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54章:碰撞

不,他们不是匈奴人,他们是保存着匈尼特人,只是有着相当多匈奴族的习惯。
游牧民族的穿着风格比较固定,由于几乎没有什么创造力和生产力,他们不会那么麻烦地去织布和设计衣服款式,想要有点什么东西遮羞或是进行保暖,只能是利用捕猎收获的兽皮或是宰杀牛、羊等牧畜的皮革。
毛润会认为自己所看到的是匈奴人,是他所看见的敌军真的就是匈奴族的穿着风格,大部分是一身羊皮袄子,脑袋上扣着一个尖顶帽,却也能看到那一条条骑马颠簸摇摆起来的脏辫子。
匈尼特是一个多民族融合起来的新部族,但凡是多民族进行融合的话,要是农耕民族进行融合会是文明层次较高的抹灭其余,游牧民族却一定是比较强的那个民族留下的痕迹最多。
要是按照诸夏的史书记载来进行分辨,突然出现的那支匈尼特轻骑兵毫无疑问就是充满了浓浓的匈奴风格,是毛润在之前所没有遭遇过的。
两支不同阵营却都想致对方于死地的军队,他们在一段驰骋之后总算是产生了交锋。
那是弓弦声不断嘣动,如蝗的箭矢被激射而出,它们在半空飞跃的过程中会欢快地抖动着身躯,落下去之后要是命中人体,会破开衣物钻入肉体,使美丽的殷红色花朵绽放。
驰骋在最前面的双方骑兵,他们在密集的箭雨之下出现了相同的情况,不断有人中箭发出闷哼或是惨叫掉下马背,随后被马蹄重复踩踏变成大地的一部分。
并不是只有人会中箭,只是战马的承受力远要高于人类,它们中箭的时候当然会产生疼痛,受训良好的战马会依然向前奔驰,要是被命中要害部位也会失蹄摔在地上翻滚,更会出现因为疼痛而发狂的情况。
不断的人仰马翻在骑兵对战中是很正常的景象,不管是哪一方的骑兵都是在复杂的环境下向前冲锋。他们的耳边不但满满充斥着马蹄声,还有不会断绝的惨叫和嘶嚎,有足够的技巧和运气冲过了本方的混乱区域,下一刻就是与敌方骑兵进行对冲。
毛润就是处在不断交错而过的冲锋之中。他按照被训练的那样尽力将身躯贴近马颈,手中的战刀被横了出去,时不时能感觉到战刀与物体发生碰撞,身上也会有越来越湿润的感觉。
造成湿润的鲜血来自于敌人被刀刃割中溅射而出,可能自己身上的某处也受伤,就是满脑袋都是马蹄声和身处神经反应不过来的复杂环境,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的人绝对会出现精神恍惚的状态,需要脱离混乱场地等一段才能缓过神来。
两股骑兵互相凿穿之后,毛润是等冲出去至少五分钟才从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精神恍惚阶段完全是战马在决定跟随大队移动,并不是出于骑手的控制。
“有受伤吗”李冰看着浑身上下全是血迹的毛润,指着毛润的左侧上肩“那里烂了。”
烂的是皮革护肩,像是被什么带满尖刺的钝器刮擦了一下那样。
这一股匈尼特轻骑兵对于游牧民族来讲,其实已经能够称作兵甲精良,羊皮袄本身就是一种护具,他们还不知道穿了几层的皮袄,大多数人手中不是带枪头的矛,很多也有一柄弯刀,更有一些看去壮实的人使用狼牙棒这种兵器,与疏羯人对比就是兵甲精良。
汉军这一股骑兵并没有停下来不动,是仍然出于缓速的游弋状态,前方领头的骑兵已经开始在做迂回动作,剩下的人也许是人为控制,可能也是战马跟随头马的本能,整支骑兵队在做一个弯形的调整。
毛润有些迟钝地看向自己的左肩,是有感觉到疼痛感,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又控制左肩动了一下“应该是皮外伤我应该将身躯压得更低一些,也不该向左侧做出倾斜。”
李冰知道自己是越来越对毛润有好感了。他能看出毛润是第一次参与搏杀,仅仅是精神恍惚那么一会就将状态调整过来可不容易,能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改善更是难得。
“这就是有读书的好处。”李冰自己可是历经三四场厮杀才真正适应过来,对毛润竖了大拇指,提醒道“我们应该拉出一段距离。”
骑兵作战并不会与袍泽离得太近,互相之间拉开两米间距是安全距离,发动冲锋之后最好保持三米以上的间距,要不然在高速奔驰中仅是缰绳抖了一下都可能造成相撞,要是被敌军箭矢命中则是会必然发生碰撞,互相距离三米以上是给出一个躲避的反应时间。
厮杀过的场地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一片狼藉,青草地被践踏得草皮乱翻,地上三三两两零落地被留下人和战马的尸体。
会说是零落,是因为不管人还是马的尸体都是破损到不成样子,不知道多少人或马连残破的尸体都没剩下,被马蹄踩成肉泥。
刚才那一场交锋,汉军阵营这一边丢下了近千的尸体,匈尼特那一方往少了算也不会低于一千八百。
尽管汉军阵营这一边的损失比较少,匈尼特人却是依然处于数量优势的那一方。这个是开战前的人员基数差距,开战时汉军有五千余人,匈尼特那一边则是一万左右。
“我我”阿巴提感觉自己的大腿疼得厉害,由于大腿是被皮革包着,无法看到皮革被利器割开的痕迹,却是疼痛难耐“我的腿应该是被钝器狠击,骨头可能断了。”
滚滚“轰隆”的马蹄声中,没人听清楚阿巴提说些什么,一旁的库泽只能是用担忧的目光时不时看一眼阿巴提。
骑兵之间的互相对冲,很难保证自己不受伤,只要不是当场就倒下,能在凿穿之后还活着已经算是非常幸运。
受伤了也不存在什么脱离大队,一旦真的脱离大队会是一种找死的行为,再怎么疼痛都要咬牙跟着大队行动,也就能看到敌我双方的骑兵队伍之中时不时会有人摔下马背,那是伤势太重支撑不住在马背上的平衡。
苍凉的号角声被两方吹响,双方两支骑兵再次阵头对上阵头,驱使坐骑尽可能地用最快的速度冲刺起来,结果是还没有再次发生碰撞,两支不同阵营的骑兵队伍掉下马背的人更多。
这一次毛润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陷入懵逼状态,能更加冷静地去进行思考和分辨,不再是大脑无法控制身体,交给自己的本能去进行应对。
一声磕碰声,是毛润挥出战刀磕掉射来的箭矢,做完这个动作他感觉自己得到了升华,进入了新的人生。他甚至还有闲功夫观察周边,看着己方阵营骑兵脸上的表情,看到的一张张紧张、狰狞、恐惧的脸庞。
拼杀场地更远的后方,苏仁举着望远镜观察整体态势,他的身后是五千已经准备就绪随时能够参战的骑兵。
“矮坡上有一股骑兵,应该是敌军的指挥官。矮坡后面必然有敌军,判断不会低于一万。”苏仁看向另一个方向“我们的北侧方位,敌军数量目测为五千。”
陈须问出了苏仁的疑问“这里的敌军以三万计数,剩下的两万或更多的敌军呢”
苏仁放下手里的望远镜,笃定地说“他们去袭击我们的后方了。”
陈须也是相同的判断,只是匈尼特人注定是要踢到铁板,他们后方可不是什么辎重队,相反是一支主力。
一场战争当然不会只有一个战场,有正面交锋的战场,其它几处佯攻或是磨战损的战场,很多次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却是谁能端掉对方的后勤部队。
扎库玛想要用端掉汉人后勤的方法获取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李匡同样明白后勤对于一场战争的重要性。
骑兵交战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就算是一方占据着绝对优势,一场骑战也不是一个冲锋就算完事,通常是一方游弋着拉扯战线,来来回回地进行追逐和逃奔,一次又一次的拉锯战中直至其中的一方被拖垮,或是追击者放弃追击。
因为无法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寻找敌方的辎重队进行摧毁,乃至于是切断敌方的补给线,那将有效地缩短战争的时间损耗。
不管是骑兵交战,或是步兵对步兵,昂或是步骑混编,使对方无法获得补给皆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广袤的平原对于隐蔽的难度很高,想要隐蔽行军只能是夜间行军,找到盆地或是面积足够广的树林,在白天避过匈尼特人的探查。
杨苏在今天却是没有选择夜间行动,不再隐蔽直扑已经侦察到的敌军后勤部队。
匈尼特人是一个半游牧半农耕的民族,不过不管是什么民族,只要是派遣以骑兵为主的部队出征,必然是会选择带上大量的牧畜群,仅是携带少量的辎重畜力车辆。
“少量的斥候盯紧他们”杨苏已经能用望远镜清晰地查看到远处的敌军,他趴在地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一切正常的敌军“我们等待夜幕的降临。”
他们这一支三千骑兵的部队,历经半个月的时间,夜间行军白天隐蔽,凭借着至少七成的幸运,剩下就是利用充足的经验,可算是迂回到了赫拉特的北侧,几乎是没有多么费劲就侦察到敌军的辎重队。
诸夏的军事家总是强调天时、地利、人和,其中的天时就是运气,很多时候哪怕是地利、人和都在己方,就是缺乏那么一点点的运气,不但想要得到结果没有出现,甚至是被搞了个全军覆没。
到目前为止,汉军的运气似乎还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十足幸运,几乎是部队刚刚进入位置,立刻发现了想要寻找的目标。
“他们是在移动状态,我们不好跟得太紧。”白贤起说出实情“周边有他们的侦骑在游弋巡逻,我们随时随地可能被发现。”
杨苏当然知道这一情况,任何一场战争不会存在什么万无一失,有的是制定好作战计划,皆尽所能地避免发生不想看到的意外。虽然说很玄学,或者说不负责任,但事实上在一切都做到尽善尽美之后,剩下的只能是交给运气。
其它地方的事情与他们这一支部队暂时无关,他们需要的是等待。而这一次可能是匈尼特人不相信会有汉军能悄声无息地迂回到自己的后方,可能是汉军有足够的运气,一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都没有被察觉到。
草原生态的环境,夜间的时候总是会充斥着虫鸣声,有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位置甚至会传来一阵阵的狼嚎声。
杨苏还是趴在草地上面,抬头看了一下天际,天空的一角挂着牙月“这里的星辰没有家乡的美。”
他们并不会夜幕降临就马上展开袭击,一场夜间的偷袭最佳时间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
不是吹毛求疵去莫名地想要更黑暗,不止因为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是敌军值夜人员最为困乏的时间点,是作为有备而来的袭击者心态上绝对比被袭击的人更清楚在发生什么,过一会恰好就是东方泛白,那个间隔估计也将对方打懵逼了,有光线可以更快速和准确地将要干的事情干完。
夜幕下的匈尼特人点燃了一处又一处的篝火,远远看去能看到他们是在准备食物,还有一阵阵的歌声在唱响。
这一支匈尼特人的辎重队应该有将近四万人,壮年的数量却是略少,大部分都属于老弱妇孺。
男女老少驱赶牧畜跟着军队移动就是游牧民族的一大特色,他们不但负责为军队后勤补给,战事顺利的时候也是收拾战利品的主力军。
“我傍晚的时候看到一支约有千人的妇女队伍离开。”杨苏在等待的时候不介意低声讲点什么段子“知道她们是去哪里了吧”
一阵压低声音的笑声就出现了,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女人跟随军队出战,不管是诸夏还是其他什么民族,无非就是会发生一些肉体上的那点事。
杨苏再次看了一眼远处的敌军营地“今夜会无比漫长。”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