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带球跑了!

小说:娘娘带球跑了!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5:14
第1352章 互怼为哪般?

宁国公眼睛微微眯起,一缕刀锋般的光芒射向沈凝。
“这个丫头,看着一脸纯真无害,可是一肚子的弯弯绕绕,昭荣如何会是她的对手,就连自己都险些中了她的计,哼,自己还真是小觑了她!不过,就算她心计再深又如何,总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他在心里忖思着,眼见朝臣们的目光都朝自己看过来,对着周围的侍从喝斥道:
“你们这些奴才没长眼睛吗?本国公的酒杯摔了,还不赶紧给本国公拿一只新的来?”
“是,是。”
旁边侍酒的宫人们早就感受到了大殿上的剑拔弩张,一个个缩着脖子大气也不敢出,唯恐一不留情就变成替罪羔羊,这时候听得宁国公喝斥,一名宫女忙不迭地将一只新酒杯送上,并给他斟上了酒。
“哼,一群不长眼睛的狗奴才,本国公养病三年,你们一个个就不把本国公放在眼里,居然敢如此怠慢,你们这些奴才的脏手,根本不配给本国公倒酒!”
宁国公看都不看宫女给他斟的酒,袖子一拂,摔杯于地。
那宫女吓得跪倒在地,面无人色。
他这番指桑骂槐的话,大殿上有耳朵的人全都听了出来。
宁国公口口声声骂的是奴才,可是那矛头却是直指皇后娘娘啊!
众人心知肚明,暗暗交换眼色,都是满心的不解。
宁国公三年不理朝政,今天一露面就和皇后娘娘针锋相对,两人互怼,这究竟是为了哪般啊?
两人莫不是结了什么仇什么怨?
不过众人一想,就明白了。
宁国公这是为了想要给自己的女儿坐上皇后的宝座而扫清障碍啊!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自己还是乖乖的看戏就好,少说话,多吃菜!可别无缘无故地惹上了一头甩不掉的虱子!
大臣们齐齐埋头,就像没有感觉到大殿上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样。
“古神医到!”
突然,大殿门口传来太监一声尖着嗓子的通报。
宁国公本来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里,闻言,猛然间站起身来,一脸激动和不可置信地看向殿门口的方向。
他起身太急太猛,椅子竟然被他“哐当”一声带翻在地,发出一声巨响,让大臣们齐齐循声看去。
人们脸露迷惘,满心不解地顺着宁国公的目光向大殿门口看去。
古神医?什么古神医?
这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声色的宁国公如此激动到失态?
只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他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容颜清秀,穿着一件洗得半旧的麻布长衫,打扮得十分朴素,浑身上下却带着一股遗世而独立的味道,有如生长在山谷中的兰草,茕茕而独立。
沈凝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她早就听古清泽说要来参加宫宴,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只是他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古清泽的眼神连看都没有看向沈凝一眼,他淡然如水的目光在大殿上扫了一眼,似乎对谁都没留意。
宁国公眼睛微微眯起,一缕刀锋般的光芒射向沈凝。
“这个丫头,看着一脸纯真无害,可是一肚子的弯弯绕绕,昭荣如何会是她的对手,就连自己都险些中了她的计,哼,自己还真是小觑了她!不过,就算她心计再深又如何,总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他在心里忖思着,眼见朝臣们的目光都朝自己看过来,对着周围的侍从喝斥道:
“你们这些奴才没长眼睛吗?本国公的酒杯摔了,还不赶紧给本国公拿一只新的来?”
“是,是。”
旁边侍酒的宫人们早就感受到了大殿上的剑拔弩张,一个个缩着脖子大气也不敢出,唯恐一不留情就变成替罪羔羊,这时候听得宁国公喝斥,一名宫女忙不迭地将一只新酒杯送上,并给他斟上了酒。
“哼,一群不长眼睛的狗奴才,本国公养病三年,你们一个个就不把本国公放在眼里,居然敢如此怠慢,你们这些奴才的脏手,根本不配给本国公倒酒!”
宁国公看都不看宫女给他斟的酒,袖子一拂,摔杯于地。
那宫女吓得跪倒在地,面无人色。
他这番指桑骂槐的话,大殿上有耳朵的人全都听了出来。
宁国公口口声声骂的是奴才,可是那矛头却是直指皇后娘娘啊!
众人心知肚明,暗暗交换眼色,都是满心的不解。
宁国公三年不理朝政,今天一露面就和皇后娘娘针锋相对,两人互怼,这究竟是为了哪般啊?
两人莫不是结了什么仇什么怨?
不过众人一想,就明白了。
宁国公这是为了想要给自己的女儿坐上皇后的宝座而扫清障碍啊!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自己还是乖乖的看戏就好,少说话,多吃菜!可别无缘无故地惹上了一头甩不掉的虱子!
大臣们齐齐埋头,就像没有感觉到大殿上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样。
“古神医到!”
突然,大殿门口传来太监一声尖着嗓子的通报。
宁国公本来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里,闻言,猛然间站起身来,一脸激动和不可置信地看向殿门口的方向。
他起身太急太猛,椅子竟然被他“哐当”一声带翻在地,发出一声巨响,让大臣们齐齐循声看去。
人们脸露迷惘,满心不解地顺着宁国公的目光向大殿门口看去。
古神医?什么古神医?
这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声色的宁国公如此激动到失态?
只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他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容颜清秀,穿着一件洗得半旧的麻布长衫,打扮得十分朴素,浑身上下却带着一股遗世而独立的味道,有如生长在山谷中的兰草,茕茕而独立。
沈凝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她早就听古清泽说要来参加宫宴,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只是他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古清泽的眼神连看都没有看向沈凝一眼,他淡然如水的目光在大殿上扫了一眼,似乎对谁都没留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