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84章:两国友谊靠汉人

那一刻,尤利安和克谢亚斯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曾经的很多次,作为罗马皇室和萨珊皇室的两人,他们绝对没少对小邦而来的人爱理不理,甚至是做出过更加傲慢无礼的事情。
时至今日,他们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爱理不理的对象,才深刻了解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或许是屈辱,不过更多的是无奈。
实力不平等的前提下,别人愿意给个好脸色就该举得庆幸。
一方绝对的强大,另一方挨揍了还不了手,没被打真的就该觉得庆幸,哪能奢望更多啊!
“西高车……”尤利安沉默了很久,低声问道“没和萨珊的国界接壤吧?”
西高车其实是别人给予的名字,他们以其说是一个国家,不如说是一个零散部落形成的部落联盟。
那个联盟里面是以丁零人为主,他们并没有固定的疆域范围,东边大概是从金山阿尔泰山脉)为,一直到西边的大邱河额尔齐斯河);北边是到冻土区域,南边则是紧邻悦般和匈尼特。
克谢亚斯只知道萨珊的东面没一个叫西高车的国家。他却是无法确定是不是翻译上的问题,或许汉人是叫西高车,他们却是叫另外的名字。
“大概的地理范围应该是能推断的出来吧?”尤利安看到克谢亚斯有些发懵,皱眉说道“你们没有加大对东面的探索和侦查?”
克谢亚斯现在却是在奇怪一点,萨珊是要与罗马改善外交关系没错,可双方并不是盟友,没搞懂尤利安哪来的自信这么明晃晃地刺探情报。
再则说了,就算萨珊和罗马成了盟友,结盟的基础也仅是发生在汉帝国对两国的其中一国开战前提下,什么时候盟友就该互相通报所有情报了。
“不过……”尤利安像是没发现克谢亚斯那奇怪的脸色,自顾自往下说“汉帝国只是出动了不到三万,应该是进行扫荡,不是要大举西进。你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对东面有足够的了解。”
当前罗马与萨珊正在建立更多的互信,双方已经开始从各自的前线调回兵力。
且不提萨珊与罗马将前线的部队调回之后有没有建立足够多的互信基础,那些寻求独1立的当地叙利亚人和阿拉伯人却是欢乐了起来。
叙利亚人被殖民的时间相当悠久,他们先是被塞琉古帝国所统治,后面换成了帕提亚帝国。
等待罗马人进军东方攻克叙利亚并建立行省,叙利亚人又被罗马人所统治。
处于罗马人统治下的叙利亚人,他们的青壮不是被罗马军团抓去当劳力便是卖成奴隶。
如果说犹太人在西亚和欧罗巴人是精于计算的一群人,那么叙利亚人同时也有着相同的名声,甚至其余族裔认为叙利亚人要比犹太人更加狡猾一些。
叙利亚的自由民,他们在罗马或是帕提亚帝国经常是充当着小贩的角色,被卖到罗马境内的叙利亚人不是被送进竞技场,便是成为一些罗马人的会计。
在往后的很长一段岁月里面,叙利亚是成为帕提亚人和罗马人交战的战区。
帕提亚帝国的军队和罗马的军队在叙利亚来回拉锯了近百年之久,一直处于战火笼罩下的叙利亚人可想而知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经历悲惨的人往往会向往美好的生活,一再努力想要过上美好的日子。关键是一再努力之后没有半点改善,再有毅力的人重复经受失败也会变得消沉,甚至是对生存产生绝望。
如果说世界上哪个民族最先采取绝望式的自杀袭击,毫无疑问就是叙利亚人起的先河,他们曾经有一次组织了三十来人,每个人都是携带火油进入竞技场,然后堵死各个出口,又在竞技场大肆纵火,玩了个玉石俱焚的袭击。只是当时没有“恐怖袭击”这个说法,只是记载某某天某个竞技场发生大火。
地名还是叫叙利亚,至于还有多少地地道道的叙利亚人很难说,罗马人的统计数据是有个一百六十来万,波斯人的统计数据则是有两百四十来万,谁都不清楚谁的统计更逼近事实。
不管是有多少万的叙利亚人,他们在这一场民1族1独1立浪潮中都不是主力,阿拉伯人才是。
现在各国官方其实是还没有阿拉伯这个民族的称呼,罗马人和波斯人一致将他们认为是闪米特人,也称呼为闪族人。
阿拉伯这个称呼是闪米特人中的一些部落自称,与任何一个民族的诞生没有区别的是,自称并不会被各国所接受,需要等待哪天他们展露出足够强大的武力,迫使各个大国承认他们的存在,原本的自称才会成为官方名称。
闪米特人是一个庞大的族群,亚述人族裔以及阿卡德人族裔、库提人族裔、阿摩利人族裔……等等很多的族裔,都是属于闪米特这个种族的分支。
有相关记载的是,闪米特这个种族的历史可以追述到公元前三千年,他们最为辉煌的历史就是建立巴比伦帝国阿摩利人)。
现在自称阿拉伯人的族裔已经非常多,分布十分的零散以及广泛,北非、东非、西亚、中亚都有自称阿拉伯人的部落存在。
目前正在寻求独1立或自1治的阿拉伯人主要是以西亚的部落居多,开始缓慢地蔓延向东非,等于是他们同时在反抗波斯人与罗马人的统治。
阿拉伯人同时挑战两大帝国,可比较诡异的是各个部落是各干各的,并没有形成“统一战线”,一直以来也就只能捣捣乱,事实上也就是捣捣乱,给两大帝国造成一些小麻烦。
关键是开始反抗的阿拉伯人太多了一些,尽管是没有形成“统一战线”,小麻烦多了也就变成大麻烦,直接的体现就是萨珊帝国这边属于“重灾区”的范围,萨珊帝国与罗马交战的前线部队后勤线变得异常脆弱。
萨珊帝国和罗马双双撤军,两国军队撤离形成的“空白地带”几乎是一时间冒出难以数清的势力,哪怕是一个小村子都至少有两股以上的势力宣布所有权,结果是那些势力互相打了起来,致使两国撤军并没有为那些地方带来和平,相反是变得更加乱。
“我们正在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巩固海疆上面。”尤利安对叙利亚可能会比克谢亚斯更加了解一些,一切只因为他的封地是在埃及和小亚细亚“那边越乱,其实对我们双方都更加有利。”
克谢亚斯所知道的是,罗马人是真的发疯了似得在巩固海疆,仅是西班牙行省的海峡就划拨了两百万金币建造工事,要不是没有那个技术建造封锁海峡的闸口,就是花费再多也会建立起来。
罗马人是真的被汉帝国的舰队直接开到君士坦丁堡的临海给吓住了,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某天汉帝国与自己开战,然后汉帝国的舰队又是直接抵近到君士坦丁堡进行登陆。
除了发了疯似得建造海峡工事群,罗马人还在疯狂地研究战船,另一方面还最大限度地向汉帝国下单购买任何可以购买的船只,显然就是得了“战船不足症”这种病。
“不止是西班牙行省啊……”尤利安一脸郁闷地说“埃及行省也在建造沿海工事。”
“对了!”克谢亚斯想到了一件事情,问道“听说汉帝国提出与罗马共同重新挖掘古苏伊士运河?”
古苏伊士运河是在公元前两千年左右首次开挖,当时的埃及第十二王朝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senusretiii,其名字即为“苏伊士”一词的来源)为了通过陆行平底船进行直接贸易,下令挖掘了一条“东西方向”的运河,连接红海与尼罗河。
一些证据显示这条运河的存在至少持续到公元前13世纪的拉美西斯二世时期,随后运河被荒废。
古苏伊士运河在公元前二五零年左右被托勒密二世重新获得,在随后的一千年中被连续改进、摧毁和重建。
当前的古苏伊士运河就是属于被毁坏的阶段,罗马在过去数十年是陷入内乱,压根就没有那个能力去重新修复。
要是历史没有被改变,等待尤利安成为罗马新一任的奥古斯都就会下令再次重建。
现在嘛?罗马的奥古斯都还是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他连内战的创伤都难以恢复,哪有闲工夫去管什么古苏伊士运河。
“嗯,汉帝国是提出了共同修复苏伊士运河的提议。”尤利安就知道根本瞒不住,一脸苦笑地说“就如同我们根本无法拒绝汉帝国租借港口以及租借,对于共同修复苏伊士运河的建议肯定也只能答应,但……我们还在拖时间。”
其实不管是罗马人还是波斯人,他们真的非常纳闷汉人官方)对他们怎么会那么了解,怎么都猜不透互相之间仅是接触了那么点时间,汉人该知道的怎么全知道了。
苏伊士运河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了价值,有它的存在可以直接沟通地中海与红海,互相之间的航海就不需要绕过非洲那么一个大弯。
恰恰就是极大缩短了海上航行的时间,才是罗马人最为担忧的一点。
要是某一天罗马与汉帝国成了交战国,他们认定汉帝国肯定不会选择从东方的陆地一直打到西方,就是用膝盖来思考都能明白跨海入侵才是最便捷的方式。
汉帝国已经向罗马租借了相当数量的港口,根据签订的条约给出限制,其中包含了汉帝国不能是以成编制的舰队形式进行停泊。
条约是那么回事,汉帝国会不会遵守罗马人并没有把握,罗马人是会将汉帝国有没有遵守条约当作是一个“警戒线”来对待,要是某天那些租借出去的港口停泊的汉帝国战舰数量有些过多,罗马人就该明白战争即将爆发。
同样的,波斯萨珊也有相似的条约,就是波斯人离汉帝国比较近,尽了最大努力进行谈判还是有个港口在定义上属于军港。而军港就没有限制汉帝国能停靠多大规模战舰那么一说,汉帝国想停泊多少战船完全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情。
“其实都一样的。”克谢亚斯不是看得开,是知道与不知道没什么两样“我们的陛下已经完全看开了,也许当战争爆发的那一天,我们会选择成为汉帝国的波斯都护府管辖区?”
尤利安直接愣住,随后是一脸不可思议地问“假的吧?”
当然是假的,克谢亚斯那么说一方面是真心无奈,何尝又没有刺激尤利安的想法?
“如果是在两年内发生战争,我们能够抵抗多久?”克谢亚斯很认真地说“能够坚持多少时间,完全取决于汉帝国出动了多少火器部队。”
“如果罗马能够第一时间进行帮助……”尤利安问得认真“以你的估计,能坚持多久?”
“汉帝国不止是火器部队厉害。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克谢亚斯想了想,给出答案“要是我们两国真心诚意地合作,也许能在南波斯建立起一条可靠的防线?坚持多久则是看‘他们’入侵的决心有多大。”
南波斯就是查拉塞尼、埃兰、米底、法尔斯、锡斯坦这些部分。这一边的地形相当复杂,既有广袤的沙漠地带,同时还存在多条山脉。
很久很久的以前,以及当前的现在,南波斯都是非常富庶的地方,也是抵御任何一方入侵者最佳的防线。
帕提亚帝国在西边一败再败的时候,就是依靠南波斯苟延残喘下去,一直坚持了将近一百年,直至南波斯防线被罗马军团撕开口子,那些波斯人也趁势而起,才有了现在这个萨珊帝国的建立。
“你觉得……”尤利安下意识看一眼远处行军状态下的汉军“爆发战争的话,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很难猜啊!”克谢亚斯苦笑道“在我们认为‘他们’打阿三之后会进入休整期的时候,先是西疆战役爆发。我们认为西疆战役打完了怎么都应该有一段和平,结果北疆战役又开始了。”
尤利安也是露出苦笑“的确,我们就没有猜对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