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土耳其》


白色土耳其

白色土耳其

更新时间:2019-01-05 20:35:42 作者:丁丁 大小:38K 上传:the1

第一章

  为什么是土耳其

  我爷曾北战南征,他说:旅行就是活受罪。

  我爸在欧洲待过一阵,他说欧洲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过是一座教堂加一片广场。跟爷差不多,他说:旅行就是花钱买罪受。

  我身上流着他们的血,却在进大学之后,脚就没停过。一次又一次地旅行,越走越远。这一次出行的距离和时间,取决于上一份工作挣了多少钱;而下一份工作能做多久,全靠上一次出行换回了多少安分。

  到三十一岁这年,我那帮从高中混过来的哥们儿些,有刚提了副处的,有换了奔驰的,有二婚的。而我已换到了第七份工作,如今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搭档是刚毕业的90后。和以往差不多,仅仅是一份工作,谈不上喜不喜欢。最近一年也一直没出去走走的欲望,每天上班加班下班,有空去喝酒,周六踢足球。在耍的两个女朋友,想起哪个了就打电话约。我并不急着决定到底要和她们两个中的谁继续耍下去。至于结婚,爸妈放出话,说一旦我打算好了,钱要借多少都好商量。但根本还没到那一步。选择是一件又费体力又费心思的事,我暂时不想劳那个神。

第2页 :

  我游离在生活与工作之间,对于自己和周围的人,感觉麻木,反应迟钝。

  这种麻木,我并不自知。

  我感觉良好,认为生活随意,一切自由。

  只是最近遇到一难缠的客户。我们创意小组的方案,改到第二十一次了对方还不满意。客户部总监委婉地转达了客户的新意见。我一听,跟第二十次改稿完全相反。客户总监大概是觉察到了火气,末了补充道:对方换领导了。这一换,就意味着我们得忍气吞声,加班加点继续改。

  这电话接得我毛焦火燥,差点儿想说这事儿我不干了,老子凭什么被这么玩儿?这份工作已是我做得最长的了,大不了辞职。

  就在我气血上涌,要冒出撂挑子走人的话时,眼前突然出现一片海。这海来得毫无征兆,活生生让我吞回去了已到喉咙管的话,一边继续让电话那头没完没了地交代修改意见,一边眼睁睁地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海。※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海很蓝。蓝得来除了“蓝”这个字,没别的词好形容。白沙滩弯成一道没边没际的长弧线。没一个人,或任何活物打破那道白色弧线与蓝色的衔接。

  说来也怪,这莫名其妙出现的海竟让我压住了五腔六腑的各种怒,打完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一想,这不完全是被气晕了的幻觉,应该是越南泥角的海,是在过去的旅行中,我遇到过的最美的海。去越南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了,离开那片无人的白沙滩之后,再没想起过泥角。直到这通电话,海滩又无缘无故地冒出来,让遗忘的风景逼真再现。

  我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想起这次的客户要求,其实和第四稿非常相似。

  全神倾听的设计小妹儿,见我面色灰败地挂了电话,也露出相同的表情,不敢再直视我,一直转着手里的铅笔。

  我说:“稿子过了!走,吃串串去!”

  同时,一个消散了近一年的想法,渐渐聚拢: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去哪里呢?

  十多年前我刚开始出门玩时,连跑了几年梦想中的高原:云南、四川、青海、西藏、甘肃,直到最后一次上高原,眼珠子成了玻璃球,只会反射眼前的景色,什么也透不到心里。后来我又开始一趟趟往海边跑:海南、北海、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直到蓝色的海也失去补充能量的作用。

  除却追逐高原的天空,以及蓝色的大海,还有什么能让我上路?

  那天敞开吃了顿串串和蛋炒饭,吃得过饱,时间又还算早,我决定走走路,再坐地铁回家。自从成都开通地铁,我也没坐过几次,偏偏这天走进了地铁站。晚上最后几班地铁,时间间隔长,站台上又冷清。我无所事事,周围也无美女可看,我只好抬头盯着屏幕上的地铁进站时间,顺便瞄眼正在播放的新闻。

第3页 :

  在两条杀人放火的消息后,不晓得为什么,画面跳跃到了世界各地的特色酒店。其中一个是洞穴酒店,在土耳其中部。那儿荒僻不似在人间,突兀的石山中,却掘出精品酒店,房间的壁炉旁铺着手工编织的地毯。

  接下来的几天,生活工作照旧。上个客户还在最后纠缠,下一个工作单又来了。出去走走的欲望越来越清晰,渐渐成了个有模有样的形状:去土耳其。

  我放出话去,说结了这个客户的单,就立刻动身去土耳其玩。上司是我的大学同学,平常开个大奔,一副富二代模样,只有我知道,这些都是他一个人打拼来的。多半是对我频繁换工作的过去有所耳闻,他把我叫去办公室,面色为难,问题却很直接:“周扬,听说你要辞职?”γ米γ花γ书γ库γ http://www.7mihua.com

  我本来是动了辞职的念头,听他这么一问,反而不愿意顺着他的意思说了。况且辞了职以后的旅行虽然痛快,但再倒回来找工作却是一大麻烦。于是我说:“没有,就是想请个假。”

  上司问:“请好多天?”

  我给了个旅行能压缩到的最短天数:“十天。”

  上司觑起一只眼睛,嘴巴也跟着歪了歪,停顿了好一会儿,说:“好吧。”

  我点了下头,什么也没说,打算离开。他叫住我,问:“为啥子想起去土耳其?”

  这问题被问过很多遍了,我却没法回答。与之前十来年,迷恋高原或海边相比,这次的决定纯属偶然。我对土耳其一无所知。但说“不知道”很难打发问话的人。

  其实后来想想也并不那么难回答。只要跟女的说,土耳其在爱琴海边,她们会立刻两眼放光呈花痴状。而只要跟男的简单介绍,土耳其有从罗马帝国到拜占庭帝国到奥斯曼帝国再到“二战”的无数战争历史遗迹,更关键的是美女无数,就足够他们提出下一个问题:签证好不好办?

  简单做一点功课,那儿还有一边欧洲一边亚洲的伊斯坦布尔,地球上最像月球表面的卡帕多西亚,躺满各国比基尼美女的地中海海滩,爱琴海边的古罗马时代的图书馆、斗兽场和妓院遗迹,以及滑翔伞和热气球等活动。但我得尽量简洁地打发掉问话的人,免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动了要跟我一起走的念头。

  于是遇到女的问,我说去看战争遗址。要是男的问,就说去爱琴海边发发呆。就这样,草草打发了问我为什么去土耳其,以及想要跟我一起去的人。

  我不打算和任何人一起上路。包括两位正在耍的女友。他们属于这里,属于我走了又回,回了又走的成都平原。我生在成都,始终不曾走远。小时候没法挪就算了,后来包括探亲访友出差,我在北上广及深圳香港都短暂待过。见我年纪渐长,却晃来晃去没个固定职业,不少朋友叔伯都曾劝我换个城市,多点发展机会。然而我却像皮筋一样,走得再远,还是会被拽回来,始终没能远离成都平原。就像我不明白这次旅行为什么选择去土耳其,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直留在成都。不是这里有多重要,别的城市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哪儿都无所谓啦。

第4页 :为什么旅行?

  为什么旅行?

  签证机票到手,上班的事情一直堆到出发当天。跟搭档小妹儿侃完了新的单子后,我坐在电脑前,突然想起查查伊斯坦布尔的天气。天气预报显示:0—5摄氏度,下雪。又查了查土耳其什么时候适合旅行,11月到次年3月,是土耳其旅行的淡季。我去的2月,淡季中的淡季。

  这让我肩膀一放松。淡季正是我需要的。不约旅伴,全无计划,少有游客,这次旅行,将会是一次清净自在的漫游。

  最重要的是,春节期间无须面对老妈已经问了五年的问题:“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给我生个小孙子抱?”

  飞机晚上起飞。接近该出门的时间,我还不想收拾东西。背包丢在阳台一年了,落了厚厚的灰。这60L的BigPag包跟了我十年,磨得褪了色,却没损坏,还一擦就干净。

  这是我唯一保留下来的装备。别的冲锋裤冲锋衣、登山靴、睡袋、快干裤、头灯、防潮垫等,早就能送的送,该丢的丢了。包里装的东西越来越简单,只剩必要的换洗衣服和用惯了牌子的牙刷牙膏。同时减少的,还有旅行的热度。

  就在我一边往包里塞东西,一边想着旅行回来还得把这些东西又都掏出来恢复原位时,“为什么旅行”这个问题,第一次“摁”了我一下。有些意思必须用四川话才能表达。“摁”就是鞋子里进了个小石子儿

  又抖不出来的那种难受劲儿。我提着包,出门准备打车去机场,却忽然很想来一场大雾,让高速公路关闭,飞机没法起飞。不晓得从上次,还是上上次开始,在出发以前,我都希望有点什么突发情况,好让我心安理得地还没出门,就结束旅行。

  旅行的热度明明已消退,为什么还要一趟又一趟地远行?宅上半个月,跟出走十来天,有什么区别?

  每一个不断上路的人,总有一天会遇到这个问题:“为什么旅行?”

  这问题一旦成了一颗掉进鞋子里的小石子儿,就一时半会儿抖不出来了。没个答案,之前十多年的出川进藏、国内国外、东亚南亚地奔忙,就全没了着落,成白跑一趟了。

  这一次,尽管很不情愿,但轮到我了。在这个问题来到之前,不明不白地玩下去也挺好。可当它一旦来到,我就不得不带着这颗石子儿,去走土耳其了。

  可惜那天晚上,成都冬天常见的大雾连影儿都见不到,航班取消是不可能了。我一心想要上床睡觉,但还是赶在最后一刻,出门打的去了机场。

  都晚上了,双流机场还跟火车站一样人挤人。我绕过一队又一队小红帽旅行团。导游挥着旗子在喊话,不断有人大声招呼另外的人,几个人匆匆跑过,每个都无视我存在地撞到我的手臂或背包。嘈杂噪声中,人们表情茫然,却急迫地想冲进未知的旅程。我缓慢移动在过于明亮的灯光和浮躁不安的人群中,恨不得转身打个车回家,缩到最舒服的那张沙发上,只开有橙黄色灯罩的落地灯,放上乔治温的《蓝色狂想曲》,脚一跷,刷网络新闻。绕了一圈,在偏僻的角落,找到了订机票的阿提哈德航空的办理柜台。还好这边人不多。排着的一队人里,有披着花围巾、戴着和成都阴冷冬夜完全不搭调的宽檐花边草帽和墨镜的大婶,前前后后跟不管认不认识的人,说自己要去迪拜玩;有拖着精巧箱子、穿黑色长呢子衣的女人,带着穿同款衣服的一大一小两个女儿,母女三人,从高到矮,都披着梳得整整齐齐的长发;有个年轻人身边搁着一个巨大的箱子,旁边守着沉默的父亲和唠叨的母亲,应该是转机去欧洲某国读书的留学生;还有两三个表情严肃、商务打扮的老外。

第5页 :

  我漠然打量着前后排队的人,面无表情地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中。排队的时候,我从不用刷微博之类的事情来打发时间。对我来说,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正好适合发呆。

  因此当米琦突然站到我面前时,我一时没法从发呆的频率调回来。米琦是钻过围栏,来到我正站着的队伍中间的。排队办登机牌的地方,用拉着横栏的杆子,把队伍挡成Z字形。米琦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钻过一排又一排栏杆,直接站到了我面前。“你是背包客?你去哪?”米琦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斜挎在我肩膀上的包。

  我左右看看,确定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在跟我说话。米琦已经又接着说了起来:“我是去阿布扎比转机,然后去伊斯坦布尔。你上穷游网吗?”:米:花:书:库: www_bookbao_com

  我想不管如何,还是该礼貌地回答点什么,但没有任何让我开口的机会。她继续说:“现在这种淡季太难找人了,我有个朋友从上海去,还有两个在穷游上找的人,从重庆坐土耳其航空飞机,但时间都不一样。我只能先去伊斯坦布尔,再和他们会合去别的地方了。对了,你去哪里?”我等了等,确认轮到我说话了,便说:“伊斯坦布尔。”

  “咦?你不上穷游网吗?你不上韩爷的土耳其签证qq群吗?我怎么没有听说有谁是最近从成都出发的?”

  我无话可答。但我清晰地感觉到周围排队的无聊气氛,已经被看戏的热闹代替。

  要是早些年,能从论坛上恰好捡到米琦这样一个女的同行,我做梦都得笑醒。这么漂亮的又黑又长的头发,这么热热闹闹的旅伴。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只不过是搅了清净的局。我连话都懒得开口说一句。

  十来年前开始玩时,国内才刚有“背包客”和“驴友”一说,旅游论坛也才起步。我一度热衷在论坛上招“驴友”,专挑美眉同行。那是论坛单纯热烈的好时代。每次出去都还真能招到美眉,再偏僻的地方都行。我不是没有特别喜欢的,也不是没和她们其中的某些人牵过手或上过床,但没有任何一个在结束旅行后成为我的女朋友。至于原因——在路上的她们,和结束旅行回到城市的她们,从穿的衣服,说的话题,到看人的眼神,说变就变了。这让我很费神。太费神的女生,不适合我。而能跟我这种人说走就走,一走就到天涯海角的女生,都挺让人费神。

  米琦的嘴从换登机牌到安检到过海关就没停过。她讲了自己读的大学、现在的工作、之前几次年假分别去了哪里,以及这次同行的女驴友是她上次去婺源时碰到的。米琦此前从来没有出国自助游,这次在那位女驴友的帮助下办了全部的手续。

  米琦平时其实没这么多话,她也明白话太多太啰唆讨人嫌。可是这会儿她实在是太紧张了。第一次出国自助游,就是远在欧亚大陆交界处的土耳其,这让她很想找个人说说话。米琦一紧张,嘴巴就刹不住车。

  我在米琦快节奏持续的发声中回过神来,一定是我的60L背包让她瞅准了我是“驴友”的可能性。然而我已经在一趟又一趟的远行中,渐渐撕掉了“驴友”的标签。周末穿什么,上路就穿什么。在路上遇到什么人,就跟什么人打招呼。

  现在,就连这唯一保留的60L背包,也该换换了。如果只背个普通双肩包,或者提个黑色旅行箱,或许能更好地隐身。

  在米琦说话的过程中,我要么发呆,要么就想着怎么一下飞机就找个好的理由摆脱她。然而我的沉默恰被她当成了最好的听众。

第6页 :

  阿提哈德航空的飞机上,座椅、枕头、毯子都是骆驼的颜色,像进了沙漠。还有一点和沙漠差不多,那就是人少。那么大的飞机里才坐了这么点人,我立刻到最后几排,找了个能伸直了睡的位子。

  米琦按照机票,找到飞机的一侧,老老实实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飞机平飞后,我正想倒下来蒙头大睡,忽然瞟到了在飞机一角端坐的米琦。虽然已经好几年不泡论坛了,可我还留了个后遗症,纯粹出于惯性,忍不住想照顾在路上遇见的妞。反正不管这女的话再多再烦,到了伊斯坦布尔,我都可以轻易找到理由,比如预定的酒店不在一个方向,立刻甩掉她,继续我自己的旅行。这会儿我走过去拍了拍她,头向后一斜。米琦乖乖跟着我来到后排。我帮她挑了个没人的四个座的位子,又把中间的扶手都调起来。这样四个座位加在一起,就成了个卧铺。

  没等米琦张口说话,我赶紧回到自己的“卧铺”,把眼罩一戴,蒙头就睡。我有个怪癖,喜欢在飞机、火车、汽车、船什么的上面睡觉。平时在家里的床上老睡不着,在各种交通工具上一颠,很快就能睡得口水斜流。昏睡中有人拍我,大概是叫起来吃飞机餐。我摆了摆手,挪了下位置,继续睡。七个小时,我直接从四川的夜空,睡到了阿布扎比的万里晴空,直到被声音性感的空姐叫醒,告诉我飞机开始下降了。

  米琦后来说,如果不是看我睡得那么香,放饭都不起来,她真想向我充分表达感激之情。她原以为坐七八个小时跨国飞机会很难熬,没想到吃了一顿,睡了一觉就到地方了。幸亏有我帮她占的位子。

  幸亏我睡着了。不然得听多少啰唆。在下飞机的过程中,米琦的嘴巴也没停。话题已经从自我介绍,转移到了时事评论。

  米琦说,这趟航班上的空姐们,在机场和机舱外都蒙着白色面纱,很是神秘,只有在机舱里工作时,才见她们摘下面纱。那些空姐都是清一色的高鼻子深眼窝,五官跟雕塑一样没瑕疵。米琦都忍不住盯着空姐的面孔看。米琦的前排是个猥琐男,在飞机下降的整个过程中,那男的都在用稀烂的英语,给空姐介绍我们伟大祖国的各种不好。在飞机滑行完了,安全带指示灯灭了之后,猥琐男第一个动作,就是跳起来搂着漂亮空姐自拍了一张,完全不顾空姐脸上始终浮着的尴尬。

  米琦最后说道:“他要是敢把手机递给我让我帮他拍,我就敢假装把手机不小心掉地上,然后朝后一脚踢它个十几排远!”其实有时候我也认同米琦说的话,比如现在。只是我不认为一个人需要把自己大脑里所有的思维活动,都随时随地、没筛选地从嘴巴里漏出来。于是我什么态度都不表,就当没听见。

  我一定得找机会摆脱这女的。要不然这趟旅行没法继续了。

第7页 :转机

  转机

  米琦从下飞机时起就挤到我旁边,之后一直边说话边跟着我,看来转机过程中还很难摆脱她。因为飞机起飞晚点两小时,转机时间从三小时缩短为一小时。米琦从跨出机舱开始,就不断地念叨会赶不上下一趟飞机。我也摸不清楚阿布扎比机场到底有多大,一小时转机时间够不够用。可米琦越着急,我越一脸放松。我越不紧不慢,米琦越着急。

  我甩手甩脚慢慢走。米琦口口声声念着要晚了要晚了,却一步都不超过去。她把紧急的步子分割小,高频率移动地跟在我后面。我带着米琦,顺着哪个国际机场都差不多的指示牌,直接走到土耳其航空的转机办理柜台。米琦始终保持着在我身后,距离我半步远的位置。她把护照塞给我,我把两本护照递给柜台后的土耳其大叔。大叔在电脑前捣鼓了一阵,突然眉毛鼻子眼睛皱到了一堆,一边咳嗽一边问我要E-ticket。≡米≡花≡书≡库≡ http://www_bookbao_com

  出发前偷懒,我连电子机票都没打印。我以为可以像近几年出国一样,拿着本护照到处刷出登机牌。但就在几天前,欧洲几十年不遇的一场暴雪,让所有相关航空的航班停了一天,之后重排时间,土耳其航空的航班号有了变化。在成都的我,对这些毫无所知。我只知道当时站在土耳其航空的柜台前,转机时间已经不多,而我的护照没刷出登机牌。

  我耸耸肩说没带E-ticket。土耳其大叔立刻两手一摊,眼睛在眼镜后一翻,意思是那这事儿就没法办了。这趟土耳其航空公司从阿布扎比飞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信息里,根本查不到我的名字。我英语口语本来就撇,这一下立刻不晓得说啥子好了。只想甩出两句四川怪话。

  米琦之前一直紧贴在我身后,此刻她挺身而出,或者说挺胸而出。我当时感觉到她的胸,一下子从我胳膊肘后面,挺到了柜台前面。米琦从她随身的背包里,迅速找出了折得整整齐齐的电子机票,打开递给土耳其大叔。她用比我溜好几倍的英语,跟大叔介绍我们是一路的,转乘飞机一样,行程一模一样。为了证明情况属实,米琦一边挽起我的手,一边对着大叔笑出一脸花儿来。

  离起飞时间只有半小时了。米琦用英语对着大叔,就像之前用中文对着我一样滔滔不绝。而大叔也像我之前对米琦一样,就当什么也没听到,始终盯着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一句话不说。

  目前的情况是,我们看来是赶不上这趟飞机了,还连名字都不在列。大叔又是一阵咳嗽。我已经绝望了。

  米琦越战越勇,说得快跳起来了。大叔终于有了动静。他伸手把米琦的电子机票退出来。米琦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战,大叔嘴都不张,用手指了指旁边。我听到一个打印机样子的东西在响,然后就看到了登机牌,两张。这次,我也不得不带着米琦跑了起来。我们火速冲到登机口,立刻被拦住了。

  肯定没戏了,关舱门了。然而拦住我们的人一脸抱歉,反复说请等一下,请等一下。就在我没明白飞机都要起飞了还让我们等什么的时候,有人来通知,说可以检票了。我们后面瞬间排起了一队人。我们两个成了排在最前面的,最先上了飞机。

  原来飞机晚点了。这是我首次感谢飞机晚点。

  同时我转过身,对再次退到后面紧跟着我的米琦说:“谢谢你。”

第8页 :

  没有LP的旅行

  飞机在天上绕了好几圈才开始下降,降落的整个过程,都在颠簸着费力穿过厚而浓的云。这感觉跟降落成都机场很像,穿过看不透的云雾。就在我打算继续打盹儿时,云突然开了。我瞟了一眼,看到了白色的城市。

  在云的缝隙间,透出一座被大雪覆盖的城市。不论它的过去与未来是什么颜色,当下被一笔涂白。只有清扫过的道路是黑色的,划出一道道黑色的线条,将成了白纸一张的城,分割成方的、扁的、大的、小的,各种规则与不规则的形状。除了黑与白,云间的这座城,没有任何其他颜色,无声如默片。

  这就是我的第一眼伊斯坦布尔。出发之前,虽然查到土耳其这两天挺冷,但是这地方原本跟成都差不多,一年有一个星期零度左右,会飘点雪。我完全没料到飘的是鹅毛大雪。

  欧洲三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就猛地被我遇到了。出发前收拾行李时心不在焉,我穿着当天上班的薄羽绒背心和休闲裤就出了门。米琦显然有备而来,她脚上穿的是雪地靴,还迅速从随身的背包里摸出了帽子、围巾和手套,并一直唠叨,让我出机场以前等她一下,她要去厕所加条厚连裤袜。我想,正好,取了行李就迅速消失。

  “你带厚鞋子了吗?”等行李的时候,米琦看着我脚上的板鞋问。

  “没有。”

  “你订的哪个宾馆?”

  “走到哪个是哪个吧。”

  “是LP上面的吗?”

  “LP?我没有。”

  “那你带自己打印的攻略了?”

  “没。”

  在对话过程中,我看着米琦本来就大的眼睛,一点点瞪大。我在想,如果我一直“没”下去,她的眼睛会不会瞪得爆掉,弹出来落在我面前。米琦太惊讶了,她不能相信有人出门什么也不准备,连LP,就是LonelyPlanet(非常著名的旅游指南图书品牌)都不随身携带。要知道她背包里可装着最新英文版和已经翻译了的中文版LP《土耳其》各一本,台湾地区作家的手绘《土耳其游记》一本,还有从穷游网上搜集了各位超能前辈的攻略打印稿厚厚的一沓。米琦本来还想把马蜂窝、背包客栈上的土耳其攻略都通通研究一遍。可是出发前加了一星期班,导致她对于这趟旅行心里很没底。就像中学时考试,如果没有在考前把所有的知识点和重难点都过一遍,上考场时就会手掌出汗、心里发慌一样。可旅行不是考试。

  “那你怎么办呢?”米琦收回瞪大的眼睛后,换上一脸疑惑和担心的表情。

  我耸耸肩,懒得多解释。

  其实早些年,我曾是LonelyPlanet的忠实粉丝。那会儿还没有中文版,更没亚马逊、淘宝网买英文版。我是好不容易从一个驴友手上买到了影印版。出国玩,老外人手一本最新版本的LP,我呢,抱着厚厚一沓打印稿。一路崇拜LP,直到走到越南沙坝。沙坝在越南和中国的边境,很小,但因为青山里藏着的彩色法式建筑,吸引来各国游客,热闹得很。

  我有一天随便乱走,遛弯儿到了一片特别美的地方。安静的银色湖面,倒映了红的白的蓝的法式小屋,和后面绿得茂茂盛盛的山。可这地儿居然很清净,没一个游客。我在湖边坐了很久,独享美景与安静。

  后来我再看LP时明白过来,是因为这葵花宝典上的任何景点介绍或徒步线路,都刚好没提到这一小块地方。与其重复别人的旅行,不如自己来走。从此我再不碰这类旅行指南。

  只要每次出发前,随手翻翻论坛上的帖子,基本常识有了,不至于像个白痴一样上当受骗,就够了。

第9页 :一场大雪

  一场大雪

  趁着米琦去厕所加衣服裤子,我把背包一挎,往外就走。

  一出机场,漫天大片的雪,被风卷着直接扑打到眼睛上,我一时睁不开眼。人行道上的雪一边清扫又一边积上,被脚和行李箱压了N遍后,又黑又滑。等出租车的路边,雪厚得一踩一个洞。我在机场外犹豫了一下,总共站了不到一分钟,肩膀就白了。

  三十年一遇的大雪不好惹。我想了想,退回到机场里边,站在厕所门口。我原计划躲开游客密集的老城区,在Taksim广场后面的小街上,随便找个青年旅馆住。本来就是淡季,walkin(直接进店)比在网上预订还好谈价格,应该可以挑到合适的客栈了再住进去。

  然而要在眼睛几乎得闭上才能顶着风走路的雪天里,一条街一条街地走,一家旅馆一家旅馆挨着问,那可太费事了。怎么省事怎么来。我决定直接跟着米琦走,只要她订的酒店别贵得离谱就行。☆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米琦全副武装地从厕所里走出来,帽子围巾蒙得只露了两只眼睛。没等我问,米琦先开口了。她嘴巴裹在围巾里,瓮声瓮气地问:“这么大的雪,你连本书都没带,天气又这么冷,你穿这么少,怎么办?要不要先跟我去订好的地方,住下了再说?我的朋友在hostels.com(青年旅馆预定网站)上面订的青年旅馆,就在Taksim广场附近。我查过了,有机场大巴直接去。”

  眼前的米琦,穿着UGG,拖着白色旅行箱,让我完全没有想到,她订的是青年旅馆。我忍不住问:“怎么想起住青年旅馆?”“我朋友说,她朋友跟她说的,出国自助游,一定要试试青年旅馆,还要住大通铺那种房间,体验一下。”

  “哼,”我最受不了这种不经过大脑的朋友的朋友的建议,“那赶紧走。”

  从机场出来之后,我和米琦的队形,换成了她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们坐上了从Ataturk国际机场去Taksim广场的大巴车。车从机场一开出来没几分钟,米琦就大喊:“海!看,海!”看来米琦跟很多四川人一样,五行缺海,放个假就想往有海的地方飞。

  我在看过了亚洲各国各种各样的海之后,那种无边的蓝色,再也进不了心里。

  然而此刻窗外的海,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在白色的城市边缘,是灰色的海。灰色之上,蒙着白色的雾气。天空的乌云一刻不停地移动,这会儿刚好撕开个缝,裸露出一块太阳。阳光流动在灰色的海面上,翻滚成了银色。从大巴车上下来,雪更大了,夹着风,密密实实地横冲直撞。米琦拿出手机,打开GPS,非常明确地开始走向她订好了的青年旅馆。

  Taksim广场就是一广场,中间有绿化带,绿化带中间有雕塑。广场上有人堆了个很高的雪人。米琦一边比画着叫我看,一边跳进绿化带,又跑回来把相机塞给我,让我给她和雪人拍照。拍照还有要求,要在她跳起来,并在空中摆好造型的那一瞬间照。

  我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我们。米琦的闹腾劲儿和这地儿还挺相称。漫天大雪也盖不住伊斯坦布尔的拥挤与热闹。雪虽下得阵仗很大,但温度并不算太低,大概就零下一二摄氏度。卖

  烤板栗的小摊贩照样推着车满街吆喝;各种型号的菲亚特车在清扫过的道路上穿来穿去;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帽子也不戴,顶着雪满街走;路旁红房子的窗台上伸出积雪压不住的绿藤;街边大雪覆盖的草坪上摇曳着紫色和黄色的花。阳光时不时从云间冒出,照亮清真寺盖着白雪的圆顶。

  我一抬头,看见鹅毛大雪与碧蓝晴空,奇妙共存。

第10页 :在伊斯坦布尔发呆

  

白色土耳其 所有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