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86章:有志者事竟成嘛!

毫无疑问,汉帝国这一次入侵西高车是失败了。
西高车可能是早就预料到汉帝国打完柔然和东高车会挥师西进,他们将处于东面的部落进行了迁徙,导致汉军深入百里之远都没有找到一个可以称之为中型的部落,仅仅是灭掉了一些小型部落。
“他们的准备时间必定非常长。”李坛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不然以草原的广袤,没有太便利的联系方法,没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西高车能够及时将绝大多数部落撤离,某方面也展现了西高车是一个相对稳固的社会体系,至少是存在有效率的统治阶层,要不然有些事情想做也办不到。
“撤军吧。”斗阿一直在盯着山川舆图看,说道“冰雪已经有融化的迹象了。”
根据一些柔然贵族的说法,西高车栖息的这一片平原,秋季中旬到冬季,一直是到春季下旬都是属于冰雪覆盖的环境。等待冰雪开始融化之后,又会进入到漫长的雨季,大概到了夏季中旬的时候遍处都是泥泞,甚至会形成沼泽。
“可惜了。”李坛是多少有些不甘心“来一趟,只是消灭不到五千丁零人,牲畜也没有抢到多少。”
是时候应该撤军了,他们从元朔十三年九月出兵,目前已经是元朔十四年五月,大半的时间就是在冰天雪地里活动,随着时间越拖越久非战斗损员的情况也是越加严重。
若是进入西高车能够取得好战果,不是灾难性的非战斗损员其实并不是无法接受,关键是他们深入西高车百里之远只取得那么些战果,再继续下去着实是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一片鬼地方……”李坛已经大概了解当地的情况“从秋季中旬就开始下雪,需要到来年春季下旬才解冻,冰雪融化之后又会大面积形成沼泽地……”
西高车的大半疆域都是在现代俄罗斯的西西伯利亚,当地纬度高、气温低,蒸发量弱,降水量大于蒸发量。再来就是地下有较厚的冻土层,地表水不易下渗,地下水水位高和地势低洼、排水不畅,说是鬼地方是真的一点没有错。
汉军是在降雪季节到来,地面有着厚厚的积雪层,甚至是形成了结冰面。
要是汉军到了夏季过来,看到的风景会非常的优美,但也仅是看着风景优美罢了,真的要进入就会瞧见遍地都是湿地,动不动还会有沼泽拦路。
相传匈奴人西撤,他们到了现代俄罗斯中西伯利亚要再往前的时候,那时恰好是夏季时节,就是被遍布的沼泽地拦住了去路。
就是因为匈奴人实在走不掉,才转道南下再次靠近西域,要不然就不会发生陈汤搴歙侯之旗和斩郅支之首的事件,那一句“明犯强汉虽远必诛”也就不会出现。
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片区域就是一个鬼地方,才没有多少西高车的部落栖息,并不是西高车的统治阶层对下面的部落有多少约束力,等待察觉汉军要来才迁移掉那些部落。
这一次入侵西高车,对于汉军来讲面临的麻烦是自然环境以及野兽。
“这地方的熊比咱们那边的块头更大。”
“说得是啊!”
“站起来接近三米,便是再猛的勇士也难以与之肉搏。”
“听说有四个壮士合力近身杀掉了一头熊。”
说话的人就是在整理皮草,最多的其实是一些猞猁和松鼠的皮毛,虎、棕熊、豹、狼、狼獾、黑貂、红狐合起来的数量也是极其多。
甭管是什么猛兽,要是普通人对上了肯定会发怵,普通的军队杀起来会麻烦,但要是精锐部队来杀其实真的不要太轻松。
他们在处理的皮草,大多数都是布满了孔洞,那是被大量的箭矢射中。
破损太多的皮草价值就低,完好的皮草价格才会高,又会因为品种的不同而有不同的价值。
汉军是在战争状态之下,自然不会去干刻意围猎的事情,不过就算没有刻意围猎,仅仅是碰到了才杀,瞧一瞧堆积起来正在归类的皮草,着实是没少杀。
这一天,刘慎结伴尤利安和克谢亚斯正在营地闲逛。
他们走着走着就来到皮草堆积处,看到那一堆堆堆积得好像小山的皮草,刘慎倒是没有太特别的感受,尤利安和克谢亚斯却是看直了眼。
“真多啊!”克谢亚斯看到了非常多种类的皮草,念了一些类别“这个地方的虎和熊那么多吗?”
尤利安眼睛一直在看着那些有斑纹的皮草,看到数量是那么的多,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
欧罗巴是没有虎这么一种动物,想要猎杀野生虎也就无从说起,真想要体验一下得去西亚或南亚。
恰恰是因为欧罗巴没有虎这种动物,他们但凡能够获得一张虎皮都会感到高兴甚至骄傲。会这样是一方面证明他们到过亚洲,另一方面是哪怕没有亲自到过亚洲家族的触须也延伸到了,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很大啊!”克谢亚斯目测了一下,说道“比我们那边最大的老虎,要大上起码三十厘米左右。”
波斯人的栖息地当然是有虎这么一种动物,只是按照类别是西亚虎。
西亚的老虎身躯会显得短一些,成年的雄性西亚虎最重能达到四百八十斤左右,由于身躯短了那么一些,又有那个体重,看上去就会显得胖。
成年雄性西伯利亚虎体重平均为六百斤,体长约为二点六米,肩高约一点一米,尾长超过一米;成年母虎平均体重约为三百二十斤,体长约为一点七米,肩高零点八米左右,尾长零点八米左右。
要是拿出西亚虎与西伯利亚虎摆在一起,真的是能够很轻易就分辨出体格上的不同,总不会认错哪只出自哪里。
刘慎对这么不是那么感兴趣,在他看来也就是一些皮草罢了。不过他却是没有傻乎乎看到尤利安和克谢亚斯垂涎就提出要送,那是军队的战利品,可不是他的私人物品。
尤利安不知道为什么神情变得有些郁郁。其实他是在纳闷一点,琢磨不明白怎么越是朝东,甭管是人还是动物的体格都要比西边的人更高大一些?
古时候的罗马人平均身高只有一米五七左右,当代的罗马人可算是增长到了一米六五左右。
在罗马人的周边,古时候的高卢人平均身高达到一米七五,日耳曼人则是达到一米七八,要是从体格方面来看,平均身高只有一米五七的罗马人能征服高卢人和压制日耳曼人,其实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
那是冷兵器交战,体格好的一方必然是占据更多的优势,体格完全输给高卢人的罗马人能彻底征服高卢人,要么就是高卢人着实太废材,不然就是罗马人在文明层次对高卢人形成了碾压。
现在讲文明层次,不单单是科技上的那些,还包括了组织力和战术、战法。这一点罗马人的确是全面胜过高卢人。
同样的,罗马人能压制日耳曼人也是因为文明层次的关系,要不日耳曼人可不但比高卢人高大,还比高卢人更加壮实。
可以那么说,罗马人从体格来讲在欧罗巴是没有一丝半点的优势,甚至可以说罗马人从体格方面是输给了周边的任何一个民族,但他们却是成为了欧罗巴当之无愧的霸主。
那是一种来自文明层次的增益,使体格上面的劣势得到最大的弥补。
罗马人有了文明层次的领先,再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培养出了全民族的自信,自然而然也就成了霸主。
不过罗马人也是在遭遇波斯人之后才有那么点心得,文明层次无法形成碾压之势的时候,对抗起来就不存在什么摧枯拉朽,只能是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消耗,磨得对方先受不了,才能去摘取胜利的果实。
心塞的尤利安就下意识看了看周边,一看之下心情更加郁郁。站在他旁边的刘慎小小年纪都有一米六以上的身高,成年了起码该有一米九,超过两米也是很正常的吧?
如果说身为一国的皇子因为成长环境优异高大一些也只是个例,可是尤利安看到的汉军普遍身高是在一米八,不缺乏一些身高达到两米的壮汉。他要是站在两米身高的汉人身旁,自己的脑袋恰好是到了汉人的胸口,想要脸对脸得是特么九十度向上昂着看了。
“那个……”尤利安心情极度郁郁之下,问出了很早就想问的问题“汉人的主食是什么?”
“主食?”刘慎被问得一愣,答道“中原自古的主食是黍和菽、粟。”
尤利安近些年花了很大的精力去了解汉帝国,听得懂那些名称,也能知道都是一些什么。
事实上罗马人早就在干观察汉人饮食习惯的事情了,他们还收集了汉人这边的植物类食物的种子,甚至是第一批试种已经在罗马的多个区域进行。
罗马人的想法挺简单的,他们琢磨着汉人那么吃长得高大,那就学汉人吃同样的食物。他们觉得既然汉人吃了那些食物能长得高大,没道理罗马人就不行。
当然了,植物类的种子可不是丢进泥土里就能长,甚至可以说同样的种子在不同的区域连发芽都做不到。
罗马人选在埃及栽种黍、菽和粟,他们就发现哪怕是种子能长起来,可特么模样怎么瞅是怎么样的憔悴,好像是下一瞬间就会枯萎死掉那样。
一些被选在高卢地区的种子倒是呈现出不错的迹象,乐得罗马人观察有了结果开始载歌载舞,欢呼下一代罗马人的个子可要“蹭蹭蹭”往上蹿了。
“元朔五年之后,中原的主食逐渐改成了大米和麦。”刘慎并没有去想尤利安问这个是要干什么,知道的是这种信息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你在大汉停留的时间不短了,没发现这个?”
罗马人自然也是有在汉帝国收集稻米和大麦、小麦的种子,同样是拿回罗马进行试种。他们没琢磨太明白的是,汉人吃黍、菽、粟等一些主食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要改掉主食了呢?
另外一个,罗马人需要明白一点,比如汉人改为吃其它食物之后,汉人的身高还会是那么高大吗?
“我们吃的东西与汉人差不多。”克谢亚斯倒是有那么些搞懂尤利安是什么想法“只是烹饪的手法存在区别。”
波斯人的主食是以米和麦为主,尤其是钟爱锅巴,要说原始材料真的和汉人没有太大区别。他们的烹饪手法也有许多,尤其是一些煲汤之类与汉人很相似。
尤利安听了郁郁的心情没有得到改善,他就怀疑一点,纳闷祖先怎么就没想过改善饮食习惯,没遭遇汉人学不到就算了,学一学波斯人也许能达到提高身高也说不定啊!
欧罗巴人是以麦做成面包为主食,其余的话真没有什么烹饪手法,反正就是白水煮。
以身高而言,不管是古代波斯人还是当代波斯人,他们的平均身高一直是一米七五左右,两米身高的虽然不多却也有一些,就是体型大多显得消瘦。
汉人的身材其实也极少有高大又健硕者,那个是不同饮食习惯所带来的问题,简单的说就是亚洲人因为饮食习惯上面的关系,肌纤维与欧罗巴人存在区别。
其实不止是罗马人,波斯人同样是在探寻汉人的饮食习惯,两国的贵族阶层有许多已经是全面采取汉人的饮食习惯。
同样不止是饮食习惯,罗马人和波斯人向汉人学习可以说是方方面面,有个别的罗马人和波斯人甚至进行了一些归类,认为那一部分汉人的东西是必须要学的。
刘慎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听说你们向礼部提出请求,希望大汉能够教学?”
尤利安和克谢亚斯下意识就对视了一眼。他们以前是向鸿胪馆提出请求,随着汉帝国进行改革是从鸿胪馆变成了礼部,一再被拒绝也没有气馁。
“或许……”刘慎笑眯眯地说“我能向父皇转达一下。”
这一下是搞得尤利安和克谢亚斯情不自禁露出大喜的模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