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53章:重生的儒家

当然是不能将所有带出来的西域人葬送在征战之中,要不然等于是明明白白告诉所有西域人,汉人就是要将他们全部消灭。
征战会有伤亡是谁都能明白的道理,哪怕是大部分的人都死了,可是有那么几个人获得了令人羡慕的荣耀,那么世人也就只会去看到所获得的荣耀,忽视了那些成为一抹黄土的牺牲者。
西域都护府恨不得一下子让所有西域人消失,却是知道应该有一个良好的步骤和不明显的过程。
他们一直在拉拢或者说麻醉一批西域人对对付另外的西域人,创造出几个典型和榜样,去告诉西域人乐意服从和服务汉人会得到什么,同时也用尸山血海告诉西域人反抗会有什么下场。
在很早之前汉军就建立了仆从军体系,吸纳了一些胡人为己所用。
缺乏民族观念乐意为强者服务的胡人,他们几乎是一瞬间就接受了自己新的角色,在汉人光复汉家旧土的时候抛头颅洒热血,被消耗了绝大多数人,留下的少数人却也得到了好的结果。
仅仅只能是幸存少数,他们能够存在下去的原因也是因为无从从身到心将自己视为汉帝国的一份子,会得到殊荣的社会地位,腰间也将缠上万贯财富,可是绝对不会变成真正的掌权者。
汉人在对待西域人上面比较麻烦,胡人至少是黄皮肤系,与汉人的区别只是五官上面的细微不同,他们被分散安置之后注定是会真的变成汉人的一部分,白皮肤系的西域人却是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两个从皮肤到样貌完全不搭边的人种,没有可能从真正意义上成为同一个民族,那是眼睛所看到的皮肤颜色明摆着的事实,连半点自欺欺人的基础都没有。这一点不管是对白皮肤系的西域人,或是对黝黑皮肤系的阿三含南洋诸土著,都是一样的。
“麻烦就是麻烦在这个。”陈须是儒生没错,但他是新一代的或者说复古西汉的关中儒生,能骑烈马,可手刃仇敌,亦是胸怀壮志“要不怎么是决定安置在西域或其它占领区。”
西汉之关中儒者,君子六艺无不精通,上马可为国家征战,下马可为君父牧民,绝不是当时山东那帮只会侃侃而谈的腐朽之辈,更不像后世的儒生仅是书虫。
作为当代“御天下者”的刘彦,不管是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极度重视兵事,导致的是进入官场的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往军方挤。
既然是想要进入军方,单单有一颗聪明的脑袋完全不够,身体素质肯定也是要跟上。
连已经跻身官场的人都要能文能武,想要踏足那一块领域的人又该是怎么样肯定是要努力成为一个君父希望的人才。
陈须所知道的是,整个国家不管是什么学派,或者是学派以前的主张和思想是什么,都在往君父所希望的方向在改变。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风声,有消息称君父认为儒者善于化夷为夏,尽管根本无法证实传言就是君父所讲,儒生依然是万分庆幸以及惊喜。
其实在东汉末年的时候,儒家就开始陷入迷惘。他们只剩下泛泛的“为天下”这一理想,广泛意义上来讲就是有理想却没有行动力,甚至更多的儒生都怀疑自己的理想。
进入到五胡乱华时期,儒生就更是完全错乱了,他们虽然不愿意承认却知道自己成了废物,以至于开始往玄学的方向发展,以其说是儒家还不如说是阴阳家什么的,要是董仲舒那一代人还活着非得一个一个捏死不可。
“你们的确厉害。”苏仁不是在说反话“那么点时间就有了可以看到的成果。”
陈须一点都不感觉骄傲,儒家有着太多的派别,独尊儒术的那会各派别自己打出了狗脑子,几个派别也是轮换着执掌春秋。
那么多年过去各派别的界线已经模糊,他们会去学什么样的知识完全是取决于君父喜欢什么。
当代的儒生又将春秋公羊和楚诗这两个学派重新捡了起来,可算是在往一手持剑一手持书的真正士人方向发展。
“首先你们需要想一个汉名”毛润不是身穿儒生套服,是很标准的一身汉军戎装“融入大汉,从改一个新的名字开始。”
周边的仆从军听了都是眼前一亮,他们觉得毛润的话太对了,对于改一个名字不存在什么排斥。
现如今的不管是哪个国家或是民族,拥有姓氏还是少数,改一个姓氏对某些人来讲更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说包含汉人在内的绝大多数民族只有名而没有姓氏。
“有了新的名字,可以将这件事情视作一场新生。”毛润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做纯粹的忽悠,他认为自己在干的是正确的引导“例如你叫阿巴提,是西域一种草的名字。大汉有阿姓,你可以用阿来作为自己的姓,名字别那么西域风格就行了。”
诸夏有“阿”这个姓其实是没有的。倒是有一个“阿会”的氏,但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后面这个姓氏是怎么消失的也没人说得清楚。
“”阿巴提不知道毛润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但他一点都不想用阿来做自己的姓“先生,我能用刘姓吗”
毛润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了。
现在没有“国姓”这个说法,可是皇家的姓氏依然高贵。
往前数的话,汉家的御天下者从来没有干过赐“国姓”的做法,就算是亲口赐姓也是其它姓氏,例如汉武帝刘彻为了某些目标进行赐姓,一个匈奴小王归附后被赐姓为赵又取名为信,赵信也成了帮助刘彻训练骑兵的帮手之一,后面休屠王太子则是被赐姓为金。
尽管没有“国姓”的说法,毛润却是从潜意识里拒绝归化胡选择“刘”这个姓,甚至是觉得受到了侮辱。
“或者李姓”阿巴提聪明就在于懂得察言观色“今后我就叫李力”
要是阿巴提知道率军光复西域的是谢安,不会选择李姓,是会选择谢姓。但是他并不知道谢安的事迹,只知道现在的西域都护府的都护是李匡。
在消息闭塞的年代,一些西域人不知道西域重归大汉的主将谢安,完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像是不知道皇帝换了也是大多有人在,甚至都出现过连改朝换代都不知道的情况。
只要不是选择刘为自己的姓,毛润对西域仆从兵想选什么姓都没有多余的意见,就是会隐晦地用吝惜的目光看向仆从兵,他可是很清楚西域人的最终命运。
位于赫拉特东面的平原,是一片大体上为草原的地貌,没有范围太大的森林,却是存在树林,比较诡异的是竟然没有什么河系,有流动活水也仅是溪水的级别。
这一片区域的大雪是在三个月前化开。季节刚刚转变的时候,溪水的数量非常多,同时地面也难免变得湿润,要是有大量的人重复踩踏必然变得泥泞。
三个月过去了,中间仅是下了几场小雨,土地重新变得干燥,大股人马行军不会是踩在泥泞里,相反是会因为不断被践踏使地表的青草被碾碎,行军路线渐渐变成了一条土黄色的通道。
就算是平原,除非是人工处理得完全平整,要不然也会存在一些隆起的矮坡之类。
一个矮坡之上,几个人骑马眺望着远方,那里的地平线上有一道黑影缓慢地移动,远远看去还能看到在风中招展的旌旗。
“我会让汉人知道自己是招惹了什么样的对象”扎库玛是一个相当没特色的中亚名字,他的姓氏是唯徐,要是按照更早的习惯,应该是姓氏在前名字在后,可现在却是名字在前姓氏在后“他们不应该来侵犯我们,更不应该做出那些事情”
扎库玛唯徐是一个匈奴后裔,不过匈尼特早就融合成了一个新的族群,不管之前是悦般人、阿兰人、塞种人、匈奴人还是什么人,现在都是统一称呼为匈尼特人。他连自己的祖先是匈奴人都不知道,倒是保存着一些匈奴人的习俗和习惯。
几乎是扎库玛话音刚落,地平线的另一头出现了另外一条黑影,它的移动速度较快一些。
新出现的另一道黑影属于匈尼特,他们是数量为一万的轻骑兵。在他们出现并直扑向行军状态中的汉帝国一方时,又有另外的匈尼特骑兵从其它方向出现。
平原就是那么种情况,一方在看到另一方的时候,等于是互相之间都进入了对方的视野,同时看到了对方也不代表很快就会碰撞到一起,每每至少还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用来做点什么。
那个也是步兵去了草原很难打出什么歼敌大胜的原因之一,冷兵器时代草原上能够大量歼敌的兵种永远是骑兵。
阵阵苍凉的号角声被吹响,原本趋于一字长蛇阵的汉军阵营,位于前方的部队停在原地,中间和后方的部队则是互相靠拢。
前队停在原地是在做拼杀前的一系列准备,他们并不会傻乎乎地待在原地被突袭,做好准备之后是会动起来,或是进行牵绊式的游弋,也可能是进行最直接的反扑。
处于中间和后方的部队进行靠拢是很明智的事情,敌情不明的时候总是要先稳下来,等待局势近一步的发展是一种选择,根据局势的变化采取正确的反应。
出现在这里的汉军阵营当然只是先头部队,数量为一个曲的西域都护府部队和三千汉人骁果、一万西域人随扈仆从兵,他们后方十五里左右是整支远征军的中军,更后方则是后军。
诸夏的军事观念很讲究次序,哪怕只是选择一路进攻路线,但凡不是必要就不会将所有部队集中在一块行军,采取前军、中军和后军的行军方式已经用了数千年,避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全军覆没。
“先生不必紧张。”李冰得到的命令是保护毛润“有我等在侧”
毛润怪异地看了李冰一眼,一个“呵”作为整句话的开场“某手中的刀已经饥渴难耐”
当代或者说有资格进入军方系统的儒生,怎么可能会遭遇战事就吓得全身发抖。他们在往君父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之后,哪怕是原先自己都不信或者排斥,长时间的学习之下,甭管是洗1脑还是什么样的说法,反正到后面只会有一个成为狂信徒的下场。
李冰并不止见过毛润这么一个儒生,他年纪并不轻,早年的时候有很多的机会能看到儒生,只是那些儒生是一个比一个更加不堪。
近些年来李冰一直是待在军中,哪怕是有听到一些儒家在自我改造的传闻,由于没有亲自去接触过并不会了解太多,依然是用以前的印象来进行对待。他会保护毛润不止是因为军令,是一番接触下来认为毛润的确值得尊重。
他们是位处前军,从敌军的出现到停下来准备厮杀,大概是五分钟之后命令出击的号角声被吹响。
“杀,杀,杀”毛润举着刀异常亢奋地吼叫“诛尽大汉之敌”
李冰尽管是察觉到毛润与自己所知道到儒生有些不同,却是仍然对毛润表现出来的情况感到惊讶,差不多是完全颠覆了他早先对儒生的印象。
马蹄踩踏地面的滚滚雷声震天响,汉人自然是用汉语吼叫着,西域人和乌孙人也用擅长的语言在呐喊,不同的语言有着相同的意思,汇集起来就是一个“杀”字。
离得渐渐近了的匈奴特人也在呐喊,听声音是“哟呵”之类,很有游牧民族的特色。
“匈奴人”毛润瞪大了眼睛,远比之前更加的亢奋“他们是匈奴人”
只要读书人有机会查阅一些典籍,会看到无数关于汉人记载必须消灭匈奴人的篇章,好像汉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消灭匈奴人那样。
“没想到某在有生之年能亲手手刃匈奴人”毛润激动道有些语无伦次,握刀的手是前所未有的有劲“真是苍天眷顾啊”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