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82章:武人之幸

“将军。”斗阿是一再欲言又止,忍不住还是说道“慎公子乃是皇子,还是嫡长子,您怎么能让慎公子参与杀降”
按照诸夏的文化,杀降无论是杀同族还是异族都是一件需要受到谴责的事情,并且下令杀降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李坛苦着脸,幽幽地说道“是陛下亲自下的命令。”
“陛下”斗阿先是吃惊,随后是不解“怎么会”
李坛要是有的选,哪会去让刘慎去干杀俘的事情
要是不出什么意外,以嫡皇长子刘慎的身份,成为帝国的储君机率起码在七成以上。
接到命令之后,李坛第一瞬间其实是懵的,要不是命令直接来自天子,他都怀疑是不是有人要陷害自己。
哪怕命令是由天子亲自下达,李坛还是不免会多想。
让一个超过七成有可能成为储君的皇子去干杀俘这种事情,李坛没可能不会多想。他思量了许多,包括天子是不是不喜欢刘慎,要让刘慎留下杀俘的污点。
“陛下乃非常人也。”李坛以其说是在对斗阿解释,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所思所想,哪是我等臣子可以猜测”
屠杀还在继续,二十万人没可能是一个夜晚就能坑杀干净。
外围的降俘被杀光了,汉军就不断往里面推进,每每都是先用箭阵招呼,推进过程中再检查有无未死者。
要是发现没有死的敌人,老兵绝不会自己动手补刀。
老兵是会喊来认为软弱的袍泽,让他们动手杀掉还能喘气的敌人。
刘慎就是推进中的一员,他的脸色很是苍白,被强烈的呕吐感所困扰。
除了有种强烈想要呕吐又吐不出去的不舒服感,刘慎还被晕眩感所折磨。他发现自己的脑袋里面除了回绕惨叫声就是嘶嚎声,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躺满了尸体,地面也有鲜血汇集着流淌。
“这便是尸体成堆,血流漂杵”
刘慎目光恰好与一个死不瞑目的敌人对视,他看到的是一张失血过多显得惨白的脸庞,尸体身上的心脏部位和小腹、左大腿各自插着箭矢。
与死人对视是一种什么感觉刘慎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上战场,更没想过会作为副手主持杀俘,尤其想都没想会有与死人对视的这么一天。
“呕”
本来就极度不舒服的刘慎弯腰,一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另一只手捂着喉咙的位置,张嘴就是一阵涌泉一般的喷。
在刘慎周边的十来人,他们看到刘慎狂吐没人上前,是一个个面面相觑。
十五人是从长安随同刘慎来到草原深处,他们是被精挑细选而出,每个人都有专精的领取,或擅长正面搏杀,或精通探索侦查,更有专职学习怎么挡刀的人。
他们将会伴同刘慎一直到某天被召回长安,是刘慎身边最后的防线。
“那人是谁”
“太年轻了。”
“应该是第一次上战场”
“绝对是第一个上战场。”
看到刘慎弯腰狂吐的常备军将士发出议论声,却没人说刘慎来镀金。
常备军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无法预料,当前的常备军却是没有发生过谁来纯粹镀金的事例。
勋贵子弟想要进入常备军自然是比较容易一些,他们进了常备军能以队率作为已经是顶天。
作为基层军官,才会明白有什么样的官衔是一回事,能不能服众让士卒乐意听从命令又是一回事,但凡没点真本事不能服众,便是就是队率也难以再有寸进。
作为开国元勋的第二代子嗣,汉帝国开国也就十四年,被选拔进入常备军的勋贵子嗣平均年龄是二十七岁,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生活在安逸的环境,父辈也不是凭白获得高位和爵位,教育方面还是比较完善。
有更好的成长环境,再有良好的教育,作为勋贵子弟哪怕是没有过人的本领也不会太过差劲,他们所欠缺的就是经验和意志。
刘慎今年只有十一岁,外表看着像是十四五岁。
不管是十一岁还是十四五岁,自有常备军以来还真没有这么年轻的人被选入过,引发将士的好奇心是必然的事情。
不过,常备军的将士也仅是好奇罢了,他们坚信只有实际的功劳才能够得到晋身,并不担忧某个勋贵子弟会侵占自己的功劳。
那么别说是十一岁或十四五岁,常备军将士并不会往太阴暗的方向思考,反而是会猜测刘慎那么年轻却能进入常备军,应该是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觉得是有什么本事,看到刘慎呕吐也不会太过鄙视。
只要是个正常人,第一次杀人或是第一次看到死人,有一些生理反应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真心是没有什么好嘲笑的地方。
许多看到刘慎呕吐的将士,他们想到了以往的自己,观察一下刘慎有没有尿裤子,发现刘慎没有尿裤子之后,不少人是觉得刘慎的胆子已经够大了。
刘慎就那么吐啊吐的,一直吐到没东西能吐变成了干呕,手抹了一把脸,发现已经是满脸的眼泪和鼻涕。
贾宇见刘慎不再吐,上前递上布巾。
刘慎接过布巾开始擦拭,擦好了脸,开始擦甲胄。
“我是不是很丢脸”
“并无将士嘲笑公子。”
刘慎左右看了看,周边除了自己的侍卫之外,其余人该干什么就在干什么,要说有什么特别的也不过是偶尔会目光注视过来,还真没人嘲笑。
战场上并不存在丢脸,有的就是活命与死掉。
只有在一些有政治目的的宣传方面,战场才会存在那种没有丝毫瑕疵的伟大、光明和正义。
战场之所以是战场,它就是一个人命被不断消耗的场合,呕吐、尿裤子等等一些事情根本不值得过多去注意,以其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尽可能消灭更多的敌人,使自己增多活命的机会。
李坛、斗阿等等任何一人称呼刘慎都是使用“公子”,原因自然是刘慎只是皇子没有官方称号和官职,再来是刘慎并没有完属于自己的宫殿。
等待某天刘慎有了称号或官职,别人就会用称号或官职来称呼。要是他一直没有得到称号和官职,却是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宫殿,那么也能使用“殿下”这个称呼。
要是有那么天刘慎成了储君,整个汉帝国除了天子与皇后之外,部的人都应该用“家上”这个称呼了。
为什么要用“家上”来称呼储君原因是成为太子之后,一般是有资格对天子自称“臣”或是“家”。
众多的皇子或公主,只要他们她们拥有了自己的宫殿,那么都能被称呼为“殿下”了。这样一来称呼太子为“殿下”显得不够显得独一无二,到了西晋之后出现了称呼太子为“家上”的称呼。
刘慎吐完了之后,感觉到胃部极度的不舒服,倒是呕吐感和晕眩感消失了。
“公子。”贾宇的脚踩着一个没死的草原人,呼唤刘慎“公子可要手刃此贼”
用的是问话语,贾宇却是一脸的严肃。
就像李坛会接到特殊命令之外,斗阿作为刘慎的直属长官也会有特殊命令,他们这些侍卫也会被天子进行特别交代。
先汉那些皇帝,只要是任上表现得英明的皇帝,他们都在成长期亲手杀过人。只是他们杀的可不是国内的百姓,不是杀贵族就是皇亲国戚,要么就是匪、盗、贼、偷,甚至是亲手杀过敌国的士兵。
刘彦对于怎么培养储君有对历代前朝的一些记载做过借鉴,尤其欣赏西汉前五代储君的培养方式。
作为上位者绝对不能怕杀人,怕杀人的上位者肯定不是合格的上位者,尤其是某天将会成为帝国的统治者,不敢杀人当什么统治者。
刘慎看向了那个被脚踩的草原人,是一个大腿中箭的草原人。他抽出战剑,一步又一步地走上前去,持剑的手略略有些颤抖。
“是父皇的命令吗”
贾宇微笑不语,只是加大了踩的力道。
被踩的那个草原人,他是满脸的惊恐,嘴巴里不断“叽哩哇啦”喊叫着一些什么。
刘慎闭眼就要刺出手中的战剑。
“公子,请睁开眼睛。”贾宇语速缓慢地说“看着他的双眼,剑尖对准他的心脏。”
刘慎睁开眼睛看的不是那个草原人,是恶狠狠地盯了一眼贾宇,随后改刺为斩,剑刃斩向了草原人的脖子。
剑自然是好剑,非常的锋利,一剑斩下去破开皮肤,斩断肉与骨头,剑身砍到了地面传来反震力。
“如何杀”刘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我说了算”
贾宇的大腿以下部位被溅得满是血,他恭敬地对刘慎无声行礼。
远处,李坛与斗阿是一直在默默注视刘慎的一举一动。
他们看到刘慎斩断草原人的脑袋,下意识对视了一眼,皆是露出了笑容。
“陛下可有言及慎公子会在你处待上多久”
“明言最长半岁。”
“往后呢”
“末将不知。”
李坛之前还会多想,看到刘慎是被自己的侍卫引导着杀人,已经不会再往阴暗的方向去想。
能够成为刘慎的侍卫一块过来,肯定是天子亲自把关挑选。天子亲自选的侍卫却是引导刘慎杀人,是不是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你”李坛羡慕地看着斗阿,没有掩饰地说“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啊”
斗阿已经是回过味来了,他的确觉得自己是无比的幸运,竟然能够作为皇子慎第一个历练的上官,要是自己懂得珍惜,无疑会对自己日后的仕途起到绝大的好处。
“却不知其他皇子如何安排”李坛多少是有些期待“若是皆如此历练,大汉万年无极可期。”
作为一名将军,谁不希望帝国的统治者是一个铁血大帝
要是身为军人,却是遇到了一个极度温和根本不想打仗的皇帝,他们就会感到无限的失望以及悲哀。
“恐怕朝中已经吵翻天了。”斗阿不觉得自己是在胡说八道“那些文官为了争做慎皇子之师,早便是争得头破血流。陛下迟迟没有为慎皇子择师,却是外派前来军中,他们该是如何的捶胸顿足”
李坛想象了一下,不由自主露出了开怀的笑容,说道“他们哪里知道陛下的明见万里睿智。”
要说军方一定要挑选出一个最大的敌人,不会是任何一个敌国或异族,绝对是国内的文人。
他们曾经一度亲自下场打压过文人,只是获得的结果并不好,不是被文人反欺负过去,是被刘彦一顿教训的同时进行压制,要不就不会出现轮换制度。
其他朝代文人之所以能够站在武将头上拉屎撒尿,其实并不是文人有多么的厉害,是皇帝选择站到了文人那一边。
明摆着的事情,文人之所以敢无下限地去侮辱武将,不就是皇帝站到了他们这一边吗要不然的话,以武力定论武将分分钟能将文人打个半身不遂,文人哪怕的胆子去侮辱武将
像“大怂”那样,欺负孤儿寡母做了皇帝的赵家,他们怕武将有样学样,只能选择无底线压制军方,亲自动手会显得很难看,选择无限放纵文官就是一个很好的做法了。
刘彦只要还想着一统世界岛,肯定是做不出将军方打压成狗的事情出来。相反是军方自己有向狗演化的驱使,他需要做的就是将军方训练成虎狼。
同时,刘彦也知道不能无限度地让军方骄纵,更不能无底线地去打压文人,那么就只能是采取武六文四的策略。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平衡更加重要,哪怕是有时候必须要做出倾斜,也是绝对不能倾斜得太过份。
汉帝国的军方明显是感受到了刘彦更加钟爱本方,他们的说话声就敢大一些,只是有了好几次说话声太大反而遭罪的事情,真不敢太过骄纵。
“陛下若是让每一位皇子皆到军中历练”李坛笑得眯起了眼睛,满足地说“实乃我等武人之福。”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