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带球跑了!

小说:娘娘带球跑了!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5:14
第1664章 一己之力挽狂澜

“不错,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沈凝在马背上回头白了他一眼。
千面公子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沈凝疯了。
她是嫌自己这条小命儿活得太长了是不是?她想要去送死,可他不想!他还根本没活够!
“我……我不去!”他猛然一下勒住了马。
“你不去?”沈凝也跟着勒住了马缰,回头看着他,皱起了眉头:“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我……我才不怕!”千面公子梗了梗脖子道。
他就算是心里害怕,也不能在表面上露怯,被她一个小丫头瞧不起。
“那你为何不去?”沈凝问道。
“因为我不想去送死!”他冲口而出。
“送死?谁说是去送死了?”
千面公子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南越大军已经攻破了南关,而你的皇帝夫君派了三路援军前往双卢,他本来以为双卢城会固若金汤,可没想到南越大军兵临城下,居然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攻下了双卢,将他的三路援军打得溃不成军,现在南越大军正直奔岳州城而去。我还听说这次南越国派出来领军的大将是他们的二皇子拓跋铮,他的称号是平西郡王,其意便是要要扫平西楚,这位拓跋铮生性残忍好杀,据说被他所攻下的城池都会遭受屠城之灾,南关和双卢落在他的手中,估计城中所有人全都死光了。而且南越大军这一路上势如破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他们气势正盛,拿下岳州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你现在赶过去,不是送死又是什么!你想送死,我可不想!”
沈凝听了他的话,眉梢一挑:“没想到你知道的事情真不少,不过有一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南越国这次派来攻打西楚的领军主帅并不是他们的二皇子拓跋铮,而是从西楚叛逃过去的楚少阳!”
千面公子微微一怔,接着道:“我自然知道,但那楚少阳不过是投降过去的异姓亲王,就算南越皇帝封他为王,并将兵马大权交在他手中,但在南越皇帝心里最信任的还是他的亲儿子,否则他怎会委派拓跋铮为楚少阳的副将?名为副将,实为监督,只要楚少阳敢有半点异心,拓跋铮必会将其斩于刀下。”
沈凝却微微摇头:“我猜南越军中一定是以楚少阳的号令为主,而不是那拓跋铮说得算,如果真的是这样,南关和双卢的百姓们就不会惨死在拓跋铮的刀下。”
千面公子道:“不管是谁为主,都没有半点不同,他们的目的全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攻破西楚,让你的皇帝夫君向他们俯首称臣,再将西楚纳于南越的版图之中。四国之中,西楚最为孱弱,另外三国早就对它虎视眈眈,亡国只是迟早的事。说起来你这个皇后娘娘当得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不但享不了什么荣华富贵,还妄想要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经1665章 十年都不晚

沈凝脸色一沉,道:“我想怎样便怎样,不用你来多说,既然你怕死,那你就走吧,我自己去。”
她在马屁股上用力抽了一鞭,那马放开四蹄,跑得飞快,转眼间就将千面公子远远地甩在身后,她连头也没回。
千面公子瞠目结舌地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本来是想劝说她不要去前线送死,万一遇到南越大军,他们会被千军万马踏成肉泥。
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泯不畏死!
好,既然她想送死,他可不愿意奉陪,他还想留着这条命享福呢。
那丫头既然一意孤行,那么就随她去好了,她死在南越大军的手里,也等于间接替他报了仇,出了气,他该举双手拍赞。
千面公子哼了一声,勒转马头,沿着来路返回,和沈凝背道而驰。
两人距离越来越远。
千面公子打马而驰,心情愉悦。
用不了多久,他放在心尖尖上恨着的仇人就会被马踏如泥,死得面目全非。
他甚至开始得意地哼起歌来。
可不一会儿功夫,他的歌声就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消失不见,猛然勒住了马头。
不对啊,要是那丫头死了,他胸口这两个大鼓包可怎么办?
“难道让我一辈子顶着这鼓囊囊的胸部?不行,绝对不行!”
千面公子这才明白为什么沈凝走得如此痛快,头也不回,因为她早就算到了,自己迟早还会追上去求她。
他心里面两个声音在交战。
一个声音让他走得越远越好,就算一辈子胸前有两个小山丘,也总比在南越大军的铁蹄下送命要好,大不了他一辈子在胸口绑布条!
另一个声音却告诉他让他马上追上去,答应并完成她的条件,取得解药让自己变成正常男人。
后一个声音渐渐压倒了第一个声音。
因为要是让他活得窝窝囊囊的,在别人面前都不敢挺胸,那还真不如死了的好!
“罢罢罢!老子拼了!老子还就不信了,就凭老子这智慧和头脑,还会死在乱军之下?更何况那丫头也不是吃素的,她怎么舍得抛下她的心上人就这样跑到前线来送死,她一定有脱身的法子,老子还是赶紧追上去,免得那丫头跑了个无影无踪!至于报仇,十年都不晚!”
他喃喃地自言自语,拔转马头,向着沈凝消失的方向打马狂奔。
沈凝听得身后渐渐驰近的马蹄声,却头也不回。
千面公子奔得大汗淋漓,好不容易才追了上来,他跟在沈凝的身后,说道:“姑姑,我回来了!”
沈凝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多问。
她的目光落在前方,只见前面的道路上黑压压的全是人,少说也有数千之众,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一个个神色惊惶,背着包袱像是在逃命一样。
沈凝勒住了马,跳了下来,牵着马迎上那群人,拦在一名中年男子的面前,十分客气地作了个揖。
“这位大叔,请问你们这是怎么了?可是前面出了什么大事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