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带球跑了!

小说:娘娘带球跑了!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5:14
第1368章 掉了下巴

周太后抬了抬手,止住了曾太医和胡太医,转向古清泽道:“这件事算你说对了一半,哀家的确是患有失眠之症,只不过……”
她顿了顿,又道:“哀家并无中什么花毒,所有人都知道哀家喜欢花,哀家的宫里更是遍植花卉,一年四季竞开不败,你的意思莫不是说哀家宫里的花都是毒花不成?”
她矢口否认自己中了玉萝春花毒一事,墨川自是知道其中的情由,双唇紧闭,一言不发。
沈凝目光闪了闪,也猜到了周太后的意思,她不想把这件事情宣扬得众人皆知,想来周太后已经心中有数,说不定那送花害她之人,就是今日的大殿之中。
古清泽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太后,像是要辨别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决对不会有误,只是他想不明白周太后为什么不肯承认。
周太后被他探究的目光看着,仍是心不慌脸不红,镇定自若地道:“古先生,你还看出了什么?”
古清泽淡淡地道:“太后娘娘以前的身体并无大碍,除了失眠之症,偶尔还会头痛,怕冷,手足关节酸疼麻木,胸闷气短,容易疲倦,心烦气燥,容易发怒,胃口不好,每每季节交替之时都会得一场风寒之症,这些全都算不得什么大毛病。”
他刚开始说的时候,周太后还神色自若地听着,听到后来,她眼角的肌肉隐隐跳动,几乎坐不住了。
而胡太医和曾太医则张大了嘴巴,一副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模样。
他们对周太后的身体状况都是了若指掌,古清泽说出来周太后的这些毛病和医史上所记载的全都相符!
这两人也曾经去过章太医的府邸,得知第一神医的大名,可是两个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古清泽的医术之深,一精至斯!
简直让他们叹为观止,望尘莫及啊!
大臣们只要看到周太后和另外两名太医的神情,就知道古清泽全都说对了,登时发出一阵不可置信的嗡嗡之声,先前眼中的轻蔑、鄙夷和质疑一扫而空,剩下的除了震惊就是佩服。
宁国公面露微笑,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古清泽的医术越高,他就越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更没有找错人,他一定可以治好自己的隐疾。
“太后娘娘,他……他说的对吗?”昭荣郡主兀自不敢相信这个乡巴佬儿真的会瞧病,她不死心地问道。
周太后缓缓点了下头:“他说的全对,哀家的确有这些病症,只是这些毛病并不是时时发作,其实也算不得是什么大病。”
她现在对古清泽的医术已经相信了一大半,可是看到他那张年轻的脸庞,还是有些不敢确定。
“古先生,你说的这些都是陈年旧病,哀家问你,昨天哀家身体不适,就连太医也瞧不出来哀家患了何病,你可能说出一二?要是没有把握,你可以替哀家把一把脉。”
周太后再次对古清泽开口,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柔和了许多,不再咄咄逼人。
周太后抬了抬手,止住了曾太医和胡太医,转向古清泽道:“这件事算你说对了一半,哀家的确是患有失眠之症,只不过……”
她顿了顿,又道:“哀家并无中什么花毒,所有人都知道哀家喜欢花,哀家的宫里更是遍植花卉,一年四季竞开不败,你的意思莫不是说哀家宫里的花都是毒花不成?”
她矢口否认自己中了玉萝春花毒一事,墨川自是知道其中的情由,双唇紧闭,一言不发。
沈凝目光闪了闪,也猜到了周太后的意思,她不想把这件事情宣扬得众人皆知,想来周太后已经心中有数,说不定那送花害她之人,就是今日的大殿之中。
古清泽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太后,像是要辨别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决对不会有误,只是他想不明白周太后为什么不肯承认。
周太后被他探究的目光看着,仍是心不慌脸不红,镇定自若地道:“古先生,你还看出了什么?”
古清泽淡淡地道:“太后娘娘以前的身体并无大碍,除了失眠之症,偶尔还会头痛,怕冷,手足关节酸疼麻木,胸闷气短,容易疲倦,心烦气燥,容易发怒,胃口不好,每每季节交替之时都会得一场风寒之症,这些全都算不得什么大毛病。”
他刚开始说的时候,周太后还神色自若地听着,听到后来,她眼角的肌肉隐隐跳动,几乎坐不住了。
而胡太医和曾太医则张大了嘴巴,一副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模样。
他们对周太后的身体状况都是了若指掌,古清泽说出来周太后的这些毛病和医史上所记载的全都相符!
这两人也曾经去过章太医的府邸,得知第一神医的大名,可是两个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古清泽的医术之深,一精至斯!
简直让他们叹为观止,望尘莫及啊!
大臣们只要看到周太后和另外两名太医的神情,就知道古清泽全都说对了,登时发出一阵不可置信的嗡嗡之声,先前眼中的轻蔑、鄙夷和质疑一扫而空,剩下的除了震惊就是佩服。
宁国公面露微笑,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古清泽的医术越高,他就越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更没有找错人,他一定可以治好自己的隐疾。
“太后娘娘,他……他说的对吗?”昭荣郡主兀自不敢相信这个乡巴佬儿真的会瞧病,她不死心地问道。
周太后缓缓点了下头:“他说的全对,哀家的确有这些病症,只是这些毛病并不是时时发作,其实也算不得是什么大病。”
她现在对古清泽的医术已经相信了一大半,可是看到他那张年轻的脸庞,还是有些不敢确定。
“古先生,你说的这些都是陈年旧病,哀家问你,昨天哀家身体不适,就连太医也瞧不出来哀家患了何病,你可能说出一二?要是没有把握,你可以替哀家把一把脉。”
周太后再次对古清泽开口,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柔和了许多,不再咄咄逼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