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贵》


掌贵

掌贵

更新时间:2019-01-21 09:51:49 作者:弱水西西 大小:3234K 上传:liyue35

第一章 你个疯子

江南的盛夏,烟雨未见,骄阳似火。
由一行十几辆马车组成的车队顶着酷暑正在南下途中。
一阵阵的热浪扑面而来,炙得众人热汗淋漓。来不及蒸发的汗水化作了一层层的粘腻,将薄薄的夏裳和皮肤都紧紧黏在了一块儿,就像赤脚踩在了黏黏糊糊的湿泥里一般不痛快。
身体的不适总能引发心底里的焦躁和不痛快,如那蒸屉里的白面馒头,众人忍受的不仅是热量的炙烤,更是令人喘不过气的憋闷折磨。
再有那一路不绝,聒噪闹心的蝉鸣,更是一下下挑战着这群北方人的极限。
程紫玉却一人独坐这窄身马车,透过帘子贪婪呼吸着窗外空气,心头雀跃渐起的同时,在她心头强压了几个月火种也开始悄悄蔓延,演变成了一簇簇火苗……
是时候了!
失去的,纵然拿不回,她也要以最痛快的方式报复回去!
留下的,哪怕守不住,她也要最大可能地去保全!
该偿还的,该赎罪的,一个都跑不了!
正是挥汗如雨的午时,马儿扛不住了。
车队原地休整。
正如所料,马车尚未停稳,车门便叫人一脚给踹开了。
到底已临近目的地——荆溪,有角色耐不住,着急粉墨登场了。
程紫玉淡淡扫了眼过去。
眼前的陈金玉艳容依旧,只不过高高的颧骨带了刻薄,飘忽的眼里全然算计,满头沉重压人的珠翠和补了又补的浓妆艳粉显然不合时宜!
似是为了彰显她今时今日非比寻常的地位,她身后还跟着俩谨小慎微打着扇子的婢子。排场依旧很足!
程紫玉只瞧了她一眼,便恢复了往日里无欲无求,毫无表情的面容,随后阖上了眸子。区区跳梁小丑,不值得她多看一眼。
“马上就到地方了!你若赶紧将东西交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条件随你开!”陈金玉见怪不怪,开门见山,一句废话未多说。
程紫玉闭眼未动。
她最近将这些鬼魅魍魉的丑相和伎俩看得越发透彻。
陈金玉无非是要先朱四一步拿到东西,既可以立功,也足以邀功,既证明了她的价值也获取了谈判的筹码,同时她也就有了参与上位者攫秘圈的入场帖子。
那么到时候,她除了身价百倍,分取果实时更是少不了她的一份!
想得倒是美!
可她休想!
一声嗤笑从程紫玉鼻间哼出,再一次将陈金玉逼得歇斯底里!
陈金玉一如往常扑了上来!
程紫玉本以为迎来的还将是一如既往的钝痛。
可没有!
好奇间,她微微睁开了眼。
这一次的陈金玉从怀里掏出了几根长长的银针。
针头泛了莹莹绿光,显然是加了料!
“看见了?”她下巴一抬,俩婢子便挤了上来,叫这窄窄的空间越发憋闷,充斥了一种浑浊的窒息感。
陈金玉一脸得意,笑得猖狂又扭曲。
“这针上淬了药!你不是五感过人吗?这药就是专门毁人五感的麻药!是彻底让人感觉坏死的好药!你这双手不是号称‘荆溪第一巧’吗?四爷和太后不是最爱你的这双手吗?太后死了,你想要留在四爷身边,此刻身上最有价值的就是这双手了不是吗?
你想想,你若是没了这双手,你若是再不能用这双手去讨好四爷,你就连安王府都回不去了!你甘心吗?你可曾是四爷明媒正娶,太后亲封的安王妃!你没了娘家,再回不了夫家,你难不成要流落街头吗?”
说到这处,陈金玉嘴角的笑意掩也掩不住,眼里的痛快更是满得都快要溢出来。她伸手扶了扶鬓间那支映得整个车厢流光四溢的赤金玲珑簪。那簪头的宝石足有鸽子蛋大小,叫人想要忽视也不能。
“还有,程家的后人虽不是只剩了你,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人却只你一个了!出嫁从夫,你既自己回不去了,难不成你还要将祖上和老爷子的心血给糟蹋了?有我在,至少能保证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至少能保证这些制艺在荆溪发扬光大!”
她故意压低了声音。
“四爷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你若将东西交到四爷手上,他一定会将这笔财富牢牢抓在他的手中,到那时,他或者会将这门技艺带去京城,或者会暗中自立一门户!那他便等于是将好处一锅端了!
你不想我占便宜可以,但你不能害了整个荆溪,叫你祖上的心血都送了人!两权相害取其轻!这个道理你懂的吧?”
程紫玉终于抬起了头。
目的已说透,恐吓已抛出,好处也挑明,最后一层利害也已阐明,陈金玉是从来都这么缜密,还是最近又长进了?
眼前这张牙舞爪的女子在自己身边如哈巴狗一般谄媚了十年!
整整十年啊!
她十年如一日地委曲求全,低声下气,竟是令整个程家上下都未发现她良善玲珑的外衣下,是只包藏祸心的白眼狼!
待到一切水落石出,却为时已晚。程家变成了陈家,程金玉原来是陈金玉!而程家所有的一切都被加上了陈家的外衣,随后源源不断通过陈金玉流进了朱四的口袋……
此刻这喂不饱的恶狼还想榨取程家最后的价值!她正心心念念索要的,便是程家祖上从一普通手工匠人打拼到富甲一方,整个荆溪一家独大的所有制艺秘方!
那才是真正会下蛋的鸡啊!
眼前女子凑近了她的脸,言之凿凿。
“马上就到地方了,你告诉我,东西都在哪儿?我陈金玉对天发誓,只要你将东西交到我手上,我一定能保证让你回到安王侧妃的位置上!也会好好守住你满门的技艺!”
这话好听,可程紫玉却是一下笑了出来。
笑她的异想天开!笑她的不自量力!笑她太瞧得起她自己,更是太低估了朱四!
想到朱四,程紫玉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消散无影踪。她心里那一把把的火再次席卷而来,烧得她热血沸腾……
可原本正等着她表态的陈金玉还是被她刚刚那个过分绚烂的笑颜给深深刺痛了。
她知道程紫玉在笑她低贱,笑她下贱,笑她爬上了四爷的床却还是没名没分!笑她只配做一条张牙舞爪的狗!
这个阶下囚,不配笑话自己!
在俩婢子的帮忙下,陈金玉冲上前,她一把拉过程紫玉的中指,拔下银针便从她的指甲盖下戳了进去……
“还不说话?还不求饶?还不乖乖认输?”陈金玉轻轻转动着针尾,将细针一点点往里捅。一根不够,她便又插了三根。
转瞬,程紫玉左手从食指到小指的指甲下便各被插入了一根银针。
“你只要开口,我这就住手!否则,只要这针再往里推上几分,你的这只手就废了!”
可到这会儿,程紫玉连眉头都未蹙一下!陈金玉有些燥热,自己说了这么多,也没能引起程紫玉的半点反击!
本以为十指钻心疼,本以为她对这双手珍而重之,本以为她已无后路,唯有低头……
陈金玉有些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那个骄横自大的程紫玉坚持到了这个地步?
而程紫玉却知道,陈金玉怂了。
抱着自己的婢子手在抖,陈金玉手中的银针虽转了好几圈,却依旧徘徊在指尖部分。陈金玉的眼神在飘,她心火再盛,再想要达成目的,却到底还有所顾忌。
程紫玉嘴角一挑。
这聒噪的贱人该退场了!
朱四呢?也该登场了吧?
紫玉将手直直往前一推!
原本只停留在指甲口的银针被狠狠戳进了指甲肉里。
莹亮的指甲下,一瞬间便血肉模糊。
陈金玉吓得后退半步,下意识便缩回了手。与她一样,俩婢子也一瞬间惊得周身冷汗,紧扣程紫玉的双手顿时发了虚。
疯子!什么人能对自己下如此狠手!
“你个疯子!你疯……啊——”
陈金玉刚一开口,眼前便银光一闪。
趁着陈金玉正因惊恐分了神,程紫玉的手带着那深入皮肉的银针划过了她的脸。
顿时皮开肉绽,留下了四抹殷红……
程紫玉没有告诉陈金玉,觊觎她这双巧手之人太多了,所以早在安王府时,便早有人对她的手虎视眈眈,抢在了陈金玉之前对她下了手!
她的手早就废了!
所以此刻即便她的手指惨不忍睹,却一点都不疼!
一张俏脸火烧火燎起来,陈金玉的指腹打着颤触上,顿时染了黏糊糊的一层红。
她开始了尖叫,歇斯底里就要扑上来。
她眼里红血丝密布,似是发了狂,如被人啃噬骨肉一般狂躁。
紫玉冷眼看她,认识陈金玉十年,她都不曾如此失态!
自己只是拿银针扫到她一下,并不至于留疤毁容,即便针头淬了麻药,也不至于让她这般暴躁。
所以这针,有问题!
……

掌贵 所有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