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78章:注定不会是好父亲

抛弃旧时代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尤其是交给统治者进行择决的时候,没有大决心和大毅力,真不是谁都能下那个决定。
刘彦对于当今的文学其实并不是那么了解,甚至可以说他对现代的知识都只是学了个片面,懂得的除了生活的日常常识之外,就是参军之后培养而成的军事素养了。
对当今的知识层面了解不够,又拿不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新知识让人来研读,真要一刀切地去抛弃旧时代,拿什么来填补空白啊
刘彦在天坛已经待不下去,刚出来不到两个小时又回宫城显然也不乐意,想了想就往美食街的方向走。
争论了有一会的那些重臣,他们发现刘彦不在之后就停止下来,每个人就好像当刚才的争论不存在似得,做不到勾肩搭背,却也能微笑聊点别的,打探到刘彦带着皇子皇女往哪里去,紧随而行。
“陛下不会恼火吧”冉闵看上去无比的心平气和,半点没有刚才的虚火旺盛模样“咱们是不是做得有些过火了”
以先贤是不是对民族有贡献来做争论点,就算他们现在身处高位,甚至可以说能够影响国策的制定,可那么做总是有点欠妥的地方。
他们现在是高位者没有错,也能影响到国策的制定,但是历史上像他们这样的人如过江之鲫,能够成为先贤的人数一数才有多少
曾经有许多人要否认先贤,甚至去诋毁先贤,不管他们的身份多么高贵,甚至是作为皇帝,拿不出能够与先贤比肩的知识成绩,毫无疑问全成了当代的笑话,少不了也要被青史记载成为万世的小丑。
“是有些过火。”纪昌苦笑道“却不得不这么做。”
天坛广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是谁,但肯定有认识他们的人,有多么高的地位在公共场合讲什么样的话,每一句话都会产生相应的后续结果。
国之重臣不管是在私下场合还是公开场合,要是不明白言多必失和三缄其口的道理,基本上也爬不上多高的位置。
他们知道自己的每一句话都会引发不可知的后续,关键就好像纪昌所说的那样,有再大的风险都要承担起来,用以引发刘彦的思考。
“某的名声已经够臭了”冉闵话是那么说,却看不到有什么懊恼的地方,看着甚至很轻松“今天过后,就要被口诛笔伐得更厉害了吧”
“骠骑将军这是在悠然自得吗”桑虞与冉闵的矛盾早就淡化,两人没可能成为至交好友,却能够心平气和地互相调侃几句“我等之中,能伴随大汉富贵永久者,当属冉氏一族一份。”
冉闵狠狠地瞪了桑虞一眼,却是没有反驳。
自西汉之后任何一朝的开国元勋,打江山的时候是一回事,等待坐江山之后谁都特么怕再上演“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戏码。在局势已经定鼎下来之后,聪明的人无不是能自污就自污,深怕名声太好导致君王的忌惮,弄个身死族灭的凄凉下场。
冉闵应该是一众元勋中身世和来历最复杂的人而没有之一,他甚至曾经都与刘彦并列成为当世王者,举国归附之后众多部将又是进入军政的各个岗位。
太多官员和有爵者,他们与冉闵的牵绊怎么都剪不断,冉闵不管是没归附或归附之后的名声也不好。
“某明白得很。”冉闵略略得意地说“就当你是嫉妒了。”
桑虞是直接发出一声“哼”,脸上却也是带着笑。
按理来说,要是刘彦想要进行“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戏码,挑来挑去绝对是第一个拿冉闵开刀只合适,之后就是那些掌握兵权的将军,最后才是把持民政权柄的那些人。
止于目前为止,无论是从哪一方面甚至是从迹象而言,刘彦丝毫没有表现出清洗的迹象。这个也是他们这些元勋虽然会爆发矛盾,甚至有过激烈的交锋,却不敢互相下死手,唯恐死了第一个,打破一个开头引起刘彦的杀心。
刘彦姓刘,国号取名为汉。
读点书的人都不会忘记西汉和东汉算是一个极端。
西汉的开国元勋,谁的功劳越高就死得越快越惨,就算是开国元勋一时半会儿没死,不管第一代是何等的风光,等第四代要么是成为勋贵之中的不入流,要么就干脆成了平民。
东汉则是不一样,开国元勋都活得好好的,也得到了该有的雍容,甚至是子孙后代都能福泽连绵不绝。
什么事情都会有一种规则和默契。
勋贵要是不拿自己当个勋贵,有再多的功劳也不够死的。就是皇帝没下手,同为勋贵不是被边缘化就是群起而攻之。
自相残杀也是那样,勋贵之间互相动手,那就别奢望皇帝能有什么仁慈,第一个死在内斗上面,皇帝绝对不介意亲自动手或是布局再杀几个。
谁都谨慎地不想开一个头,他们保持着最大的谨慎,可不想让刘彦记起两汉的极端,西汉是地地道道的刻薄寡恩,东汉优渥功臣却换来了祸国的下场。
不是刘彦为了“完美”而秉持不杀功臣的理念,是他能够控制得住群臣,他的年纪也有着巨大的优势。
要是等待那么一天,比如刘彦生病快要死了,他绝对会干掉那些生龙活虎的开国功臣,并且是一个都不会留下。
不是冷血,其实还是为了国家的稳定考虑,一朝天子一朝臣才是最好的局面,老一辈的殉国活着越多就对国家的坏处越大。
桑虞说冉闵的子孙只要不犯错能一直富贵是有道理的。
冉闵主动承担起对羯族的报复,一点都不在意名声变得更臭去进行灭族行动,任何一个遭受过羯人凌辱以及肆虐的人,就是再不愿意都要承冉闵的情。
不是谁都有那个资格去报恩,恩情无法还上就该念着好。当有太多的人需要报恩的时候,对于当事者既是危险也是底蕴,只要当事者自己不发疯又没成为活着的圣人,同时皇帝也没有脑袋被门夹了,就要给当事者以及其子孙后辈足够的富贵。
“现在最需要维稳,你们可别乱来。”冉闵看着美食街就在前面,停下来看着纪昌、桑虞几个文职的重臣“要是你们不仁,也就别怪我们不义”
冉闵一句话说得没头没尾,纪昌等人却知道是说的什么。
“若为大汉谋”纪昌笑吟吟地说“该如何便是如何。”
“你”冉闵怒道“总之,谁提议裁撤军队,谁便是军方共敌。”
纪昌干脆就不理冉闵,以悠悠哉哉的姿态继续向前走去。
“别看我。”桑虞根本不怕冉闵那一脸的凶相“威胁谁呢也不想想没有大战,适合继续养那么庞大的大军吗”
“你们可以试试。”冉闵不断露出冷笑“谁提议裁撤常备军”
桑虞“呵呵”笑了几声,不再理会冉闵错身而过。
裁军要是刘彦听到他们说的这些话,就能明白这几天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怪事。
这个时候,刘彦是与自己的子女围着餐桌吃豆腐脑。
美食街,自然是人流很大,各间店铺以及街上摊位,少有空位;便是在街道行走的人,大半也是手里拿着各色的小吃。
“父亲,如何吃豆腐脑,竟有异端之说”刘慎满脸的好奇,问道“孩儿知道异端一词,听闻遥远的大秦会用火烧死异端。”
“从哪听来的啊”刘彦记得自己并没有向孩子们说过类似的话。他本着难得的心思教育道“远在西方的大秦,早期的时候是将亵神者钉在十字架上。后面被他们钉在十字架的那位成了他们的神子。用十字架去钉有些不合适了,才改用其它刑法,火刑是最常用的一种。”
“哦”刘慎显然是没得到答案不甘心,问道“那为何母亲说吃豆腐脑有异端的分别呢大汉会因为吃甜的,或吃咸的,把人绑在柱子上烧吗”
刘茵前面摆着两碗豆腐脑,一会吃一口甜的,一会又吃一口咸的。她听到刘慎的问话,停下来看着刘彦。
“”刘彦就看到刹那间自己的众多孩子都看过来。他想起来了,自己好像对那些娘们不止一次提过这事,只是他就是开个玩笑,没其它意思啊他就问“你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你们呢”
刘彦前一句是问刘慎和刘茵,后面是问其余的孩子。
“父亲喜欢吃甜的。”刘慎狡黠地说“孩儿自然也是喜欢吃甜的。”
刘茵立刻将那碗咸的推地远远的,用此表态与自己的父亲站到一边。
同时,原本就在吃甜味的孩子露出了笑容,吃咸味的孩子则是露出了苦巴巴的表情。
要是作为普通人,面对自己孩子这般模样,刘彦会开玩笑地告诉提问者,吃咸味或甜味豆腐脑的异端的确该用火烧死,但他是口含天宪的天子,不能拿这一件事情来开玩笑,要不然也许在帝国的某一个地方,真会发生某些人吃咸味豆腐脑或甜味豆腐脑被烧死的事。
“大汉的疆域很大很广。”刘彦放下豆腐脑,示意刘慎注意听“从最北边的冻土到南边的大海,全程将近万里。从东面的冰原到西面的高原,全长八千余里。这么广袤的疆土,不会每一个地方的百姓都有相同的生活习惯,他们的食物也会因为区域的不同而有所改变。”
刘慎有些茫然,只听懂了国家的疆土很大很大,其余听得不是太懂。
“不能因为草原上的人吃奶酪,沿海的人吃海鲜,觉得他们就是不一样的人。”刘彦已经注意到纪昌来到自己身后,没有停止说教“只要他们穿我大汉衣冠,说我大汉语言,敬重自己的祖先,有着相同的习俗,便都是汉人。”
“嗯。”刘慎后面大概都懂了,总结道“对于父亲来说,在意的不是他们吃甜或吃咸,都是父老乡亲。”
刘彦当即就做出开怀大笑的模样,他觉得刘慎用“父老乡亲”这个词用得很好,远比“子民”、“百姓”、“黎民”等一些词更好。
以现在的文化和界限,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提到“父老乡亲”,得是有足够的建树,要么是身份足够高。
像是某位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会有资格说是得到某一个乡、村、城、镇的父老乡亲栽培。
感谢的时候能够提到“父老乡亲”,但只有天子有资格说“父老乡亲”都是他的人,除了天子谁敢说父老乡亲是他的人,都会被当成要造反。
纪昌还是首次亲眼看到刘彦教导刘慎,先是感到欢喜,后面则是略略震惊。
汉帝国一直以来都是储君之位空置的状态,他们一些重臣多次隐晦建议应该立储,可是刘彦从来没有做出明确的回应。
当前并没有立储立长的规则,从上古先秦一直到东晋灭亡,诸夏大地的储君位置从来都是立贤。这一点可以从历朝历代看得出来,只有没出现特别贤的皇子,才会是皇嫡长子继位。
纪昌原本以为刘彦不那么快选择储君人选是众皇子还太小,是想等众多皇子长大一些。今天他看到刘彦教导刘慎,有了不同的看法。
“慎儿。”刘彦才不管纪昌有什么异样,再则也是后脑勺没长眼睛看不到。他和煦地问刘慎“过了今冬,你便十一岁。为父想了一想,你总是待在宫城不合适,应当出去历练一下。”
“好啊,好啊。”刘慎好像没有多想,欢喜地说“孩儿想去北疆”
“北疆吗”刘彦说的历练可不是让刘慎出去游玩,就再次问道“可得好好想一想,你这一次出去,可不像往常只待十天半月,或许要待上几年。”
刘慎之前可是有出宫到某个地方待上最长的一个月,一听这一次出去至少要待上几年,小脸上满是惊讶。
“陛下。”纪昌着实是觉得再不说话就晚了,便说道“慎皇子年岁尚轻啊”
刘彦在等待刘慎自己做出最终的决定。他已经思考得很详细,哪怕是已经选择刘慎作为储君,却没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老待在都城,都应该出去了解一下都城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甚至会鼓励出国看一看。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