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51章:非我族类

官方系统的汉人根本不在乎西域人死了多少,甚至很希望能死得更多一些。
作为平民的汉人,要说没有察觉到官府对西域人满满的恶意,绝对是迟钝到某种程度之上。
他们就算是察觉了也不会到处瞎囔囔,只是有条件的时候会不留痕迹地照顾一下自己的西域人亲戚,着实是没办法的话,只能是等某个西域人亲戚死后再哀悼那么一下下。
不是当代汉人变得冷血了,是西晋政权的崩溃很好地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那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不止是诸夏懂。
在很久以前,诸夏在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句话含义的同时,对待异族的手段其实并没有恶劣到哪去,歧视和各种压制肯定是有,问题是并没有打算完全地消灭,更加愿意选择去有甄别地进行融合。
诸夏之所以会是诸夏,就是出于融合,要不就没有那个“诸”,仅有“夏”。
西晋政权崩溃,诸胡入主中原,他们对汉人的手段绝对谈不上什么温和,是使用各种所有能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手段,或快或慢地要消灭汉人这个种族。
“至少我们没有抓捕异族女人当作两脚羊。”李冰啃着粗粮制作而成的饼干,喝了一口水将口腔内的食物咽下去,才继续说“我们是给她们活下去的希望,给予她们更好的生活环境和一个优秀的郎君,是在拯救她们于水深火热。”
从某种程度来说,汉人的确是在解救异族女人,甚至可以说大部分异族能当汉帝国的奴隶也是一种幸福。
当前世界上,生活环境能比汉人更好的大概只有罗马人,其余国家或是民族大多数是真的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那个是各个民族文明程度所决定了的事情,有太多的国家或是种族连最基础的温饱都无法保证,成了汉帝国的奴隶起码是保证能吃饱肚子,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
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别奢望自己的待遇能高于男性,普遍现象是只有保证本族群的男性有足够吃的,才会去将剩余的资源分给女性。
大多数的国家或是部落,他们的资源其实连保证强壮男性的所需都无法满足,对待老人、女人和孩子也就有了资源分配上的区别。
不存在什么残酷的地方,一切只因为男性是一个种族的主要生产力和武力保证,他们享受更好的待遇的同时也有着相应的责任,比如承担起了所有的重体力活,遭遇到需要捍卫什么的时候,是由男性踏上战场流血牺牲。
要说优秀的丈夫,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以平均比例而言的话,汉人相比起其他种族的男性的确是更加的优秀。
这一代的汉家男儿为什么会去娶或者纳异族女为妻为妾,还不是本族女性缺乏。
由于缺少足够的本族女性,他们历经过一段求而不得的岁月,一些幸运十足的汉家男儿娶了本族女性必然也会是百般疼爱,疼惜和爱护女性的观念也就此形成了。
“是啊,比起胡人的残暴,我们是在拯救她们。”方论在不同的场合说出了与李冰相同的观点“我们不吃人,之所以来消灭他们,是因为我们不想再遭遇几十年前的不幸。”
只有遭遇过了悲惨,才会知道那是何等的痛苦,要是汉人没有再一次强横崛起,民族的脊柱差不多是被打断,不知道要多少代人之后才能恢复汉人该有的血勇以及心气。
历史要是没有被刘彦所改变,汉人是足足沉沦了两百六十四年,才由杨坚改变了一切。
在那两百六十四年的时间里,汉人起初的地位连野兽都不如,是冉闵带领下的一次爆发估计也是汉人血勇的余烈,才使胡人明白没活路的汉人也会爆发,稍微提升了汉人的地位。
在随后,汉人仍然是低等人一等的存在,胡人政权征召士兵并不会大规模挑选汉人,那是他们估计也怕重蹈西晋司马氏的覆辙。只是作为民伕角色的话,汉人所面对的待遇和危险性并不比胡人士兵低多少,很多时候更是要被驱赶填沟掩河,消耗箭矢什么的。
就是对待汉人最为温和的拓跋氏建立的北魏,前期依然是只将汉人当作“庄稼”,后面是国内士兵着实被消耗得差不多,才重新大肆征召汉人为兵,但征召汉人为兵是被送到北疆与柔然人拼消耗。
胡人政权没有大量征召汉人为兵是正确的做法,北魏的拓跋鲜卑自主汉化之后,汉人不再为兵的限制被模糊掉,随后的胡人政权接纳汉人进入军队,果然是有汉人慢慢掌握了兵权拥有话语权,终于有那么一个人还记得汉家的荣光,重新试图使汉人站在世界民族之巅。
那人便是杨坚。
杨坚代周立隋之前,只有极少数的汉人才有社会地位,要不依然是作为“庄稼”被收割的现状,甚至汉人这个称呼也是有着十足的侮辱性质。
比较可惜的是,杨坚努力的几十年的成果被杨广所葬送,轮到李氏建立了唐,李唐不再继承杨坚继续恢复汉人自信心的国策。
李唐的国策是“胸怀天下”,其实要是看一下李唐几代的掌兵者,会发现李唐其实是更加偏向于重用胡人含胡汉混血。
从李世民这一代一直到李唐灭亡,李氏皇朝从未停止打压甚至是镇压汉1民1族1主1义1者。
李氏是拿窦建德和王世充来当遮羞布,说什么河北和山东的门阀、世家支持窦建德和王世充,连带那里的人也全是支持窦建德和王世充,才会一直歧视乃至于是针对,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估计只有李氏的历代皇帝才知晓。
有了惨痛的教训在前,当代的汉人对于杀死异族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们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完全正确,并且会持之以恒地做下去。
“攻下这一座村子”李冰看了看天色“今晚便在此处过夜。”
他们是骑马立于一个矮山坡之上,正前方四五里是一个看着并不大的村庄,能看到此时此刻那里正向天空升起一道道的炊烟。
矮山坡的另一边,近六百骑兵在口令声中上马,他们做好开战前的最后一次自我检查,又在苍凉的号角声中驱马踏蹄。
苍凉的号角声很有穿透力,响起的那一刻就传播出去。
村庄之内,村民大多是在家准备晚饭,一些老人坐在自己家门口享受悠闲时光,孩童在院子或是街道上嬉闹。
号角声传来的时候,整个村庄人差不多都是一个愣神,不知道多少妇女将手里拿的坛坛罐罐失手打碎,男性愣神之后或是奔向放着兵器的位置,或是寻找父母妻儿,倒是村庄之内出现了大量的吵杂声。
滚滚的马蹄声从东面而来,驰骋于最前方的依然是西域人随扈,可以看到他们那一张张显得狰狞脸庞在渴望鲜血。
第一个西域人随扈控马跳跃篱笆墙,落地之后怪叫着就冲向前方不远处一个白发苍苍的匈尼特人,下一个瞬间是一颗脑袋拔天而起,一道血泉在夕阳的余晖之下一涌而出。
更多的西域人随扈冲进村庄,他们见人便杀,要不是被命令不许纵火,估计也会朝茅草屋丢去火把。
方论是在第三批才进入村庄,没有在街道或空地看到太多的尸体,骑马经过一些房屋时,向屋内看去看到的一片狼藉。
“他们越来越手熟了。”王勉策马在方论的左侧,由于吵杂声太大,说话需要放开嗓子“连进攻村子应该采取什么步骤也是驾轻就熟。”
这一批西域人随扈已经跟随大军转战接近三个月,他们从一开始需要被人驱使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到现如今根本不用有人去约束和敦促就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甚至是之前不懂作战的配合现在也玩得很溜。
方论听了却是下意识皱眉,他平时想的东西就多,也会去观察更多的细节,要是他没有想岔的话,那些西域人随扈表现越好,差不多也是离死越来越近了。
他们这一支分队,一开始的时候有千余人,一番征战下来仅是剩下不到七百人。
有战争就会死人,那个恒古不变的真理,不止是西域人会死,汉人骁果以及西域都护府的将士也会死,只是多与少罢了。
已经永远躺在这一个陌生土地的那三百来人,大部分当然是西域人随扈,汉人骁果也战死二十多人,西域都护府战死的虽然仅有六人,其中一个却是一名屯长。
李冰是临时接管了这一支分队,除了他本来是队率之外,还因为爵位比其他同僚高,按照战场规则理所当然接管了指挥权。
“我踢门。”王勉手持战刀,做出一个准备的姿势“你小心点。”
木门是被一脚直接踹得倒飞出去,破门的那一瞬间里面响起了尖叫声和哭泣声。
方论冲进屋内,几乎是条件反射挥刀看向挡路的人,尖叫声瞬间而止,孩童的哭泣声也像是被挥刀举动掐住那样停了下来。
王勉入屋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中抽搐身躯的一个匈尼特妇女,方论正举着战刀看着躲在墙角的一大一小两个匈尼特孩子发愣。
“我”方论握住刀柄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我”
“还好你下手了。”王勉用刀尖挑开了遮住右手的匈尼特妇女衣服,露出来的是她手握的匕首“要是你心生仁慈,躺在地上的就该是你了。”
方论其实根本没那个功夫去分辨谁挡住了路,更没时间去辨识自己有没有危险,根本就是身体的反应比脑子快。
一大一小的两个匈尼特孩子突然发出尖叫声,眼睛里满是仇恨地看着破门而入的两个人,大的那一个拧着一根木棍扑上去被王勉一脚踹开,小的那个哪怕是依着墙角也是用充满仇恨的眼神在盯着。
王勉才没有那个兴致去观赏别人仇恨的眼神,他走出去招呼了一声,很快就有西域人随扈过来将两个匈尼特孩子带走。
“我突然觉得好累。”方论依在门边,扭头看一眼身躯已经不再抽搐的匈尼特妇女“不是因为杀了个匈尼特女人,是真的累了。”
王勉正在屋内到处翻找,没停下手里的动作“我可不想带你的骨灰回村子。”
方论当然知道自己的状态很危险,要是不尽快调整过来,下一次交战很可能会成为一具尸体。他很羡慕王勉不会胡思乱想或者说没心没肺,可是真的办不到。
“永远不要忘记”王勉没找到什么东西,出来盯着方论的眼睛,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说“我们身在敌境。”
方论苦笑了一下。
他们不管是在作为少数群体的西域,还是入了疏羯人或是匈尼特人的地盘,可不是一直身在敌境吗
“也不要忘记。”王勉伸出双手按在方论的双肩“林屯长是怎么死的。”
这一支分队的前指挥,他保留了作为人的善良,代价是被认为没有威胁的一个匈尼特小孩子匕首插入心脏,连抢救都不用去做了。
“我们身在举目皆敌的地方。”方论很清楚自己是在哪里“我没忘记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
村子自然是毫无疑问被攻了下来,夜幕降临之后西域人开始了狂欢,吃着丰盛的食物,有些食物还是匈尼特人准备的晚餐。他们戏弄着被俘虏的匈尼特女人,看上去是那么的欢乐。
“还剩下三百二十七个随扈。”李冰手里拿的是一根羊腿,是后面弄的烤全羊“越来越时不待我了。”
围坐一圈的军官都听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些西域人随扈已经慢慢演变成为可堪一用的战士,要是待在敌境当然是好的一面,可要是回军西域就非常不好了。
“我们明天与大部队会合。”李冰收回看西域人随扈的视线“是时候来一场会战,让命运去决定谁能回去。”
他们分散在匈尼特境内已经肆虐了接近两个月,匈尼特人怎么都该有所反应。
匈尼特人从前线调回部队,后方也组织新力军,接下来不但考验西域人随扈谁能活着,汉人同样也面临着相同的考验。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