎么逃都逃不掉,后面是自己停了下来。他们被驱赶着集中到了一块,不断“叽里咕噜”又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将自己围起来的不明武装。
李冰骑马巡视了一圈,主要是想辨认一下都是些什么人,也能分辨出一些人来。
“有波斯人和阿三。”李冰视线不断扫着那些波斯人,看着他们激烈地吼叫什么,面无表情地下令“干活吧。”
被围起来的没有汉人才是最重要的,剩下的都来自哪里根本不会成为困扰。
得到命令的西域人随扈欢呼着冲上去,对于他们来讲杀什么人并不重要,能够杀人并且统计功劳才是关键,一颗脑袋代表的是五百枚五铢钱。
汉帝国与萨珊是盟友,不应该连波斯人都杀且不谈汉帝国有多么在乎与萨珊的盟友关系,任何会对军事行动产生阻碍或是威胁的人,必要的时候就是汉人也容不得丝毫的仁慈,只是以现如今汉帝国的实力,通常不用窘迫到需要杀同族才能达到什么目标。
“皮草、布匹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留下一个伍统计一下。”
畜力会被收集起来带走,尸体会被丢弃在原地。
同时,除了一些便于携带的贵重战利品会带走,要不货物也都是会丢在原地。
战利品不带走却会进行统计,主要是不能让西域人白干活,为了不因为财货而造成的困扰,西域都护府也不会缺了那么点钱,后面自然是会进行分润。
“他们真的会严格统计我们应该分多少吗”泽库的身躯随着战马的驰骋而在起伏,脑袋却是忍不住一直看向后方“有什么不好的传言吗”
阿巴提也在看后方,只是他与泽库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知道哪怕汉人瞎胡搞,他们除了几句牢骚又能怎么样一切还不是要寄托在汉人品德高尚方面。
被留在原地的尸体和货物,戈壁很快就会让大部分尸体和货物消失在地表,不用超过一天则会让杀戮的一切痕迹都消失掉,很久以后会有人在这里发现掩埋于沙土之下的骸骨。
“波斯人与匈尼特人的关系不是很紧张吗”王勉总是有着太多的好奇“为什么会有波斯人在匈尼特国境内”
“汉人与草原部落的关系什么时候不紧张”方论闷闷地说“什么时候草原上能缺了走商的汉人。”
王勉发现自己的确是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讪讪笑了笑。
进入戈壁区域的汉军并没有碰上太多的非本方队伍,却是发现一支就会进行追杀。
他们不但是会在戈壁区域内那么干,穿过戈壁区到了有人烟的区域,一路上就是带去杀戮和破坏。
匈尼特人的历史并不悠久,应该是三四十年前才形成统一的势力,他们与波斯萨珊的关系长期紧张,倒是与季多罗王朝的关系十分友善。
根据波斯人的一些说法,匈尼特是一个多民族融合出来的新部族,主要是悦般人居多,又有相当数量的匈奴人和贵霜人。
在波斯人的述说中,匈尼特是一个骁勇善战的部族,作战风格也是异常的顽强。
“这些家伙很凶狠啊”方论有些后怕地说“刀刃卡在锁骨,差一点被捅到了。”
他们是身处一个被攻下的小村庄之中,同样还是由西域人去干一些脏活和累活,汉军以及骁果则是抓紧时间休息。
这个只有三百来人的村庄,他们倒是很容易就杀了进来,一开始的杀戮并没有什么难度,大概是匈尼特人发现会被屠村,男女老少全部开始拼命了。
“匈尼特人的确与西域人不一样。”王勉脸色不是太好“我的随扈死了两个。”
会脸色不好不是伤心随扈死了,是王勉回去要付两笔抚恤金。
方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刚才知道己方伤亡了近百,有二十七个人永远倒在了这一片陌生的土地上。
战争肯定是会死人,就是王勉也太威猛了一些,要不也不会一死就是两个随扈。
王勉笑的像是在哭“我的小舅子死了。”
“”方论安慰道“你还有七个小舅子。”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