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带球跑了!

小说:娘娘带球跑了!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5:14
第1365章 你是聋子?

“昭荣,起来,别哭!你爹不疼你,你表哥不疼你,哀家疼你!”
周太后伸手拉了昭荣郡主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抚着她的头发道:“这件事哀家会为你做主!”
她抬起眼睛,眼神不善地看了古清泽一眼,又转向宁国公,语气森严。
“宁国公,你为何不问清楚青红皂白就打昭荣,昭荣她不过是心直口快而已,又犯了什么错?她怀疑这神医的医术不尽不实,也是为了你好,依哀家看来,这位神医的医术,的确还有待商榷,他究竟是名符其实的神医,还是徒有虚名的骗子,可不是靠一张嘴巴说出来的。”
宁国公躬身道:“太后娘娘教训得是,刚才是微臣太过急躁,不过古神医的医术刚才大伙儿已经有目共睹……”
他话未说完,周太后就打断了他,不耐烦地道:“刚才的事做不得数,他要是有真本事,就让他来为哀家诊一诊脉,说说哀家的病情,哀家的身体如何,太医院的太医最是清楚不过,到时候让他和太医们一加对质,是神医还是骗子,马上就可以水落石出,还需要那么多的废话么!”
她语气十分不满,显然连宁国公也怪罪上了。
看到昭荣脸上红红的指印,她就是一阵心痛,忍不住又狠狠瞪了宁国公一眼,说道:“你一个当爹的,怎么对女儿下得去这么得的手!就不怕昭荣疼么?”
宁国公脸色尴尬,他当然也舍不得打爱女的耳光,可是当时形势他是骑虎难下,不得不打昭荣几巴掌来平息古清泽的不满。
因为他还需要古清泽治好自己的怪病,如何敢得罪古清泽。
但他这番委婉的心事如何能够向周太后明说?
昭荣了周太后的话,委屈得更是放声大哭,伏在周太后的怀里哭得抬不起头来。
周太后一边抚着昭荣的头发,一边看向古清泽。
“古神医,哀家的话你可听见了?你有胆子进得宫来,就没胆子为哀家把一下脉,瞧一下病么?”她冷冷地道。
她执掌后宫多年,气势十足,一旦沉下脸来,满殿朝臣的呼吸都为之一窒,无人敢正视周太后的目光,都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口。
古清泽却不慌不忙地抬起眼看了看周太后,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气势而露出半点胆怯之意,神色一如平常。
周太后看在眼里,倒也佩服这年轻人的胆气。
“好,那草民就斗胆为太后娘娘把一下脉。”古清泽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到周太后的身边。
旁人看到他那慢吞吞的模样,都以为他是心虚。
昭荣郡主心中更是冷笑,从周太后怀里抬起头来,含着恨意的目光瞪向古清泽。
周太后冷哼一声,伸出了左手,平放在桌上。
古清泽并没有急着摸脉,先是对着周太后的脸仔细端详了一番,眼眸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昭荣郡主见他迟迟不动,忍不住冷笑道:“太后娘娘让你把脉,你是聋子听不到吗?”
“昭荣,起来,别哭!你爹不疼你,你表哥不疼你,哀家疼你!”
周太后伸手拉了昭荣郡主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抚着她的头发道:“这件事哀家会为你做主!”
她抬起眼睛,眼神不善地看了古清泽一眼,又转向宁国公,语气森严。
“宁国公,你为何不问清楚青红皂白就打昭荣,昭荣她不过是心直口快而已,又犯了什么错?她怀疑这神医的医术不尽不实,也是为了你好,依哀家看来,这位神医的医术,的确还有待商榷,他究竟是名符其实的神医,还是徒有虚名的骗子,可不是靠一张嘴巴说出来的。”
宁国公躬身道:“太后娘娘教训得是,刚才是微臣太过急躁,不过古神医的医术刚才大伙儿已经有目共睹……”
他话未说完,周太后就打断了他,不耐烦地道:“刚才的事做不得数,他要是有真本事,就让他来为哀家诊一诊脉,说说哀家的病情,哀家的身体如何,太医院的太医最是清楚不过,到时候让他和太医们一加对质,是神医还是骗子,马上就可以水落石出,还需要那么多的废话么!”
她语气十分不满,显然连宁国公也怪罪上了。
看到昭荣脸上红红的指印,她就是一阵心痛,忍不住又狠狠瞪了宁国公一眼,说道:“你一个当爹的,怎么对女儿下得去这么得的手!就不怕昭荣疼么?”
宁国公脸色尴尬,他当然也舍不得打爱女的耳光,可是当时形势他是骑虎难下,不得不打昭荣几巴掌来平息古清泽的不满。
因为他还需要古清泽治好自己的怪病,如何敢得罪古清泽。
但他这番委婉的心事如何能够向周太后明说?
昭荣了周太后的话,委屈得更是放声大哭,伏在周太后的怀里哭得抬不起头来。
周太后一边抚着昭荣的头发,一边看向古清泽。
“古神医,哀家的话你可听见了?你有胆子进得宫来,就没胆子为哀家把一下脉,瞧一下病么?”她冷冷地道。
她执掌后宫多年,气势十足,一旦沉下脸来,满殿朝臣的呼吸都为之一窒,无人敢正视周太后的目光,都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口。
古清泽却不慌不忙地抬起眼看了看周太后,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气势而露出半点胆怯之意,神色一如平常。
周太后看在眼里,倒也佩服这年轻人的胆气。
“好,那草民就斗胆为太后娘娘把一下脉。”古清泽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到周太后的身边。
旁人看到他那慢吞吞的模样,都以为他是心虚。
昭荣郡主心中更是冷笑,从周太后怀里抬起头来,含着恨意的目光瞪向古清泽。
周太后冷哼一声,伸出了左手,平放在桌上。
古清泽并没有急着摸脉,先是对着周太后的脸仔细端详了一番,眼眸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昭荣郡主见他迟迟不动,忍不住冷笑道:“太后娘娘让你把脉,你是聋子听不到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