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造化》


九州造化

九州造化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0:53 作者:逍仙08 大小:5527K 上传:清心 寡欲

第1章 兽潮

    时值金秋,天高云淡,风清气爽。

    雍州西北、距大荒山脉一百余里的小山村内,农户们刚刚下地回家,女人在屋内造饭,男人则在树荫下抽着旱烟,儿童三五成群追逐嬉戏,一副祥和的农家乐画面。

    嗷呜~~~

    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啸声从村后传来,打破了小村的宁静。村民相顾愕然,刚要起身寻望,猛地一股震感袭来,令人又不自禁地跌坐回去。震感一阵接着一阵,好似天神跺足,屋檐的积尘簌簌而落。

    忽听得村后樵夫老王嘶喊道:“狼来了,快……啊……”紧跟着就是一声惨叫,再无声息。少年们不知所以,犹在梦里,村中老人已面色惨白,瑟瑟发抖,嘶声喊道:“兽潮来了,快躲进屋里,快……”然而,为时已晚,成群的风狼出现在视野里。风狼的身影逐渐放大,填满了整个眼眶,而后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惨叫声响彻云霄,却只持续了几秒钟便消失了,只剩下风狼撕咬人肉的声音。三只风狼正在分食一具人尸,一股大力涌来,将风狼猛地撞飞出去。风狼本能地顿足扭身,怒吼着呲出凶牙,想要反击,但是看清来犯者是一头黑皮巨熊时,只好无奈地摇摇尾巴,灰溜溜走开。巨熊立起,好似铁塔一般,对风狼根本不屑一顾,自管抓起一条人腿,津津有味地地享用起来。

    风狼胜在速度,这才冲当先锋开路,这时虎狮熊罴等凶兽纷至沓来,风狼无一敢惹,只有耷拉着脑袋避走,把美味留给后者。

    嗷呜~~~

    又是一声啸,与先前的啸声一般无二。凶兽们立时警觉,停止掠食,纷纷夹道而立。

    须臾,一头斑斓白虎从村后缓缓走来。白虎足有一丈多高,虽比不得巨熊的壮硕高大,但是睥睨之间自有一股威压之气,令群兽心惧胆颤,连大气也不敢出。黑白相间的条纹使其显得雍容华贵,额头与生俱来的“王”字,更是不怒自威。

    行进在相与枕藉的死尸中间,闻着浓烈厚重的血腥味,白虎双眼微眯,竟有些陶醉。群兽噤若寒蝉,谁也不敢打扰。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滚开,老子这么瘦,又没肉,快滚开……”声音不大,却极具穿透力。

    群兽大惊,禁不住两股战栗,冷汗直流。白虎盳中闪过一丝怒色,忽然口出人言道:“黑熊,你去看看!”巨熊得命,急速寻声而去。

    来到村前,只见村东的山壁上立着一个少年,十三四岁年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形似一个乞儿,此时手握烧火棍,正与几头风狼对峙。乞儿足下只有寸许平台,仅容他一人站立。脚下离地三丈,壁坡陡峭,垂着一根绳索上下,无奈风狼不懂得运用,只是本能地极速冲高,临空攻击。乞儿虽惊不乱,反应亦是极快,见风狼攻上,照头即打。数头风狼轮番上阵,竟是未建寸功,更有一头风狼被打的头破血流,颇为狼狈。

    乞儿身后有个半人高的窑洞,好似他的“窝”,若逢数头风狼齐攻,他就往洞里一缩,挥棒乱打。群狼无策,怒火中烧,却又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村中的王者。

    巨熊行至近前,豁然人立,足有三丈高低。一只风狼仍要跳起攻击,巨熊一掌拍下,怒吼道:“滚!”可怜风狼重重地摔在地上,已然没命。

    乞儿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初时只是有些胆寒,突闻兽吐人言,“妈呀”叫了一声,竟握不住烧火棍,丢在地上,惊叫道:“妈呀,还真有妖怪啊!”

    ◇◇◇◇◇◇◇◇◇

    白云之上,飘渺之巅。

    数名道者凭空而立,遥望着东方天际。

    这一行,八名道者,皆戴纯阳巾,穿月白道袍,背负长剑,衣带间绣着如水的三清图案,正是雍州道家天脉山崇真教弟子的打扮。

    在百姓眼中,道家好似自天地伊始就立在天脉山上,承天神之职,秉万民福祉。道家传了多少代,立过多少掌教,已无人记得,但世人知道,道家无论从过去的道教、全真教、正一教,还是到现在的崇真教,无论那一任掌教真人,无不以保雍州安宁为首任,其次,才是将道法发扬光大,愿教徒遍布九州大地。但是不知何故,无论掌教真人如何努力,万载光阴过去,雍州还是那个雍州,教徒还是那些教徒,竟然从古自今都不曾变化分毫。天道使然,后世掌教更加珍惜现有教徒,但凡雍州地界发生伤亡劫难,道家弟子即会及时赶到,挽救百姓于危难之间,极力遏制教徒不增反减的情况出现。

    久而久之,雍州百姓愈发依赖道家,道家弟子也将这解救万民疾苦之事当做了毕生功课来做。现下,这八名弟子便是得知北部边界将遭受凶兽袭击,受命特来查看。

    忽然,蓝天下出现几个黑点,先是米粒大小,眨眼间已然初具人形。

    一名道者轻声道:“铭浩师兄,鬼家鬼谷派的人到了!”鬼家与道家齐名,如今由鬼谷派传承。

    显然被称为“铭浩师兄”的道者,是此行的领头人。铭浩微微颔首,回首盯着众人,严肃道:“见到鬼家弟子,既不能失了礼数,也不能堕了我教威风。若有谁特立独行,不听号令,可莫怪我执教严格!”说话时,目光有意无意地在一名女道者身上停顿片刻,女道者浑不在意,目不斜视地望着东方。

    “谨遵铭浩师兄号令!”包括女道者在内,道者齐声受教。“铭浩师兄”心满意足,脸露得色,这才收回目光,整理好衣容,准备迎接鬼谷派道友。

    鬼谷派执掌冀州,与雍州地邻,鬼家鬼谷派之于冀州,正好比道家崇真教之于雍州一般。鬼家主修鬼道,自来信奉鬼神,认为人死之后自有灵魂长存,坚信提升灵魂修为才是正途,但因其修行之地阴森可怖,修行之法光怪陆离,百姓敬而远之,常称其为鬼教。

    铭浩想起临行前掌教真人的一番话:“此行鬼谷派弟子会与你们一同前往,约在青山会合,你们这便去吧。”个中原委,竟是一字未讲。他心中纳闷道:“鬼家弟子来我雍州作甚?”却又不敢追问,这时即将与鬼家弟子见面,自己以何态度侍之,仍是拿捏不准。

    道、鬼两家虽为地邻,关系却很是一般。道家自恃清高,认为研习灵魂乃是旁门左道,鬼家又自认正宗,阴冷傲慢,致使每次会晤都是表里不一地虚假客套一番,然后有事说事,完事之后各走各道,希望天下太平,老死不相往来,故而两家来往甚疏,今次会晤,还是近十年来的首次。

    思虑间,来人已至近前。鬼家鬼谷派弟子一行只有四人,全身裹在宽大的黑袍之中,只有胸口处点缀着弯弯的黄色月牙标志。或许是缺乏日光照晒的原因,四人皆是惨白脸色,神情僵直,纵使青天白日之下,仍散发着一股阴森之气。

    铭浩眉头微微一皱,又忙舒展开来,上前迎道:“贫道崇真教长和真人门下弟子铭浩,今日得见鬼谷派道友,幸何如之。”

    鬼谷派弟子是出了名的不通人情世故,连冀州的百姓都知道,不论你是如何地慈眉善目,多么地喜笑欢谈,一入鬼谷派,都会变成一个时刻寒着脸、不苟言笑的死人模样。

    为首的鬼谷派弟子竟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少年,他努力皱了皱脸皮,好似要挤出一丝笑容来,回礼道:“小弟林月河,鬼谷子座下入室弟子,得见道家仙容,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道家弟子皆是一惊,顿时对眼前少年刮目相看。原来,鬼谷子执掌鬼谷派近三百年,经历天地劫难无数,从无败绩,世人公认鬼谷子与崇真教前任掌教玄悟真人乃是近代最可能成仙之人。玄悟真人急流勇退,从此仙踪杳渺,独留鬼谷子坐大。鬼谷子几百岁高龄,早已不收弟子,眼前的年轻人能列入鬼谷子门墙,其天资和修为可想而知。

    铭浩三十有余,只不过是个偏室弟子,经自己不懈努力才得到掌教真人青睐,争得这份带队出巡的殊荣。他本来还颇有些自得,这时与对方比起来,天资就不消说了,连身份都矮了一截,心下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又是憎恨。良久,才按捺情绪,口不对心道:“原来是鬼谷子掌教的高徒,失敬!失敬!”

    双方互道姓名,客套一番,无非都是些久仰失敬之类的虚言套话,当不得真。崇真八人,以铭浩为首,是同门不同师的师兄弟。而鬼谷派四人,以林月河为首,另三人却是他的师侄辈。那三名鬼谷派弟子都是三四十岁年纪,却要尊称林月河为师叔,而且林月河与道家人以兄弟相称,令他们难以自处。铭浩自叹之余,也不禁为其三人默哀。不过崇真教弟子也不敢当真以师叔身份自居。

    当介绍到那位女道士时,林月河禁不住双目一亮,多关注了几分,颇有异样。女道者道号静姝,是长丹真人所收的关门弟子,也是其下唯一的女弟子。崇真教女弟子并不算少,但是长丹真人乃崇真教执法,掌管刑律,并且极其护短,众弟子中又最宠爱这名女弟子。崇真弟子都是绝顶聪明之辈,自然晓得这静姝的特殊之处。而且一年前,静姝参加崇真教五年一期的比武大会,激战近百场,竟一举夺魁,更使其水涨船高,成了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正如林月河所言:“静姝师妹天纵英姿,长胜百战,巾帼不让须眉,威名远播,如雷贯耳,久仰,久仰!”

    互相见礼后,林月河道:“小弟阅历浅薄,还不曾到过冀州以外的地方。听闻此次兽潮势态空前,小弟一时心痒,跑来凑趣,一来领略道家风采,二来增加见识。途中少不了烦扰各位师兄弟,小弟这里先行谢过了!”

    崇真弟子见其说的谦恭,忙称不敢当。心中均想:“谁说鬼谷派弟子不通世故,这林月河可世故的很。”但是再看看那三名师侄的模样,双目空洞,惨白面目,双唇抿的紧紧地,好似生怕跑了风,顿时又想:“世人果然说的不错,这林月河不过是个异数。”

    一阵寒暄,便再无话可说。众人都在苦思如何维持场面融洽时,突闻北方一声巨啸传来。铭浩惊疑道:“难道兽潮已经到了这里?我们快过去看看!”当即运起道法,凭虚御风,极速向北飞去。余人不甘落后,纷纷自后跟上。

    十二道流星划破天际,数息之间赶了三十里路程。当听得第二声吼时,已到了声源之处。凌空俯瞰,看到小村的惨状,众人无不骇然。一名崇真弟子悲痛地呢喃道:“还是来迟一步!”铭浩脸色铁青,思忖道:“掌教真人夜观天象,已事先获知了兽潮来袭的消息,我们一路赶来,不曾延误了分毫,为何还是晚了呢?而且这里距离大荒山脉尚有百十里路,怎么可能这么快?北方还有几个山村,难道……”

    一人惊叫道:“铭浩师兄,那可是大荒山的兽王白虎?”众人闻声,才从悲恸中惊醒,发现了兽群中的白虎。铭浩面色大变,惊道:“不错,我听师父讲过,白虎是大荒山独一无二的异种,绝无第二只。”深吸了一口气,又道:“白虎修炼上千年,法力无边,此次任务已超过我等的能力,大家小心行事,不可与之正面冲突。”众弟子也是心下骇然,纷纷点头称是。却听静姝缓缓地说道:“那孩子救还是不救?”

    铭浩也注意到了村外那乞儿,首先惊疑道:“雍州之内,怎会还有乞丐?”待看到一头巨熊渐渐逼近,正要取其性命。心中一紧,甚感矛盾,一时难以决断,连说了几个“这”字,却是没了下文。

    千钧一发,人命关天,岂能有半点迟疑?

    静姝郑重道:“济世救人乃我辈本分!”说着拔剑在手,俯冲而下。

九州造化 所有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