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87章:真要成罗马都护府了

刘慎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很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父亲提过对外征服的两种方式。
第一种征服方式非常粗暴,便是使用武力。想要打得对方完全屈服与臣服非常困难,汉帝国现在更喜欢干的是,既然无法让人从精神到肉体上被征服,那么就将肉体和精神进行消灭。
从公元三四零年没有建国之前,一直到公元四年,刘彦起兵之后灭掉的部族有点难算。
毕竟,并不是所有部族都是大族群,杂胡之所以是杂胡就是上不了台面,但别拿那种数百上千人的部族不算一个族群。
被灭的那些大族群,羯族是第一个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羯人本来就没有自身的文化,能杀的基本也被汉人杀干净,不用太久的时间,他们现在已经成为汉人历史上的一些文字记载。
鲜卑一族现在还没有消失,虽然拓跋鲜卑全面投降接受汉化,慕容鲜卑也改掉了自己的名字,但鲜卑这个族群其实还是存在的,只是依然保留鲜卑这个名号的人没可能再闹出什么大动静。
最早南下的段氏鲜卑,他们在羯人统治下的赵国被大量消耗,后面倒是迁徙一些部落去了西南,但这些部落是桓温消灭李氏成汉的时候顺手给灭了。
宇文鲜卑则是在内战中王族被灭,剩下的宇文鲜卑不是投靠其余的鲜卑部族,就是被慕容鲜卑收编。既没有投靠其余部族又没有被慕容收编的那些宇文鲜卑,他们是自行分裂成为八个部分,其中一个就叫契丹。
而这个契丹后面花了很久的时间收服原本同为宇文鲜卑的那些部落,以联姻方式联合了奚族,吞并和消灭其余不服的游牧民族,取代突厥在漠南称霸,后面更是干脆杀进了中原。
另外一支慕容鲜卑,也就是躲在高原西北部柴达木盆地)的那一支,他们是在元朔十三年被彻底击溃,逃向西域又遭遇西域都护府拦截,人是死的死和被俘的被俘,基本上就没有逃走多少人,等于是从集体形式上被消灭。
认真说起来,鲜卑真是一个生命力无比顽强的部族。他们的起源地是在东北,却是足迹踏遍了几乎大半个东亚,要是历史没有被刘彦所改变,鲜卑不但多个部族王族)先后建国,甚至控制过中原,还跑到了西南和西域建国,甚至有一支都跑到中亚去建立国家,需要到突厥彻底崛起之后才算是消失。
刘慎对于刘彦提过的第二种方式印象无比的深刻。
第二种征服方式是需要武力作为基础,却不是暴力地去消灭想要消灭的民族,是从文化上去进行融合。
诸夏的先民早就那么干了,只是文明层次没有高级到碾压的地步,通常是武力攻破,再用漫长的时间去同化战败了的部落。
汉人的由来是因为先汉干了那些丰功伟业……刘慎被教导过这个,还是自己的父亲亲自教导,就是有些没明白自己那个父亲为什么要沿用‘汉’这个国号还是因为先汉的文明是这片大陆上毫无争议的霸主级文明。
刘慎对刘彦的一句话印象无比深刻,刘彦曾经说过之所以使用“汉”这个国号,要的就是承前启后的作用,要不然那些胡虏先后都使用“汉”为国号,还搞出了什么“皇汉”,“汉”这个国号其实是被败坏得差不多了。
年纪还小的刘慎并不是真正理解什么叫“承前启后”,大概知道的是不能忘本,要铭记并感恩先人的贡献,再用自己的伟绩去敦促后代。
听到刘慎说愿意向汉帝国的天子建议开放两国的求学,尤利安和克谢亚斯彻彻底底地激动了起来。
罗马和萨珊是从元朔十二年就开始提出请求,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也就是抱着了解汉人文明的想法,一直到见识汉军在阿三大陆使用火器才真正重视起来。
没有任何的新生事物会是凭空而来,尤其是科技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累积基础之上,而所谓的基础就是知识。
“实在太感谢了!”尤利安激动得几乎全身颤栗,右手重重地敲击自己的左胸膛,满是感激地说“罗马会是汉帝国永远的朋友。”
刘慎脸上笑眯眯,对于那个什么“永远的朋友”却是嗤之以鼻。
别看刘慎年纪小,也别说是他,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再小国家的王室成员,谁都没有那么天真。
刘彦虽然没有教导刘慎太多的东西,可是必须灌输“国与国只有利益而没有友谊”的真理,并且是让刘慎必须谨记。
如果说刘慎之前只是懂得这个道理,亲自来到北疆就有直观的印象了。
很早很早的时候,刘彦还只是汉部的族长,那个时候汉部不但与拓跋代国交好,还最大程度地向慕容燕国表达善意。
当时的拓跋代国与慕容燕国对汉部友善,并不是双方真的有什么友谊,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汉部是因为向辽东半岛的扩张才与慕容燕国翻脸,与拓跋代国的翻脸则是在取得中原大部分地区的统治权之后。
近一些的例子,刘彦还没称帝之前的汉国扩张到了漠南,因为有东高车和西高车,还有拓跋鲜卑和慕容鲜卑的威胁,是选择交好柔然部落联盟。
谁又能想到一直表现出友好的两个国家,仅仅是因为草原上的一把火就变成敌对?
柔然人与丁零人、鲜卑人之前还在打生打死……刘慎面对克谢亚斯表达感谢,脑海里却是在想等待与大汉成了敌国,不是立刻变成了丁零人和鲜卑人的盟友?
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有更直观的理解,像是刘慎之前相信“国与国只有利益而没有友谊”的说法,到北疆一趟亲眼所见和亲耳所闻就完全明白所谓国家之间的友谊是怎么回事了。
刘慎之所以一直以来对尤利安和克谢亚斯表现出来的热情感到抗拒,并不是因为他是汉帝国的皇子,而汉帝国又是已知世界中最为强大的国家。其实是他亲耳听过刘彦讲的一些话。
刘彦对刘慎提起过,要不是现在的条件不允许,或许会和罗马人交好一下,但绝对是立刻发兵攻打波斯萨珊,等待打下了萨珊,下一个攻灭的目标就是罗马。
也就是刘慎年纪还小,心智还不成熟,才会对尤利安和克谢亚斯的热情表现出那么明显的抗拒。
幸好的是尤利安和克谢亚斯察觉到刘慎的抗拒,但他们的理解是刘慎在矜持。
尤利安还是非常理解刘慎所表现出来的矜持,拿他自己来作为例子,堂堂罗马的皇室成员,还是前五的皇位继承人,有这样的身份蔑视一些想要交好自己的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强者都是有骄傲的,强国的皇位继承人尤其需要骄傲,要是和谁都能“哥两好”才是掉份。
按照尤利安的理解,他知道刘慎是汉帝国皇室的嫡长子……当然罗马没有嫡长子这个说法,换种意思来说刘慎是汉帝国的皇位第一继承人。
汉帝国是一个强大到令人提心吊胆的霸主国,身为汉帝国的皇位第一继承人高傲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别说他尤利安只是罗马的皇位第五顺位继承人,就是罗马的皇位第一继承人与刘慎进行交流也不会是平等地位。
这个是国家实力的差距,身为政治人物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无视这种差距,自身实力弱小还要与强大者获得同等的尊重,殊不知强国想要灭掉弱国、小国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刘慎后面得到李坛派人召唤,离开了。
尤利安和克谢亚斯没有刘慎的同行,他俩根本无法在营地随意走动,只能是回去自己的营区。
“实在太好了!”克谢亚斯的兴奋和激动根本就无法控制,脸上写满了高兴“能够派人前往汉帝国进行学习,我们一定要挑选最为优秀的人!”
冈比西斯刚才还不知道克谢亚斯是在激动和兴奋什么,知道原因之后先是一愣,随后也是跟着激动和兴奋起来。
“殿下,是汉帝国的礼部有回应了吗?”冈比西斯问完自己失笑出声,他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汉帝国的礼部哪怕是同意也不会派人特地过来通知。他大概是猜出了什么,却还是问“殿下刚才和汉帝国的殿下在一起,是汉帝国的殿下许诺了吗?”
克谢亚斯被一问才有些回过神来。他是有心走刘慎这边的路子,清楚交情还很浅一直没有开口,怎么都需要与刘慎成为朋友,开口才有份量。
“对啊……”克谢亚斯困惑地自言自语“那位殿下怎么会主动许诺?”
冈比西斯“……”
在另外一边,罗马人也在进行同样的交谈。
“我和克谢亚斯只是表露出向往,汉帝国的那位殿下先是若有所思……”尤利安正在尽力回忆刚才的过程“主动提出了向汉天子建议。”
弗拉维斯满脸的思考模样。他可是清楚汉帝国那位殿下一直以来都排斥尤利安的刻意交好,还是近期态度才有所改观,怎么都没有可能瞬间变得那么热情。
罗马一直以来不止在收集汉人这边的食物类种子,书籍也是能买到就买,然后悄悄地送回罗马本土。
“我们第一次要送回书籍,汉帝国海关的官员全部扣了。从这一点能够表明汉帝国并不想我们学习他们的知识。”弗拉维斯那么一说,所有罗马人都是露出了印象深刻的模样。他继续往下说“后面我们是偷偷地藏起来,很多书籍是被搜了出来,甚至有罗马公民因为藏书被扣押。”
这种情况是发生在元朔十三年之前,最严重的还发生整支罗马人的队伍被关押,是到元朔十三年之后才缓和下来,只是罗马人想要带书籍回国需要得到汉帝国的允许,同时私藏书籍的惩罚手段变得更加严厉。
“汉人连我们想要带什么书籍回国都那么严格……”弗拉维斯闷闷地说“我听说那位殿下非常非常年轻,也许……他只是随口那么一提。”
“那位殿下是汉帝国的第一继承人。”尤利安知道弗拉维斯只是一个贵族,他解释道“哪怕那位殿下是随口一提,不管汉天子最终有没有接受建议,汉帝国的官方肯定是需要走个流程。”
他们正说着话,却接到通知说,让他们收拾东西,半个小时之后就要开拔。
“我们都知道以前我们发出请求,汉帝国只是干脆地拒绝,可以想象连商议都没有进行。”尤利安自然不需要亲自去进行收拾,弗拉维斯也有自己的随从。他迈步走向帐篷外,一边走一边说“能够让汉帝国的官员进行商议,也是一种成功。”
“我们允许蛮族成为罗马公民,第一代成为公民的蛮族没可能获得真正的权力。”弗拉维斯与尤利安并肩而行“成为罗马人的蛮族后裔,需要到第三代才能掌握权力。同样的,我们只允许第三代的蛮族后裔成为军队的军官。”
尤利安当然听懂弗拉维斯想要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汉帝国哪怕接受罗马人前去求学,绝绝对对是会进行区别对待,汉人没可能对罗马人一视同仁。
“当然是这样。”尤利安并不是傻瓜或白痴,哪可能天真到依靠这种方式去学到怎么制造火药“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也需要这样的开始!”
“好吧,罗马并不是一天建成的。”弗拉维斯同样理解尤利安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与汉人的文化相似度太低,还没有波斯人与汉人的文化相似度高。想要进步,的确是需要一步步慢慢来,那就先从培养出理解汉人文化的这一步开始做起。”
先不谈他们有没有想到学了汉人文化会不会同化的问题,就是想到了也不会觉得是多么大的事情。
罗马的文化本身就是在扩张中一再出现变化,甚至可以说罗马的核心文化就是掠夺自希腊人。他们能够接受完全希腊化,汉人的文明层次明显更高,再次完全汉化又怎么地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