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988章:干脆一学到底

承认弱小接受强大才能得到进步,不懂这个道理的民族绝对逃不过被淘汰的命运。
在接受强大者一方的文化的时候,要是没有保持本民族的价值观,那么尽管本民族的“肉体”还是活着,没有了“精神”和“内在”也等于死去了。
罗马人的文化是希腊化了,可是他们“精神”和“内在”还是地地道道的罗马,甚至因为接受了希腊人的文化,放大了希腊文化中一些好的方面,使罗马人得到的增益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在很长久的一段时间之中,罗马人征服了非常多的民族,每每征服一个民族之后总是会进行吸收,一开始是宗1教方面,例如继续供奉被征服民族的神袛,后面才慢慢连带文化以及价值观都还是汲取。
罗马人对于学习好的东西从不拒绝,他们在发现汉人的强大之后,越是强大的贵族就越是率先走向学习汉人文化的第一批人。
要是现在汉帝国再派人出使罗马,会发现罗马越是靠近东方的行省,大批大批的贵族已经不再去穿传统的长袍,改为穿戴起了华丽丽款式的汉家衣冠。
衣着款式的效仿只是一方面,能够受到邀请去参与大贵族的宴会,还能发现宴会早就不是之前那么一回事。
在以前,罗马人的宴会无非就是摆上丰富的食物令人自取,食物一般就是一些冷盘之类的东西,想要吃热食的话,不是现场进行烧烤,就是提来煲汤。
现在嘛,中小贵族还是那么回事,可是大贵族基本上都不那么搞了。
大贵族甭管学的像不像,就是学习汉人举办宴会的方式,有些是学的像模像样,有些则是连形式都没学会,但一直是在改变之中。
那些学的像模像样的罗马大贵族,他们是有家族子弟前往汉帝国,那些家族子弟受邀参加过汉人举办的宴会。
视那些贵族子弟被谁邀请参与宴会,多次参与汉人大贵族宴会的罗马人,和只是参加汉人小贵族举办宴会的罗马人,学到的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宴会形式。
他们会留有一些自助餐形式的冷盘食物,但基本上也就是为了照顾那些懵懵懂懂的客人。
新学到的宴会举办方式就是,安排一个场所摆上案几以及蒲团,一道又一道菜色按照次序端上来。
很多罗马贵族也就是学了个形式,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压根就没有吃过汉人的食物,就算是改了以热餐为主的食物,但只有极少数的一些贵族才能汉家菜色。
罗马人对于任何新鲜事物都是保持着极大的好奇,他们连弱小民族的一些艺术都会感兴趣,碰到有趣的事情会进行模仿。
去学一些弱小民族的东西只是觉得好玩,但学习强者就是为了变强。
罗马人深深地知道永远不能落下进步的步伐,他们从不排斥进行学习,那就是罗马能够成为欧罗巴霸主的至关重要因素,而没有之一!
对于罗马人全面向汉帝国学习,波斯人知道之后先是诧异,随后波斯人回过神来了。
波斯人眼中的罗马人虽然强大,可是波斯人总会有一丝丝高傲的心理。他们承认罗马人比自己强了那么一点点,可是波斯人的文化都是比罗马人更多元化和优秀一些。
事实上罗马人有一些文化和生活习惯就是学自波斯人,这个也是波斯人明明打不过罗马人却能鄙视罗马人的地方。
波斯人没有像罗马人什么都在向汉人靠拢,比如波斯人就没有学汉人的衣着装扮。
饮食方面波斯人本来就与汉人很相似,有差别的也仅是菜色的不同,烹饪方面其实是差不多一样的,仅仅是口味上面不相同罢了。
波斯人的历史远比罗马人更加悠久,尽管波斯人有过落魄的时期,可是波斯人不是重新站起来了吗?
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必然有着她值得骄傲的地方,波斯人是愿意向汉人学习,可是并不会像罗马人那样在自主地进行汉化。他们不会去更改自己的服装特色,更不愿意丢弃自己的传统,甚至会刻意地去保留自己的传统。
“其实……”克谢亚斯刚才就在谈相关的事情,纳闷地问尤利安“你们全面学习汉人之后,罗马人还是罗马人吗?”
尤利安对克谢亚斯的这一个观点非常不解,反问“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全面更改了自己的衣着款式和生活习惯……”克谢亚斯说了很多,最后问“罗马还是罗马吗?”
“罗马当然会是罗马。”尤利安有些回味过来了,笑着说“就好像我们曾经全盘接受希腊文化,难道我们就不是罗马人了?”
克谢亚斯被说得一个愣神,想着的确!罗马人全盘希腊化,可他们还是罗马人。
他们是跟着汉军在向东南开拔,被安排的位置是在整支队伍的中间。
这一片大地上的冰雪已经开始融化,地面的泥土相当湿润,重复踩踏之后变得泥泞。
幸亏的是出征的汉军并不缺乏畜力,有着大量的车架以及代步的马匹,人总算不用一步一脚陷在泥泞里面前行。
不过麻烦并不少,比如泥土变得泥泞之后,车轮经常会陷住,肯定是需要畜力和人一块处理才能脱开。
后面李坛改变了行军方式,整支队伍是最大程度地分布开,成了一支以扇面方式向南移动的队伍,不是那种很常见的一直长蛇的行军方式。
最大程度减少了重复踩踏之后,泥泞的困难被极大地解决,行军速度是每天最慢八十里,快的时候能接近一百二十里。
因为队伍里面有着庞大的畜力,每走五百里左右就需要停下来进行修整,一修整通常就是两到三天,他们走了七天却依然离峻稷山有四百余里。
并不是畜力越多行军速度越快。
像是骑兵部队,他们骑马代步在五百里范围之内的确是能彪呼呼地行军,但并不是无限地彪呼呼行军,不想战马被废了的话,保养战马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情。
骑兵部队只是短途的机动力强,别看纯粹的步兵每天行走的路程比他们慢,可是徒步行军的步军在长途行军方面其实会比他们快非常多。
步军会在长途行军方面比骑兵快,是因为步兵不需要相隔几天就停下来让战马进入恢复期。这样一来的话,尽管步军每天走七十里,骑军每天走一百二三十里,可是步军每天都在行走七十里,骑军却是行军两三天又要修整两三天,很多时候超过一千里的路程步军走完了三四天,骑军才会跟在屁股后面抵达。
所以了,骑兵部队所谓的快是在路程没超过五百里的前提之下,超过了五百里的范围的距离,骑兵想要保持快的代价就是让战马废掉。
汉军撤出西高车国境。
西高车好像是不知道那样,没有派出成规模的部队进行追赶。
汉军撤退期间遭遇到零零星星的袭击,抓到活口一问,是一些原本躲起来的人,他们并不是接到命令才来袭击,是纯粹的自我行为。
撤出西高车国境之后,连零星的受袭都没有再发生,留在后方刺探的斥候禀告,没有发现西高车有出兵的迹象。
“或许……”斗阿迟疑地说“丁零人连我们入侵都不知道?”
“谁知道呢。”李坛郁闷地说“或许是我们的入侵方向不对。”
他们多多少少是搞明白了一件事情,选择的入侵位置在下雪的时候会是冰天雪地,到了冰雪融化之后不利于行军,一旦进入雨季又会变成一片泽国。这样的环境无论怎么看都不适合进行栖息,难怪大片大片的地方察觉不到居住的迹象。
“我们前一脚刚走,当地下雨了。”李坛掌握的信息会比斗阿更多一些“仅是下了两天的大雨,我们原先驻扎的区域不远处,地势低洼的位置直接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池。要是雨再继续下,不是没可能形成湖泊。”
汉人已经能分辨得出来,那一片地方压根就是盆地,冰雪融化的水量,再加上雨季的雨量,低洼的区域形成湖泊是必然的事情,没有形成湖泊的区域则会遍处充满溪流,只有一些地势相对高一些的地方湿度会小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
“拷问了一些俘虏。”李坛苦笑着说“到夏季的时候,那边会遍布沼泽。”
潜台词就是,他们的撤军行为完全正确,还是在恰当的时间点抽身,要是再晚那么几天就该面对雨季,继续拖下去则是要面对遍布的沼泽了。
“可惜了……”斗阿非常遗憾地说“大汉便是占下了那片土地,能得的东西也不会多。”
这个说法完全正确,就是到了现代之后,不管是苏联还是俄罗斯都是当那一片土地不存在,连开发的心思都没有,以至于就是保持着原始风貌。
那一片土地并不是没有资源,是相对于其它地方来讲,开发那一片土地的耗费更高。那么有的选择的前提下,谁会去开发?
“并非没有收获。”张皓乐呵呵地说“估算下来,皮草和药材的价值不菲。”
现在是丁零人,以前不知道有多少的游牧部队,看丁零人在那片地方的数量不多,再考虑到当地的面貌和气候,没有多少人烟就不会去消耗大自然的馈赠,留下来的自然资源肯定是多。
汉军出征讲究收益,他们去了西高车是没有干掉多少丁零人,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主动进行围猎和资源收集,后面着实是找不到敌人,才不会傻乎乎待在营地什么都不做,肯定是要创造收益。
不断的围猎和探索之下,大批大批的动物被杀死,皮毛则是被收集起来。
植物类的收获要比皮毛多一些,大量大量在中原难以找到的药材,一些从没见过的植物,反正是能找到就绝对不会视而不见。
“再加上北征的收获……”张皓美滋滋地说“大赚特赚!”
灭掉柔然和东高车的收获是数量超过百万的牧畜,以羊的数量最多,牛的数量次之,马的数量再次之。
可惜的是因为有入侵西高车的军务,那些战俘只能解决掉,要不然还能增加收益。
要是分润战利品,便是随军出征的一名小兵,估算下来至少都能获得一千以上的五铢钱。
财帛还是次要的,将士最为看重的是功劳。
以汉军的规则,有战场立功的另外算,倒霉到没立下军功的人,以原本的官衔和爵位定论,比如连公士都不是的人,回去之后必然是会获得公士爵位。
这个是参战“低保”的一部分,规则是从先秦就形成,西汉和东汉都延续下来,到了现在的汉帝国也是选择保留。
多多少少都有收获,再来是本方死伤并不严重,部队是一直保持着高昂的士气。
汉军好像时时刻刻都是士气高昂着实是惊呆了歪果仁,一些小国寡民的歪果仁能体会到的有限,国家越是强大就能越明白那代表着什么。
“他们北征的时候是士气高昂,身处冰天雪地同样士气高昂。现在走在归途依然士气高昂。”弗拉维斯困惑不解地说“汉人是永远这样吗?”
“你应该问的是,是汉帝国的每支部队都这样吗。”尤利安才不相信汉帝国的任何一支部队都是这样“汉帝国北征的军队必然是精锐,他们以轻微的代价就灭掉了两个国家,获得了惊人的缴获,肯定高兴啊。”
弗拉维斯想了一想,觉得也是。
罗马军团要是历经这样的征讨,恐怕是会比汉人表现出更大的兴奋。毕竟是人没死伤多少,缴获的物资却是那么的多,活着的人怎么都能分润战利品,能不高兴才怪。
“我认识一个汉军的军侯。他说自己能够分到至少五百金币。”弗拉维斯不是穷人,甚至可以说是个富有的人,还是感觉到嫉妒“他对财富似乎并不怎么热衷,高兴的是能够提爵一级。”
尤利安可是很清楚爵位在汉帝国代表着什么,提出了很早就想讨论的话题“罗马并没有设立爵位,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设立爵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