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64章:两大帝国的糟心事

出雁门关向北并不是立刻进入草原面貌,相反的是地理环境满是山头峻岭,处处可见是两座山峰相夹而形成的谷道。
“看看山头。”尤利安抬手指着周边“不止一处能够看到烽火台的旧址。”
这一边的山有高有低,平均坡度则是非常陡峭,无论怎么看徒手攀爬都不容易。
“汉人为什么不将关隘向北移动,是修建在山脉的最南端”弗拉维斯记得罗马在阿尔卑斯山就是选择前后两端都修建防御工事“难道前面还有关隘”
前面并没有关隘了,甚至山脉腹部随处可见的小规模藏兵营地以及小型要塞都看不到,仅仅是有一些烽火台的遗迹。
他们在山脉里面不断移动,绝大多数时间是行走在谷道环境,于环境差不多的空间不断绕来绕去,太阳当空照无法分辨方位,不熟悉这边道路的人很快就迷失方向了。
“环境太复杂了。”尤利安灌了几口水,不断扫视周边的环境“天然的屏障啊”
“的确”弗拉维斯刚才就不断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利用环境藏兵,可以不断伏击入侵者,相比汉人抵御草原入侵者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
然而弗拉维斯猜错了,该地的环境是非常适合进行伏击,但是大多数遭遇入侵阶段在这个复杂的环境并没有战斗。
面临草原游牧民族的入侵,很多时候是中原王朝根本来不及反应,前方不断沦陷,后方因为时间差的关系没有及时得到汇报,等待军队调动集结起来,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策划山脉伏击战,只有一个富有冒险精神的将军才会在战争迷雾状态下率军进入山脉,更多的将军是选择待在雁门关以及各处长城被动防御。
花了两天的时间,他们才走出山脉,往前一看可算是一眼看去,尽管并无法一眼看到地平线的尽头,不过与随处可见山头相比,视野至少还算开阔。
若是视野范围紧凑,长时间待在视线看不到太远的空间,环境又是异常的复杂,神经再大条的人也不免会陷入莫名的焦虑状态。
很多时候除非是情绪波动太大,不然人很难察觉到自己的状态,突然从觉得不舒服的环境换到一看就赏心悦目的新环境,会纳闷自己怎么会放下了什么重担的感觉。
雁门郡的群山之外还有几个县,最多的时候足有十六个县之多,不过每次国家经受动荡,胡虏便会趁势南侵,每每导致北疆遭遇重创,现如今仅是留下了个四县,其中最为闻名遐迩的便是马邑。
“过了太原郡,可以看到人口不再稠密。”弗拉维斯不断扫视周边,看到的就是荒凉“汉帝国人口最为稠密的地方,是汉人称呼的中原”
罗马人了解汉人的历史,关于“中原”这个词汇出现的次数一场频繁,他们费了很大的功夫才知道“中原”涵盖了哪些疆域。
所谓的中原,以区域而言是指洛阳至大梁开封一带为中心的黄河中下游地区,乃是诸夏历经夏朝和商朝之后,从周朝开始形成的栖息地;从广泛意义上来讲,中原一般是被认为正朔。
历朝历代的政权更替,一般哪个政权统治着中原地区就被视为正朔,到后面则是出现谁继承了中原文化思想才是正朔,也就有了明明赵宋明明丢了绝大多数中原地盘却依然被承认为正朔的原因,不是统治着绝大多数中原地盘的女真金国拥有正朔的名份。
“大汉人口最集中的区域是在交叉国道。”刘导并不觉得那是什么秘密“你们从建康到潼关,又从长安到雁门,不是看得很清楚吗”
中原现在已经没有汉人再去强调什么中原文明,对中原是指哪些区域也是一种不在乎的心态。
汉人的思想是随着中枢划分本土和非本土而改变,受官方引导的一再熏陶,南至大海,北到漠北,东起冰原,西抵高原,莫不视为本土;非本土则是中南半岛和不与本土直接陆地相连的阿三大陆、各处岛屿等等的飞地。
地图现在并不是像后世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甚至可以说身份不到一定的高度根本看不到,大多数汉人对于自己生活的国家疆域有多大没有什么概念,有心去研究的歪果仁没有太多的参考也仅是有模糊的概念。
从官方的统计方面,汉帝国现在的陆地疆域总面积是达到了三千七百四十六万平方里,也就是一千八百七十三万平方公里。
罗马的陆地疆域最大的时候,一度达到了五百九十万平方公里,现如今因为遭遇蛮族崛起仅是剩下不到五百万平方公里。
萨珊的陆地疆域是三大帝国中最小的一个,陆地疆域最大的时候堪堪达到五百万平方公里,到了沙普尔二世当政的现阶段是四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汉帝国的陆地疆域会那么大,除了本土周边扩张和将大海上的岛屿纳入进去,灭掉笈多王朝就增加了三百二十万平方公里。
要是算统治的海洋,依然是汉帝国掌握着最大的海疆,排在第二的是罗马,萨珊依然是排在最后。
“多少”尤利安一脸的难以置信“三千七百四十六万平方汉里”
刘导要是没有得到示意才没那个胆子去透露国家疆域面积,他刚把答案说出去,歪果仁有一个算一个都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汉帝国是当世的霸主,武力能够威胁到任何一个国家,那么汉人的主流必然就会成为世界的主流,是那种从时尚到一些学术用词全面取代各国的必然趋势。
罗马已经开始在学习汉帝国长度和重量单位,萨珊傲娇了一下也是全面跟进,其他国家就更不用说。他们现在虽然没有抛弃自己的一些技术单位名称,可必然会下意识认为汉人的技术单位名称更专业一些,只是会加上一个特别的前缀,例如在“里”前面加上一个“汉”,全称就是“汉里”这样的词。
要是历史没有被刘彦所改变,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只是主角变成了英国人。
没有足够的知识,就算是知道了一些数据也会懵懵懂懂,甚至是满脑袋里面全是浆糊。
尤利安不敢自称是个博学多才的人,可并不认为自己不学无术,稍微理清楚三千七百四十六万平方汉里是怎么样的概念,再对比一下罗马所知道的疆域,脸上的震惊更加明显。
“我们哪怕是向东进军到斯拉夫人的地盘,只要没有跨过喀山,估计也仅仅是与汉帝国差多。”弗拉维斯走南闯北,可谓是见多识广“在非洲的扩张没有意义,仅是单纯想要追上或是超过汉帝国的疆域面积,我们需要向南扩张至少五千汉里。”
非洲,尤其是北非,目前这个时代有占领价值的地盘并不多,更多的地盘占领下来,难道是卖沙子
尤利安稍微想象了一下,与弗拉维斯的观点没什么分歧。
罗马人现在就算是有能力扩张,毛病了才会去将主要力量用在非洲。他们的目光只会盯在欧罗巴大陆,扩张的方向也会是向东,第一个需要击败的就是日耳曼人,解决了日耳曼人就要面对哥特人,最后才是面对斯拉夫人。
蛮族崛起并不是泛泛而谈,固然有罗马人自己作死内战的因素,可日耳曼人也不再是那个茹毛饮血处于石器时代的族群。
“我们想要对付日耳曼人,只有真正与波斯人取得友好。”弗拉维斯不免会看向另一辆车架上的波斯人“与波斯人全面停战,将军队调到欧罗巴”
弗拉维斯本身与日耳曼人有不少的交流,深深知道别看摆在明面上的法兰克、勃艮第、阿勒曼尼就鼻屎般大小,可三个国家就是日耳曼各部落的灯塔,尤其是法兰克更受到一半以上的日耳曼人瞩目。
“全面整整的和平”尤利安就不得不苦笑“我们正想那么做,波斯人也有相同的想法。可是谁都知道只能是有限的和平,没有可能做到真正的互信共处,无法完全避免摩擦,撤掉边境的驻军仅是有限的数量。”
弗拉维斯也开始苦笑,受于汉帝国的强势,两国是在尝试走向谅解,千多年的仇恨哪是说化解就能化解他甚至知道哪怕没有千年仇恨,仅是利益上的冲突也够两国受的。
被罗马称呼为东方领的疆域,涵盖叙利亚、巴勒斯坦、伊拉克等地,独立的独立,分别被罗马和萨珊控制的区域,那边就是一处泥潭。
萨珊和罗马想要互相友好,怎么去解决中东归属就是一个老大难题。
除非是罗马或萨珊有一方愿意完全退出,要不然争议永远不可能消失。
然而不管是罗马或是萨珊,他们谁敢轻易放弃中东
罗马放弃中东就等于放开地中海的东面门户,他们可不敢将地中海的安全寄托在波斯人的良心之上,那么就没可能放弃对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控制。
同理,波斯人也不愿意罗马人控制叙利亚、巴勒斯坦和伊拉克,只因为罗马人不从上述三个地区离开,萨珊的西境就永远不存在什么安全。
“所以,我们与罗马人永远是纠缠不清的状态。”克谢亚斯看了一眼前方坐满罗马人的车辆,脸色严峻地说“罗马人说得再好听,永远不会相信我们。我们同样不会真正相信罗马人。”
早就知道汉帝国的武力强盛,刚才又知道汉帝国的疆域面积,其他小国有什么想法,大国压根就不会去在乎。
同样名义上为帝国级别的国家,汉帝国有什么想法或意图同样不重要,只因为他们就算知道了,能够做的无非就是估算汉帝国的胃口有多大,自己又能抵抗到什么程度。
“汉帝国的疆域已经那么大,不难猜测汉人实际上已经到了扩张瓶颈。”冈比西斯很认真地讲道理“一个国家能够统治多大的疆域,并不完全取决于武力,更要看有没有那个能力去进行统治。显然汉帝国的疆域已经太大了,要是超过半年边境的消息才能传达到中枢,那样的统治是何其的脆弱。”
仅是消息传递就要半年,那么军队的调动就需要更多。一个地方要是等候援军需要长达一年,等于是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安全性,一旦需要反复争夺才能保证地盘留在版图,除非是该国有花不完的国帑,要不然最终只能是忍痛放弃。
“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汉军已经从匈尼特撤军。”克谢亚斯明显听懂了冈比西斯要表达的意思,赞同道“汉帝国明明能够攻占匈尼特的疆域,可是他们没有那么做,证明了你的猜测。”
“这一次汉帝国要对付北边的敌人,是那些部族联合起来威胁到了汉帝国。”冈比西斯了解并不多,他要说的是“我们可以等待战争的结果,看一看汉帝国怎么处理北疆战事。一旦汉军打完就撤回本土,就证明了我们的猜测。”
要是汉帝国没有了扩张的需求,对萨珊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不用每天提心吊胆汉军向西扩张,被迫不计后果将经济倾斜到军事的行为也能停止下来。
萨珊是在元朔十一年调整自己的国家政策,主要是被汉帝国给吓了个不轻,下意识就开始了备战,原本不被重视的东方部署突然间变成无比重要,无法从其它区域抽调军队的前提下,他们开始了组建新军团的动作。
一直到元朔十二年,由于萨珊与罗马缓和了关系,可算是能从西边抽调部分军队填补东边的空白,关键是依然没有什么安全感,组建新军团的动作非但没有放缓,是被汉帝国在北疆的一系列军事调动给吓得又加快了速度。
“四年不到的时间,我们的军费从一千三百万金币每年递增到了现在的六千万金币。”克谢亚斯深呼吸一口气,完全能想象国内各阶层是加了几成税“再这样下去,不用等汉人或是罗马人杀过来,我们又要重演阿尔达班四世的旧事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